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你愿意再生一個孩子么?知名作家的“二胎總動員”
你愿意再生一個孩子么?知名作家的“二胎總動員”
成長公社     阅读简体中文版

臺灣作家汪培珽女士,16年前在自美取得MBA學位歸國,原本應該事業順逐的她,卻在銀行工作9年后,心甘情愿選擇辭職回家帶孩子,多年之后,逐漸成長為臺灣最受歡迎的幼兒親子教養作家。而對于大陸媽媽來說,最熟悉的恐怕就是汪培珽的英文中文故事書單了。

=================

您根本不知道,孩子多需要手足。

我,也不知道。

直到姐姐七歲,弟弟五歲時。


我說過,我是那種糊里糊涂、沒想太多就生了兩個孩子的媽媽。當孩子還小時,我哪里有機會想到“孩子需要手足”這么不切實際的問題呢?只要孩子有半天不吵嘴、不爭寵,給我安靜的片刻,我就該吃齋念阿彌陀佛羅,哪還有閑情逸致去考慮什么相親相愛、手足之情。


我的兩個孩子年齡差了兩歲半,也就是說,當第一個孩子快兩歲時,我就懷了第二個孩子。可是在當時,我能從生活中深深切切地體會到“孩子需要伴”嗎?完全不會。


因為孩子太小,父母很容易就誤會一件事--以為孩子有父母的陪伴就足夠。這種“以為”,就是整件事情最可怕的地方。因為對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父母就是他們的天和地;早上起床要媽媽,晚上睡覺要媽媽,好像世界上的其他東西通通不重要,只要有媽媽就好。不過,這也是事實啦!


但是,等您一旦體會到“孩子需要伴”這件事時,即使只有一絲絲的察覺,通常生第二個孩子的最好時機都已經過了。過了還不打緊,不是說“亡羊補牢,猶未晚已”嗎?可是再加上現代人生活步調太緊湊、還有得過且過的生活方式,這樣耗下去,拖到羊都跑光了,牢也不用補了啦。


第二個孩子出生的頭一年,對老大來說,老二還只是個樣版戲,連吵個架都不行,只能稱為“心靈上的寄托”。所以嚴格來說,在老大四歲以前,您都可能誤以為,有沒有手足,不一定那么重要。


剛成家時,我們為了生活,總是忙得焦頭爛額,根本無暇想些眼前看不到的問題,日子就一天一天過去了。


直到姐姐大約七歲,弟弟快五歲的某一天下午,我原本打算小睡一場午覺,沒想到那天實在太累,一睡兩個小時根本起不來。不過,做媽媽的就是即使睡著了,心都還系在孩子身上,從頭到尾,我都隱約聽見兩個小鬼,在外面吱吱喳喳地說個不停。一會兒聲音出現在姐姐房間,一會兒兩人又到了客廳,一會兒兩人隔了老遠還在喊話。您如果不是親身經歷,絕對無法想像,這么小的孩子,怎么會有這么多話可說呢?好似時間如果沒有盡頭,兩人的對話可以直到海枯石爛,仍不休止。


自此以后,孩子愈來愈大,我就愈來愈發現到,姐弟倆在生活中的互相依賴性,或是說互相需要性有多么高!甚至高到超乎大人的想像很多、很多。


下雨天,不出門,兩人可以從早玩到晚。大晴天,去散步,爸爸媽媽聊大人的天,姐姐弟弟聊小孩的天。


有一天,搬家后的大采購,我和先生逛得不亦樂乎,孩子其實已經無聊到快陣亡了。突然,我們轉進一家大型電器行,剛好影音室正播放著電影《鐵達尼號》。他們早已從書上知道這個故事,但是活生生地用人演出來(平時不看電視的孩子,這時根本就以為到了迪士尼樂園),即使只看到前后短短二十分鐘的片段,姐弟倆也興奮不已。走出電器行之際,我與先生繼續行程,只見他們倆彷佛吃了大力仙丹,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之后的劇情,甚至編起了各種不同故事發展的搞笑版本,一會兒杰克跌得狗吃屎,一會兒蘿絲差點掉進水里,剩下的行程里,兩人樂得不得了……


先生跟我一樣愛孩子,但整日忙著工作的他,如果當初我只準備生一個孩子,他大概也不會有什么意見的。某一天,全家晚飯后在臺大校園散步,看著姐弟倆在前面殷切對話的小小背影,不喜于表露情感的中國爸爸,竟然用一種像是差點被門夾到,才在最后半秒內沖進車廂的“好險”心態,呼了一口氣,說道:“還好--我們生了兩個孩子。”


生兩個,比生一個輕松


您別以為,我是為了要說服您生兩個孩子,才這么說的。絕不是。這是我內心的強烈感受。而且當孩子還小時,我并不知道這個事實。我相信,很多父母也是不知道的,以為生一個就累得人仰馬翻,那生兩個還得了?其實您有所不知——生兩個,比生一個輕松。


人生何其短,生兩個孩子的辛苦只在頭幾年,這段時間確實讓父母三頭六臂都應付不來,以身心俱疲來形容,絕不為過。所以我指的輕松,不是身體上的,也不是經濟上的,這些我管不了。每個人的日子要怎么過,物質要有多少才能滿足,全是存乎一心。


我指的輕松是“心理上的”。即使父母可以給孩子最好的成長環境,當獨生子女長大到需要同伴和玩伴時,填補這個空缺,是不是就變成父母的責任?然而無論如何,這個任務是很難由父母的角色來完成的。所以在獨生子女長大成人,展翅飛翔之前,做父母的在心理上,會不會一直背負著這份不輕松的感覺呢?


這份感覺或許可以被忽視,但它確實存在。


殊不見現在父母拉著孩子東奔西跑,汲汲想要彌補孩子生活中的空缺,就是生怕孩子無聊寂寞。否則家里四只大眼對上兩個小眼,父母怎么輕松得起來呢?


就說我喜歡午后小睡一下這件事吧。周末的早上,我們一家習慣去爬山走走路,運動加上曬曬太陽,過了中午,我和先生倒頭就睡,真是享受。可是,孩子是不用午睡的動物。即使他們大了點——6歲好了,沒有獨處的安全顧慮,當我和先生倒頭就睡的時候,如果我心里知道只有孩子一個人在房門外,想說話,沒人回答,想玩游戲,只能自己跟自己玩,我心里會沒有一絲絲歉疚感么?能睡得安心么?


然而,如果媽媽知道,兩個孩子在外面玩得多么滿足、多么快樂,她可以睡得更香,她的心是全然放松的。


生一個孩子,表面上是輕松:事實上,父母沒能給孩子一個伴的不輕松感,卻是無所不在的。即使孩子漸漸長大,這種感覺都可能如影隨形,盤旋在獨生子女父母的心中,冷不防就會跳出來——給你一掌。


還有更多的時候,大人的活動,其實孩子一點興趣也沒有。什么吃飯、什么逛街、什么買東西……但父母非得拖著孩子一起去,不然您留他一個人在家多寂寞。而常常,家里的姐弟兩玩得正高興時,“爸爸媽媽要去大潤發買東西,你們要不要去?”“不去,我們要在家里玩。”看,多好!孩子高興,父母輕松。父母身邊時時刻刻掛個孩子,有人連睡覺都要同一個房間,不會很讓人抓狂么?


只生一個孩子的父母,當初可能是這樣想的:熬過最難的前兩年,就輕松了,所以不敢再經歷一次這種暗無天日的日子。其實他們不知道,身體的不輕松是喂奶換尿布的跟前跟后;之后呢?您就要開始自己去應付孩子的玩樂需求——扮家家酒、拼圖、堆樂高積木、下棋、騎車、捉蟲……還有一堆天方夜譚的胡言亂語。


不是說做父母的想甩脫陪孩子的責任,而是孩子之間的活動,明明應該由手足去完成,才符合自然原則嘛!可是您沒有幫他生個手足,只好照單全收,這樣輕松么?簡直累壞了,而且還達不到應有的效果。所以,只生一個孩子,一點便宜也沒占到。


生一個也是累,生兩個也是累。三年,只要撐過三年,一切否極泰來。


當我熬過了艱苦期,等到孩子可以相互作伴時,不論他們是一起玩,還是一起吵架,都叫“作伴”。有時候光是看著、聽著姐弟兩的互動,心里就會不期然地生出一種“好輕松、好安慰”的感覺。這種感覺,可能是只有一個孩子的父母所不能體會的,但它確實美好,希望您也可以享受到。


手足能給的,你不能。或許您會說,“孩子雖然沒有手足,可是有爸爸和媽媽的全心陪伴阿!”這就好比假設——雖然媽媽少了爸爸,可是有孩子阿,為什么有了孩子,媽媽還是覺得不夠呢?孩子光有父母的陪伴,是不夠的。孩子還需要手足,就好比我們還需要另一半。您能陪孩子玩扮家家酒么?您能陪孩子跑來跑去、玩鬼捉人么?您能陪孩子玩大富翁、陸軍棋、跳棋、西洋棋么?您能陪孩子玩水槍射人、倒地裝死么?您能陪孩子玩得客廳一團亂,而不歇斯底里地喊“收玩具”么?您能陪孩子一起捉金龜子么?您能陪孩子一起跳房子么?您能陪孩子一起嘻嘻地傻笑么?啊呀!竟然有父母告訴我,這些他都能做到耶!


我就認識一個獨生女的爸爸,在全家人都呼呼午睡的情況下,獨自在客廳里陪孩子玩扮家家酒。孩子小的時候,可能還不懂;等孩子一天天大了,他們會發現,原來大人根本不喜歡玩這些東西。

即使您問我,兩個孩子的年齡相差了六歲,是不是不太容易一起玩耶?可是,他們是同輩,我們是晚輩。光是一個同輩的眼神,我們——就沒有。


有些人,會以過來人的經驗說:“手足之情在長大成家之后就淡了”

我并不反對這樣的說法。現代人要照顧好自己的孩子和家庭,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哪還有力氣在成家立業之后,特地花時間來維系手足之情呢?(可是換個角度想,所謂手足之情,不就是不需要維護、也不會改變的東西么?)


通常,孩子的未來我不去多想。我只管孩子的現在。孩子的童年只有短短的十幾載,我一刻也不想放過。我根本不去想什么“手足可以一輩子相互照顧和扶持”的大道理;即使手足的情分只存在于童年好了,但是,重要與否?當然。


父母別害怕改變,多生個孩子罷了,沒什么大不了。大人的想法只要轉個小彎,就改變了孩子的童年。等到那一天,熬過了把屎把尿的日子,我常常光看著孩子的臉龐,心里都會浮現輕松與安慰的感覺。不要說您是為了老大而生老二,這樣的理由太沉重。這是為了您自己的幸福,不光是為了孩子。


用三年換未來的三十年,“先苦后樂”,咬咬牙就過了。希望您有機會和機緣,遇上那份美好的感覺。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