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我不在乎輸贏,我還不認真
我不在乎輸贏,我還不認真
幸福課 動機在杭州     阅读简体中文版

■ 動機在杭州 / 文


我讀大學的時候,一款叫「傳奇」的網絡游戲正流行。我有一個朋友,從小就是意見領袖,很有主意的樣子,初中就開始帶領我們反抗班主任壓迫。那時候他讀大二了,迷上了「傳奇」,偷偷拿學費買了個電腦,在外面租間小房,開始輟學打網游,不久就成了中國第一批倒賣游戲裝備的職業玩家。

當然這樣養活自己還是不容易,等他同學畢業工作了,他周圍的玩伴越來越少,他越玩越無聊,有一天環顧自己狹窄臟亂的出租房,幡然長嘆一聲「傳奇害我一生」,毅然放下游戲,改行賣馬桶去了。

大概從那時候開始,我對游戲就有警惕和敵意。后來我畢業了,成了一個大學的心理咨詢師,我的任務之一,是把一些沉迷游戲的學生拯救過來。和我同時畢業的一個同門,去了網易游戲,她的任務,是怎么使游戲更容易讓人沉迷。那時,我對游戲的敵意到達了頂峰,尤其當我知道她的工資是我3倍的時候。我覺得,游戲是無良商人制造出來引誘無知少年的現代鴉片,只有那些意志不堅定的人才會上當受騙。

然后我就看到了這個新聞……


……

……

……

……

……

……

……

……

……

……

……

……

……

……

……

……







2012年,當時的浙大校長楊衛在「海峽兩岸校長論壇」這樣高端的會議上,被媒體拍到不認真開會玩游戲,遭到了媒體的長篇累牘的口誅筆伐,差點被黑出翔。

媒體的報道充滿了偏見,我們都熱愛楊校長。雖然我也不是特別能理解楊校長怎么這么愛玩游戲,尤其他玩的還是電腦自帶的紙牌撲克……但是作為校長的忠實員工,我機智地轉變了思路。我開始慢慢去學著理解游戲。我覺得,既然楊校長也這么愛玩游戲,說明游戲一定有它可取的地方。人們愛玩游戲,一定是因為游戲滿足了人們日常生活中無法滿足的心理需要。如果說這里面有誰錯了,一定不是游戲的錯(當然也不是玩游戲的人的錯),而是生活的錯。

后來我找到了理論依據。在《游戲改變世界》這本書里,作者顛覆了原先把游戲和工作生活割裂的看法。他說,現實是破碎的,只有游戲是完整的。在他看來,大部分學習和工作都是一款缺乏設計、用戶體驗極差的產品。人們應該向游戲學習怎么生活。

讓生活向游戲學習,這靠譜嗎?生活需要認真,可游戲不需要認真啊。你聽說過要認真學習、認真工作,你有聽說過要認真游戲的嗎?

可是別忘了,我們在游戲中的專注和投入,卻遠甚于學習和工作——這種投入還不需要我們端正態度、強迫自己。

這部分得益于游戲設計符合福流(flow)的原則。游戲的難度,永遠比你的能力稍高一點,既能激發你的挑戰欲,又不至于讓你產生挫敗感。游戲能不斷提供即時反饋,訓練你在游戲中成長和進步。游戲的目標和規則一直都很清晰,不需要你去思考技能以外的事情。網絡游戲還帶我們去見識更大的世界(比如魔獸世界),讓我們和他人產生更好的協作關系。

但除此之外, 「不用認真」大概也是游戲吸引人的東西之一。還記得去年夏天風靡全球的冰桶挑戰賽嗎?2011年,湖南衛視曾做過一個《幫助微力量》的慈善節目,節目每期找幾個身世凄慘的孩子,以記錄片的方式講述他們的「悲慘故事」,然后現場募捐。這個節目很感人,但太沉重,很快就做不下去了。冰桶挑戰賽這樣一個游戲,卻不僅把「漸凍人」這種生僻的疾病帶入了公眾視野,給這種疾病帶來更多捐款,還事半功倍,讓人樂在其中。

我那個去網易游戲的朋友,有段時間很苦惱,向我抱怨工作辛苦。為盡快了解游戲用戶,公司給她一個任務,讓她在一段時間內,把游戲角色練到多少級,所以她那段時間沒日沒夜打游戲。

「游戲就是工作,這不是很美嗎?」我奇怪地問。

「不。」她疲憊地說,「這可是KPI。」

原來游戲變成了KPI也會變得不好玩。已故哲學家伯納德.蘇茨給游戲下了一個定義:「玩游戲,就是自愿嘗試克服種種不必要的障礙」。游戲最吸引人的,也許正是這種「不必要」。因為「不必要」,我們就不需要認真,而因為不認真,我們就不怕了。我們不用担心失敗,不用担心別人的評價,也不會因為游戲沒玩好而懷疑自己的能力。

羅永浩在錘子手機的發布會上說:「我不在乎輸贏,我只是認真。」時,「認真」所代表的工匠精神讓他手中的錘子手機變成了情懷手機。當老羅說這句話時,他其實想的也是,因為不在乎,所以不怕,所以能更認真和專注。不過我想,既然不在乎了,那干脆連認真也別要了。「我不在乎輸贏,我還不認真」,那多好。

這并不是玩物喪志。讀過歷史的人都知道,革命故事的范本,是代表正義的起義軍揭竿而起反抗壓迫,等革命成功,他們又變成了新的壓迫者。這樣的戲碼在人的精神生活領域也在不斷上演。比如「幸福」這個詞,最初是為了提醒你,追求名利的物質生活外,精神生活也很重要。這樣,它就成了一個「反抗過度物質化」的正義的反抗者。但如果你太執著于以「幸福」為目標,對「幸福」念念不忘,覺得非幸福不可,它就從反抗者變成了一個統治者和壓迫者,讓你滋生對生活的諸多不滿和抱怨。

同樣,如果「認真」這個詞,是「心浮氣躁」、「想太多」的反抗者,它能提醒你專注精進、腳踏實地。但如果你非要事事認真,它又變成了一個統治者和壓迫者,讓你在焦慮中動彈不動。所以認真太過了,我們就需要玩。生活沉重和無聊了,我們就需要游戲。對于那些經常容易陷入「被評價焦慮」的人,游戲就是解救我們于水火的起義軍和革命者。

上周去北京參加知乎鹽club的活動,又見到了好友李松蔚老師和阿春老師。以前我們也籌劃一起做個節目,但總覺得時機不對。這回聚會,又提起了這事,幾杯酒下肚,覺得這事靠譜。回來以后我想了很多,設備啊時間啊怎么吸引眼球怎么能持續地做下去,越想越覺得這事復雜。后來我跟阿春老師聊天。我抱怨這事很難,她問我:「那你現在有什么?」

我說:「什么也沒有啊。」

她說:「不,你有。你有負担。」

我楞了一下。她又說:「不就是玩嘛?干嘛這么認真?」

阿春老師得過一段時間的抑郁癥。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跟我們混久了,說話的風格越來越像咨詢師。總之,我像是被老僧點撥的青年般豁然開朗,覺得她說得好有道理,所有的負担一掃而空。不就是玩嘛,那還担心什么?我們很快以極簡的方式完成了準備工作。期間還有一個資深的媒體朋友問我們節目的目標群體是誰,建議我們做個市場調研。我想起喬布斯做的市場調研就是照鏡子,于是讓每個人回去照了下鏡子,這事就算完成了。

我覺得這樣很好。既然是玩,我們應該是被所做的事吸引著,而不是被強迫著。如果這個東西好玩,我們自然會持續地做下去,如果它不好玩了,讓它適時地結束又何妨?這是我從游戲中學到的。

順便說下開頭那個因沉迷游戲而輟學的少年的命運。賣了幾年馬桶以后,他在我家鄉的城市開了自己的第一家衛浴店,開業那天,他在店門前擺了個浴缸,請了個模特在浴缸當街洗澡,成了轟動城市的新聞(我猜這也是從游戲中學來的)。現在他已經是老家城市幾個最大的衛浴品牌的總代理,早就開好車住大房成土豪了。說到這里,除了感慨一聲命運就像一個游戲,還能說什么呢?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