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海歸兒子眼中最酷的中國人……
楊恒均:海歸兒子眼中最酷的中國人……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兒子回國旅游,我最担心就是他們在街上過馬路。沒有紅綠燈的地方他們不敢過,幾乎所有的機動車輛看到前面有人準備過馬路,不是減速而是加速,力求用自己的車把行人擋住。有紅綠燈的地方我也不敢讓他們自己過——如果你以為綠燈亮時就可以放心過馬路,也許你永遠無法過到馬路那一邊。


這次回廣州,情況有所不同,我和兒子都發現了。就是在車多人多的交通路口的紅綠燈兩邊,都多了一個個穿黃色馬甲的“交通協管員”,他們手持小紅黃相間的旗子,口里含著不時尖聲響起來用于操練的口哨,和紅綠燈一樣不停變換動作,指揮著車水馬龍……


多次一起在路口等紅綠燈,我發現九歲的小兒子都聚精會神地觀察這些一般被中國孩子們忽視的交通協管員。我很想知道兒子的小腦袋在想什么,果然,當我們昨天再一次一起等紅綠燈的時候,他終于提出了自己的疑惑,爸爸,他們和紅綠燈指示的一樣,為什么……


我知道兒子的問題,每一個紅路燈下都配備兩個協管員,既然他們指示的和紅綠燈一樣,為什么還需要他們在那里手忙腳亂地指揮?我說,你也看到了,你想一下為什么需要他們。


為了讓他思考,我故意在紅綠燈旁邊停了一會,引導他觀察紅綠燈的變化與行人車輛的行為,以及那個交通協管員的動作和行人車輛的關系。看了好一會,我也不知道他到底看懂了沒有。但他卻突然說了一句雷到我的話。他說,哦,他太酷了。人家不聽紅綠燈,都要聽他的,他太酷了……


這是小兒子這次回國第一次說一個人“太酷了”,而且以佩服的口吻連續說了兩遍。我真被雷到了,兒子顯然是順著我的引導在思考問題。因為世界上,幾乎沒有國家在有紅綠燈的地方還安排兩個以解釋和執行紅綠燈命令為己任的協管員——他們是用手中的小紅旗與口中的口哨代替更先進的紅綠燈。很有趣的是,由于他們也是看紅綠燈來指導,很自然的,就比紅綠燈慢了半拍。而無論是行人還是車輛,很多都是按照他們的指示,懶得去看紅綠燈了。


還記得20多年前我從北京調到新成立的海南省工作,當時我們是懷抱著要建立中國最開放,與世界接軌最快的經濟特區大省的雄心壯志而去的,但我們面對的現實卻是:海南島大概是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塊連一個交通紅綠燈都沒有的陸地。當我們野心勃勃要計劃開發海南省、在那里醞釀和推廣有可能領導全國的新理念的時候,一位來訪的美國專家調侃道,也許你們應該先教會海南島民眾“紅燈停,綠燈行”的基本知識……


20多年過去了,中國不但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國家,可能也是世界上擁有紅綠燈絕對數量第一的國度,然而,就在這個國家最發達的城市廣州的鬧市區,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交通協管員站到紅綠燈下面——


我想,過去二十年里,如果我們的學校少教育點偉大而崇高的理想,多教育一些這些“紅燈停、綠燈走”的基本規則,同時多花點時間告訴我們的孩子和我們自己,我們為什么必須遵守那些法律和規則的話,中國也許會更適合人類居住?


人類在本性上是差不多的,我也從九歲的兒子對交通協管員的“羨慕”感受到他幼小心靈里的那種人類的原始本性。他為什么會認為一個代替紅綠燈的協管員很酷?很簡單,在兒子的教育中,除非有緊急情況,例如停電,警察執行任務,封路等等(兒子很少碰上,大概也不記得了),那么,不管你是誰,紅綠燈的規則是必須遵守的。而所有人類的本性都告訴我們,如果可以不遵守用來約束我們的規則和法律,如果可以凌駕這些法律和規則之上,那就更“酷了”。


謝天謝地,兒子并不生活在中國,否則,他就會知道,在我們這個國度,如此“太酷了”的人和事還有很多、很多。很多法律和規章制度都形同虛設。


表面上看,不遵守交通規則,闖紅燈的大多是普通民眾,也就讓很多人傾向于把這種混亂歸罪于中國文化、中國人素質低,或者干脆說中國人不配得到自由,中國人是需要管起來的。


其實,根本的原因還是制度,上梁不正下梁歪。問題出在那些負責制定法律和規章的人身上,他們要就是把自己凌駕于自己所制定的法律和規章之上,要就從一開始就準備用法律和規章來保護自己和管制他人。久而久之,不但他們不相信自己制定的法律和規章,就連普通老百姓也不再把他們的法律和制度當回事了。這才是問題的根本。


可這些事兒子是不懂的,我和他們不但有“代溝”,而且有“國溝”。特別是兒子受了和國內孩子們完全不同的教育。受廣州著名網友“激情老道”所托,本人免費做一次人體廣告(也因為我支持這種事業),陪同兒子到處游玩時,我穿上了老道網友設計的“脫吧”圓領衫。我指著那個著名的漫畫向兒子講了很久,最后,連大兒子都沒有完全鬧明白。在他們的教育中,法律應該早就讓那些必須赤裸裸為民眾服務的人“脫光了”,根本不應該由我們這些勢單力孤的小民在那里折騰。


好在我和小兒子有更多的交流(看起來,我的智力更接近于九歲的兒童——這是大兒子有一次對我的評價),九歲兒童的原始思想常常能夠引起我的思考。例如,今天下午我們一起在動物園看馴虎表演。當一男一女手持長鞭像驅趕羊群一樣把十五頭白色的老虎趕進表演場時,我由衷地嘆道,那么兇殘的老虎,他們怎么能夠讓它們如此服服帖帖呢?


九歲的兒子聽到了,順口答道,你沒有看到那兩個馴獸師右手拿鞭子,左手不停地在口袋里掏出肉塊喂那些白老虎?


我看到了,很驚訝兒子的觀察力,贊賞了兩句,兒子得意了,說,就是再猛的野獸,只要你把它們關起來,給它們吃的,它們就聽話了,如果不聽話,你就不給它們吃的。


兒子說完后,繼續沉浸在世界上最多白老虎的集體表演中,我卻陷入了思考。我們常常說“苛政猛于虎”,可眼前的老虎沒有什么可怕的呀?正如兒子所說,只要把它們關進籠子里,讓他們知道口中的肉塊是誰給的,你看它們還猛不猛得起來?。


我想,那些把苛政和統治者比喻為老虎的,應該從我九歲的兒子那里得到啟示。把統治者關進籠子里,讓他們知道“是誰在養活他們”。至少讓他們尊重和遵守他們自己制定的《憲法》和各種法律法規。而要讓他們真正聽話,不讓他們胡作非為,不讓他們動不動就折騰老百姓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給他們吃的,不把肉塊喂進他們的口中……想到得意處,我情不自禁地嘀咕道,對啊,讓他們知道是人民在養活他們,知道是誰供養他們吃香的喝辣的,他們就聽話了——


看表演的小兒子聽到了我的嘀咕,大概誤會了我的意思,他把視線從白老虎那里轉向我,表情嚴肅地說,你不給我吃巧克力,我也不會聽話的!


短短兩天里,這是我第N次被九歲的兒子雷到!


楊恒均 2009/4/26



2015-08-23 08:4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