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引近作七首:在一首詩中經歷了愛 鳳凰詩刊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小引,男,1969年出生,現居武漢。著有詩集《北京時間》、《即興曲》,散文集《悲傷省》、《世間所有的寂靜此刻都在這里》。


致敬


十年前我看見過

星空下的河流越來越慢

清風磨損著山崗

與你無關


再也不能這樣盲目了,親愛的

家具要對得起木頭

衣服要對得起棉花

酒要對得起糧食


2015.1.26



河流的兩岸


河流的兩岸相互平行

河的這邊是條公路

河的那邊是面山坡

河這邊的人

要到河那邊去

(他為什么一定要過河呢?)

只能坐河岸邊的那條小船

小船從河這邊出發

順著河水劃向對岸

河這邊的人大聲喊著

河對岸那個人的名字

河水靜靜流淌

河水帶走了兩岸


2015.1.19



落葉


你看見紅葉在落

也看見黃葉在落

它們混淆在一起

并沒有別的意思。

清明節的雨水清洗過化肥廠

也清洗了墓地

這似乎與往日不同

像個游戲。

再也沒有什么值得你去關心了

除了落葉、晚餐

和天氣。

你知道嗎?樹枝從不關心樹葉

樹葉一直在落

而樹葉從未減少。


2015.4.7



很有空的人才能改變世界


我一直覺得星空是個假象你卻說是真的

從人馬座到雙魚座

無路可走

在額濟納旗我看見了另一個我

星辰閃爍

毫無意義


你知道我喜歡錯誤的見解不喜歡真理

沙漠上的風輕輕吹著沙漠

多么可惜

很有空的人才能改變世界

仿佛流星

愛上了流星


2015.2.5



桃林下著毛毛雨


別的地方都在下雪,

只有桃林靜悄悄的。

我們該做什么呢?

還是什么都不做。


我傾向于把寂靜的事物,

理解成孤獨。

桃林的鳥都飛走了,

剩下幾間空房子。


那些消失的,

剛好等于剩下的。

那是暮色中的空房子,

并不值得長久討論。


其實暮色就像一件小衣服,

越穿越緊。

桃林馬上就要天黑了,

桃林下起了毛毛雨。


2015.1.27



樹葉到底像什么誰也不知道


我仔細觀察過

窗外那棵梧桐樹

暮春發芽

仲夏成長

涼秋盛大

我見過有人在樹葉下親吻

也想象過

他們在夜雨中分別

今天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冬日

很多年沒有下雪了

再也不會下雪了

樹葉已經落光,露出了

樹杈間充滿往事的喜鵲窩


2015.1.13



在一首詩中經歷了愛


在夢中寫下一首詩

醒來卻忘記了。

閉上眼想重新回去

但是太安靜了。

醒來和睡去

就像活著與死亡。

就像我們面對面

卻是兩個人。

有些事情已經注定發生

有些忘記

不過是再一次提起。


用一首詩來表達愛顯得輕浮

太安靜了

我感到傷心。

為什么

一生仿佛雞鳴那么短暫

此刻,江水流淌

月光明媚

無法挽回。



鳳凰讀書 陳曉旭 2015-08-23 08:51:28

[新一篇] 也許我并沒活過——崔衛平譯赫伯特詩兩首 鳳凰詩刊

[舊一篇] 張愛玲:詩與胡說 鳳凰詩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