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爭法案”為何針對中國?

歷史思潮  >>>  名人論史——近當代作家的史學觀點

撰文|丁咚

來源|天涯博客



在4月下旬美日政府在美國紐約通過新版《美日安保條約》兩周后,日本執政的自民、公明兩黨11日下午召開會議對明確寫入集體自衛權的《武力攻擊事態法》修正案等相關法案的所有條文進行審查并正式達成了一致,并將于5月下旬提交議會下院辯論和審議。


鑒于執政兩黨在日本現任下院占有超過三分之二議席,且第一大在野黨民主黨的部分成員與執政黨在此問題上持相同立場,所以,這些法案在國會審議通過并成為正式方案,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


安倍政權在去年7月通過內閣決議修改憲法解釋解禁了集體自衛權,并在安倍訪問美國期間出臺了新版《日美安保指針》。新版“指針”放寬了日本行使武力的條件,舊版只允許日本在遭到直接攻擊時行使“個別自衛權”;新版則允許日本在本身沒有遭到攻擊時,也可視情況行使集體自衛權;去除了日美軍事合作的地理限制,舊版將日本自衛隊對美軍的支援限制在遠東的朝鮮半島等日本周邊,新版不再提“周邊”,將日本對美軍的支援范圍擴大到了整個地球;日美軍事一體化的加深和加快。新版提出日美將實現從平時狀態、到“灰色”狀態、戰時狀態的無縫應對,新設日美部隊協調機制,新增在太空和網絡等領域的軍事合作。


包括《武力攻擊事態法》、《重要影響事態法》、《自衛隊法》等10部法律修正案在內的《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和新的《國際和平支援法案》等相關法案,如成為正式法律,將取消對日本自衛隊活動范圍的地理限制,并大幅擴大其海外活動權限,從而為其實施集體自衛權、進行海外派兵、啟動戰爭政策掃清了法律障礙。正因如此,日本在野黨領袖將它稱為《戰爭立法》。

從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正式立法使集體自衛權“合法化”、再到設置新版《日美安保指針》為具體實施集體自衛權,日本將全面完成突破“和平憲法”、從理念、法律到行動上完全解除限制等必要步驟,獲得事實上的戰爭權力和海外派兵權力,也將大大擴大其與美國聯合作戰的范圍,增強其能力。


日本媒體報道指,不同于1997年,此番修訂《日美安保指針》是在日方的推動并主導下進行的。那么,日本或者說安倍政權為何如此急迫地為自己解除戰爭束縛,為發動新的戰爭開辟道路?

以前常常在公開場合強調朝鮮因素,但現在已經不避諱針對中國的心態了。比如在新版《日美安保指針》出臺前,美日高層都指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適用于這部條約。而在《日美安保指針》通過后的記者會上,日美外長再次聲稱,它適用于包括釣魚島在內所有日本施政范圍。而在新的法律中,也特別提到,當中國南海海上航路受阻時,日本可對美軍等進行補給和輸送。


這也就意味著一旦中日在釣魚島發生武力摩擦,將會存在重蹈歷史覆轍爆發戰爭的可能性。因此,日本從理念、法律到具體的實施路徑對行使戰爭權力進行全面解禁,是一項具有戰略性質的重大行動,將會深刻影響和改變地緣政治生態,也將促使中美日在東亞的關系變得日趨復雜化。


日本決意這么做,固然有其地緣政治考慮,旨在增強其對中國的威懾力,增加其與中國進行地緣博弈的籌碼,并與美國分享對亞洲的領導權。但在另一方面,中國在東海、南海更具主動性、進攻性的姿態,使具島國心態的日本深感威脅,也是一個重要驅動因素。


而從更寬廣視野看,中國在全球的新布局客觀上動了“美國的奶酪”,對美國的全球領導權和對亞洲的主導權構成了一個挑戰。一個力量上升,而另一個因經濟能力受限在逐步調整其軍備,美國急需其在亞洲的關鍵盟友日本,填充美中力量對比中己方的薄弱地帶,以繼續保持自身對中國的相對優勢,盡可能牽制中國,是其必然選擇。正因如此,美國政府一直呼吁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并支持日本主導修訂《美日安保指針》,推動在國內進行“戰爭立法”。



天涯觀察 2015-08-23 08:51:15

[新一篇] 我們總是傾向相信挨炮的故事_

[舊一篇] 葉檀:創業家摧毀身份經濟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