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五一國際勞動節,勞動者還好嗎?
楊恒均:五一國際勞動節,勞動者還好嗎?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又到了五一勞動節,想起來馬克思那句響徹云霄的口號“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你們丟掉的只是鎖鏈” ……結果呢,中國工人階級不聯合還好,一聯合,就制造了“群體事件”,連工作都丟掉了。方言全球,全世界的工人階級不但沒有聯合起來,還因為不同國家的人權差異與工資差別而成了互搶飯碗的競爭對手,與此同時,全世界的資產階級倒是緊鑼密鼓地聯合在一起,一起做生意、一起賺錢,一起剝削工人……


從小時候記事起我就知道中國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工人階級”領導的社會主義國家,兩個哥哥在八十年代初先后走進工廠成為技術工人,那可是我們這種家庭的莫大幸運。當然,對當時正在縣城讀高中的我來說也具有特別的意義:我能時不時到哥哥工廠里“打牙祭”,吃點當時學生食堂顯然沒有的工人階級的飯菜。估計我能考上好大學,同那時的營養比其它同學豐富有關。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的工資其實也就夠吃飯穿衣給女朋友買根冰棍的。去多了我也變得聰明起來,最好不要到月底去工廠吃飯,很多工人到了月底就靠互借飯票度過每月的最后幾天,這幾天的食堂自然是愁云慘霧,更不用說“加菜”了。但即便這樣,當工人的地位與榮譽還是農民兄弟望塵莫及的。


如果那個時候有人告訴我,哥哥這批工人將會在后來的企業改制中下崗、失業,大多中年以上的將會成為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的城市貧民,打死我也不相信。但事情就這樣發生了,而且發生得理所當然、發生得理直氣壯,是為“改革”。


針對工人的改革開始時,我已經離開湖北隨州,都在大城市政府機關走動,基本上不下工廠,也很少接觸工人,更不用說關心他們的事了。但常常聽到從老家隨州傳來的消息:某某正在改制的工廠的工人又聯合起來上街了、堵路了,還搶占了鐵路,啊,又抓人了,秋后算賬,帶頭鬧事的慘了……父親也經常和我討論這些事,總是感慨萬千。


可說真話,雖然兩個哥哥都屬于改制的對象,但我對改制與工人的命運不但沒有多少關心與同情,心底里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記得我曾對父親說過:改革就是不能養懶人,誰讓你們的工廠不賺錢呢?我說這話的一半原因是我心里更同情農民,始終認為咱工人階級領導的國家,對農民太苛刻了。我承認,我骨子里更流著的是農民的血液……


只到多年后因為父母年老體衰我開始經常返回隨州時才逐漸發現,那場改制,那場讓幾千萬曾經是中國領導階級的工人們下崗的改制是一件多么巨大的工程,又是一件多么殘忍的工程:一夜之間被改革了,廠長從黨的領導換成了私人老板,工人們失去了工作……以后的日子可怎么過呢?艱難的時候,不被私人老板雇傭的上了點年歲的工人們只能靠一個月幾十元錢維系最底成本的生活。


“咱們工人階級有力量,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三抖”,這是課本上讀起來朗朗上口的語句,但那場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工人失業”運動就這樣發生了,他們不是沒有爭取過,不是沒鬧過,但沒有工會與自己的組織,哪里是對手?想學《共產黨宣言》里的“工人階級聯合起來”?沒門,一個一個收拾你,雞蛋什么時候碰得過石頭?再說,改革必須犧牲一批人啊,不犧牲你們,能換來今日的經濟繁榮?


如今,他們大多也都老了、累了,等死了。每次回隨州我都能碰上很多那個時代被裁掉的親戚朋友,看到他們顯得比實際年齡大很多的飽經滄桑的面孔,我心里都會想起馬克思,想起“五一節”,想起過去這么多年,他們一路走過來的情形……馬克思若看到這些“領導力量”與“先鋒隊”,恐怕也會暗自垂淚吧?


現在中國的工人也分成兩個階級了,一個是少部分的國企工人,我不太了解,還有就是以農民工為主的工人,是我一直關注、關心的。2004年,我曾經在小說《致命武器》里把龐大的農民工群體界定為“三個代表”,也許有些夸張,但這些年,沒有他們的低人權、低成本、低工資的勞動,中國能成為“世界工廠”,能有如今的經濟成就?


最近兩年聽說有了“用工荒”,一些農民工要求加工資,資本家不同意。說實話,如果從資方與勞方的關系來看,中國工人的工資確實偏低,而企業的利潤卻偏高,這也是為什么中國很容易出富翁,可貧富差距也在擴大的重要原因。當然,一些資本家也可能會說,他們也很艱難,可你們的艱難不是工人造成的,而是管理你們的人造成的啊,可你們根本無法也不敢與管理你們的人抗爭抗命,也就只敢對付沒有工會保護的工人們。


很多人不明白,中國官商勾結如此嚴重、貪污腐敗如此盛行,以為這和百姓生活與工人待遇無關,甚至還認為腐敗是經濟發展的潤滑劑,對從經濟發展獲利的底層人并無大害——白癡!腐敗的錢是哪里來的?其實,給貪污腐敗最終買單的既不是國家也不是商人,更不是官員,而是這些待遇嚴重不足的工人,是中國的勞動者啊!我就曾經問,國家查處那么多貪官污吏的財產,怎么處理了?收歸國庫讓另外一些人繼續貪污?不如,全部用來作為底層民眾的福利,或者“分紅”。


經濟學家與精英們心照不宣的是:如果工人們太注重“按勞分配”,搞什么人權,中國的資本積累就會緩慢甚至停下來,中國的經濟也會陷入困境。正如多年前讓那些工人做出犧牲一樣,現在工人也要繼續做貢獻,否則,我們如何趕美超英,如何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呢?


我現在認識的工人不多了,家里也沒有誰是工人,我也不知道這些中國工人的“中國夢”到底是怎樣的。我只是在這“五一節”這一天發發感慨而已。沒什么,大家準備過五一國際勞動節吧,只是不要忘記這是勞動者的節日。


老羊頭 原文發表于2014年五一國際勞動節,重貼于2015年五一節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