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白話詩的開山之作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1917年1月,胡適在陳獨秀主編的《新青年》上,發表《文學改良芻議》,提出文學改良八事。同年2月,他在《新青年》發表《白話詩八首》,這是胡適為文學改良身體力行的新詩“嘗試”,也是中國白話詩的開山之作。



蝴蝶


兩個黃蝴蝶,雙雙飛上天。

不知為什么,一個忽飛還。

剩下那一個,孤單怪可憐。

無心再上天,天上太孤單。



風在吹


風在吹,雪在飛,

老鴉冒著風雪歸。

飛不前,也要飛,

餓壞孩兒娘的罪。



湖上


水上一個螢火,

水里一個螢火,

平排著,

輕輕地,

打我們的船邊飛過。

他們倆兒越飛越近,

漸漸地并作了一個。



夢與詩


都是平常經驗,

都是平常影象,

偶然涌到夢中來,

變幻出多少新奇花樣!


都是平常情感,

都是平常言語,

偶然碰著個詩人,

變幻出多少新奇詩句。




醉過才知酒濃,

愛過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詩,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老鴉


大清早起,

我站在人家屋角上,啞啞的啼,

人家討嫌我,說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討人家的歡喜!

天寒風緊,無枝可棲。

我整日里飛去飛回,整日里又寒又饑。

——我不能帶著鞘兒,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飛;

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頭,賺一把小米!



大雪里一個紅葉


雪色滿空山,抬頭忽見你!

我不知何故,心里很歡喜;

踏雪摘下來,夾在小書里;

還想做首詩,寫我歡喜的道理。

不料此理狠難寫,抽出筆來又擱起。




吹了燈兒,卷開窗幕,放進月光滿地。

對著這般月色,教我要睡也如何睡!


我待要起來遮著窗兒,推出月光,又覺得有點對他月亮兒不起。

我終日里講王充,仲長統,阿里士多德,愛比苦拉斯,……幾乎全忘了我自己!

多謝你殷勤好月,提起我過來哀怨,過來情思。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50:23

[新一篇] 我能否把你當做一個夏天 詩歌

[舊一篇] 我怎樣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王小波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