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長篇   《權力的游戲》閱讀指南
長篇 《權力的游戲》閱讀指南
進步主義     阅读简体中文版


如何閱讀《權力的游戲》

弗羅多的旅程:芭芭拉·斯特雷奇(Barbara Strachey)為J.R.R.托爾金的《指環王》繪制的地圖(我覺得讀這個比光讀那部三部曲還要費勁)


我必須坦白:我從沒讀完《指環王》。我試過很多次,但是當我讀到《雙塔奇兵》(The Two Towers)的某個地方時,我實在是讀不下去了。他們又開始在會議上討論古老的歌謠和神話,或者分析古語言。我想讀獸人(orcs)和哥布林(goblins),巫師和精靈——想讀冒險故事!(為自己說句公道話,我第一次盡全力閱讀《指環王》時才12歲。三十年后的現在我可能會更有耐心。)我真正需要的是互動性的指導(比如雄心勃勃的指環王計劃(LotrProject))——詳細的旅程地圖、文化歷史、角色簡介、詳細的家族樹狀圖、圖片!——這樣才能讓我有代入感,而不是心不在焉不知所措地閱讀。或者,或許在中土世界里,強奸和砍頭并不常見到足以吸引我的注意力。


這讓我想到了史詩作品《冰與火之歌》,它似幻想但又并非完全是幻想。喬治•R•R•馬丁(GRRM)身兼多職:中世紀歷史學家、業余制圖師、文化人類學家、皇家系譜專家、關聯式心理學家(relational psychoanalyst)和復仇之神。他的作品時而野蠻暴力——因此才有上文提到的強奸和砍頭——時而又豐滿莊嚴。最近我剛讀完這一系列的卷四和卷五,之后發自肺腑地感到一種脫離了真實世界的失落感,這感覺就像一趟難忘的國外旅程即將結束那樣:一種不愿離去的流連忘返之感。


我想說服你同我一起進入那個世界。如果馬丁書中的主要大陸——維斯特洛大陸(Westeros)是到到網[1](TripAdvisor)上的一個旅游目的地的話,我會給它打五顆星,但是接著我會附上幾條警告。我的目的是:雖然維斯特洛危險重重也并非完美之地,但我還是想將它推銷給你。這個世界是如此的紛繁復雜,無可否認有時要理解它并非易事,因為故事的文字(和情節)信息量會爆棚(一場婚宴就有77道菜!)。這種精細得令人發指的構建世界的方式對一些讀者來說是難以承受的。這需要費一些精力,但是維斯特洛完全值得我們前去旅行,值得我們去經歷那些改變一生的事物。當你回來時,你會覺得自己就像是土生土長的維斯特洛人一樣。


讀書的人,一生可以體驗上千種生活,而不讀書的人只會有一種生活。——玖健·黎德(Jojen Reed),《魔龍的狂舞》


而這趟旅程是多么的漫長啊!《冰與火之歌》計劃為七部曲,現在原稿已達4273頁,共有五卷:《權力的游戲》、《列王的紛爭》、《冰雨的風暴》、《群鴉的盛宴》、《魔龍的狂舞》。還有兩卷即將出版:《凜冬的寒風》預計將在2015年(本文發布于14年)與讀者見面,之后是《春曉的夢想》,這兩本書可能給這一系列再添3000頁。


還有其他的附帶旅途,有超過五部的前傳中篇小說(發生在本系列的主要情節之前的故事)、一本食譜、一本地圖集以及一本關于歷史和傳說的書籍。同時不要錯過獲獎的HBO電視劇(已出四季,還沒完結),以及骨灰粉絲們創造的無數應用、游戲、書籍和網頁。


你最好帶著清醒的頭腦和正確的裝備來體驗《冰與火之歌》。在自己疲憊不堪、心煩意亂或者心緒受擾時(你自己挑一個吧)游覽維斯特洛是不明智的。如果這些書對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要求聽起來很是恐怖,你不要害怕:現代讀書工具以及馬丁的狂熱粉絲們不懈努力創造出的輔助工具,已經把閱讀體驗轉換成了一種名副其實的奇幻冒險。


在進入《冰與火之歌》的世界之前,我需要一大批工具。我的裝備龐大但都是必需品:

三個工具

-Kindle Paperwhite

-愛瘋5

- iPad(第四代)


兩本字典

-《牛津英語詞典》(Kindle默認字典)

-《權力的游戲》非官方Kindle辭典(The Unofficial Game of Thrones Kindle Dictionary


五本電子書(Kindle版)

-《權力的游戲》

-《列王的紛爭》

-《冰雨的風暴》

-《群鴉的盛宴》

-《魔龍的狂舞》


一個應用(iOS版)

-冰火世界(A World of Ice and Fire)


一個網站(可選可不選,建議重讀時使用)

-Westeros.org (注意:含劇透)

iOS應用《冰火世界》


帶著這些科技裝備,我用我的Kindle Paperwhite開始了《冰與火之歌》(又名《權力的游戲》叢書)之旅。我使用《權力的游戲》非官方Kindle辭典來幫助自己記憶人名和地名,同時使用系統默認的《牛津英語詞典》來查找古英語詞匯。有時我還使用iPad或iPhone的應用《冰火世界》來協助閱讀。通過它我可以在地圖上尋找地點,掌握角色們所在的位置。


稍后我會更詳細地介紹這些工具,但是現在我想說明的是,不論你是初讀者還是想加深閱讀樂趣的重讀者,我都希望這篇文章能在幫助你進行維斯特洛冒險的同時,讓你免受恐懼的摧殘和語言的阻礙,免受地理的混淆,不被神話困擾,不因細節而感到無聊,或者不因人物眾多而困惑不已。


不被書中的虐待、強暴、亂倫、和謀殺摧殘心靈

馬丁和《冰與火之歌》的人物們玩耍時的情景(來源不明)


承受力弱的人并不適合閱讀《冰與火之歌》。不太劇透地講,書中有關性和暴力的內容比例和《圣經》有的一拼。但是就像阿麗莎·羅森博格(Alyssa Rosenberg)在她的隨筆《冰與火之歌中的強奸、神話編寫以及國家的興衰》(Rape, Myth-Making, and the Rise and Fall of Nations in A Song of Ice and Fire)中指出的那樣,書中人物對性的態度(以及性行為)加深了我們對故事中各個地區和文化的了解。


對于那些對強暴和家庭暴力敏感的讀者來說,書中遍布的性侵犯以及對性侵犯的討論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障礙,讓他們難以享受閱讀……每個人對藝術中的暴力都有自己的承受底線,但是如果有人說《冰與火之歌》中對性暴力和家庭暴力的描寫只不過是一種過分渲染的噱頭,那他就大錯特錯了。


她接著說:

強奸影響著這套書中所有角色的生活,塑造著他們的世界,不論他們是貴族還是平民,犯罪者還是受害者。雖然他們每個人都感到痛苦、恐懼和憤怒,但是這些性侵犯對整個大陸的影響則是由我們來見證。甚至當強奸不被用作開戰理由或者操縱宮廷政治的方式時,人們對它的容忍以及伸張正義的失敗,都會扭曲維斯特洛大陸和它的敵人們。《冰與火之歌》中性暴力的充斥并非是一種噱頭,而是對腐敗和人性缺失的有力指證和控訴。


除了強奸、通奸以及其他關乎性的權力角逐,書中還有許多其他的暴力。書中的人物會被肢解、砍頭、剝皮、刺死、碾死、毒死、餓死、吞噬、詛咒、淹死、身體破裂、活活燒死、凍得僵硬、撕成碎片,還會染上惡疾。這些在書中是很常見的,并不算是劇透。如果在剛開始閱讀時你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你或許可以更好地應對即將遭受的創傷。只是明白這一點:所有的這類描寫都是為了緊張氣氛、使作品更加真實,并且增添真實的危險和懸疑感。


福利

《權力的游戲》中的所有殺害關系,由studioincandescence制作。


Studio Incandescence試著制作了一份展示(目前)《冰與火之歌》中所有殺害關系的信息圖。不要看得太仔細(嚴重劇透),只是記住,這套書不適合膽小者閱讀。


不受中世紀語言的阻礙

《牛津英語詞典》(Kindle默認字典)中能查到馬丁使用的大部分古英語單詞。


什么是“destrier”(軍馬)?為什么士兵們要手執印有sigils(圖章)的護盾?白雪是如何堆在crenelations雉堞,城墻防御體系中主要的攻防設施之一上的


除非你在中學時是地下城主[2](Dungeon Master),否則這些詞對你來說會像多斯拉克語(書中一個馬背上的野蠻民族的語言)一樣陌生。


對于書中的語言,牛津字典的博主山姆·普爾福德(Sam Pulford)有話要說:

許多人將這一系列書籍稱為“中世紀奇幻小說”,其中的一些用詞也確實體現了這點。除了騎士制度的設定,書中所用的詞匯也為其增添了中世紀的韻味。其中有一些是作者自己發明的詞匯——例如“turncloak”,意思是“變節者”(turncoat),是馬丁根據古代的讀音修改而來。但是許多都是有著悠久歷史的詞語。Ser即Sir(先生),Southron即Southern(南方人),craven即cowardly(膽怯的),根據《牛津英語詞典》,它們的歷史分別可以追溯到1451年、1488年和1400年。


我喜歡電子閱讀器的一點是它們能方便讀者查閱各種字典。我現在的電子閱讀器Kindle Paperwhite也是如此。《牛津英語詞典》是它的默認詞典,它通常能夠解釋古英語和中世紀英語詞匯。只要長按住不懂的單詞,立刻就能查到它們的意思。如果連著無線,我還能快速點進維基百科來擴充我的知識。


當牛津不足以解釋生詞的時候,我總能通過The Elephant制作的《權力的游戲》非官方詞典找到答案。它的下載和安裝相對簡單,還能通過冰與火之歌維基來向你解釋諸如turncloakmaester(學士)這類馬丁自創的詞語。


阻礙你的不只是古英語和一些馬丁的自創詞,書中還有其他的語言。幸運的是,馬丁并沒有用高等瓦雷利亞語(High Valyrian)和多斯拉克語長篇書寫,為讀者省了力氣。山姆·普爾福德在牛津字典的博客中寫道:“書中七大王國的各種語言的特點和韻味是通過一些口語短語體現出來的,讀者們可以稍后將那些短語與特定的語言聯系起來。”他還引用了些例子:“阿斯塔波[3](Astapor )的彌桑黛(Missendei)稱呼自己為‘這個’而非‘我’”以及“多斯拉克人在提到常識或者民俗時會用‘眾所周知’。”


高等瓦雷利亞語短語“Valar Morghulis”,意為“凡人皆有一死。”你可能會在HBO電視劇《權力的游戲》第四季的閃電式宣傳中看到這句話。


喬治•R•R•馬丁并不像J·R·R·托爾金那樣著迷于語言學。他選擇僅僅創造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詞匯,代表那些語言的“韻味”。正如馬丁坦白的那樣,“托爾金是一名文獻學者,是牛津大學的導師,能夠幾十年如一日地將精靈語精雕細琢。而我呢,只不過是一個勤勤懇懇的科幻和奇幻小說家,也沒有他那樣的語言天賦。換句話說,我并沒有真正創造出一套瓦雷利亞語。我所能做的就是對我想像的世界中的主要語言進行粗描淡寫,并讓它們擁有獨具特色的發音和拼寫方式。”


你可以通過網站冰火的語言來學習瓦雷利亞語和多斯拉克語。


HBO的電視劇《權力的游戲》則需要對這些語言進行更加充分的描述,因為劇中的人物是要大聲說出這些語言的。于是HBO聘請了語言創造協會(Language Creation Society)(這協會真是酷炫又怪異)的大衛·彼得森(David Peterson),讓他利用書中的多斯拉克語和瓦雷利亞語片段來創造語言。


如果你想將自己武裝到牙齒,你其實可以通過網站冰火的語言來學習這些語言。


不迷失于里面那個由名字怪異的城市及其周圍的地理環境構成的廣袤虛構世界之中


圖片來自于馬丁和喬納森·羅伯茨(Jonathan Roberts)制作的《冰與火的大地》(The Lands of Ice and Fire)


《冰與火之歌》中有將近550處不同的地理位置,從旅館和城堡,到河流和小島,到荒野和沙漠、群山和王國、城市和要塞,在里面你很容易迷路。謝天謝地有喬納森·羅伯茨這位幻想世界的制圖師。他和馬丁合制了《冰與火的大地》,其中包含了12幅詳細的維斯特洛大陸和已知世界的地圖。


Tomasz Jedruszeks想象中的君臨城



許多馬丁筆下的角色在書中的世界漫游時,身邊通常都會有一個博學的旅伴來給他們講述當地鄉村的情況和地標。我那位值得信任的旅伴便是iOS應用《冰火世界》,喬納森·羅伯茨繪制的華麗詳細的地圖,許多都能在上面查到,還可縮放。當書中角色進行旅行時,我會使用這個應用來查找河流、森林、平原、地區、要塞和城市的名稱,這讓我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在網站quartermaester.info上你能縮放地圖、觀察王國,或者跟隨主要角色的腳步一章一章地旅行而防止劇透。


另一個致力于維斯特洛(和已知世界)地圖的網站(quartermaester.info)給我們提供了類似于谷歌地圖的體驗,在那里你可以對詳細的地圖進行縮放,還能打開圖層面板查看某一地區的影響勢力和統治貴族。你還能點開主要角色的路徑圖,查看他們在各處的旅程路徑。網站還有一個體貼的滑動條,通過它你可以根據自己的讀書進度來調整路徑圖以避免不必要的劇透。


不因其中史詩般的歷史和神話而頭腦混亂


奈杰爾·埃文·丹尼斯(Nigel Evan Dennis)繪制的維斯特洛古代歷史時間軸詳細圖,來自他的網站野人都去哪兒了?


《冰與火之歌》彌漫著中世紀歐洲的味道。馬丁承認,他的奇幻史詩從其兩大主要靈感中借鑒了許多元素:玫瑰戰爭(The War of the Roses),以及《受詛咒的君王》(The Accursed Kings)。


約克家族和蘭開斯特家族(Houses York and Lancaster)的家徽給了馬丁關于世仇王室的靈感。提利爾家族(House Tyrell)的家徽是一朵黃玫瑰,而蘭尼斯特家族的則是一頭獅子,這一家族的名字和蘭開斯特異常相似。


玫瑰戰爭是敵對的約克家族和蘭開斯特家族在1455和1487年間為爭奪英格蘭王位發動的王朝戰爭。最后在博斯沃思原野(Bosworth Field)的決戰中,蘭開斯特家族的亨利·都鐸(Henry Tudor)戰勝了約克家族的理查三世(King Richard III)。他立即通過迎娶約克家族的伊麗莎白來將兩個敵對家族合二為一,建立了新的都鐸王朝(迎來了黃金時代(the Golden Age))。莎士比亞也受到了這一充滿戲劇性的著名歷史事件的啟發,創作了《理查三世》(The Tragedy of King Richard the Third)。


《鐵國王》(The Iron King)是《受詛咒的君王》的第一卷,馬丁將這一系列稱為“《權力的游戲》之原型”


喬治·R·R·馬丁的第二個靈感便是《受詛咒的君王》——莫里斯·圖翁(Maurice Druon)在1955年開始創作的七部曲。這一歷史小說以13和14世紀的法國王朝中的勾心斗角為基礎。馬丁受邀為其最近出版的英語譯本撰寫介紹,將其形容為“《權力的游戲》之原型”。


馬丁寫道:“《受詛咒的君王》中的鐵國王、被勒死的王后、戰爭和背叛、謊言和欲望、欺騙、家族敵對、圣殿騎士的詛咒[4](the curse of the Templars)、貍貓換太子、母狼[5](she-wolves)、罪惡、寶劍、偉大王朝的厄運……所有的所有(呃,大部分)都直接取材于歷史的篇章。”

就像在《指環王》中“我們靠走是進不了魔都的”那樣,我們也不能漫不經心地漫步于維斯特洛大陸。弄懂維斯特洛的神話和歷史就像進行一場《指環王》中的護戒使者會議那樣:在最糟的情況下你會感覺舉步維艱,而在最好的情況下你會感到奇妙無比。

達林·克雷森齊(Darrin Crescenzi)設計的維斯特洛各家族的族徽。

當喬治·R·R·馬丁筆下的角色們討論古代帝王和王室家族、著名戰役、盛行的傳言和古老的童話時,你最好集中注意力。有時,當不同家族的士兵組成的軍隊經過時,他們會描述幾十種護盾和家徽。對讀者來說,困難的并不僅僅是龐大的篇幅和信息量。故事中不同的角色和視角描述的這些家族信息是如何發展,如何擴充和變化的,這也對讀者構成了挑戰。


“正如故事會向前發展,同時它也會向后發展,通過展示眼前的事物在幾十年、幾世紀、甚至一千年前的樣子來使這一事物更有層次,讓其與歷史共鳴。但是我們還了解到,我們不能信任書中對時間和歷史的描述,因為事件發生的時間,甚至有沒有發生過,都是不確定的。”——亞當·懷特海德(Adam Whitehead),《不可靠的世界:維斯特洛的歷史和時間記錄》(An Unreliable World: History and Timekeeping in Westeros),摘自《絕境長城之外》(Beyond the Wall)


《魔龍的狂舞》中的角色霍斯特·布萊伍德(Hoster Blackwood)支持懷特海德先生的說法。在引用一位古代學者的古老書卷時,他說:“大歷史書說從那【安達爾人穿越狹海】以后已經過了四千年了,但是有些學士堅稱只有兩千年。總有那么一個時間點,從它再往前,所有的日子都變得模糊而混亂,而歷史的真相也就成了籠罩著一層薄霧的傳奇。”(譯注:引號內借用了中文版《魔龍的狂舞》的翻譯。)


這就給讀者帶來了負担,因為他們需要將這些不斷變化的元素拼湊成一個連貫的整體。“一環扣一環,”懷特海德說,“我們從書中得到的信息是不完整的,這就要求讀者客觀地將雜亂的事實和觀點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幅更大的圖像。”模糊的歷史、人物易受影響的記憶以及主觀經驗,這些模凌兩可的內容為讀者提供了豐富的交流和猜測的空間。


“這本配圖豐富的書籍是對七國歷史的全面記錄,生動地描述了誘發《冰與火之歌》中的事件的史詩戰役、家族苦戰、以及勇敢的反叛。本書由馬丁、小埃利奧·M·加西亞(Elio M. García, Jr)以及Westeros.org的創立者琳達·安東森(Linda Antonsson)合著。”——亞馬遜


冰與火的論壇(Westeros.org的一部分)名副其實,是那些喜歡用自己的理論來解釋書中矛盾的粉絲們的論壇。論壇的創立者將各種歷史和傳說收集在一起,編寫得極為出色,以至于喬治·R·R·馬丁還憑借這些信息給《冰與火之歌》寫了一本姐妹書,取名為《冰與火的世界:維斯特洛和權力的游戲秘史》(The World of Ice and Fire: The Untold History of Westeros and The Game of Thrones)。



最后我讓自己放輕松,接受自己不能一次就將所有信息全部消化的事實。各種各樣的網站及相關論壇就像是一個龐大的外部存儲器,你能隨時隨地點進去查找信息。



不因其中數不勝數的角色而摸不著頭腦


冰與火之歌維基上的坦格利安家譜


《冰與火之歌》中提到的角色將近兩千人。等第七卷收尾時,書中史詩級的角色人數可能能與《圣經》匹敵(《圣經》中的角色人數也只不過是3200多人)。書中列出了400多個不同的家族,每一個都有自己獨有的家徽,或者盾形徽號。其中一些舉足輕重,但是絕大多數都只不過是馬丁在構筑世界時用來裝飾門面的而已。大部分章節是以書中主要角色的視角(POV ,point-of-view)寫成的,這些角色是那些正在發生的復雜事件的見證者。在第一卷《權力的游戲》中,有八個不同的視角。當你讀完第五卷《魔龍的狂舞》時,你已經接觸過14個主要視角,10個次要視角,7個作為前言和后記出現的一次性視角了。這些視角真是數量龐大,難以處理。


有時這些視角還會重合,描述相同的場景和對話。如果你在讀完《群鴉的盛宴》第五章之后立即閱讀《魔龍的狂舞》第七章的話,你會剛覺到一種強烈的即視感(déja vu)。當山姆和瓊恩相遇時,兩本書中兩人的動作相似,對話都是一樣的。幸好這種情況不常發生。



有時不同角色的視角會重合,就像《群鴉的盛宴》第五章中山姆的視角和《魔龍的狂舞》第七章中瓊恩的視角那樣。


目前我已經把全套書都讀完了(每一本我都愛不釋手),但是隨著故事接近尾聲,我遇到了一些問題。卷四并未提及一些我鐘愛的角色,當卷五終于出版時,我只讀了幾章就已經云里霧里了。在與《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記者蕾切爾·布朗(Rachael Brown)的訪談中,喬治承認:“《魔龍的狂舞》并非第五卷,而更像是另一個版本的第四卷。這兩本書是平行的,故事都是在《冰雪的風暴》(第三卷)結束后三分鐘開始的。 我花了一年時間在網上尋找一個巧妙的、系統的,但又不帶劇透的方法來幫助我以平行的方式閱讀這兩本書。最終我在湯不熱(tumblr)上找到了一個名為“所有皮革都欠煮”(All Leather Must Be Boiled)的博客。博主肖恩·T·科林斯(Sean T. Collins)是一名撰稿人,為《滾石雜志》(Rolling Stone)撰寫關于《權力的游戲》的文章。他將兩本書結合在一起,發布了一個方便讀者的閱讀順序。他的推薦語如下:


第一次讀《冰與火之歌》?你聽沒聽說第四卷和第五卷,即《群鴉的盛宴》和《魔龍的狂舞》的故事時間段是一樣的,但卻把角色分開了,所以《盛宴》中的大部分角色并不會出現于《狂舞》中,《狂舞》中的角色也是如此?……你是否想把這兩個部分的故事重新梳理在一起,幫助自己更加享受閱讀過程?來看看這個吧!


“方便讀者的《群鴉的盛宴》和《魔龍的狂舞》重組順序”

官方手機配套應用《冰火世界》能讓你查看角色簡介,但是每次摸不著頭腦時就放下Kindle拿起愛瘋會讓人感到乏味,影響閱讀流暢。


記得前幾章里我提到的權力的游戲非官方Kindle字典嗎?它最大的用處就是幫助查閱角色簡介。不認識某人?在你的Kindle Paperwhite上長按他的名字然后放開,頁面上就會疊加出現摘自冰火維基的不帶劇透的人物描述。


某個耐心的讀者在馬丁的《冰與火之歌》中標記出了所有有角色死亡的書頁。害怕吧。提心吊膽吧。


別對你心愛的角色用情太深。馬丁可能將所有主要角色趕盡殺絕。“我們在電影中經常看見陷入困境的主角,”馬丁說,“他被20人包圍,但是你知道他能脫身,因為他有主角光環。你并不是真的担心他。而我希望我的讀者……在我書中的角色陷入危險時感到害怕。我希望他們會害怕翻頁,害怕那個角色活不過下一頁。”


在權力的游戲中,沒有人是安全的,也沒有什么事物是神圣的。這也是刺激之處。你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任何事情都不是確定的。就像他們用高等瓦雷利亞語說的那樣:Valar Morghulis(凡人皆有一死)。


不因其對風俗和文化的詳細描寫而感到無趣

喬治·R·R·馬丁的權力的游戲:《冰與火的盛宴:官方配套食譜》(A Feast of Ice & Fire: The Official Companion Cookbook)


喬治·R·R·馬丁在《冰與火的盛宴:官方配套食譜》的引言中坦白到:“對我來說讀書就像旅行。讀書時我想要觀賞景色,聞聞花香,當然還有品嘗食物。作為作者,我的目標一直都是為我的讀者創造身臨其境的體驗。當一位讀者放下我的書,我希望他能記住書中的情節,就像那是他親身體驗過的事情一樣。而要取得這樣的效果,方法便是為讀者提供感官細節。”


喬治有確實保證了讀者能夠身臨其境。在一場極其重要的婚禮上,有77道主菜被端上了宴席。差不多每道菜都有描寫。


……我耗費了許多的精力來描述書中角色的食物:食物是什么、怎么制作的、色香味如何。這樣讓場景變得真實生動,令人難忘。感官印象能從更深、更原始的層次打動我們,再智慧的話語都做不到這一點。

而且我描述的那些食物還有其他的用處。史詩奇幻文學的吸引人之處,一部分在于世界的構建,而食物又是世界構建的一部分。從角色們的食物(以及角色們不吃的東西)中,讀者能了解到許多關于那個世界和文化的知識。——GRRM,《冰與火的盛宴:官方配套食譜》


席恩‧葛雷喬伊(Theon Greyjoy)的服飾,由米歇爾·克萊普頓為HBO的電視劇《權力的游戲》設計。


對七大王國(及其之外的世界)的細節描寫并不局限于食物:不同文化的服裝、建筑、歌謠、武器、以及社會風谷在書中都有詳細介紹。


書中的世界,即馬丁構建的世界,仍在擴大。它還有許多的衍生物,包括地圖、食譜、服飾、一部紅極一時的電視劇、游戲(棋類游戲、紙牌游戲、角色扮演游戲、電子游戲)、藝術品、歌謠、論壇、維基、網站。它已經和我們的獨特文化相互交織了。


2014年挪威首都奧斯陸的《冰與火之歌》武器展,照片由本杰明·史堅達拍攝。


許多讀者批評馬丁說他的描寫過多,顯得累贅。一個網絡笑話說所有的角色都撐不過卷五,“卷六的一千頁不過是描寫白雪飄揚下的凄涼墓地”。


喬治承認,他經常受讀者詬病,因為書中“不必要的宴會、不必要的服裝、不必要的紋章,這些對情節的發展來說可有可無。但是,”他在與《大西洋月刊》的蕾切爾·布朗的訪談中坦白說道,“我認為,讀小說并不是為了了解情節的發展。如果我們只關注情節,那為什么還要讀小說?讀讀文學導讀就夠了。”

說得太好了!


結語


就像出國旅游一樣,你總是可以選擇不去旅游,而是躺在自家舒適安全的沙發上觀看旅游視頻。《權力的游戲》是HBO最為火熱的電視劇,其中包含了原著中的大部分重要情節。


我的選擇是,在沉浸于電視劇之前先閱讀原著。在屈從于別人的體驗(雖然也是奇幻的體驗)之前先自己親身感受一下。如果你還沒有看過電視劇或者沒讀過原著,這份妙極了的Reddit網冰火常見問題解答能為你提供所有的論點,幫助你衡量是否應該將原著和電視劇結合起來看。


不論你最終的決定如何,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減少你的疑慮。一下是六個潛在障礙:

1. 創傷:書中的殘忍情節會給你的心靈造成創傷,但那些情節是必要的,它能塑造我們對維斯特洛大陸及其文化道德和行為方式的認識。

2. 語言:你能通過免費的Kindle字典來瓦解中世紀語言帶來的障礙(如果你不用Kindle,網上總會有答案)。

3. 地理:你可以通過專業繪制的地圖來探索整個“已知世界”(有紙質的、在線的和智能手機版的)。

4. 歷史/神話:你可以通過論壇上的朋友們繪制的時間軸,或者新書《冰與火之歌的世界》來縷清或者研究書中磅礴又模糊的歷史和神話。

5. 角色:如果書中史詩般龐大的角色陣容讓你頭暈眼花,一個App可以幫助你:《冰火世界》,支持iOS6和安卓,你能在查看角色介紹的同時避免被劇透。

6. 無趣:這我可就沒辦法了。但是請明白這點:《冰與火之歌》是一片廣闊復雜的土地,其間遍布著財富。這是一個供你細細品味,親身體驗的世界。游覽維斯特洛就要完全沉浸于其細節之中,與角色交流,并將自己迷失于故事之中。


凡人皆需閱讀!(Valar Pikiptis!)

_____________

譯注:

[1] 到到網:到到網是TripAdvisor的中國官網,TripAdvisor是全球最大最受歡迎的旅游社區,也是全球第一的旅游評論網站。

[2] 地下城主:是進行龍與地下城系列桌上角色扮演游戲時組織玩家的游戲主持人,一般由精通游戲規則、經驗豐富的老玩家担任

[3] 阿斯塔波:《冰與火之歌》中奴隸灣的一座城市,以出產一種特殊的奴隸——無垢者而聞名。

[4] 圣殿騎士的詛咒:圣殿騎士團是中世紀天主教的軍事組織,乃著名的三大騎士團之一。1312年,法王腓力四世提出要求,教皇克雷芒五世宣布解散圣殿騎士團。1314年,騎士團大團長雅克·德·莫萊在上火刑架之前,詛咒法王腓力四世和教皇克雷芒五世,說他們會在一年內面臨永恒的審判。事實的確與之符合。教皇克雷芒五世一個月后暴病而死,“美男子”腓力四世半年后打獵時突然身亡。

[5] 母狼:指伊莎貝拉王后,1292年生于法國。


作者︳Jason Theodor 譯者︳sibyl玥

原文地址:http://select.yeeyan.org/view/468525/429092


2015-08-23 08: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