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昂談阿丁:一個近乎執拗的理想主義者 阿丁·朋友訪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圖|《Lo》 by 弗朗西斯·畢卡比亞


阿丁:一個近乎執拗的理想主義者

巫昂


聽阿丁說果仁,說久了,你會覺得不看短篇小說的世人,簡直是犯罪。


他是個小說本位主義者,最近開始畫畫,卻也如癡如醉地畫…他喜歡的小說家們。


這些年來,阿丁簡直是我碩果僅存的寫小說的男性朋友,更多人,在生活中消隱、沉浮,他做著不切實際的夢,經營著一個叫做《果仁小說》的小團隊,跟另外兩個年輕的小說家,他們應該到達了相濡以沫的境界。某日,我去拜訪阿丁們的辦公室,辦公室租期即將到期,阿丁請那兩位年輕的小說家吃了一頓飯,到附近的ATM取出自己所有的錢,一人分一半。他的口頭禪是:"我得帶上我那兩個兄弟。"


這樣一個小說家,全套的血肉和心胸好像全是外掛的,他有時激烈,有時感傷,有時細密如針腳,這些統統在他的作品里得到體現,他有一種硬朗,也有一種交纏不亂的能耐,有一種耐心,也有一種迅疾的節奏感,除了小說,哪個文體能夠令他如此如癡如醉?


當然了,作為朋友,我覺得他人文如一,心是透明的,讓人放心。



注:巫昂于1996年畢業于上海復旦大學中文系,后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攻讀現當代文學并獲得碩士學位。之后曾為《三聯生活周刊》記者,后辭職,成為自由作家。在《南方周末》、《新周刊》、《南方都市報》等媒體開設專欄,并持續創作詩歌與小說。旅行各地,時居北京。2007年,巫昂回歸詩壇,以《猶太人》等一系列詩歌作品,贏得了新的創作高度,和廣泛關注。2010年底,創辦手工品牌SHU



Q
&
A


巫昂:你在小說上有諸多師傅,這個名單似乎在不斷地延展中,說哪個是最很不公平,說說排名前三的吧?


阿丁:1、胡安-魯爾福;2、威廉-福克納;3、伊薩克-巴別爾


巫昂:能否描述下你腦海中的美麗新世界,或者說烏托邦?


阿丁:有陽光有沙灘有椰林的小海島,幾本讀一百遍不厭的書,吊床、畫板,咖啡、啤酒,一年四季的大褲衩與人字拖,可隨意抽煙。再貪心點兒的話,可以有個語言不通,但可用其他器官交流的安靜的異族異性


巫昂:最近你每天醒來的第一個念頭常常是什么?


阿丁:觀察被子的皺褶的明暗。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51:23

[新一篇] 任曉雯談阿丁:他希望更多寫作者獲得體面和尊嚴 《文學青年》阿丁專號

[舊一篇] 疼痛而荒誕的情緒世界 阿丁·評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