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字體    

郎遙遠:習朱會開啟兩岸關系4.0時代
郎遙遠:習朱會開啟兩岸關系4.0時代
博客中國     阅读简体中文版

在充滿朝氣的五四青年節,“習朱會”如期舉行。繼胡連會、胡吳會后,梅開三度,國共兩黨領導人握手言和,共話桑麻。對大陸執政的共產黨而言,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關乎中國人的民族感情和國家核心利益,兩岸統一是中國夢的濃墨重彩。對中國國民黨而言,“中華民國”創于大陸,前生今世與大陸緊密相連,兩岸關系是國民黨政策強項,也是馬英九贏得“總統”大位的民意基點,是擺脫當下執政困局、競逐2016大選的優勢資源。

10年來,國共兩黨和兩岸同胞共同努力,開辟了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光明前景,給兩岸同胞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得到了兩岸同胞的廣泛支持和認同,也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肯定和贊揚。兩岸進入了建立互信、共同發展的最佳階段,經濟合作與人員交流達到歷史新高峰,過去七年兩岸協商成果,超過之前二十年的總和,創造了兩岸關系六十多年來最穩定的時刻。

習近平會見朱立倫時,提出三個觀點。一是“兩岸關系處于新的重要節點上”,亟待兩岸政治人物以新思維開創新局面。二是“攜手共建兩岸命運共同體”,契合習近平倡導的“全球命運共同體”理念。三是“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進行平等協商”,合情合理安排臺灣地區的國際空間。朱立倫給予積極回應:“兩岸同為中華民族,是命運共同體”,希望在“九二共識”基礎上,讓兩岸關系發展成果更多惠及基層民眾、中小企業和青年群體。

習近平就建設兩岸命運共同體,明確提出五點主張。一是堅持“九二共識”、反對“臺獨”。二是深化兩岸利益融合,共創兩岸互利雙贏,增進兩岸同胞福祉。三是兩岸交流,歸根到底是人與人的交流,最重要的是心靈溝通。四是國共兩黨和兩岸雙方要著眼大局,本著相互尊重的精神,不僅要求同存異,更應努力聚同化異,不斷增進政治互信。五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要大家一起來干。只要兩岸同胞、全世界的中國人團結起來,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定指日可待。

習近平引用了《尚書·說命》一句名言,關鍵要“慮善以動,動惟厥時”。這句話的潛臺詞豐富,觸及島內各派政治力量的痛點、癢點和躁點。去年島內轟轟烈烈的“太陽花運動”迫使兩岸服貿協議破局,中韓經貿合作關系趕超了兩岸;今年臺灣面對大陸“亞投行”、“一帶一路”發展戰略,馬英九政府決策優柔寡斷,過度仰仗美國臉色,錯失了增加國際能見度、國際話語權的良機;面對南海、釣魚臺議題,兩岸態勢處于無法合作的局面,大陸方面堅決抗爭,積極有為,多次傳遞兩岸合作的意向,而馬政府受制于國際政治的政策“困境”,在領土領海爭議中無從著力,無所作為,加深了被戰略邊緣化的疏離感。

撫今憶昔,兩岸關系六十多年坎坎坷坷,和平發展彌足珍貴。我認為,兩岸關系史可分為三個階段,并將迎來兩個新階段。

第一階段,冷戰1.0時代。1949-1987,美蘇爭霸的歷史背景,毛澤東“一定要解放臺灣”,蔣介石“一定要反攻大陸”。

臺海兩岸兵戎相見,勢不兩立。金門登陸戰(臺灣方面稱古寧頭戰役),解放軍全軍覆沒。緊接著抗美援朝,解放臺灣戛然而止。誰也解放不了誰,誰也反攻不了誰。1963年,周恩來提出對臺和平統一的“一綱四目”政策,遭蔣介石冷遇。1975年,蔣經國在金門發表《告大陸同胞書》。1976年,蔣經國發表三不政策,告訴《紐約時報》:“與共產黨接觸(談判),就是自殺行為,我們沒那么愚蠢”。1981年,葉劍英提出“葉九條”,未能叩開兩岸和平大門。l982年,鄧小平首次提出“一國兩制”,依然得不到蔣經國熱臉相對。

第二階段,糾結2.0時代。1992-2008,民族主義與民主主義PK,“導彈”與“選票”對壘。

臺灣成為亞洲四小龍,鄧小平推動大陸改革開放后,兩岸開始緩和。1987年蔣經國解除戒嚴令,促進臺灣地區民主化,開放大陸探親。蔣經國生前最后接受專訪說:“共產黨已經在改變,要迎合我們的立場,而不是我們去屈就和變更”。他相信在臺灣完成民主化后,將推動中國大陸相同動力,或許數年之內就可見到功效。1988年,蔣經國解除實施30多年的黨禁和報禁,臺灣開創第一個民主自由的華人社會典范。

蔣經國去世后,李登輝上臺采取“務實外交”,默認大陸政治實體,取代過去“漢賊不兩立”,且于公開場合多次表露要“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在《國統綱領》,寫有“臺灣固為中國一部分,大陸也是中國的一部分”。1992年10月底至12月初,大陸海協會與臺灣海基會在香港接洽,出面處理官方“不便與不能出面的兩岸事務”,最終形成了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的共識,即“九二共識”。此后在新加坡成功舉行汪辜會談,兩岸實現三通。

1996年,李登輝與連戰搭檔,成為臺灣首任民選“總統”。在大選最后階段,釀成第三次臺海軍事危機。李登輝急轉彎,拋出兩岸“特殊國與國”關系論,以媚日為榮,搖身一變成“臺獨之父”。李登輝提出“中國七塊論”(分割為臺灣、西藏、新疆、蒙古、華南、華北、東北,各自競爭發展),在全球華人引起軒然大波。2000年,陳水扁上臺,宣稱“一邊一國”,大力推行“臺灣正名”、“去中國化”,一系列“臺獨”瘋狂言行,割裂了臺灣社會,引發藍營民眾憤慨。陳水扁不斷沖撞大陸對臺底線,大陸通過了《反國家分裂法》,美國政府也不得不出面強力喊停。

第三階段,冷和3.0時代。2008至今,兩岸交流愈來愈密集,兩岸政治認同卻愈來愈疏離。

2005年,連戰“大哥,你終于回來了”,令中國民眾熱淚盈眶。“胡連會”實現國共兩黨領袖歷史性握手,融化心靈堅冰,彼此坦誠相見,發表五項共同愿景。2008年馬英九上臺,國民黨重新執政,兩岸關系朝著和平共贏發展。從吳伯雄出席第四屆至第九屆國共論壇,到謝長廷、陳菊等綠營大佬陸續到訪大陸,兩岸交流合作呈現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在“九二共識”政治基石上,兩岸簽署了ECFA、赴臺游、直航、司法互助等21項協議,給各界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但是,兩岸主權、治權沖突的氛圍,一直未能紓解。馬英九出于臺灣地區利益、政黨利益、自身利益及民主價值觀考量,在兩岸統一之路上,自縛手腳,不敢跨越雷池半步,突破性成就乏善可陳,只能形成“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不統、不獨、不武”的消極主張,在“九二共識”的權宜下,推動二個實質治權之間側重經貿文化的協商合作,但兩岸政治認同疏離依然難以改善。

習近平對臺“四不原則”政策,在劃清反對“臺獨”底線的同時,展現更柔軟的身段。習近平在北京會見宋楚瑜時,強調“兩岸一家親”,“我們要積極創造條件,擴大兩岸社會各界各階層民眾的接觸面,面對面溝通,心與心交流,不斷增進理解,拉近心理距離。”但是,大陸高舉“一國兩制”旗幟,被綠營視為統戰工具;國共兩黨交流平臺、海協海基兩會對兩岸和平發展的種種努力,常常被綠營抹紅抹黑。

在全球化大潮下,普世價值成為臺灣主流價值觀。大陸經濟成就雖然舉世矚目,但一黨執政體制,令臺灣青年一代疏而遠之。臺灣民眾的本土意識、公民意識與民主價值觀,在選舉中屢屢被動員和強化。透過民主選舉,建構臺灣本土意識的凝聚力;經由本土意識的訴求,深化臺灣民主制度的正當性。2014年,臺灣民眾“認同是臺灣人”比例已達60.6%,“認同既是中國人也是臺灣人”比例只有32.5%,“認同是中國人”比例僅剩3.5%,兩岸政治認同疏離更形深化。

第四階段,陽光4.0時代。期待“習朱會”開創新局,兩岸政治人物(臺灣不論藍綠)求同尊異,陽光互信,民族共融、民生共贏、民主共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要大家一起來干。

如果說,國共對抗時期的兩岸統一,是自家兄弟的分了再合;那么,在臺灣地區實現民主自由制度的今天,兩岸統一則像一場民族主義和民主主義的苦戀了。在大陸民眾眼里,臺灣同胞永遠是骨肉親人,打過罵過,都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在臺灣民眾眼里,分離太久,變化太多,大陸就好比曾經家暴而離異的前夫前妻,要破鏡重圓,需經歷一段互信互尊、彌合分歧的漫長過程。

“連胡會”十年前發表五項愿景,習近平去年發表“四不原則”,雖然“慮善以動”,但若是要實現,恐怕還是會成烏托邦。大陸長期對臺經濟恩惠政策的良苦用心,終究沒有贏得臺灣最大多數民意,國民黨也沒能把兩岸關系的政績換取更多的選票,相反去年島內“三合一”大選,國民黨輸得差點脫褲子。兩岸簽署“服貿協議”引爆了“太陽花學運”,而香港政改方案、普選風波,更讓臺灣民眾對“一國兩制”不敢茍同,無異于間接為綠營助選。不論是太陽花學運、雙橡園升旗事件、到近期大陸貼近海峽中線的新航道問題,皆令兩岸當局不悅,增添了彼此不信任。接下去,兩岸如果強力推進和平協議或軍事互信機制,那臺灣民眾不鬧革命才怪。

開創兩岸關系陽光4.0時代,需要兩岸各方政治家超越自我,不固守一己之利,如習近平所言“秉持民族大義,承担起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兩岸人民謀福祉、為臺海地區謀和平的神圣責任”,以更多的和解達至穩定的和平,以更多的尊重達至牢固的互信,以更多的善意達至普遍的共識,以更多的努力達至發展共贏的命運共同體。

大陸執政黨致力兩岸和平發展,追求國家統一,光靠對臺經濟恩惠不夠,導彈更是嚇走民心,給美日聯盟圍堵中國、介入臺海事務更多可趁之機,而宜加快實現民主化,補好現代政治文明的功課。兩岸政治認同愈來愈疏離,其本質是兩岸政治文明的差距與疏離。兩岸價值觀認同,心才會融合一起。

對于國民黨而言,百年老店,三起三落。經驗與教訓很多,也很深刻,這些應該成為肩負中華民族更大使命的正能量。馬政府的兩岸政策,雖和平卻不夠積極。此次朱立倫訪問大陸,并未在兩岸關系有大突破。從活動內容看,一是延續國共交流平臺,把穩國民黨在島內對“九二共識”的詮釋與話語權,二是經濟、青年話題,對島內“三中一青”群體間接喊話,為國民黨重奪失去的票倉埋伏筆,三是全程透明陽光,無閉門會談,堵住綠營一貫斥責國民黨“黑箱作業”之口。相信朱立倫“動惟厥時”,時機成熟會有突破性的兩岸關系創建。

臺海兩岸分離分治,是國共內戰的不幸結果。骨肉親人一海相隔,遂成家國之痛、民族之憾。六十多年風雨滄桑,六十多年翹首企盼,六十多年受制于人,何時能破鏡重圓。兩岸和平統一,是每一個中國人的美好心愿。國共攜手,統一中國,振興中華,責無旁貸。

世界上任何國家,都有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美英法德俄羅斯概莫例外。中華民族的確立,來自近代中國對世界的認識、承認與開放。中國的民族主義,是面向世界、心靈開放、包容和平的民族主義。同時,伴隨著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歷史恥辱,構成中國人“落后就要被挨打”的痛苦的民族經驗,并成為中國人無法抹去的集體記憶。梁啟超說:“沒有民族就沒有國家。”嚴復說:“覺彼族三百年之進化,只做到‘利己殺人,寡廉鮮恥’八個字。”拋棄了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勢必被列強侵略、瓜分和欺凌,古今中外例子比比皆是。當今西方發達國家,對內自由民主,對外戰爭掠奪,從未改變。美國戰略重心由中東向遠東轉移,重返亞太腳步鏗鏘,采取“結盟日本,籠絡東盟,打壓中國”政策。在此種戰略意圖之下,臺灣無疑成一張王牌,加之與日菲的軍事同盟,妄圖把中國封鎖在第一島鏈之內。但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打亂了美國圍堵的陣腳。中國崛起,亞洲必將進入“后美國時代”,世界政治經濟格局必將發生深刻變化。

對于民進黨而言,許多民主前輩的獻身與堅守,點亮了今天臺灣的民主燈塔。但是,民主不能演變成民粹主義,本土意識不能割棄民族大義。如果民進黨重新執政,不能回到陳水扁的臺獨立場,成為兩岸麻煩制造者。一味排斥“九二共識”,只會繼續逼仄自己的執政空間和國際舞臺。一味指責國共交流是“黑箱作業”,本身其實也是“黑色的空箱作業”,除了破壞,沒有建樹。“臺獨”各種花招,已被李登輝、陳水扁這兩位前輩玩盡,結果都很狼狽。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直言,當前情勢雖有利民進黨,但相信黨內沒人會樂觀認為,情勢已好到可不理大陸;民進黨的問題,已非如何打贏選舉,而是執政后如何避免讓兩岸再陷僵局,如一意孤行,被大陸否定,就算手握政權,仍將難以執政。他強調,“不挑戰不代表同意,更不代表接受;只是當全世界都不會挑戰一中,請問蔡英文想挑戰什么?”

毫無疑問,民進黨需要正視“九二共識”,超越臺獨思維,超越惡斗格調,歸依中華民族大家庭,“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大家一起來”,把民主進步的立黨精神普及臺海兩岸,共同追求一個自由、民主、法治、富強、文明、統一的大中國。這才是民進黨的時代魅力,是未來光明坦途,是更偉大的歷史担當。

兩岸和平發展,比拼的不是導彈,不是民粹,不是GDP,而是現代文明,這才是兩岸人民之福,民族和國家之幸。兩岸和平統一,政治家需要大智慧,更需要大膽略和歷史責任感。此岸不能把憲法坐在屁股底下,彼岸不能把孫中山遺志壓在枕頭底下,綠營不能天天把磚頭拿在手上。兩岸統一過程,不僅僅是地理疆域的分了再合,也是政治文明的優化融合,是兩岸中國人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的重新選擇。兩岸統一,既可理解為“大陸在地理疆域統一了臺灣”,也可理解為“臺灣在政治文明統一了大陸”。既然兩岸一家親,何分彼此?

從民族認同、文化認同、民主認同到國家認同,從平等分治到公平競選,從經濟文化融合到政治聯合治理,期待在十年二十年內,在更短的將來,兩岸邁入民主統一5.0時代。兩岸民眾共同選舉中國主席,眾志成城,必將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時。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