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六神磊磊:《你我皆凡人》沒有一種神,可以逃避虔誠的信徒
六神磊磊:《你我皆凡人》沒有一種神,可以逃避虔誠的信徒
觀察中國 六神磊磊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天的話題是郭襄,一個你們反復讓我寫的人。


金庸小說里有個著名的故事:有一個名叫無崖子的男人,瘋狂地愛上了一座自己雕的玉像,恨不得直接充上氣當媳婦。


有人考證說,這屬于西方性心理學中的“雕像戀”,又名所謂“皮格馬利翁現象”——據說這位姓皮的是古希臘一位雕塑家,某次雕好了一個女像之后竟愛上了它,不能自拔。


郭襄,某種意義上就是一個無崖子;而楊過,就是郭襄的玉像。


創造這具雕像的就是郭襄自己。在風陵渡口,當第一次聽人鼓吹楊過的神跡的時候,她舉起了意念的刻刀。幾個時辰之后,當楊過摘下人皮面具對她露出真容時,她完成了這具作品。


很容易理解的一點是:玉像是完美的。它可以九頭身、黃金分割、完美比例,讓畢達哥拉斯都挑出不毛病來,而且,雕像中尤其以斷臂的最厲害。


這就是郭襄雕塑出的玉像楊過:英雄事跡,男神相貌,厲害武功,傳奇經歷……還特么斷臂。


楊過本人遠遠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身上其實有過許多和郭襄脾胃相左的毛病。由于童年創傷和底層生活經歷,他自尊心過強,好勝,敏感,多疑,看似很叛逆,不在乎世俗眼光,其實特別在意別人的評價。


少年楊過不是一個好伴侶,而是一個會讓人略感窒息和壓抑的人,除了高顏值和一些小浪漫,似乎沒有多少可取之處。按道理說郭襄不會喜歡這樣人。你無法想象她廝守著一個敏感、多疑、有著濃濃的底層氣質的人,處處得顧及他的自尊,還過得很快樂。


然而,郭襄眼里的楊過是一尊雕塑。雕塑是沒有成長經歷的。一個人,哪怕磨礪得再完善,相處久了也會發現他的成長痕跡,而玉像沒有。


玉像沒有少年創傷,沒有底層烙印,沒有一點補過胎、做過漆、矯正過大梁、更換過總成的痕跡,仿佛一生下來就是這么完美,連個出廠的印記都沒有。你很容易就迷戀上它,因為它沒毛病。


這就是為什么郭襄對楊過的感情,和程英、陸無雙、公孫綠萼等都不一樣。程、陸等姑娘對楊過,更多的只是對一個異性的單純愛慕。而郭襄對楊過更多了一種崇拜,一種對宏偉雕像的崇拜。


和楊過失聯后,她立刻表現得像一個失去了偶像的信徒,踏遍萬水千山也要把它找到。


后來,她給徒弟取名叫風陵師太,她的劍法叫“黑沼靈狐”,都和楊過有關。這不僅僅是懷念,而且是布道——我的神已經沉寂,我的雕像已經遺失,但我的愛和信仰不熄。作為先知和唯一的信徒,我還要繼續布道。


那么,讓郭襄癡迷的僅僅是“玉像般的完美”嗎?不是的。楊過對于她,還有另一個極其類似雕塑的特征——不管你怎么癡癡地望著它,它總是望著遠方。


“海邊有一位斷了臂的相公,帶了一頭大怪鳥,呆呆的望著海潮,一連數天都是如是。”


“神雕俠說道:‘我的結發妻子在大海彼岸,不能相見。’”


這才是對郭襄最致命的一擊。


在此之前,郭襄見過更典范、更完美、更五好家庭的愛情,但在她十六年少女生命經歷中,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濃烈、這么狂熱的思念。


她的父母——郭靖和黃蓉,婚姻和愛情是完滿的,他們的愛讓所到之處都biubiu閃爍著圣光。但是無論郭靖還是黃蓉,從來不用望著遠方。他倆貼近對視太久只會成斗雞眼。


她的姐姐和姐夫——郭芙和耶律齊,是另一種和諧的婚姻,男方完全包容刁蠻膚淺的女方。他們更不用望著遠方。


在郭襄的經歷中,倆口子再好,還能好過自己的爹媽么。不就是舉案齊眉么,不就是夫唱婦隨么。十六年來,她從來不知道有一種愛,叫做“大海彼岸,不能相見。”


直到楊過如雕像般轟然出現。他用一個遠眺大海的恒定姿態,向郭襄普及了愛情范式的多樣性:在憨厚族長郭靖的暖男式愛情之外,還有霸道總裁楊過的絕望、期盼、苦澀、癡狂。


她就像一個伊甸園里的孩子,突然見到了火;一個甜點喂大的孩子,忽然嘗到了辣。她義無反顧投身而去,就像后來在斷腸崖上那樣,“雙足一瞪,跟著也躍入了深谷”。


從此,郭襄望著楊過,楊過望著遠方,這個姿勢再沒有變過,直到他們各自生命的最后。


一個人癡狂地思念結發妻子,為什么反而打動了少女之心,在《神雕俠侶》全書里,只有黃蓉隱約想到了這個道理:


“楊過這廝……越是跟襄兒說不忘舊情,襄兒越會覺得他是個深情可敬之人,對他更為傾心。


“不錯,不錯,當年靖哥哥若見了我之后便將華箏公主拋諸腦后,半點也不念及昔日恩義,我反要怪他薄幸了。”


順便說一句,在你我身邊,很多中年老流氓泡妞,動不動上來就編排家庭不好、夫妻不和、和老婆沒共同語言、靈魂感到孤獨云云。


然后他們會低頭作痛苦抽噎狀,仿佛人生因缺愛而無比灰暗,其實暗暗蓄勁,等單純的姑娘稍露同情之色,就將濕膩的雙手一把攥去:“你才是我的大救星……”


老用這種招,讓家屬給你背黑鍋,真是沒多大意思。


不如學學情圣楊大俠,用你那被酒色熏黃的眸子,癡狂地望向遠方:“我有一個結發妻子,在大海彼岸,不能相見。”


這是險招。姑娘也許一聽就默默退卻了,但不排除她也許就陷入“郭襄困局”:你越望著遠方,她越望著你。誰知道呢。就像韋小寶說的那樣:“是大是小,總得押上一寶。這一注,殺就通殺,賠就通賠,連性命也輸光便是!”


扯遠了,最后到郭二姑娘身上吧。話說余光中有一首寫給哈雷彗星的詩,有這么兩句:


你永遠奔馳在輪回的悲劇,一路揚著朝圣的長旗。”


楊過再沒有讓郭襄找到,有可能是為了逃避。


他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無數種辦法,可以逃避情人的苦戀;但是沒有一種神,可以逃避虔誠的信徒。


2015-08-23 08:5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