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沒有什么痛苦能通過“想明白”化解
沒有什么痛苦能通過“想明白”化解
世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是世相(thefair)的舊文重發


1

C.S.路易斯是作家、評論家、基督教護教學者。他在《卿卿如唔》中談論了痛苦和恐懼的相似性。這段話將人人都曾感知卻無法說出的感覺寫了出來。

從未有人告訴我,這種悲慟猶如恐懼,二者何其相似。我并不恐懼,但感覺上卻似乎在恐懼著什么。胃里同樣的翻江倒海,同樣的坐立不安,直打呵欠,還不斷地咽口水。

還有些時候,這種悲慟又如心有淺淺醉意,或腦受微微震蕩的感覺,在我和世界之間,隔著某層看不見的帷幕,別人說什么,我都聽不進去,或許,是不愿自己聽過進去,一切都是那么索然寡味。然而,我又希望有人在我身邊,每當看見這房子空空如也,我總是不寒而栗,所以,最好還是有些人氣,而他們又相互交談,但是,別來同我說話。


2


昨天(2014年5月10日)推送了科恩傳記的選摘,文章名字即來自下面這首科恩的歌《千吻之深》。昨天的sayings里提出了一個命題——沒有任何痛苦能通過“想明白”化解,而只能通過麻木化解。這句話引起不小的爭議,后臺有不少討論。但痛苦并非一種理性的情緒,它是無法通過理性解決的。正如恐懼一樣,我們無法因為說服自己世間無鬼便不害怕夜路。痛苦和恐懼之間一定共享了某種未知的心理機制。

(回復數字240可以接收文中說的科恩傳記的選摘。)

A thousand kissesdeep

千吻之深

作者:萊昂納德·科恩 翻譯:周志軼

The ponies run, the girlsare young

小馬疾奔,女孩們正青春

The odds are there to beat

前途充滿不定與變數

You win a while, and thenit’s done

你才小贏,卻旋即結束

Your little winning streak

你就一點點的好運

And summoned now to deal

你現在受召,必須面對…

With your invincible defeat

你如排山倒海般的潰敗

You live your life as ifit’s real

你汲汲營營,彷佛生活是真

A thousand kisses deep

在這千吻之深

I’m turning tricks,I’m getting fixed

我正舞動長袖,我越陷越深

I’m back on boogie street

我又回到滾滾紅塵

You lose your grip,and then you slip

你失去重心,你大意失足

Into the masterpiece

踉蹌跌進那部曠世巨著

And maybe I had miles todrive

也許我還有迢迢長路

And promises to keep

還有應允過的無數承諾

You ditch it all to stayalive

但為求保身,你得全部舍棄

A thousand kisses deep

在這千吻之深

And sometimes when thenight is slow

有時,當長夜漫漫

The wretched and the meek

貧苦與軟弱的人們啊——

We gather up our hearts andgo

聚拢我們的心,走吧

A thousand kisses deep

在這千吻之深

Confined to sex,we pressed against

拘囿在性愛里,我們不斷探求

The limits of the sea

想跨越大海最遠的疆界

I saw there were no oceansleft

直到我發覺再沒有大洋——

For scavengers like me

為我這樣一個拾荒者而存留

I made it to the forwarddeck

我費力走上前甲板

I blessed our remnant fleet

給我們殘破的船隊致以最后的祝福

And then consented to bewrecked

并同意被摧毀擊沉

A thousand kisses deep

在這千吻之深

I’m turning tricks,I’m getting fixed

我正舞動長袖,我越陷越深

I’m back on boogie street

我又回到滾滾紅塵

I guess they won’t exchangethe gifts

我猜他們不會掉換——

That you were meant to keep

原本屬于你的禮物

And quiet is the thought ofyou

靜謚是我對你的思念

The file on you complete

為你建立的檔案已經完成

Except what we forgot to do

除了我們忘了去做的那部分

A thousand kisses deep

在這千吻之深

And sometimes when thenight is slow

有時,當長夜漫漫

The wretched and the meek

貧苦與軟弱的人們啊——

We gather up our hearts andgo

聚拢我們的心,走吧

A thousand kisses deep

在這千吻之深

The ponies run,the girls are young

小馬疾奔,而女孩們正值青春

The odds are there to beat

前途充滿了不定與變數



3


萊昂納德·科恩有過多位女友。根據《我是你的男人》記載,他和女友安嘉妮分手后,兩人都謹慎地選擇了不予回應。安嘉妮說:“感情不會停滯不前,它會成長也會改變。我給你看一首他的詩吧,《我總想寫首給安嘉妮唱的歌》(I’m Always Thinking of a Song for Anjani to Sing),關于我倆感情的一切盡在其中,它會比我倆解釋得更為清楚。我曾告訴他,‘這首詩把我讀哭了。’他回答說,‘我寫它時也哭了。’”這首歌是這樣的:

我總想寫首

給安嘉妮唱的歌

寫我們的老時光

或輕松,或沉重

我寫歌詞

她譜曲

調會很高

我唱不了

她會把它唱得很美

我會矯正她的演唱

她也會矯正我的文字

直到它更加美麗

點擊閱讀原文可以收聽《千吻之深

2015-08-23 08: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