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清官”靠什么與多名女性有染?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撰文|姬二叔

來源|天涯博客


衣著樸素斂財千萬,只與熟人權錢交易。這是廣西賀州市原副市長毛紹烈的“雙面人生”,一邊身穿樸素舊衣,一邊受賄斂財千萬;一邊重抓廉政建設,一邊借干部升遷大收紅包。一路受賄、一路偽裝、一路提拔,系列違法亂紀行為持續長達16年之久。4月初,廣西賀州市原副市長毛紹烈一審獲刑17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300萬元。表面上看,毛紹烈為人低調,生活健康。他極少抽煙喝酒,閑暇時愛打羽毛球。私下里,他卻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系,長期沉迷于收藏奇石的奢侈“雅好”,僅買“黃龍玉”便花費數百萬元。對于毛紹烈來講,低調貪腐實則是為了更好的隱蔽自己的行為。這些都很容易理解。但是對于一個“穿塑料涼鞋用開裂皮帶”的官員來講,能與多名女性有染也算高手中的高高手。


從某種意義上講,“偽清官”之所以能俘獲多名女性,其實跟表面上的問題沒有太直接關系,因為跟貪官玩情調的女性多數都是有自己的小九九和打算盤,逢場作戲的居多,玩真情的較少。如果追問,為什么貪官背后都站著“一撮女人”?討論起來,人們多在嘲諷貪官的好色,詬病制度監管的不力,甚至指摘反腐力度的乏力。食色性也,這是圣人說的話,但這之所以沒有成為“普世現象”,根子在于普通男人沒有膨脹的貪欲,缺乏為所欲為的權力。故而,限制貪官權力,加大反腐力度的震懾,都是療治“權力好色問題”的可行路徑。不過,制度反腐說到底還是要靠人來執行,救贖權力膨脹下的色膽包天,除了制度環境之外,還需要一個可控的、時時有監督的外部環境。


毋庸諱言,如今我們缺的不是反腐的決心,不是反腐的制度體系,而恰恰正是良性健康的官場團體環境。貪官好色很隱蔽嗎?非也。“家中紅旗不倒,外邊彩旗飄飄”,在很多地方的官場,某些官員包二奶、養情婦、與女下屬展開權色交易,這些都不再是什么新鮮事了,上下級之間都心知肚明,但只要是“不出事”就沒人去捅開那一層薄薄的窗戶紙。就像反腐大潮中的不少貪官,基本少都脫離不開女人的氣息,到最后,“情婦”不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貪官個體恥感的缺失,某種程度上正是來源于團體道德生態異化的“催化”。


官員與情婦,無論從道德倫理上還是風俗上都不該有,而從以前查處的貪官或官員通奸案例中,情婦總是伴著官員。兩者之所以在一起,究其原因,無非能各取所需。官員可以享受到美色而情婦可以得到金錢或利益,兩者勾搭在一起也就不足為奇。官員給情婦寫千奇百怪的保證書,情婦為官員生兒育女,官員利用手中職權為情婦謀取利益等等案件參差不齊。之所以出現這些現象,一方面與官員自己放松世界觀、人生觀改造,經不起美色誘惑有關。另一方面也與情婦的教唆有關,畢竟情婦之所以會跟官員,多是為了獲得金錢、利益等。


結語:貪官多變色龍,情婦多潘金蓮。都說官場大染缸,為何公考不降溫?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50:20

[新一篇] 金正恩遲遲不出國門究竟怕啥?

[舊一篇] 劉雪松:烈士面前權力不容任性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