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蔣介石充滿遠見的告書
蔣介石充滿遠見的告書
蔣介石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下面附上蔣介石這篇充滿遠見,鞭辟入里的告書:

ROC十六年四月十八日在南京慶祝建都大會發表

我們中國GMD的目的:是本著三民主義,為中國全體人民利益,為中國全個民族謀解救,且為世界各個民族求平等的。我們國民革命的工作:是要以實力打倒軍閥和帝國主義,掃除國內外一切黑暗橫暴勢力,為中國求獨立自由平等;這也是世界革命一部份的工作。

多少年來,我中國民族無時無刻不在帝國主義壓迫之下,侵略我們的領土,破壞我們的主權,霸占我們的關稅,操縱我們一切的經濟和政治的生命;甚如前年的五卅慘案,擅殺我們的民眾,受這種不平等條約的束縛,這種次殖民地的待遇,中國還能算是獨立自由平等的國家嗎?

帝國主義利用軍閥的暴力和愚蠢,以宰制中國,使他們的獸性發展到不可遏止的程度。最初則為權利,數年一戰,近來則每年一戰,一年數戰,連年不息,社會殘破,民不聊生。以一國的生命托在無辦法、無知識、無人性者的手里,這種民族還有生存的希望嗎?

我們GMD 孫總理手創ROC,為欲挽救中國的危亡,使中國全體人民都能夠滿足他個人生存的條件,于是立了民族、民權、民生三大主義,定下了國民革命的計劃。不幸他以四十年奮斗的辛苦,為中國民族而死,把國民革命的艱鉅交給忠實的GMD員,真正三民主義的信徒,全國革命的民眾。

中正從事國民革命,誓師北伐以來,無時無刻不本著 先總理的主張而奮斗。我國民革命軍是為全體民眾謀利益而爭生存的,所以我們的武力不但是民眾化,而且要使他成為真正的民眾武力。

賴民眾的幫助,國民革命軍節節勝利,首先肅清湘鄂,打倒頑梗軍閥吳佩孚;次奠贛閩浙皖,掃除狡黠軍閥孫傳芳;續清滬寧,大創殘暴軍閥張宗昌。如川、如黔、如滇、如陜、如甘,莫不在國民革命軍義旗之下,北洋軍閥的殘余勢力,已經像冢中枯骨,掃蕩起來也如摧枯拉朽。國民革命軍所行所至,處處得人民合作;人民對于軍隊,是簞食壺漿;軍隊對于人民,不但是秋毫無犯,而且愛同手足一樣,所以處處都有“黨軍可愛”的話。

不意寄生在GMD中的TG員,蒙著GMD的招牌,藉著國民革命軍之掩護,處處擴張他們的勢力,運用他們的陰謀,實行他們的破壞的恐怖政治。他們知道GMD在政治上依著建國大綱、建國方略是有具體辦法的,所以利用官僚政客、流氓暴徒、浮囂少年,擅行生殺予奪之權,使我們政治上束手無策。他們知道GMD是注重農工,對于社會經濟是定有演進的程序;于是他們又利用那班人來挾制,壓迫真正農工,一面排斥GMD員參加農工運動,一面又以摧殘農工之名,來破壞GMD,弄到農工利益,毫無增進,農工痛苦,日甚一日,以同歸于盡的手段,使中國社會經濟完全破產。談到教育,則知識的提高和普及,是他們利用群眾的最大障礙,所以湖北省黨部有“讀書就是不革命,不革命就是反革命”的口號。在他們統治下的湖南、湖北,教育幾乎全部破產。談到外交,則破壞我們GMD首先單獨對付一國的策略,必要造成帝國主義者目前一個堅固的聯合戰線,使中國處處皆敵,然后可以投入一個特殊團體和特殊國家的圈套。至于我們的黨務,他們知道我們是主張“以黨治國”為救中國唯一的出路,所以鉆進GMD來擾亂我們的系統,離間我們的同志,利用我們的黨賊,一方面盜竊把持所謂中央機關;一方面用盡方法,盤據下級黨部,壓迫我們的真正黨員,排斥他們去工作,以實行“金蟬脫殼”的毒計。至于軍事,則他們看見軍事進展很快,恐怕國民革命就會成功,立將從事建設,以后沒有他們發展的機會,所以離間我革命軍人,破壞軍事行動,扣餉扣械,無所不用其極。這些情形,都詳于中正“謹告GMD員書”里,大家可以公看。總之,他們假借名義,無惡不作,于實行其大破壞后,由國外團體統率他們利用的無業流氓的實行專政,所以長江一帶都有“黨人可殺”的話。

難道可殺的就真是GMD的人嗎?這要請全國國民認個清楚。中正不能說我們一百萬GMD同志之中,個個都是純粹的;但是真正GMD員,自有確定的主張,不能任掛羊頭賣狗肉的TG去蒙混的。若是GMD員不根據三民主義的主張,他不是跨黨分子,就是本黨叛徒,不但人民愿意殺他,就是本黨也要嚴重制裁他。關于這次中國的大改革,GMD的立足點至少有三種和TG根本不同的地方。

現在TG破壞國民革命軍,破壞GMD,破壞中國的陰謀毒計,事實一一暴露。最初他們還假借混雜他們的分子,由他們操縱把持的所謂武漢中央,來欺騙恫嚇我GMD同志,來欺騙我全國民眾。現在我GMD中央監察委員會不忍GMD危亡,毅然揭舉武漢所謂中央黨部之非法與賣黨的行為,改正黨務;同時敦促我國民政府委員在南京就職。定都歷史上,為我中國民族爭獨立自由而前仆后繼以建設之都城,此后乃能永奠。主持黨國中樞的,又多為老成碩德,數十年前從事革命,為思想界前驅,而全國久已屬望的先覺。黨權既經恢復,中正謹率我全體國民革命軍人,誓死擁護我純粹GMD能為全國謀利益之中央,聽其指揮,完成國民革命,除我民眾痛苦。愿我全國民眾之不愿將中國亡于軍閥、亡于TG者,一致來做有犧牲性的擁護。

現在GMD內“護黨救國運動”,真是風起云涌,可見黨員真正的意志,不容他人壓迫,不容他人強奸。我GMD的態度,已經昭如青天白日,全國民眾還能說是不認識GMD的真面目嗎?認識以后,有不愿做亡國滅種的,還不同GMD共同奮斗,解除自己的痛苦嗎?

中正有一層極沉痛的意思,告訴我全國民眾,就是:在現在國際的環境和國內急轉劇變的情形,在中國的各個階級不能不趕快覺悟,以嚴密的組織作積極的適應。大家不是知道人家罵中國人“一盤散沙”嗎?要爭中國民族的生存,就在先解決這“一盤散沙”的問題。全國民眾積極的自主的組織起來,是救國的天經地義。我農友工友當趕快組織起來,援助國民革命,不要受TG的欺騙,運用你們自己主持的組織,按著 先總理民生主義所定的步驟,為你們自己謀永久可靠的利益。商友們趕快組織起來,以經濟的力量來援助國民革命,不要眼光淺短,以為現在還是和從前一樣可以不問政治、社會的環境,開門做生意就可以完事的;不可以有更淺短的眼光,以為工人的痛苦可以不問,工人生活不須改良提高,便能長治久安的,趕快要自動的扶助工人,使工人得到良好的生活。就是所謂知識階級,也應當放棄你們安樂椅上的生活,積極的一面為青年思想上作正當的指導,同時為群眾謀享受到普及的知識;一面運用你們專門的知識和技能,來參加國民革命,同時做建設的工作。中國近幾十年國民心理的病根,就是那種消極麻木的態度;大家現在趕快自覺自決的組織起來罷,積極的干罷,組織就是你們的權力,干就是你們的生路,依著三民主義以促成國民革命,來謀中國民族的生機。

(一)我們是謀中國全民族的解放,所以要各個階級共同合作,不是要一個階級專政,使其他的階級不但不能解救,而且另添一最殘酷的壓迫的階級。我們誠心的主張“農工商學兵大聯合”。我們深信中國不需無產階級專政,我們更深信中國如有無產階級專政,不是“真正的無產階級專政”,是“流氓的無產階級專政”。況且我們為應民眾的要求而革命,他們是為革命而造無產階級,務必破壞,大家無家可歸,不能生存,他們的目的方可達到。

(二)我們認定中國民族當有處分自己之權。自己利害,祇有自己知道親切,自己能通盤打算:“東交民巷的太上政府”斷不能代以“鮑羅廷的太上政府”。我們于自己解救之后,當為其他被壓迫的弱小民族謀解救,我們希望中國民族有為人類奮斗之光榮,當參加世界革命;但是我們國民革命也是世界革命的一部份,應當趕快完成。我們要有獨立自由平等的資格,去參加革命,我們不當被人“拉夫”一樣的去革命。

(三)我們既為解除全國民眾的痛苦來革命,所以必須于革命過程之中,力謀減少民眾所受的痛苦。我們希望軍事早日成功,從事建設事業,使社會有正當發展的道路可達;而TG則力謀將所有社會基礎破壞,用大破壞來造成大暴動,用大暴動來攫取政權,雖然死了三萬九千萬人,來造成一千萬人TG的中國,做外國特殊團體的工具,也是他們所不惜的。

當年 先總理允許容納TG,并不是以整個的TG放在GMD里面;就是他們所謂“聯共”,也是假托名義的。 先總理允許容納TG分子,不外兩層意思:(一)為預防TG在中國禍患起見,想以三民主義融化共產主義,與以思想上之感化。(二)對共產分子有愿從事國民革命的,給他們一個努力的機會;并不是要他們來篡竊黨權,破壞GMD,推翻三民主義而宰制中國的。就是 總理的聯俄政策,也祇是因為蘇俄當日為“以平等待我之民族”,方才聯他,并不是要請鮑羅廷來破壞國民革命,做太上政府。聯俄政策永久維持與否,其關鍵不在中國,在乎蘇俄是否能以平等待我為斷。若是蘇俄不變他的政策,我們仍舊是愿意和他聯絡的。世界上祇有以主張來定政策,斷沒有以政策改變主張的事。

大家不要以為GMD和TG分裂是GMD內部的問題,讓GMD自己去解決。有一個痛心時事的朋友說:我們反對TG恐怖政策的舉動,還嫌早了一點,不是因為TG的罪惡沒有暴露,乃是因為神經麻木的中國民眾不受到十八層地獄的痛苦,不會覺醒的。果然如此,那中國祇有亡國,中國民族也沒有被救的價值。但是我想中國人一定不會麻木到如此,TG在湖南、湖北還沒有實行他的政策百分之一,大家已經覺得不能聊生;在上海、杭州還沒有實行千分之一,大家是已經提心吊膽,疾首痛心。廣東、福建各處工人農民告苦的函電,已經雪片飛來,大家難道真是麻木到頭殺下來才想起叫痛嗎?況且現在國際的情形,能夠允許中國再做一個極大的試驗,不有極慘痛的局面發生嗎?他人不惜以中國全體人民的生命幸福為孤注,難道中國人民真是這樣不顧惜自己的生命幸福嗎?親愛的全國民眾,大家可以覺醒了。設如中正任大家常受軍閥的壓迫,帝國主義者的摧殘,或是因為國民革命而將中國暗送給TG的恐怖政治去處分,是中正蔑棄革命軍人的天職,為千秋萬世的罪人。若是我GMD員與國民革命軍人為全國民眾去犧牲奮斗,但是你們還是袖手旁觀,等到大局弄壞,又喚事不可為,那你們不但是中華民族千秋萬世的罪人,而且沒有面目去對得住自己。現在擁護人民去自由的作正當發展,是我們國民革命軍的責任;領導你們去組織,去滿足各個生存條件的,有我們真正三民主義的GMD;至于澈底的覺醒和努力,還在你們自己心上。

TG造作種種謠言,因為中正反對TG而誣為“摧殘民眾”、為“新軍閥”,這點要請大家細心考察,不可被其蒙蔽。暫行監視TG員的行動,是因中央的揭發,是因為他們實際的破壞軍事進行;為保障我數十萬革命軍人的生命和數萬萬民眾的痛苦,不能不在軍政時期的緊迫關頭,加他們一點活動上的障礙,這是革命的軍事需要。我們不過監視他們,以待軍事結束,并不要危害他們的生命,興什么所謂“黨獄”。至于改組TG把持的工會或農會,也是根據這個意思,并且讓真正的農工有自由發展他們組織的機會。至于上海總工會糾察隊,持機關槍、迫擊炮等利器,以圍攻軍隊,意圖變亂,則屬戰時軍事范圍;況且四月十三日糾察隊圍攻第二十六軍第二師司令部,當場擒獲九十余人,其中有四十余人即身帶直魯匪軍派遣的符號,可見TG祇要能夠破壞國民革命,什么軍閥都可勾結,什么手段都可使用。從上海總工會搜出種種文件,我們方知道他們極危險的陰謀。說道是摧殘民眾,則我國民革命軍人祇有上起綁來,先請民眾槍斃我們;何必再教我們為民眾作戰,我們也無心為民眾作戰。總之,GMD反TG,不是反農工。現在正是真正農工自己起來組織最好的機會,我們奮起罷,為你們自己的利益起見,組織是不可少的。你們現在不堅固組織起來,將來他人一定冒你們的名義來組織,藉此挾制你們。已經參與組織的農工,不要灰心,要知道以前的黑幕和他人欺騙你們的情形;不曹參加組織的農工,不當害怕,當知道TG把持的局面打破以后,正是你們安心組織的時候。若是在我國民政府及國民革命軍所轄范圍以內而因防制TG而波及真正農工者,盡可向政府及總司令告發,莫不盡法懲辦。

至于他們誣中正為“新軍閥”,更是惡毒可笑。世界上那有為主義而戰的軍閥,真是千古奇談。軍閥把持的是地盤;我國民革命軍打倒什么地方,就讓什么地方的人民去統治。軍閥要的是財產;中正轉戰經年,一身以外無長物。軍閥愛惜的是自己的生命,斷送是將士的生命;中正則自北伐以來,每每身先士卒,早把生死置諸度外。軍閥取給的是帝國主義者;中正則從未得帝國主義者的一槍一彈和一文餉項。我國民革命軍轉戰幾千里,是為主義而犧牲的,不是為中正個人而犧牲的;中正以此勉我北伐將士,我將士以此督促中正。像這類的誣蔑,不祇是誣蔑中正個人,而且是誣蔑我國民革命三萬多死難的烈士。中正如有不當,愿束身受純粹的GMD與民眾之嚴重制裁;TG縱否認其所謂奴隸道德的人格,中正自有人格以聽后世之公論。

我GMD是負責的政黨,所以我們不許TG混雜在里面,作不負責的大破壞。我們“以黨治國”的主張,自有苦心精義。思想可以隨時任意的發生,政治卻不能隨時任意的供人試驗;因為國家存亡,人民的生命經不起離開現實的試驗。政治不是群言龐雜,各衷一是可以解決的;必須有一般艱苦卓絕的人,抱一種慎審考慮適合國家情形的主張,統一堅強的意志,作聯合的戰線,才可以產出一點良好的結果。代議政治已經在中國試驗得失敗了,因為一般人民缺少政治的訓練和紀律,若是再召集一批八百羅漢來托以國命,而不與以公正的主張和嚴密的制裁,縱然他們不是由賄選產生,也一定是蹈以前代議式政治的覆轍,將國命作急性或慢性的斷送。在中國意志和組織都是散漫的國家,運用尤其不能靈敏。我們以黨治國,不但以黨的主義、政綱和訓練,對于有政治覺性的人,定下了共同認定的步驟;而且于國民制裁之外,更加一層黨里的制裁。“三民主義是惟一的救國主義,是適合中國情形而產生的,是整個的,為有機體的,是應當同時實行的,斷不是舶來學說所能比擬;而且博大精深,盡可容政治思想眼光和能力的人去發揮貫澈。”我GMD是中國惟一的政黨,這不是我們GMD員自己阿諛的話,大家不見過各種政客團體的陰謀組織,并且受過他們的痛苦嗎?他們配稱政黨嗎?不是自夸,中國有哪個黨能有GMD這樣偉大堅確的主義和政策,有幾十年艱苦奮斗與ROC不可分離的歷史,有一百萬比較有訓練而且奮發有為的黨員,有歷史上偉大的領袖供我們精神上的寄托;縱有人要從另外組織小黨做起來救中國,不但事實上不能做到,而且中國焉能等到那縹渺不可知的時候。我們以黨治國,不是說凡中國的事,就要GMD包辦,乃是按照GMD的主義政策和紀律,領導大家去救中國。我們不像TG那樣偏狹,縱然不是GMD的黨員,不但容忍他們,而且還要和他們推心合作;況且GMD是公開的政黨,隨時可以加入的,祇要不是存心投機、有意跨黨而能實際為黨國努力工作的分子,我們處處歡迎。以前因為不明GMD真實態度而游移的,現在見著真正GMD態度鮮明,至此還有什么可遲疑的地方?大家不是要為中國求條出路嗎?何不努力參加國民革命工作,成一堅固不破的聯合戰線。

極明顯的,現在中國民族祇有三條路走:一條是還到軍閥治下,任他們勾結帝國主義,無辦法、無目的,為爭個人權利而連年戰爭;一條是跟著TG走,受國外特殊團體的指揮,以實行赤色恐怖的專政,不按環境的情形,將中國全部破壞,人民痛苦不堪,以后還是沒有出路;一條就是GMD三民主義的堂堂大道,以有步驟的政治,由中國民族依自己的意志,用自己的力量,謀自己利益,求自己的解救。若是大家不愿意中國亡于軍閥,亡于帝國主義,亡于TG的恐怖政治之下,現在正應該一致努力的參加和擁護GMD,完成國民革命,解救中華民族,由國民革命去達到世界革命。(告書來源:先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

2012-02-28 19:1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