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我們今天需要什么樣的啟蒙?
楊恒均:我們今天需要什么樣的啟蒙?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內容摘要:中國需要一場啟蒙運動,但用來啟蒙的內容卻有別于幾百年前的歐美和90年前的中國,當時用來啟蒙大眾的理論和理念絕大多數變成了現實,也成為當今世界的主流。中國今天需要的啟蒙不一定要從那些塵封的理論入手,更簡單也更容易讓大眾接受的方式是睜眼看世界,用事實和實踐來啟蒙。因此,在這場啟蒙運動中,海外的華人華僑比國內知識分子們擁有更大的優勢,同時,中國各階層積極參與社會實踐率先自覺進入公民行列的人也是啟蒙的先鋒。而在被啟蒙的人群中,不僅僅是那些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人”,還有那些參與蒙騙他人最后自己也被蒙住了的知識精英、權力精英和財富精英們,以及,我們自己。——這是個新的啟蒙時代,在這里,我們互相啟蒙。


(此文根據近日在悉尼和墨爾本兩次與華人華僑聊天的記錄整理)


我們需要一場啟蒙,這應該不是一個問題了,問題是我們需要一場什么樣的啟蒙。我想試圖回答這樣的問題:用什么來啟蒙,誰來啟蒙,啟蒙誰等等,當然,還可以分得更細。


用今天的事實而不是兩百年前的理論來啟蒙中國!


先說用什么來啟蒙。很多人可能想都不想就會說,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用先進的理論、普世的價值,用自由、民主和人權這些耳熟能詳的概念。


確實不用問了,如果我們回想幾百年前歐洲的那場啟蒙運動,我們不會懷疑,把當時啟蒙思想家盧梭、伏爾泰、孟德斯鳩、狄德羅等等的理論拿出來啟蒙中國人,不但不顯得過時,而且,甚至還有些過于“先進了”。這大概也是我們的知識分子們一直沒有放棄啟蒙的努力,卻和民眾愈走愈遠最后弄得自己比民眾還灰心喪氣,還更需要啟蒙的原因。


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用什么來啟蒙中國更有效?我的結論是:用理論、講道理固然不能少,但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和國際的大環境,中國的啟蒙應該是以事實和實踐為主,講真相說真話,也說每個人都聽得懂的大白話。


歐洲兩百年前有啟蒙運動,中國90年前的新文化運動也是啟蒙運動,那兩個啟蒙運動都是知識分子們用先進的理論思想啟蒙大眾。歐洲的啟蒙成功了(在一些國家也走了彎路),中國的啟蒙不但沒有成功,還被現在有些學者認為是導致了五四運動,把中國引向了邪路(也許可以用一個“更大的彎路”來形容更恰當)。可見,在中國啟蒙和在外國啟蒙,雖然拿的理論是一模一樣的,結果卻大不相同。


今天我們的知識分子仍然在拿當時就基本完善了的理論啟蒙大家,這無可非議。現在的知識分子的作品汗牛充棟,可有多少真正能夠在思想高度上超過90年前的那幫啟蒙先鋒們?我有個理論,就是歷史還沒有終結,但指導人類前進大方向的理論卻基本上定型了。回顧一下過去兩三百年,這個世界的歷史步伐或急或慢、忽左忽右,但有多少走出了歐美啟蒙學者的理論框框?


也正因為如此,今天中國的知識分子說到啟蒙就垂頭喪氣。我們今天還啟什么蒙?90年前那幫人比我們差嗎?人家那樣折騰,都沒有成功,看看我們今天的處境,再折騰90年,保不準還在原地踏步。


我很理解這種心情,因為我自己也有這樣想的時候。這也是我在思考啟蒙的時候,主張跳出理論啟蒙,跳出知識分子主導的啟蒙的原因。


今天的啟蒙和90年前的啟蒙有什么不同?


我們不妨思考一個問題,從啟蒙的角度看,現在的中國和兩百多年前的歐洲以及90年前的中國有什么不同?不同有很多,但我要強調一點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如果說兩百年前(中國90年前)啟蒙前輩們用來啟蒙大眾的東西還只是停留在理念和理想階段,那么,現在那些理念已經深入世界各個角落和絕大多數人的內心,當時的理想,也早就成為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人民的日常生活。


這就是最大的不同!我特別佩服歐洲啟蒙思想家們,他們在全人類尚在黑暗中徘徊的時候,就從文藝復興到啟蒙運動,悟出了人類的真諦,照亮了人類前進的路。要知道,就在他們大談人權、民主和個人自由的時候,當時世界上有幾個國家真正是自由、民主,以及講究人權的?——他們的偉大就在于此。


至于90年前中國的新文化啟蒙運動的先驅們,我也是要仰視的,但隨著讀了他們用來啟蒙的東西,再去讀西方的啟蒙理論,我就感到有些不安了,因為迄今為止,我還沒有發現90年前的中國知識分子對人類啟蒙的理論有什么新的貢獻。他們只是把西方啟蒙的理論照搬到中國,要說服大眾,這個理論能夠把我們國家帶向光明。問題在于,歐洲人自己悟出的道理,也堅信這個道理,而照搬過來的中國知識分子,在內心深處,是否真認為這些理論可行?如果說有實踐支持他們的信念,那就是已經開始把這些理念變成現實的西方國家把大炮戰船開到了中國的大門口。


而正因為這同一個原因,讓我們那些啟蒙思想家們感到了透頂的絕望,到后來幾乎都一夜之間改弦易轍了。為什么?讓我們看看當時的現實,當中國的啟蒙者們在用民主自由和人權啟蒙中國的時候,恰恰是那些擁有這些先進思想的國家在侵略瓜分中國(這里先不討論這個侵略和瓜分實際帶來中國開放的某些積極意義),而十月革命勝利后的俄國卻第一個宣布放棄對中國的一切不平等要求,要和中國世代友好。


理論本來就不是原創,面對復雜的現實的時候本來就顯得蒼白,加上他們幾乎沒有啟蒙幾個普通民眾,還有幾千年沉積的專制糟粕,到后來,他們把自己都弄“蒙”了頭。現在有些知識分子站在90年后的高度,責怪當時的知識分子怎么突然都向左轉,同情蘇俄。他們忘記了當時相比于蒼白的理論的鮮活的歷史事實,五四運動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里,歐美國家陷入經濟危機,蘇俄的經濟卻以比現在中國GDP增長速度還快地在飛速發展。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被美英法三國啟蒙最快最徹底的日本和德國,走上了給全人類造成巨大災難的邪路。雖然同中國與俄國走上的邪路并不是一條,但殊途同“毀”。——說斯大林比希特勒還要壞的人,可能不是太客觀。


因此,我是不是可以這樣說,當初中國啟蒙運動沒有成功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國人引進了先進的啟蒙理論,卻找不到實踐和事實來支撐這些理論。


然而今天已經完全不同了,如果現在還有人試圖坐在書房,拿蒙上塵土的兩百年前就誕生了的理論來啟蒙,甚至還絞盡腦汁地去向糊里糊涂的國人證明哪一個理論是正確的,哪一個理論更適合中國,我覺得肯定是吃力不討好的。我們不如順手打開窗戶,指著遠方和我們的周圍,告訴大家,這個世界上有一些方式方法可以讓我們活在更公平的世界里,讓我們少受人家欺負,讓我們享受到充分的個人自由,讓絕對的權力受到限制,讓我們活得更有尊嚴……


如果有人不相信,你沒有必要告訴他們伏爾泰和孟德斯鳩怎么說的,你只要告訴他們在我們周圍的一些國家,這樣的理想早就實現了,你可以講事實,也可以講故事……


海外華人華僑是新啟蒙運動的先鋒


說到這里,該扯到我今天的主題了,那就是海外華人華僑與中國新的啟蒙運動。歷史上幾次啟蒙運動當然都是由知識分子扛大旗,實際上,扛旗的是他們,跟在后面的也都是知識分子。


可是按照我上面對啟蒙內容的要求,去進行啟蒙的就不一定是知識分子了,而且如果這個知識分子整天坐在書房里,站在教室里,躺在年輕學生的床上的話,他的實踐經驗,和對事實的認識并不能讓他們成為啟蒙的先鋒,而且他們那種只看過去的歷史,卻看不到未來的歷史的人生觀,往往讓他們膽小怕事。


因此,我更主要把希望寄托在廣大的華人華僑身上。我認為最好的啟蒙老師是海外華人華僑!這一直是我心里的一個愿望,現在有多少華人華僑在世界各地?三千萬以上吧,實在太多了,每一個統計好像都相差幾百萬。這些華人華僑大多數生活在民主政體下,也就是生活在幾百年前被啟蒙先鋒們啟蒙過的社會里。


沒有人比你們更加理解民主社會的無奈和不足之處,同樣沒有人比你們更加知道民主社會的可貴之處。怎么說呢?舉個例子,今后要攻擊西方的民主制度的缺陷,大家要積極一點,不要讓國內那些根本不知道民主是個什么東西的人丟人現眼了,由我們華人華僑出手,會更有說服力。上次我見到一位美國專門以揭露民主制度為己任的白人大學者。他向我悲嘆道,整個蘇聯東歐加上十幾億人的中國,每天在那里攻擊西方的制度,花費了多少金錢和精力啊,可實踐證明他們竟然連一條都沒有說對,沒有說錯的倒是有幾條,不過那些也就是被西方人自己老早就揭露出來的。


當然,也不要忘記說一下民主好在哪里,這個制度可以解決中國的什么問題,或者說能夠解決了你的什么問題。生活在這個制度下的華人華僑大多向我抱怨說,你不了解民主制度,這里也有很多問題。我說,我知道,你講一下那些“很多問題”看能不能阻止大陸人繼續出來,幫助大陸把一些人才留在內地。


但我也想請你講一下,為什么幾千萬華人華僑都在抱怨民主制度的問題,可迄今為止沒有一個人愿意拋棄這個制度,像當初他們背井離鄉時那樣,回到祖國的懷抱?你想一下,告訴我原因,你的任何一句話,對于國內那些從來沒有生活在這種制度下的民眾,就是啟蒙。


什么叫啟蒙?這就是啟蒙!國內很多學者和民眾對民主有一些不切實際的看法,認為民主來了,什么都好了,工資漲了,女人有了,身體好了。同樣另外一些人,把民主說成妖魔怪獸。說實話,這些年我在國內接觸的人可謂不少,但如果要我說一下大家對西方社會的切實感受,對民主的現實(而不是理論)的看法,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沒有幾個人比我隨便在美國和澳洲大街上拉一個華人華僑有更全面的看法。


當然,這些華人華僑可能不是學者,也許是從福建偷渡過來的不認識多少字的華人華僑,但他們本身就讓你知道了民主是怎么回事:再艱難,我也不會回去的!即便我回去賺錢,我的孩子也絕對不能回去!


不是你啟蒙我,我啟蒙你,而是讓我們互相啟蒙!


好了,我算是把華人華僑吹噓了一通,但我要指出,由于華人華僑出來后忙于生計,放松了學習(有些一輩子都沒有學會外文),加上對大陸的發展也不那么了解,所以,我雖然寄托他們對普通大陸人講一下傳說中的民主制度,充當一下啟蒙的急先鋒,但同時,也希望他們能夠接受啟蒙——來自大陸知識分子和民眾的啟蒙。


由于我打破了用理論來啟蒙的舊框框,我可以這樣說,由誰來啟蒙的問題也就成了一個大問題。誰更有實踐經驗,誰更熟悉理論和理念,誰了解外面的世界,誰又更了解中國?


這樣問下來,大家也就明白,不錯,我說的啟蒙就是一個全民的啟蒙運動,不是你啟蒙我,我啟蒙你,而是我們互相啟蒙。華人華僑需要告訴大陸民眾民主的無奈和美好,大陸民眾需要告訴華人華僑中國的過去和進步;底層民眾需要知識分子們放下身段,以講故事的形式告訴他們這個世界上還有不同的生活,當然,知識分子更應該放下身段,從老百姓那里得到啟蒙。


這種看似混亂的交叉啟蒙就是我說的新時代的啟蒙運動最大的特點,不管你是否贊同這樣的運動,由于社會的進步、資訊的發達,特別是互聯網技術的日新月異,這種啟蒙運動已經悄悄地展開了。它不再是幾百年前由一些把圣火帶到人間的高瞻遠矚的精英知識分子們登高一呼,而是潛移默化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人人講真相,人人以事實為依據,人人追求自己的自由和尊嚴,整個社會都以人為本……


所以,每天晚上,我們都應該問一下自己:今天,我被他人啟蒙了沒有?明天,我如何去啟蒙他人……


楊恒均 2009/5/13 悉尼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