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詩選:在鄉下,神是樸素的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小安:

看水流


水花山洪雨

冰塊如果化了

他們是不一樣的水

我喜歡流動 不生銹

沒有時間和死

水的比重是1

我剛好站在上面

我是一條大帆船

我熱愛它我也是流動的

我命令我是水



玉珍:

乞丐與我


沒有皮大衣要過冬,沒有花朵也要過冬

甚至沒有雪,一地骯臟也要過冬

所有人世故著更要過冬,我一個人走過冬天就像

懶漢走過荒原,他一身襤褸像旗幟飄揚

他長發飄起像蓋世英雄

而我站著,江山很大是我的

我是壓寨夫人



餓發:

媽媽


還沒想出你的模樣,我就聞到了一點泥土的味道,它是臭的、臟的。

多年來,那十畝地,成了我沒長陰莖的父親。

媽媽,我討厭你的無知,雖然這不是你的錯。

我多想讓你馬上去學校上學,哪怕你以后會背叛這個世界。

我多想馬上給你找個情人,哪怕你會被所有的親戚唾罵,包括象愛你一樣,我愛著的父親。

當我望著你單純地為我哭、為我笑,我真想給你一巴掌。

哪怕把你從任勞任怨的賢妻,不小心打成了我風騷的后母。

我還想把你從日趨衰老的婦女,打成情竇初開的處女。

媽媽,雖然我也愛你肩膀上偶爾停留的蜻蜓,偶爾也能聞到你發間青草的芳香。

但是當我現在無助地望著你,象無數無名的村婦那樣,一點一點地變老,老得快不成樣子了。

就象我奶奶,孤守青燈,陰道里泛著農藥氣泡。

我心中總有著隱約的內疚和悲傷,但它更象正在生長著的仇恨。

媽媽,我有一種強大的恐懼,當有一天我再也看不見你了,

你就會從那天起,開始把這些仇恨從我身上一點一點地要回去,

然后用刀一樣的東西,來疼你在人間的兒子。



朱慶和:

泥瓦匠的孩子


“我也有過一個孩子,

是個男孩,

十歲那年淹死了。”

泥瓦匠跟我談起

多年前的事,

臉上平靜,遠離了悲傷。

“每次我都把他砌進墻里,

抹上白泥,一遍又一遍,

這樣就看不到他的臉了。”



張二棍:

在鄉下,神是樸素的


在我的鄉下,神仙們坐在窮人的

堂屋里,接受了粗茶淡飯。有年冬天

他們圍在清冷的香案上,分食著幾瓣烤紅薯

而我小腳的祖母,不管他們是否樂意

就端來一盆清水,擦洗每一張瓷質的臉

然后,又為我揩凈烏黑的唇角

——呃,他們是一群比我更小

更木訥的孩子,不懂得喊甜

也不懂喊冷。在鄉下,

神如此樸素



阿信:

那些年,在桑多河邊


下雪的時候,我多半

是在家中,讀小說、寫詩,或者

給遠方回信:

雪,撲向燈籠,撲向窗戶玻璃,

撲向墻角堆放的過冬的煤塊、牛糞。

意猶未盡,再補上一句:

雪,撲向郊外

一座年久失修的木橋。

在我身后,爐火上的鋁壺

噗噗冒著熱氣。


但有一次,我從鎮上喝酒回來,

經過桑多河上的木橋。猛一抬頭,

看見自己的家——

河灘上

一座孤零零的小屋,

正被四面八方的雪包圍、撲打……



李小麥:

種菊花


想背上行囊,走遍山川,去種菊花。

只種杭白菊。

山巔種,

山崖種,

山腹種,

山坳種,

山腳種,

山嘴種,

溪谷種,

湖畔種,

河埂種,

田疇種,

庭院種,

屋頂種,

路旁種,

每一處縫隙,

都種。

花開時,

人間,青青白白。



鳳凰讀書 2015-08-23 08:51:28

[新一篇] 沒有個性的人 一日一書

[舊一篇] 也許我并沒活過——崔衛平譯赫伯特詩兩首 鳳凰詩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