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字體    

人生若只如初見-安憶如
人生若只如初見-安憶如
百度百科     阅读简体中文版

同名小說

  圖書信息

 

  作者:梅子黃時雨

 

  浙江嘉興

 

  網絡作家

 

  女

 

  作品:

 

  《人生若只初相見》(完結)已出版

 

  早知道是沒有結果的事情,是的,她一早就知道了.她向來冷靜自持,偏偏遇到了他.人生若只初相見,她便是她,他亦是他-------

 

  作者:安意如

 

  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 第1版 (2006年8月1日)

 

叢書名:漫漫古典情系列

 

  平裝:197頁

 

  正文語種:漢語

 

  開本:16開

 

  ISBN:7530945726

 

  條形碼:9787530945728

 

  產品尺寸及重量: 24 x 16 x 1.6 cm ; 322 g

 

編輯本段內容簡介

  一場有關艷遇的游戲:

 

  人生若只初相見,都市白領趙子默,長年的獨自打拼加上少年失父的經歷,

 

  讓她養成了冷靜自持的性格,宛如浮世塵囂中一枝暗香浮動的寒梅,

 

  即使釣上了金龜,仍不敢抱任何幻想,或許就是這份淡泊明靜,

 

  吸引了情場浪子江修仁。在這場明知道沒有結果的糾纏中,江修仁懷疑自己的真心,

 

  子默也不做多想。門第的差異讓他們一面熱烈相戀,一面彼此冷視,

 

  可愛情總是來得那樣猝不及防,子默耳鬢廝磨間的溫暖,以及清冷里不經意的嫵媚,

 

  教他一步步深陷,從此再也放不開,而江修仁蠻橫態度下的溫存,驕傲外表下的孩子氣,

 

  也讓子默的心一點點地融化,于是,他們清醒地看著自己 ……

 

編輯本段編輯推薦

  ★2006年中國出版業最大一匹黑馬

 

  ★80后女孩用現代語言闡釋的古典詩詞

 

  邂逅一首好詞,如同在春之暮野,邂逅一個人,眼波流轉,微笑蔓延,黯然心動。

 

  若,人生若只如初見,多好。他仍是他的曠世名主,她仍做她的絕代佳人,江山美人兩不相侵。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

 

  《人生若只如初見:古典詩詞的美麗與哀愁》內容上溯漢高祖與戚夫人,下至清代才子納蘭性德與沈宛,唐玄宗、陸游、溫庭筠,王昭君、楊玉環、李清照、魚玄機、于詩詞變幻中講述了古代英雄美人、才子才女的不為人知的愛情側面。你既可以像玩味詩詞一樣去品讀它,更可以像獵奇愛情小說一樣去挖掘它。《人生若只如初見:古典詩詞的美麗與哀愁》每段愛情都有一個人性的情景回放,讀者像看電影一樣,在作者營造的文字王國里體驗古人的愛情冒險。

 

  他們憤世嫉俗的不羈性情,她們旖旎獨特的古典韻致,共同演繹出流傳千古的浪漫往事,為我們留下太多可歌可泣、可感可嘆的愛情回憶。

 

編輯本段媒體推薦

  謂的清詞麗句,也就是這個樣子吧。

 

  有人說她的文字“艷”而“妖”,也許是對“妖”這個詞的理解不同,我以為安的文字“艷”是“艷”的,卻不“妖”,而是“靜”,也“凈”。如同陽光明媚的湖上,那艷得極為出挑的蓮花,別樣地紅,紅得乍眼,卻仍然是安靜的——骨子里的靜。因為寫字的人,心靈在現實和虛妄之間游走,面對的,是更廣闊的可見和不可見的世界。

 

  她文字流麗如珠,卻不鋪張。對幽微靈秀的意象和情感點到即止——只是為了表達,而文字本身并不是目的。有時用字極端節省,一個字、一個字地計較著。一己的情感,也不允許漫漶,她冷靜地控制著“小我”,從而消弭了一個小女子本能的喋喋發言:那是陷阱,會讓一個女性寫作者陷在狹小的哀怨和歡喜中。

 

  清潔,是一個安經常用,也可以用于她的文字自身的關鍵詞。

 

  偶爾,讀安的文字,會隱約發現張愛玲、胡蘭成等人的聲口——好像在聽兩種樂器的隱約的二重奏,雖然文字決不雷同。不由得微笑了:就如在桃園發現一顆豐美的幾近成熟的桃子,你看著它似有似無的最后一抹青,心下是滿滿的祝福和祈愿。

 

  臨花照水人

 

  作者:冬眠的熊

 

  回觀意如的新作,那是對中國古典詩詞的賞析,沒有學院派大師的嚴肅壓人的氣勢。甚至不講究嚴格的語法,斷句斷得如同古龍的小說,劈字驚心。可算是我讀到的最好的詩詞解讀,與冉云飛的《像唐詩一樣生活》一樣別具匠心,可是更多了幾分細致情深。安的娓娓道來打開了一扇通往古代的大門,使你直面那悠久燦爛的文化而毫無逼仄拘迫之感。逼人心眼的妙趣,妙解,妙語,使人時而破顏解頜,時而簇眉心驚。觀其文容量雖不大,但虛靈層漾,極富變化,雖筆到意到,而極有節制。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安的行文自然隨性,沒有乖戾之氣,絕不無病呻吟,既不自戀,亦不噓人;縱橫捭闔,無不得心應手,移步生蓮,絕無捉襟見肘的窘態,在自我的路徑中平和反照出時代的光影,又在舉手間自然流露內心的思緒,天光云影共一池,觀之令人心曠神怡。每有結論,多以新創比喻結裹遂能不蹈前人蹊徑。

 

  意如的文字文字清麗精潔,古雅而不失靈韻,可謂馥如春蘭,潤如夏籜,風格唯美而不輕浮,如同那封面上的那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從不高傲孤絕,卻也不甘于在這舉世攘攘的渾濁里隨波逐流,于是在這書頁的尺幅之間掀起波瀾,攪出了蕞爾清明氣象,為我們保留了一份審美情懷。

 

  很想拿一句話來送給她,張愛玲之于民國世界是臨花照水人,而安意如之于詩詞也是臨花照水人。

 

  北京青年報《安意如:我殘疾但我幸福》

 

  文/鄭媛

 

  80后女孩、古典詩詞———兩個從字面上看似乎水火不容的詞,在安意如的身上,奇妙地結為了一體。一個二十出頭的文學新人,在兩個月內迅速地推出了三本古典詩詞的賞析書,并以此走紅。與之前的評鑒者不同,安意如對詩詞的解讀,有著很深的個人烙印。她用自己的理解,去寫詩詞背后唯美、動人的歷史和愛情。從《詩經》開始,一直說到清詞大家納蘭容若。你可以質疑她說法的權威,但你卻常常不由自主地被她清麗婉轉的文字本身,被她天馬行空似的關聯和想象,被她內斂的敘述中偶爾的伶牙俐齒所吸引。

 

  信息時報(廣州)《有一種光明可以接壤》

 

  文/馮鈺 

 

  你的寫作具有鮮明新生代特色的還有一點,就是你會在寫作前使用網絡搜索來尋找你要寫的詩句,古詩論壇等地方也是你常去的,《人生若只如初見》也是先在網上發表,才結集出版的。

 

  安意如:不能因為我使用了百度,就覺得我的作品不如在圖書館查資料的人來得扎實。我所解的每一首詩,都是我從小背熟了的,我心里清楚它們的版本出處。去網絡上看的,不是資料而是別人的感覺。比如“人生若只如初見”這句詩,我搜索之后發現只有人注釋,沒有人從自己的理解來詮釋一下,所以我才動了寫作的心思。

 

  新京報《細細品味安意如》

 

  文/KIDY 

 

  這個20歲出頭的女孩劍走偏鋒,用說故事的方式還原這些詩詞的緣起,用寫傳奇的筆調勾勒那些人、那些事,不是一味沉溺,在細細體察之余,偶爾也伶牙俐齒幾句,讓讀者會心一笑。這與作者寫過青春校園題材的小說(《要定你,言承旭》,2005年版)、參與過動畫劇本的創作,也許有點關系,但更多的應該歸功于她對古典詩詞的態度吧。親愛、親近,漫漫時空不再是阻隔,閱讀便如同赴一個個約會。

 

  京華時報《安意如不拘一格解詩詞》

 

  文/卜昌偉

 

  其實仔細分析安意如的作品,發現其對古詩詞的解析并無特別過人之處,甚至有些地方還有小小的紕漏。安意如的殺手锏在于,她在對古詩詞熟稔拿捏的基礎上,用自己獨特的感受渲染出了與眾不同的環境、情感氛圍,用陌生化的敘述方式講述出了人們似曾相識的故事,讓讀者冰硬的情感疆土在此開始解凍,其溫潤、妥帖,恰似取自浸泡在杏花春雨中的文字,因而掠俘眾多讀者的心。

 

編輯本段媒體評論

  此一生,與誰初見? ——自己給自己的書評 安意如: 有太多人喜歡這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 可見我們都遺憾深重。命運像最名貴的絲絹,怎樣的巧奪天工,拿到手上看,總透出絲絲縷縷的光,那些錯落,是與生俱行的原罪。 因為太多人喜歡,竟不忍捐棄這句話,曾考慮著是否應該用來做書的名,還是用另一個名“沉吟至今”,那也是我喜歡的一句詩,只是偏于深情,不及這句蒼涼。 最終還是用了這句。

 

  寫這本書時,我在南方的小城里。經常寫到天光寥落,趴在窗臺上抽一只煙,回轉身看看那些未完成的文字,如同未走完的路。我知道,可我不急。一切會在適合的時候適合地到達。我們已不是初見,所以彼此更懂得珍惜,再也不會錯過。 沒有人知道,我在寫它們的時候經歷了怎樣幽微馥郁的心境。好象在夜里踏著藍色星光,走進森林里,輕輕扣動那有獅子圖案的銅環,敲開一個有著神秘花園的古老城堡的大門。 那個森林位置在東方,那個花園是古老的中國式的花園。里面住的不是王子和公主,不是會變成吸血鬼的英俊伯爵。他們會是雅的,青衫磊落的男子,在落日橋頭,斷鴻聲里,無語自憑欄,思慕著未了的心愿,未盡的情緣。抑或是烈的,橫戟賦詩,青梅煮酒,男兒心如劍,只為天下舞。 亦有女子,著了艷妝,悄嗒嗒靜等在那里,等著意中人的驀然回首青眼相加。期待被人愛,這是女子的宿命。在這里,武媚娘陳阿嬌是一樣的,江采萍和楊玉環是一樣的,班婕妤和王昭君是一樣的,卓文君和王朝云是一樣的,霍小玉和魚玄機是一樣的,薛濤和李季蘭是一樣的,李清照和朱淑真是一樣的。沒有爭斗,沒有輸贏,無分對錯。她們都只是尋常女子,掙脫了加諸在她們身上的種種枷鎖,在這里,時間開始稀薄。時空愛恨的界限開始模糊。留下的,只有水中的倒影,花徑里的余香。 那些艷如落花的詞,證明她們曾來過。此一生,與誰初見?這個問號,在一生行盡的時候,原也不是那么重要。 我在寫這些詩詞的時候,若碰巧在擺弄電腦,就也會在“百度”下鍵入這個詞。我一直喜歡百度勝過google,而僅僅是因為百度更容易讓我想到那句“眾里尋她千百度。鍵入這句話就好像是要看看,這樣的種子,曾在誰的掌心,開出過怎樣的花朵。我知道,我是在尋找令自己熟悉的氣息。是的,一個詞,附著在它身上的氣息是很重要的。雖然我知道,它們原不屬于我,不屬于現在的任何人。 這些詩句,它們宛如三月春風里紛紛落下的花種。是這樣微小而神奇的微粒,植入不同的心田里,開出不同的花朵。它們總是眼花繚亂,猶如海浪般此起彼伏,環繞在我們周圍,重復,交疊……我們從未弄清楚,究竟它們是在繁衍,還是走在一個個輪回里。 這樣輾轉過了千年。 必得相信這些詞是有靈魂的。它們懂得選擇適合自己生存的土壤,不被彎折,不被埋沒,沒有人可以勉強它們,否則張冠李戴,非常狼狽。 我厭倦用非常嚴肅的面孔去對待詩詞,因為在我幼時,我接觸它們的時候,就是非常輕松自在的方式。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是一本很美的畫冊,一面印著畫一面印著詩。沒有人告訴我,你必須平仄平仄平平仄地去讀,你必須知道這首詩的作者他有怎樣的思想,怎樣的經歷。這些都無關緊要,我只是記得它們,喜歡它們,然后終有一天,我們互相明白。 所以更愿意用一種非常疼惜的心境去寫它們,將自己看作花匠,知道這些花種需要怎樣的愛寵和理解。細心將它們種下,與之對話,期待看到藏于花蕊之內的真相。在完成了以后,將它們記取,放它們自由,一個好的花匠要做的,就是幫一顆花種找到它的家,幫它們造一個家園,然后自己拍拍身上的土,以灑然的笑容去尋覓另一批花種——盡管有時也會被這樣澎湃的艷麗擊中。 疼惜而不迷戀,如同對待自己的孩子,在適當的時候要舍得放他們走。 這是一本這樣的書,寫盡了情事,也只是透過這面風月寶鑒去觀望世事。最終它超然地與情無關。就像我們與一個人相遇初見,也曾眉山目水相映,以為能夠相隨千里,卻最終錯手而過,慢慢地,慢慢地,不記得。 而那些詩,那些詞,我亦只看做每段故事的注解,它們與故事本身并無聯系。是某個人在某一天用心血在時光上刻下的印子,到最后,與這個人也無關系。 人生若只如初見,仿佛,這樣重要。可是,此一生,與誰初見又有什么關系呢,生是虛妄,跋涉無人之境,你看這些輪回了千年的花種,至今還在無我無他地盛開就知道了。 奮飛且嬉戲于滄海之上的蝴蝶——安意如文字印象 作者:曉風 她用說故事的方式還原那些詩詞的緣起,用寫傳奇的方式勾勒那些書寫它們和走進它們的人,亦莊亦諧、利齒伶牙,有時極為調皮搗蛋,甚至連流行歌詞和電影臺詞都用上。卻不淺薄,因為貼切;也不迂闊,因為生動。 安的文字美,幾乎人人都在強調。幾乎每一篇,你都可以找到幾個精辟、華美的句子。所謂的清詞麗句,也就是這個樣子吧。 有人說她的文字“艷”而“妖”,也許是對“妖”這個詞的理解不同,我以為安的文字“艷”是“艷”的,卻不“妖”,而是“靜”,也“凈”。如同陽光明媚的湖上,那艷得極為出挑的蓮花,別樣地紅,紅得乍眼,卻仍然是安靜的——骨子里的靜。因為寫字的人,心靈在現實和虛妄之間游走,面對的,是更廣闊的可見和不可見的世界。 她文字流麗如珠,卻不鋪張。對幽微靈秀的意象和情感點到即止——只是為了表達,而文字本身并不是目的。有時用字極端節省,一個字、一個字地計較著。一己的情感,也不允許漫漶,她冷靜地控制著“小我”,從而消弭了一個小女子本能的喋喋發言:那是陷阱,會讓一個女性寫作者陷在狹小的哀怨和歡喜中。 清潔,是一個安經常用,也可以用于她的文字自身的關鍵詞。 偶爾,讀安的文字,會隱約發現張愛玲、胡蘭成等人的聲口——好像在聽兩種樂器的隱約的二重奏,雖然文字決不雷同。不由得微笑了:就如在桃園發現一顆豐美的幾近成熟的桃子,你看著它似有似無的最后一抹青,心下是滿滿的祝福和祈愿。 臨花照水人 作者:冬眠的熊 回觀意如的新作,那是對中國古典詩詞的賞析,沒有學院派大師的嚴肅壓人的氣勢。甚至不講究嚴格的語法,斷句斷得如同古龍的小說,劈字驚心。可算是我讀到的最好的詩詞解讀,與冉云飛的《像唐詩一樣生活》一樣別具匠心,可是更多了幾分細致情深。安的娓娓道來打開了一扇通往古代的大門,使你直面那悠久燦爛的文化而毫無逼仄拘迫之感。逼人心眼的妙趣,妙解,妙語,使人時而破顏解頜,時而簇眉心驚。觀其文容量雖不大,但虛靈層漾,極富變化,雖筆到意到,而極有節制。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安的行文自然隨性,沒有乖戾之氣,絕不無病呻吟,既不自戀,亦不噓人;縱橫捭闔,無不得心應手,移步生蓮,絕無捉襟見肘的窘態,在自我的路徑中平和反照出時代的光影,又在舉手間自然流露內心的思緒,天光云影共一池,觀之令人心曠神怡。每有結論,多以新創比喻結裹遂能不蹈前人蹊徑。 意如的文字文字清麗精潔,古雅而不失靈韻,可謂馥如春蘭,潤如夏籜,風格唯美而不輕浮,如同那封面上的那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從不高傲孤絕,卻也不甘于在這舉世攘攘的渾濁里隨波逐流,于是在這書頁的尺幅之間掀起波瀾,攪出了蕞爾清明氣象,為我們保留了一份審美情懷。 很想拿一句話來送給她,張愛玲之于民國世界是臨花照水人,而安意如之于詩詞也是臨花照水人。

 

編輯本段作者簡介

  安意如,女,1984年6月20日生,雙子座,安徽宣城人。02年畢業于安徽某職業院校財經系。其后做過極短時間的文秘和會計,發現不喜歡,很快辭職,03年下半年偶然間上網,開始用網名如冰戀楓混跡于新浪金庸客棧。04年下半年開始接觸劇本,并應書商之約寫第一部長篇小說《要定你,言承旭》,青春校園題材,書于05年6月由廣西人民出版社出版。05年的2月去北京參與一個動畫劇本的創作,之后開始寫第二本書《看張?愛玲畫語》,散文集,書于05年9月由云南美術出版社出版。05年9月以后和北京弘文館建立較長的合作關系,開始做現在的詩詞評賞“漫漫古典情”系列,已經完成《人生若只如初見》(古典詩詞統賞),《當時只道是尋常》(納蘭詞評)等。喜歡旅行,變換不同的城市居住。目前旅居云南。

 

編輯本段目錄

  人生若只如初見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

 

  潘岳悼亡猶費詞

 

  天不絕人愿,故使儂見郎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昔日芙蓉花,今成斷根草

 

  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

 

  看花滿眼淚,不共楚王言

 

  薛濤箋上十離詩

 

  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唯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

 

  星沉海底當窗見,雨過河源隔座看

 

  三生杜牧、十里揚州,前事休說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江城子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風住塵香花已盡

 

  一杯愁緒,幾年離索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斷腸詞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斷腸人在天涯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當時只道是尋常

 

  后記:功夫應在詩外

2012-02-26 20: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