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時寒冰:民之傷,民之淚
時寒冰:民之傷,民之淚
時寒冰     阅读简体中文版

行政對菜價的強力打壓,終于產生明顯效果:菜價暴跌,菜農哭天無淚,一些青菜被迫丟棄。有關部門表態幫助農民賣菜,但他們解決這一問題時的能力,顯然不及當初打壓價格時生猛。

我詢問了家鄉的情況:化肥比去年上漲20%多,種地成本大大增加。所有菜農全部虧得血本無歸。今年嚴重干旱,我家里的那點土地已經澆了幾次水,且不說這些成本有多少,這仍不能阻止糧食減產的大趨勢。我父母的估計是,今年要減產30%以上,澆水少的,減產會更多。在我的故鄉,一個最直觀的結果是,往年賣糧食的,今年都不敢賣了。

但是,物價上漲無火如荼。農民的收入低,根本無法維持。在我的故鄉,60歲以下的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他們必須通過這種方式來維持基本的生活。

母親對我說:“如果不是你們兄妹三個都有工作,我和你爸都去打工了。”

……

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心情!

即使到了這個時刻,當我坐下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刻,我仍不能控制自己的悲傷……不能自抑……

我的父母親已是60歲以上的人……

在我的故鄉,那么多如同我父母親一樣的人,在外打工,甚至逃荒要飯。在經歷幾十年的發展后,那塊生我養我的土地,依然在親歷苦難。我無意對歌舞升平的氛圍添堵,只是想說,在一個遙遠的我很熟悉的地方,那里的情況與電視畫面中的情景,是有天壤之別的。

在中國,基層的農民很難有話語權,他們的利益訴求無人問津。鮮有人代表他們說話,包括那些被冠以農民代表的人。農民被高度邊緣化。沒有人有求于農民,因為,權力是衍生而來,與他們無關,因此,權力持有者無需討好農民,最多給他們來一點生動的表演,安撫一下他們悲涼而無助的內心。

由于至少制度性保障,糧價、菜價上漲,中間商、距離權力最近的人,獲利豐厚,農民只是賺取最微薄的一點;當糧價、菜價下跌,中間商、距離權力最近的人,消失得無影無蹤,農民受損最重。

民之傷正在于此。

農民所遭遇的問題,不僅僅是民生問題,當他們雖勤勞一生而心無所歸之時,糧食的安全保障在哪里呢?——當民生話題不斷引起一些人越來越強烈的反感時,我不得不從一種很理性但也很冰冷的角度去談這個問題。

我想說的是,一切因都將收獲對應的果。

蔑視民生的結果必然是被民生所蔑視。

如果說,2010年三季度后的糧價、菜價快速上漲,經過這次組合拳的打壓還能有效的話,那么,在下一個時間點,幾近用盡的行政力量,又將如何應對更瘋狂的物價上漲呢?

中國3月的廣義貨幣供應量余額已經高達驚人的75.81萬億元,這是一切物價上漲的根源。

如果不對貨幣的供應量加以控制,任何對物價的所謂打壓,只能是以犧牲一部分民眾的利益來滿足另一部分民眾的利益,而不能真正做到公平。打壓菜價如此,加息亦如此。2008年上半年6萬家規模以上企業倒閉的情景正在被復制。靠高利貸維持運轉的民營企業在加速走向困境,至于那些靠借美元債務維持的企業,更是在快速走向不歸之路。

盡管,都知道抑制貨幣迅猛的供應是唯一有效的選擇,除此之外的一切手段都不可能產生實質性效果,但龐大的政府主導的投資已經全面鋪開,貨幣供應又怎么可能受到抑制呢?

當75.81萬億元的數字公布出來,我第一次感動了強烈的震撼,同時,升起對貨幣高速貶值的本能的厭惡。

我担憂的不是個人購買力的下降,而是我們這個龐大經濟體未來的命運,因為,以上所有的這一切因素和大家都懂的因素,都在指向一個方向,一個結局。這是作為趨勢研究者比較痛苦之處。提前看到了結果,而無任何改變之力。很多人說我悲觀,可是,如果您也看到了趨勢的演變,就會知道,我已經是何等的樂觀!

中國能夠實現自我救贖的唯一路徑是藏富于民,只有藏富于民,民眾才有足夠的消費能力,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內需屢拉不動的根本問題,消化過剩的產能。只有藏富于民,才能彌補保障缺位留下的巨大缺口。只有藏富于民,中國才能真正具有實現自我修復和抵御未來危機的能力,才能真正保持可持續發展,才能真正實現社會的和諧。這也是近年來我一直苦苦呼吁的原因之一。

但現在,我越來越覺得無話可說了。

有關部門還在為個稅免征額的問題討論,在討論中把時間繼續后移。個稅起征點的提高對民眾不是一種施舍,而是權力者自己實現自我救贖的修補性方式。

在物價持續飛漲,繼房價之后,房租又連續上漲的現象讓無數人心神難安的情況下,有關部門還在盯著工薪階層一點可憐的工資不放手,他們在個稅起征點上的吝嗇和冷血,讓我感到難以遏制的憤怒。我在《中國怎么辦——當次貸危機改變世界》一書中寫過:“1981年職工平均工資約為每月60元,而起征點為800元,大約為月工資的13.3倍。如果比照1981時的比例,現行的個人所得稅法,把起征點定為24600元以上才更具有合理性,才不至于淪入兩年不到起征點標準就顯得過低的困局。”

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訂的個人所得稅法,把個稅起征點正式由之前的800元,提高至1600元。而2006年1月1日時的廣義貨幣供應量(M2)余額為29.88萬億,現在已經是75.81萬億元!民眾都能切身感受得到,現在3000元的購買力遠比不上2006年1月1日時的1600元!

而當下,竟然還在為3000點的所謂起征點提高而苦苦討論。有關部門担心由于個稅起征點的提高(確切表述應為免征額的提高),影響了對社會保障的投入,這是最可笑的一個借口。把財富直接留到民眾手中,是沒有任何損耗的,而征稅再用到社會保障的過程中的巨大損耗,哪里會有直接藏富于民、惠及民生更有效率?

雖然,我越來越覺得無話可說,越來越不愿意講話,但與很多人一樣,我的心不是靜止的,我的血也不是冰冷的。有關部門不要把民生當作一種施舍,這不僅是一種可恥的無知狀態下的情緒錯位,更可能將自己推向絕境從而喪失解決問題的僅存的為數不多的機會。

民之傷,不僅僅是民之淚。

愿蒼天垂憐弱者!

于2011年4月30日

2012-02-24 19: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