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嘿!姑娘,美才是你一生的事業
嘿!姑娘,美才是你一生的事業
荔枝FM 老楊     阅读简体中文版

美麗

嘿!姑娘
美才是你一生的事業
在咖啡館打工的時候,經常看見有穿著套裝裙系著考究的圍巾涂著紅嘴唇的八十幾歲老奶奶,一個人坐在窗邊的位置,讀一本書或是看當天的報紙,靜靜地把一塊蛋糕吃得精細優雅。不管窗外晴朗抑或陰郁,她們總是看起來心情很棒,用明媚的聲調和我說,“艾米,今天心情好嗎?周末過得怎么樣?”“艾米,你今天的鞋子很漂亮!”“艾米,今天的咖啡很不錯哦!”她們似乎總是能夠找到聊天的話題,就像朋友一樣,讓人感覺不到年齡的差距。我也總是直呼其名,“芭芭拉,你的小孫女回美國啦嗎?”“珍妮,上個月和你男朋友的夏威夷游怎么樣?”“瑪雅,我們今天有新的甜品哦!”彎腰掃地時,瞥見她們涂抹整齊的紅指甲,那火紅飽滿的生命力,足以讓你忽略她們褶皺的皮膚和大片的老年斑。

我特別羨慕西方老人的生活,那種對于“一雙鞋子樣式”的關注度遠多于“一捆大蔥的價格”的態度,讓我看見超越年齡的生活方式。


幾天前我和五十九歲的艾莉森,坐在酒吧里喝了一下午的白蘭地。她開著白得高調的小跑車,穿著黑色的小吊帶,牛仔短褲,背著紅得扎眼的包包,手上的掛飾晃悠得叮當響,還不忘和吧臺里二十幾歲的小伙子調調情,偶爾浪笑一聲,讓我這個二十六歲的姑娘,顯老了至少三十年。


如果用一雙沒喝醉酒的眼睛看看艾莉森,五十九歲的她絕非美人,頭發剛剛染了兩個星期發根又開始變白,胳膊腿脖子上的肉都下墜得嚴重,每一場大笑,就從眼角那里四散開密實的皺紋,平靜時又回歸到嘴角,變作深深淺淺的溝壑。可是這些卻常常被我忽略,因為她知道性價比最高的美容院,情調十足的咖啡館,還總是開著小跑車來一場任性的說走就走,隨便停在哪個海灘卷一條毛巾就敢穿著比基尼去沙灘上曬太陽,活得像個燦爛的青春期少女。

據我所知,艾莉森二十幾年前和前夫離異,除了兩個孩子的撫養權,沒分得什么貴重的財產,和普通人一樣做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甚至還要辛苦,用中國經典苦情電視劇劇情的文風去描寫,故事的發展大概會變成這樣“她一個孤零零的女人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苦命地撐起一個家,才不到三十歲,雙手就粗糙不堪,兩鬢斑白地鮮明……”可是艾莉森沒絕望也沒自暴自棄,把兩個孩子撫養成好教養的年輕人,放他們去地球的另一邊尋夢,而她自己呢,窮是窮了點兒,房子是租來的,衣服是看準打折才下手的,連那輛拉風的跑車也是二手的,需要分期付款。但是這些一點都不妨礙她追求美,五十九歲的人,該打扮打扮,該戀愛戀愛,有時候看著她因為腰間多長出一點贅肉而嬌嗔的表情,不禁感慨,這簡直是少女的靈魂,鉆進了漸老的身軀。


與此同時,在奧克蘭這個匯集了眾多華人的城市,我每天都會遇見這樣的一群女人:她們戴著碩大的遮陽帽,穿著女兒淘汰掉的衣褲,袖口和褲腿多出或縮進一截,理直氣壯地不合身,讓你十步以外分辨不出她們的性別。這樣的女人年齡其實不過五十歲,皮膚還算緊實,卻素面朝天身材走樣,頭腦還算伶俐,卻花不來心思學英文也不費神練習駕車;沒有什么社交活動,唯一的愛好,是背上小孫子小孫女的舊書包,三兩成群地,乘公交車穿越大半個城市去某個超市里淘便宜的蔬菜和水果。每當我走過這樣的一群女人身邊,我都會想起劉曉慶恨鐵不成鋼的那句話,“中國女人放棄自己太早了!”明明可以開作一支明媚的花朵,卻偏偏要把自己埋進泥土里,做幼芽的化肥。

幾年前租房時認識了一位北方阿姨,作為定居國外十幾年的老移民,阿姨經歷了前夫的背叛,漫長的離婚官司,以及獨自拉扯女兒長大的艱辛,終于熬到女兒結婚生子,日子漸漸好起來,總算可以開啟自己的人生了。


可是阿姨除了照顧家人,就再找不到什么別的興趣,明明才五十歲不到,就自甘融入大媽的行列,每天胡亂地套上寬大的罩衫,穿上女兒的舊球鞋,拖著小行李箱改裝的菜筐去超市采購一日三餐的食材。家中的瑣事都由阿姨來承包,取郵件,修燈泡,伺弄花園,打掃衛生,她永遠是隨時可被差遣的替補人員。


有人熱心地給阿姨介紹個伴兒,阿姨擺擺手,“我都這么大歲數了……太叫人笑話了……”我自告奮勇地教阿姨學英文,阿姨也用一副為難的表情謝絕我,“不學了,年齡大了學不會……”阿姨的女兒給她買了一件時髦的紅色棉襖,阿姨訓斥她,“凈亂花錢,我這個老太太能穿這個出去么?!”


當我的朋友克里斯好奇地問我,“為什么中國女人五十歲之前很美,皮膚極致,身材勻稱,個個都是東方美人,五十歲之后,不修邊幅,就像是經歷了一場災難,看起來像是一百五十歲?”我竟然尷尬地給不出一個完整的答案,要怎么同他解釋,在我們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里,自我犧牲是婚姻的必修課,已婚婦女把身材和容貌都犧牲給丈夫和兒女,這是一種太正常不過的現象。在我看來,中國女人放棄自己要遠遠早于五十歲,而少數那些五十歲還沒放棄外在形象的,也有大多數已經放棄內在修養了。

去年給家人郵去保健品和蜂蜜,特意叮囑我媽把一罐專治胃病的蜂蜜拿給姥姥。結果受胃病幾十年困擾的姥姥,硬是挺著每幾日就重復的病痛,把蜂蜜留到現在還沒舍得拆封,用她的話講,她要把這些留給“更需要的人們”。后來我郵去成人奶粉,我媽拿給姥姥的時候,她把奶粉用勺子挖出來一小點,就把剩下的又還給我媽,再后來我郵櫻桃,姥姥每天上午吃一個下午吃一個,嚴格執行,絕不打亂秩序。


我想起小時候和媽媽去姥姥家,幫姥姥打掃屋子,從柜子里搜出來一堆老年人保健品,是姥姥從每個春節里攢出來的,一直沒舍得喝,直到一個接著一個都過了期。我也記得姥姥在暴雨天騎兩個小時的自行車給我家送來水果,她把碩大的蘋果遞到我面前,我卻看見她腳趾頭上纏著的創口貼,在雨水的浸濕下完全變了形。


我在姥姥家見過一張照片,是她和姥爺的結婚照,即使拿現在的審美眼光去評判,姥姥也絕對是個難得的美人,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姥姥一直是個“小老太太”,剪著無需打理的短頭發,身上掛著洗白了的大布衫,腳上蹬一雙舊式的皮鞋,永遠奔走在去兒女家的路上。


我和媽講起我最近在幫五十九歲的朋友艾莉森物色男朋友,這讓我媽無論如何也沒辦法理解,在這個五十歲已經不是女人的文化里,我媽儼然已經成為了另一個我姥姥。她最近非常期待的一件事,是計劃在退休后,要從中國來新西蘭和我團聚,完成她人生終極的夢想,為女兒洗衣煮飯打掃衛生。為此我總是隔著遙遠的距離,把咖啡館里的老女人們講給我媽聽,鼓勵她享受自己的時間,并且多去嘗試新鮮的事物,比如可以獨自去看一場電影,多看看成功女性的書,或者去新開的餐廳吃個飯再給自己買幾件衣服,生活的重心不必只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也不必只是關于我。

可是我媽哪里聽得進去,她依舊執著地把我當做一個未經世事的少女,恨不得把每一份精力和金錢都花在我身上,而她自己呢?結婚之后沒用過什么保養品,發型是保持了幾十年的馬尾辮,衣柜里沒有幾件像樣的衣服,沒有看過一場3D電影,沒有喝過一杯咖啡,更沒有完整地看過一本書。如果說這樣的犧牲早年是因為經濟的原因,但是當日子好起來的時候,媽還是一副“我這個已婚女人還有什么好折騰”的態度。她是個最棒的媽媽和妻子,卻唯獨忘記了自己還是個女人。


幾天前和結婚不久的朋友見面,才分別一年,她的神態卻長足好幾歲,這個婚前曾經情調十足的文藝女孩,如今已經徹底變成了舊式家庭婦女的模樣,頭發隨便地抓一把,婚前寬松的衣褲緊緊地貼在身上,從腰間鉆出的兩塊贅肉,塌在皮帶的兩側,是歲月無情的贈禮。她抱怨“家里的事情太多,沒有一丁點時間給自己”,蠟黃的面孔上,掛著一副對年齡認了輸的表情,而此時在我的手機里,朋友圈熱烈轉載的照片,是67歲的Linda Rodin,年輕時做過模特和造型師的她,如今頂著一頭銀發,依舊用得體的身材和一身優雅大氣的時尚裝束,向鏡頭前的人們展示,美是女人一生的尊嚴與事業。


我希望天底下所有的姑娘們,年輕時都能像男人一樣去奮斗,而等到老到八十歲的那一天,我們還能有心情把自己打扮成優雅得體的老太太,坐在咖啡館窗邊的位置,讀一本比自己年紀還大的書,輕輕啜一口咖啡,在杯沿留下淺淺的口紅印,那沐浴在陽光下的身姿,一點都不輸給咖啡館里打工的二十歲小姑娘,也把窗外經過的正要去打高爾夫的老頭們,迷得怔上好一陣。
本文來自豆瓣
作者:老楊

【睡前電臺】:因為小事分手的,都是蓄謀已久

關于分手,理由根本不重要。當兩個人發現彼此不合適,或者一方對另一方已經失去了興趣,有的人好聚好散,但是大多數,是凡事都得有個理由。↓↓↓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