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東西簡單得就如一朵郁金香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羅伯特·梅普爾索普的自拍照


許多優秀的花卉攝影大師都擅長為“模特兒”賦予人的個性。性格羞澀的羅伯特·梅普爾索普常常會在“抓”不到心儀拍攝對象時,把滿腔的熱情“發泄”在花卉拍攝上,然而,在他眼中這些模樣迥異的植物最多只能被賦予人的一部分屬性,它通常和性有關。




Flowers系列,1988


羅伯特·梅普爾索普出生于1946年,在七八十年代曾以一批驚世駭俗的男性裸體照片引起了歐美社會的嚴肅關注。他以挑戰性的拍攝方式,將人體攝影帶入了新的范疇。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升華主題。用光線、角度和不同的組合達到完美,超越眼前所見,無論對象是生殖器還是一朵花。”梅普爾索普活了42年,直到今天,他的許多作品還因“飽受爭議”不能展出,當畫廊想要紀念這位前衛大師而又不好意思展出他的前衛作品時,他們就會把他的花卉擺出來。



《蘭花》1946-1989



《玫瑰》1983



《花》1983



《康乃馨》1984



《玫瑰》1986



《風信子》1987



《鳶尾》1987



《蘭花》1988


與其他花卉攝影者不同,梅普爾索普并不愛花,“我只是覺得它們很詭異”。有人把他拍的花與他的人聯系在一起,做出諸多類似“他用陰氣逼人的花朵來展示男性柔弱的一面,以顛覆傳統價值中男性必須陽剛的社會需求”的判斷。對此,梅普爾索普不以為然,他認為這些看似中肯的評價和突如其來的攻擊一樣,“他們因為我而貶低我的作品,認為只有‘那一類人’才能拍出‘那樣的作品’。這很奇怪,也讓我很受傷”。



《鳶尾》1946-1989



《百合》1946-1989



《百合》1946-1989



《百合》1979



《馬蹄蓮》1983


《百合》1984



《花》1986


在梅普爾索普去世20周年時,帕蒂·史密斯以她與梅普爾索普的回憶為素材寫成了《只是孩子》(Just Kids)一書,再次引起了人們對他的關注。在書中,她寫道:“我們總愛笑話小時候的自己,笑我是一個努力學好的壞丫頭,而他是一個努力學壞的好小子。多年以后,這些角色會顛倒,然后再顛倒,直到我們開始接受自己的雙重性,我們就這樣接納了大相徑庭的信條,接納了自身的光明與黑暗。”



《郁金香》1986


如今,梅普爾索普得到了更多人的理解和認同,正如攝影師辛迪·舍曼曾經評論的那樣,她認為梅普爾索普在拍攝花朵時,“似乎在強調一種感覺”,為此不必做過多解釋,因為“旁人也很難融進他的世界”。然而對于梅普爾索普而言,“一些東西簡單得就如一朵郁金香”。

《花朵與我》已經全面上市。我們從數萬幅影像中精選出近200幅極具美感和藝術氣質的圖片;用20萬字梳理東西方的審美觀、自然觀,講述數十位名人內心最柔軟的情愫;192頁的精致畫冊體驗,附贈32頁的《世界花園地圖》。愛花之人讀到情感與認同,愛生活之人讀到品質與溫度。希望這本美麗的讀物,能貯存你的自由……

《花朵與我》由Lens出品






京東、亞馬遜、當當、天貓、淘寶網
全國機場中信書店和各大城市書店均有銷售



ONE·文藝生活 2015-08-23 08:51:11

[新一篇] 扮演成整天自我矮化的人到底是一種什么體驗

[舊一篇] 沒有什么痛苦能通過“想明白”化解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