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創業先鋒 眾人拾柴火焰高
字體    

不僅僅是玩家:4名從業者的游戲人生
不僅僅是玩家:4名從業者的游戲人生
游戲微訊     阅读简体中文版


網絡游戲,對我們很多人來說,既熟悉又神秘,既時尚又備受爭議。隨著網絡技術的不斷提高以及互聯網的覆蓋區域不斷擴大,2015年我國網絡游戲用戶達到3.79億人,網絡游戲市場規模將超過1000億元。這里,讓我們零距離接觸幾位國內游戲界的“高人”,領略網絡時代這些游戲達人的“游戲”人生。


我教你這游戲怎么玩


“黑桐谷歌”的父母都在新聞單位工作,并不保守,但是他們仍然不明白兒子從事的究竟是一份什么職業,整天宅在家里玩網絡游戲,對著屏幕嘚啵嘚啵說,這就能養活自己?這不是不務正業嗎?會不會是網癮需要治療?

實際上,“黑桐谷歌”是網絡游戲的攻略師+解說員+教練,這是一個網絡催生的新職業,他發布自己解說的游戲攻略視頻,僅在優酷上,5年間就發布了1046個視頻,總點擊量超過5770萬次,最火的視頻被看了58萬次。在玩單機網絡游戲的年輕人中,“黑桐谷歌”是個響當當的名頭,無數人在網上追看他的視頻。


他向記者描述了自己的工作內容:每天上午把家拾掇好之后就開始仔仔細細地玩游戲,要熟悉游戲里的每一塊地方、每一個人物、每一種技能、每一樣道具、每一處陷阱,發掘游戲的奧妙,找出通關的方法,每天花在游戲上的時間超過10個小時,每隔三五天更新一兩期視頻。在網絡游戲《血源詛咒》最新一期攻略視頻中,他告訴玩家岔路太多,可以在每個路口扔一枚硬幣作路標;多頭蛇怪的左前方是攻擊死角,跳到那里就可以安全地殺死它;偶爾他也會中埋伏,被怪物圍攻……他的普通話很標準,講解流暢清晰,風格輕松俏皮。每一個游戲的攻略視頻總共有8個小時左右,但是為了這8個小時足夠精彩,他總共要花兩三個月大約1000個小時跟這款游戲“死磕”,他把這稱作“工匠精神”,不斷錘煉手藝,認真打磨作品,也正是這種認真,為他贏得了粉絲的尊重。


“有人說網絡游戲讓人沉迷,玩物喪志,但在沒有網絡游戲的年代,花鳥魚蟲、吹拉彈唱不照樣使人沉迷?只能說那是一類玩物喪志的人。”他這樣為網絡游戲辯解。實際上,網絡游戲并不只是那些簡單的打打殺殺,有些精品其實很有文化內涵,“黑桐谷歌”告訴記者,自己正在玩的《血源詛咒》源頭來自美國科幻奇幻小說作家洛夫克拉夫特大名鼎鼎的《克蘇魯神話》,它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它探討了恐懼,尤其是對未知的恐懼這種人類最底層的情緒,《血源詛咒》的情節之跌宕、制作之精良并不亞于一部大片。


把游戲玩成工作,并不是一時沖動,而是一次認真的規劃和長期的堅持。“黑桐谷歌”是新疆人,在天津上大學時就發現,自己的專業畢業后只能當個小打工仔,為了能和女友有一個比較好的未來,他開始泡圖書館自學計算機和網絡,雖然當時并不知道將來要干什么。隨著游戲視頻的興起,他漸漸發現了自己的方向,大三暑假之后,他再沒回學校,而是瞞著父母輟學遠赴成都投奔女友,開始制作游戲攻略視頻。起初,發布視頻沒有收入,但他沒錢的時候,就去附近的超市當收銀員,掙了幾百塊就回到自己的小屋里不分白天黑夜地玩游戲,餓了就到樓下的美食街上吃一大碗新疆拉面,終于搞得自己大病一場。


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像“黑桐谷歌”那樣,艱難得看不到頭的日子里仍然保持不急不躁,既不奢望一夜成名,也不相信自己會潦倒一生。他高中畢業就給人當網管,一個月掙2000元,他會修電腦,還會車工技術,他知道自己餓不死,很多時候,他兜里的錢還不如乞丐手里的多,但他從不覺得自己是個窮人,這就是80后、90后、00后的心態。


轉機發生在2012年,支付寶推出了個人支付功能,那一年5月,“黑桐谷歌”推出了《生化危機6》的攻略視頻,同時貼出了支付寶賬號,捧了好幾年人場的粉絲終于有機會捧個錢場,那一個月他收到了1萬元,遠遠超出他的想象。從此之后,他可以靠游戲攻略視頻養活自己了,他在視頻說明里寫道:“支持原創,一元也可。”靠一個個粉絲們一元、十元、一百元的“打賞”,他既干著自己喜歡的事,又不比一個白領掙得少,去年他和女友,也是粉絲們口中的“谷嫂”結了婚,在一座新的城市安家落戶。


上世紀80年代末以后出生的人是天生的網絡原住民,這在“黑桐谷歌”身上體現得很明顯,他們不再追求融入一個大組織,而是追求自己的個性和價值,他們在網絡上尋找氣味相投的人自由連接成小圈子,他們喜歡的不僅是作品更是作品背后那個人,并且愿意為支持這個人而買單,而一個人只要有幾千個這樣的粉絲就可以過上體面的生活。“黑桐谷歌”頭也不回地輟學時無法清晰地知道這些,但是現在回頭看,他恰好踩在了時代的節拍上,他走過的路,人們現在稱作“互聯網思維”。


從游戲玩家到“麥教授”


從社會學和政治學的角度,分析一個叫做《地鐵:歸來》的游戲的世界觀;因為一款《大革命》的游戲,梳理法國大革命的歷史背景;借助越來越多以維多利亞時代為背景的游戲,普及工業革命、蒸汽朋克和哥特文學等知識……原本是大眾娛樂的電腦游戲,在一位名叫“麥教授”的網友解讀下,挖掘出了更多文化內涵。

“麥教授”是誰?他叫王智涵,是英國謝菲爾德大學政治系博士生,也是一名普通的游戲玩家。而做這些視頻,純粹是出于對游戲的熱愛。“就像電影并不僅僅是電影本身,很多游戲也包含著人文價值的東西。”王智涵說,“以前玩游戲時我就有很多各種各樣的想法,看到很多人對我的觀點感興趣,我也挺高興的。”


而王智涵變成“麥教授”,則是因為一次機緣巧合。2014年,他從機核網的節目中得知,在北京有一場游戲主題的音樂會。當時正在南京實習的他,正好有機會去做翻譯,于是就飛到北京去參加了這場音樂會。而在這個過程中,認識了一群同樣熱愛游戲的朋友,王智涵也被邀請成為機核網電臺的嘉賓,將原本只是自己想想的觀點,分享給更多人。


因為在英國求學,王智涵一般通過暑假和圣誕假期回國,錄制一批視頻節目。從構思主題、到圖書館查閱資料、再到羅列提綱,籌備一期節目大概要花一個多星期。有時也會講解一些新出的游戲,為了保持一定的時效性,王智涵也偶爾會在英國進行遠程錄音。


“可能在別人看來我是宅在自己的房間,連舍友也不知道我在做的事情,而通過錄制電臺節目和視頻,我能與更多游戲圈的朋友們交流。”王智涵表示,讀博士相對時間比較自由,比如這學期自己一周只有一節課,所以做這些業余愛好的東西,完全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學業。不僅如此,有些內容還能用到所學專業的知識,這也引得不少粉絲對“麥教授”崇拜萬分。


雖然這種對游戲的解讀還是小眾,但不時上一下優酷游戲的首頁,成千上萬的點擊量,也讓“麥教授”的微博粉絲漲到了3000多。“我也不算是網絡紅人,但比起以前說啥都是零評論的狀況,現在不時有人和我發私信聊聊天,還是很開心的。”王智涵也因此結識了不少朋友,回國時有機會也會見見面,“很多游戲玩家其實在各自的領域里也都是很厲害的人,并不是有些人以為的玩游戲沒出息。”


作為80年代末出生的人,王智涵和他的同齡人,正巧趕上游戲在中國迅速發展的時代。“小時候玩小霸王,看到不同種類的游戲,特別興奮,我們這一代人應該都是這么成長起來的。”當然,對于游戲的熱愛,大多遭到了家長的阻攔,打游戲只能去小伙伴家里看著別人玩。王智涵上大學后擁有了自己的第一臺筆記本,開始盡情地打游戲。對于依然存在的對游戲的偏見,王智涵只是淡淡表示,“這種東西,壓制得越厲害反彈得越厲害,父母子女要多溝通。”不過一切也都在改變,王智涵就說,小時候不允許自己玩游戲的媽媽,現在也會聽一下自己錄的節目,“也許她也不是很懂,但是她會漸漸明白,這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事實上,隨著游戲產業的不斷發展,王智涵也在考慮未來是否要投入到這一領域。“我是很喜歡做這些節目的,但另一方面,做學術研究也是我的執念,同樣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為還沒畢業,兩者對于王智涵來說,都是未來追求的一種可能性,但他確實對游戲產業很看好,“市場潛力大,專業人才匱乏,游戲行業應該有著無限的發展空間。”


作為一位游戲玩家,王智涵也不會天天打游戲,但是出了好的游戲,也會想著要收藏。他打了個比方,對游戲的喜歡就和談戀愛一樣,都是一開始接觸的時候會很熱情,希望天天都能在一起;過了一段時間,有的人的熱情淡了,有的人則把熱情沉淀為更深的感情。目前,王智涵依然在不求回報地錄制著這些節目,享受著游戲帶給自己的另一種快樂,“只要有人愿意聽,我就愿意繼續講下去。”


“游戲對我來說是一種新的媒體形式,而不僅僅是一個玩具。它就和戲劇和電影一樣,只是更具互動性和代入感。游戲是現實的一部分,但它反映的現實又不限于可見的客觀世界,還有人類無窮的想象力和豐富的內心世界。”——“麥教授”


因為游戲的追夢之旅


喜歡玩游戲的人不在少數,但有多少人會去做游戲?又有幾個人,真的把游戲當作夢想來追求?


萬歲游戲CEO姚姚丸擁有讓許多游戲玩家羨慕的經歷:在日本史克威爾艾尼克斯本社第一開發部從事游戲美術設計工作近10年,專注于最終幻想系列的開發,深度參與了《最終幻想13》《最終幻想紛爭012》《零式》《王國之心3D》《最終幻想15》《最終幻想13雷霆回歸》等整部游戲的研發與制作。而在這份光鮮的履歷背后,是一場因為熱愛游戲,痛并快樂著的追夢之旅。

90年代,游戲行業迅猛發展的時候,姚姚丸是最早一批在國內參與游戲制作的人。他還清楚地記得,1997年他在第一家主機游戲公司拿到的工資是1600元,而到了2000年左右,他去了另外一家網絡游戲公司,工資就漲到了8000元。姚姚丸是北京人,這樣的收入,在當時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姚姚丸并不滿足。當時韓國大批網游來到中國,對中國尚處孕育期的原創游戲產業形成了極大沖擊,他決定去游戲天堂日本取經。2003年,他辭掉工作前往日本。


可去了日本,姚姚丸才發現自己想得太簡單。他原本想憑借自己的設計功底,接一些日本游戲公司的美術外包工作,但對于剛剛開始日本生活的他來說,日語卻是很難穿越的交流壁壘,接觸不到自己擅長的工作,于是便踏下心來一邊上語言學校一邊打工。“當時我帶上了自己所有的積蓄,只夠在日本生活半年。”在日本打工的機會本就不容易找,服務行業又大多不愿意雇傭男性。姚姚丸不得不通過華人中介,交了幾萬日元,尋找打工的機會。


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中有句經典臺詞,“讓你難過的事情,總有一天,你一定會笑著說出來”。如今提及初到日本的辛苦,姚姚丸像在說段子一般:“我向學校里的朝鮮族前輩買了份發廣告紙的工作,對于派發廣告紙這種行當,日本有嚴格的規定,一個信箱只能發一張。第一次發的時候,帶我去發紙的前輩問,你來日本干啥的,我說我是來學動漫和游戲的。人家指著一大片兩三層的獨棟住宅群對我說,那你發這個別墅區吧,像不像機器貓里野比的家。我說好呀,這房子我只在漫畫里見過。發起來我才明白,得走幾百米才有另外一個野比的家,而那個前輩去發居民樓了,一棟樓下有幾十幾百個信箱!”


雖然有些迷茫,但姚姚丸始終沒有忘記自己來日本的初衷,他通過努力,考上了東京設計師學院游戲制作人專業,終于進入到日本的專業游戲設計院校中來,他離夢想又近了一步。“日本的游戲大廠就像神殿一樣讓人望而卻步,周圍的每一個同學都以SE為第一志愿。”臨近畢業,日本同學都開始找工作,每天忙碌著參加說明會、寄作品和接受面試。憑著三個月不眠不休閉關熬出的畢業制作,姚姚丸戰勝了科里其他的日本同學,拿到了由學院頒發的畢業作品優秀獎。原本已經決定回國的他,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向SE投了簡歷和厚厚的一本個人作品集:“因為在東京的游戲公司中只喜歡創造了《最終幻想》的SE,于是也只應募了SE,哪怕進去掃地都行!”果然大廠不是輕易能進的,始終杳無音訊,此時簽證快到期了,就在他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回國的時候,突然接到了SE公司人事部通知面試的電話……


“既是努力,也是運氣吧。”經過由SE的游戲制作人和制作組長N多人的三輪面試,姚姚丸接到了內定通知書,并且終于參與到了備受矚目的《最終幻想》系列的制作中,“進入SE后才知道,當時的日本SE本社沒有其他中國員工”,從此,姚姚丸經歷了7年的SE式歷練:“天天做這些美得讓人喘不過氣的角色,真希望他們是在演繹自己的游戲故事。”


于是,2014年5月28日,“萬歲游戲”在北京正式成立了,工作室坐落在京南的一棟小別墅里。姚姚丸解釋說:“因為我相信溫飽思娛樂,游戲這種娛樂會在形式的不斷發展中永遠存蓄,所以游戲萬歲,再者它能帶給人類向往卻不能涉足的體驗,于是萬歲游戲這個類似于歡呼口號的名字誕生了。至于為什么將工作室入住在別墅里,因為我非常喜歡《生化危機》里的洋館。目前公司的主要業務是專注電視游戲的內容研發,同時擁有自己的人才培養體系,邊做研發邊培養人才。”


“希望能為中國玩家,做出原創的高質量的第一手電視游戲,咱也要給外國玩家玩二手中國電視游戲的機會(笑)。”聽到姚姚丸的這個夢想,不禁讓人想起萬歲游戲官網上那一行醒目的句子,“必須胸懷一顆滾燙的愛游戲的心”。


初心從未改變,夢想還會遠嗎?


為玩家們辦一個游戲電臺


去年,29歲的趙夏決定辭職專心做機核網的時候,家人本來挺有意見,后來都轉而支持他了。一方面,他們看趙夏鐵了心要辭職,另一方面,機核網不是空中樓閣,2010年建立以來,它已經擁有豐富的制作經驗,以及一大票忠實粉絲。

機核網創始人之一“西蒙”是游戲界為人熟知的名字,“西蒙”就是趙夏。土生土長的北京人趙夏,從小時候在紅白機上玩“魂斗羅”、偷偷買游戲雜志,到后來玩電腦游戲、主機游戲,收集每一款游戲軟件的典藏版,對游戲的熱愛從未減少。趙夏從小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游戲設計師,進入大學后,學習與游戲沒什么關系的廣告專業,2010年,他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組建機核網,成為國內第一個綜合性游戲以及游戲周邊的網絡廣播站點。網站起名叫“機核”,因為他們都自認為是核心玩家。至于趙夏為什么叫“西蒙”,“因為本來網名叫SUM,取自本名里的‘夏’,后來錄節目時主持人總是念錯成‘西蒙’,于是這個名字就沿用至今。”


做起節目來,趙夏毫不含糊。第一次錄制節目時,他還用心地做了提綱。第一期節目播放后,效果出乎意料地好,那時沒有微博、微信,聽眾就在游戲論壇里轉發,收聽量達到2萬。五年來,機核網每周更新兩期節目,現在已經播出400多期,每期節目至少有三四萬聽眾點播。


機核網在2010年5月成立,當年8月,他們就遇到危機。那時趙夏去廈門工作,沒有時間精力顧及網站,一起創建網站的朋友們也都很忙,導致節目更新有一搭沒一搭,但大家都不愿意真的就此放棄。2011年元旦,趙夏回北京,約見幾位忠實聽眾,他們鼓勵趙夏堅持下去。當天,趙夏就決定,“不能放棄,好好做!”之后,他湊錢在廈門買了設備,在屋子里支了一個電臺,北京的朋友也租房子支了一個電臺,保證節目正常更新。


廣播節目每周更新兩期,一期是常規節目,聊些游戲相關的輕松話題,一期是專題,“主要用于挖掘游戲的人文內涵,類似于‘百家講壇’,”趙夏打個比方,“當某款恐怖游戲受歡迎時,我們會策劃一個相關選題。”他們還會研究開發者的心思,解析游戲中呈現故事的背景、某個角色身份的歷史源流,前期搜集相當多資料,考證十分嚴謹。錄制節目時,趙夏還會邀請嘉賓一起參與,嘉賓有專業人士,有聽眾,趙夏最鐘情在某一領域有專長的嘉賓,這樣可以多角度解讀游戲。


機核網的節目不但深受游戲同好喜愛,也得到諸多游戲制作者的認同。索尼、微軟等游戲開發商發布新產品都會邀請他們,游戲監督稻船敬二在開播100期的時候手寫一張祝賀語。最令趙夏難忘的是,華人設計師陳星漢曾經設計過一款充滿禪意的游戲《旅途》,其中沒有平常所見的打怪升級,也沒有任何文字提示,用各種不同場景象征人生的快樂和痛苦、死亡和輪回。趙夏為此策劃一期主題為“輪回”的節目,邀請念佛的表哥講解游戲中的佛法。陳星漢本人也聽到這期節目,他微博上給趙夏留言:“我絞盡腦汁想表達的概念,沒想到讓別人一下子說明白了。”


廈門工作一年半后,趙夏回到北京工作,把電臺放在自己家里,這樣過了4年,他從原公司辭職,租了兩間房作為機核總部。如今,創業團隊有7人,每人負責一堆事務。除了錄制廣播、維護網站、定期更新、開發APP,還要派出編輯去世界各大游戲會展發布現場報告,同時,策劃視頻選題、制作節目。


在做機核之前,國內沒有挖掘文化知識的廣播節目游戲網站,他們做了第一個,從十幾年前開始,中國游戲媒體主流形式是論壇,僅僅提供一個交流平臺,不能提供內容。現在,他們想做一些別人沒做過的事。現階段,機核網用戶年齡層分布很廣,以25到30歲、收入水平不錯、特別是一些有情懷的老玩家居多,他們可能已經沒有時間玩游戲,但會關注機核網的節目。


每年5月,他們會為機核舉辦一次線下慶生活動。前年,聚會來了100多人。去年,他們準備200人的票,沒想到來了400多人,有從國外來的,韓國、日本、歐洲,當天還下著雨。“今年,希望更多的朋友來聚會,他們會帶給我們信心”, 趙夏說。


來源:新華日報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