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為什么不給每一位中國人發一臺電腦?
為什么不給每一位中國人發一臺電腦?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今天無意中看到網絡上正在熱議要給老百姓發錢,至少也有幾百元人民幣,也有的算了一下,每人可以得一千大元,還有一位專家更牛,說干脆拿外匯儲備出來,給每個中國人發它幾千一萬元,刺激消費、發展經濟、和諧社會,皆大歡喜。


我看到這里就坐不住了,急忙伸手摸屁股口袋里的中國公民身分證,謝天謝地,平時一直覺得沒有什么用處,這次終于要派上用場了,現在只等公布領錢的地點,我就去連夜排隊。于是乎,一邊氣定神閑地閉目養神,一邊盤算著如何折騰掉這些飛來的橫財。


不過腦袋瓜轉了幾圈后,憂國憂民之心又膨脹了,不覺猛然驚醒,發現發錢的主意實在很餿。這些錢發給老百姓,也沒有多少人會去消費掉,所以,很可能造成一邊是國家從銀行里提錢發給窮人,另外一邊窮人排隊再把錢存進銀行,折騰了一圈,這些錢還是回到政府和富人手里,消費沒有刺激起來,銀行的腐敗案繼續飚升。


當然,還有更糟糕的可能性,由于把國庫的錢拿出來發了,結果一夜之間,除了錢之外的所有東西都漲價了。于是發錢的那些人就就繼續印刷鈔票,后果顯而易見:那些拿了一點錢的窮人們不但沒有得到實際的好處,原來辛辛苦苦存的那點棺材本也被通貨膨脹了。


至于說到富人和一些人民的公仆,你發不發幾百、一千塊錢,人家照樣消費。更何況,你不發這些錢,錢還不是在人家手里。開發票公款消費,感覺好極了。我最近有個理論,為啥消費萎縮了?就是你老百姓在網絡上監督犀利了,搞得公款出國、單位買豪華公車、公仆戴名牌手表抽昂貴香煙都受到監督,還怎么鼓勵人家消費呢?


還有一點讓我緊張的是竟然有人要動用外匯儲備,那些可是存在國外的美金啊,嗯,你知道嗎,一旦到了某一天,人民的幣不值錢的時候,那可是救國救民于水火的最后一根稻草,這也被你們這些敗家子拿出來分掉,嗯?


用這種方式發錢鼓勵民眾消費還要考慮另外一大隱患,那就是據說在中國,咱民眾素質低,雖然生活沒有人幫你,但你的思想絕對不能也不應該自理。你發錢給他,他亂花了,結果幾百幾千塊很快花光了,消費習慣養成了,到時,你卻沒有錢發了,咋辦?你還想和諧嗎?


還有一點,別怪我羅嗦,也要提一下。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中國人的核心價值觀,絞盡腦汁苦思冥想后才發現,中華民族能夠貢獻給世界的“普世價值觀”除了尊老愛幼和艱苦樸素之外,幾乎都被破壞殆盡。你現在為了拯救眼前一時的經濟低迷,就高調主張、號召和鼓勵消費與花錢——哥們,你悠著點吧,別把咱老百姓好不容易保存下來的最后一點中華民族的優秀價值觀也給斷送了,那就千古罪人了,知道不?


可是,我又有些矛盾,雖然不愿意這些錢都發下來被吃掉玩掉或者原封不動地送回他們的銀行供他們貪污腐敗包二奶,但又覺得那些錢放在國庫更不靠譜。于是,結合我春節后正在苦心孤詣、夜以繼日炮制的兩篇論文(包括一篇探索互聯網和中國前途的《我們還能夠在互聯網上走多遠》),我想到了一個主意:不如,給每一個中國人發一臺電腦,發一臺能上網、低成本的筆記本電腦?


各位,我從來不喝酒,也沒有醉,如果你稍安勿躁的話,我給你講幾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在美國機場轉機

這次到美國感受黑小子奧巴馬就職典禮的氣氛,從費城到北卡,從舊金山到華盛頓,飛來飛去,在丹佛、舊金山、洛杉磯等多個機場轉過機,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感受最深的是在等飛機的時候,登機口前上百個旅客,除了幾位老人和一些海外游客之外,幾乎每一個美國人都有筆記本電腦,離開起飛只有半個小時了,可是一看,地上,凳子上,到處都是打開筆記本電腦的美國人。


那場景真雷到我了,我以前真沒有想到美國人使用筆記本上網已經到了如此習以為常的程度。我想照一張照片留下證據,但不好意思,結果就照了這一張,也可以看出登機口的人不是看書就在上網。


我也打開筆記本電腦,一搜索,找到了十幾個無線上網連接服務,用信用卡付了幾美元,可以無線上網了……



第二個故事:一位我記不起名字但永遠不會忘記的慈善家


美國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和隨處上網給了我很深的印象,但就在我到美國前,我已經知道中國的上網人數達到3個億,超過了美國的人口數了。美國人上網成為生活和工作的一部分,我親眼看到朋友轉機時打開電腦,敲了幾下,就改變了航班。生活和工作中越來越大一部分是在電腦上進行的。


雖然中國人上網的人數超過了美國,但電腦在中國和在美國的用處則完全不同。而且我知道,中國的上網人數是有水分的,很多久久去一次網吧也被計算進去了。美國不同,大概上網的人都有一臺電腦,而且,由于有些人家里有一臺,還有一臺筆記本電腦,辦公室還有一臺“公家的”,平均算下來,可能美國人不止一人一臺電腦。這一點中國還遠遠做不到。


想起幾年前從新聞上看到的一位美國慈善家,他發起了“一個孩子,一臺電腦”的全球性慈善計劃,主要針對亞洲和非洲的貧困地區的學校孩子。這位慈善家的名字我忘記了,但他要做的事卻一直深留我心。他的計劃是以低成本批量生產筆記本電腦,運到第三世界的中小學校,給每個孩子一臺。


那時我才知道,原來一臺能夠上網的標準配置的筆記本電腦的成本竟然不到兩百美元(相當于一千多元人民幣)。這位慈善家的計劃后來據說遭到一些國際電腦公司利益集團的刁難而失敗(如果他的計劃實現了,其他的所有公司的昂貴筆記本就沒有人會買了)。


介紹那個慈善家的一些電視畫面至今還歷歷在目:在孟加拉一個偏僻的小學,一群穿著破爛衣服的孩子興奮地坐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前,電腦屏幕上傳來的是萬里之外——也是相隔了大約幾百年的文明世界的畫面:紐約、上海的高樓大廈,城市孩子的歡聲笑語也不時傳來,以及一位“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老師通過電腦和學生們對話……


從那些孩子臉上的表情,我清楚地意識到,這部能夠上網的便宜電腦不但壓縮了空間,也縮短了時間,它將比慈善家們送來的面包和衣服甚至校舍更能夠讓這些孩子們跳躍式地進入到現代文明之中……


第三個故事:奧巴馬讓我對美國的民主產生了懷疑!

說電腦太乏味了,我匯報一下這次到美國感受第一個黑人總統就職氣氛的感受吧——實在太濃了,我說的是民主氣氛。我敢斷定,那段時間,應該是美國民主氣氛達到了頂峰的時候。大家知道,就在奧巴馬當選后,我寫了一篇很多讀者喜歡的文章《我有一個夢——奧巴馬當選的意義》,在這篇文章里,我對美國民主的成就極盡贊美之能事。


看到美國人臉上的那些表情,我知道我并沒有夸張。我看到昔日奴隸的后代登上演講臺時,那么多的人——黑人、白人和棕色的人,流淚滿面……他們為什么那么激動呢?難道這不是美國民主的必然結果?難道——


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出了一身冷汗,我腦袋里當場跳出這樣一個問題:美國的民主制度真是無與倫比的嗎?


隨即,我又弱弱地問了一句,如果說美國的民主制度是最好的,或者是最不壞的,那么,為什么這個制度在230年前就設立了(基本沒有什么變化,憲法一直沒有修訂),卻要等到一百年后才廢黜奴隸制?為什么在45年前黑人不但無法參選總統,甚至被剝奪了投票權?為什么一直要等到230年后的今天才遲遲實現了“人人生而平等”?而從每一個人臉上的眼淚又分明地讓我看到,走到今天這一步,一定是經過了很多艱難和險阻的。


那么,230年前成立的那個民主制度,為什么走了兩百多年才走到今天的高度?

第四個故事:民主小販楊恒均發生了信仰危機


在我即將推出的兩篇論文里,對此有詳細的探討。這里簡單提一下。民主制度出現于2500年前的希臘城邦,但那個制度出現后的兩千多年里,并沒有顯示出有多少優越性,且不說當時世界上很多生活其中的思想家和哲學家都對民主制度多有抱怨和指責,就拿有民主傳統的西方和中國比,也沒有證據顯示中國到1820年前的歷史就真因為缺乏民主而成了“人吃人的萬惡的舊社會”,至少在這個年份前,中國人創造了輝煌的文明,而且民眾的生活水平一直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國人均GDP在1820年前一直世界各國不相上下,甚至還高一點)。


可是,這同一個民主制度在過去的一百多年里,卻突飛猛進,逐漸顯示出了它無可比擬的優越性,為啥呢?


我認為,這和世界經濟的大發展,以及科技進步分不開,民主成為好東西的時間正好和科技進步相吻合,特別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經濟的發展,財富的增加,科技的進步,讓人類的人性和良知開始蘇醒,讓民眾的公民意識開始普遍形成。所以我們看到,當美國人在230年前喊出了“人人生而平等”的時候,白人們不認為黑人是平等的,連黑人自己也不認為自己是平等的,于是乎,這個民主制度就這么繼續前進。直到有一天,民眾——黑人和白人,還有黃色人、棕色人,他們逐漸覺醒過來,這個時候,同樣一個民主制度才逐漸煥發出新的活力!


這里篇幅太短,說不清楚,再說下去,可能就會讓人誤會我是“素質論”者,誤會了。我是想說,在民主制度發展的過程中,人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沒有民主制度的主體——“人”的覺醒,素質的提高,再好的制度,他們也沒有經濟能力去享受,沒有時間去投票,沒有能力去決定。所以,我們看到2500年前的希臘城邦的民主,充其量只是幾百上千個貴族和有閑人士在廣場上決定全體希臘人的民運而以,所以我們看到230年前那個讓我們激動的美國民主,一開始有投票權的也只是占總成年人口的少數族群:白皮膚的男人。

第五個故事:我們難道要從頭走過2500年?

看到這里,一定有人會深深誤會我。因為我上面提到的正好和某些人的理論類似,也正是被世界上很多非民主制度國家的利益集團用來抵制世界潮流的借口:哎呀,XX國民的素質太低,不適合民主;XX國家人口太多,無法投票;XX國民教育程度不高,和外界接觸都沒有,如何知道管理自己?


我不想陷入素質論,但從世界上民主制度的發展來看,我們不應該否定,即便在西方,即便在這個民主制度和民主文化扎根了2500年的土壤上,這個制度也只是在一百多年前開始變得越來越好(當然這之前,與非民主制度相比,民主制度還是比較優越的,只是對比沒有那么明顯而已),而這個時間正是世界GDP曲線突然上揚,以及科技發展開始騰飛的時候,經濟發展和科技進步讓民眾不再閉塞,言論自由能夠表達,媒體也從紙媒發展到收音機和電視機等等。上面提到的這些事實應該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


我知道,如果我們承認西方特別是美國的民主是漸進式發展的話,那我們就陷入了永遠無法起步的困境。難道要讓亞洲和非洲一些新興的國家退回到230年前的美國,然后開始起步嗎?當然不是,美國這種民主制度是原生的民主,他們經過了多少年的探索,而后來的民主制度國家的包括日本和韓國、泰國和東南亞其他一些國家和地區,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起步比較高。


問題是,即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還是需要一些基本條件的,民主的主體是“民”,如果“民”因為各種原因(自身和被外界強加的、或者被愚弄的)并沒有準備好,甚至根本不想當家作主,那又會發生什么情況呢?


這個問題也是我論文里詳細討論的,今天講這個就太乏味了。讓我們再回到開心的事——對了,我們今天在討論什么?在討論給國民發錢,有人說一人發一千元人民幣,我則建議給所有中國人每一個人都發一臺筆記本電腦,對的,這才是我們今天的主題……

第六個故事:過去十年,我們在互聯網上走了多遠?

說起電腦,我就興奮。這次奧巴馬當選是得力于電腦和互聯網滴。很多以前對大選不感興趣,也絕對不會出現在投票站的年輕人在網絡上異軍突起。結果讓那位在現實世界叱咤風云,在互聯網上卻連電子郵件都不會用的老兵麥凱恩昏頭轉向,最后輸得都找不到北了。


引起我注意的是,歷史上民主制度變得越來越好是因為上個世紀的科技大發展,而今天把奧巴馬推上總統寶座也同時把美國的民主推到一個嶄新高度的竟然也是高科技——互聯網。


讓我如何不想起互聯網就興奮?讓我如何不聯想到互聯網在中國的發展?讓我如何不想起過去十年,中國網民在互聯網上一起走過的日子?


我就在這樣想來想之中,不知不覺地找到了一個重大的發現:我發現中國網民過去十年在互聯網上走過的路竟然與民主制度在在歷史上2500年里走過的路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有些甚至吻合。


莫非上天特別眷顧中國?就在我們被遠遠甩在后面的時候,互聯網出來了,一下子拉近了我們和世界,我們和過去,我們和未來的距離?


互聯網從十年前出現在中國時只有幾萬名大學教授和專家學者這類精英在上面討論問題,到今天達到3億網民,可以說走過了希臘廣場上幾百人到少部分人參入發表意見、參政議政的漫長歷史。


記得去年有個專家說,中國的網民不能代表民意,因為農民不上網,這話有一定道理,但他不應該忘記,世界歷史上最不壞的民主制度出現后的幾千年時間里,在推進、完善和享受這種制度的,都是相當少的一部分人。而且由于經濟和科技不發達,這個數字增長很緩慢。而中國的網民的人數則每年都在急劇上升。


互聯網的歷史和民主制度演變的歷史當然不能等同,根本不是一個概念。然而,在中國人的面前,連接未來最直接的正是互聯網。幾千年的中華歷史上,什么時候出現過你花幾塊錢的上網費就可以去發表意見,就可以去發表文章的事?而且,從2008年的一系列情況看,無論從胡哥還是寶寶這些最高領導人,還是從政府部門,網民的參政議政得到了一定的重視和回應,有些反應之快(例如處理人肉搜索出來的腐敗官員),是我在西方現在的民主體制下都很少見到過的。這難道不值得我么珍惜和深思?


我們還能夠在互聯網上走多遠,有賴于我們客觀的回顧過去十年我們已經在互聯網上走了多遠。而我們在互聯網上能夠走多遠,以及是否能夠走進現實,或者把現實帶進互聯網里,則有賴于我們國家電腦和網絡的普及程度,以及每一個中國公民使用電腦的熟練程度。



第七個故事:發電腦不但解決中國的經濟危機,還能解決其他危機


如果我們真要發現金給中國民眾促進消費,克服經濟危機,我認為拿其中部分的錢制造廉價的筆記本電腦,爭取每人發一部(嬰兒和太老的怎么也無法使用電腦的同志就算啦),則是非常可行的。這樣做,不但可以拉動中國的電腦制造業,擴大就業,而且還可以拉動電信和寬帶等各項通信和多媒體的發展。


在發放電腦的時候,立即建立覆蓋全國的無線上網業務。有了網絡,全國民眾都能夠在電腦上接受教育和資信。發電腦取代發現金,我們分明的感覺到,電腦不但是物質的,而且更是精神的。


電腦帶來的精神消費不但會解決經濟危機,還會解決教育危機,信仰危機和政治危機!


幾年前,當我看到美國那位慈善家在孟加拉小學教小學生用電腦時,我就想,如果我有很多錢了,一定開工廠制造這樣的電腦,送給中國鄉村的學生。那樣他們雖在交通不發達的窮鄉僻壤,卻可以通過屏幕接受最好的教育,從電腦上學到現代化的知識,聽最好的老師講課,一個相對開放的互聯網平臺,讓這些注定要在相對落后和貧窮中度過一輩子的孩子有了很多和我們一樣的機會。


這個故事不是天方夜譚。科技的發展,電腦成本的降低,這一切其實非常容易實現。只是,那些利益集團的孩子們都不在鄉下偏遠的地方讀書而已!只是,還有一部分頑固不化的人,始終人為民眾就是喂飽就行了,阻止他們在精神上自理。


當中國人都有了電腦的時候,我們將會在一夜之間成為世界上電腦普及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到那時,只要識字的人,哪怕是農民,都可以上網沖浪,他們可以閱讀當地買不到的報紙上的新聞,可以直接和省里的領導聊天,反應當地村里的村長又干了了什么不民主的事兒……電腦將成為每一個公民的大學,中國人將會在最短的時間里,完成西方人使用了上千年時間走過來的啟蒙和人性的覺醒!


而且,不知道你想到沒有,最偉大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們就可以使用上網實名制(反正你得用身份證才能領到一人一部的筆記本電腦),然后莊嚴地向世界宣布,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就是這樣的:每一個人都可以通過自己手里的電腦直接參政議政,甚至投票!


各位,我沒有喝酒,只是有點暈乎乎的——請讓我把話說完,再把我趕出去。請問,大家一直在說民主和投票,但你是否知道,從希臘民主到今天的美國民主,投票率雖然從非常低到現在的比較高,但卻始終沒有實現民主賢哲們幻想的那種全民的民主?那些窮苦的人包括后來有了投票權的黑人,為了生后,根本沒有時間去投票站投票。就拿現在的我所熟悉的美國、澳洲民主來說,投票率也并不高(澳洲使用罚款的方式強迫公民投票),而且,很多人已經斷言:那種真正意義上的民主(所謂真正做到一人一票,在國家所有的事情上都能夠發出聲音)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


言之過早了,你忘記了科技的進步會改變一切嗎?你忘記了一個叫楊恒均的民主小販坐在一部破電腦前突然發現了迄今為止最快捷的民主教育和最徹底的民主方式?


電腦不但可以緩解經濟危機,不但可以教育我們的孩子,不但可以讓我們通過開放的網絡逐漸提高我們自身的素質,而且,在電腦這個虛擬的空間實行憲法賦予的各項權利,并不會立即波及現實世界(不會破壞現實的“和諧”)。


而當我們在虛擬的空間鍛煉了一段時間,當我們自信到打破虛擬和現實的界限后,中國——這個歷史上最古老的文明,將向世界證明,我們后來居上,在一次經濟危機中實行了每人發一部電腦的辦法,使得我們有條件實現人類歷史上最全面徹底的民主——如果你高興,就叫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吧,反正,只要不把后面的“民主”兩個字刪除掉,其他的事,嘿嘿,我們就不爭了,為啥?你忘了,我們有13億人,而且每一個人手里都有一臺筆記本電腦,你就別代表人家了,他們都會輕敲鍵盤,告訴你他們在想什么,以及他們怎么做……

第八個故事:陶醉

我沒有喝酒,但我醉了!


楊恒均2009/2/12 廣州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