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原創   聽志愿軍老兵講述殺紅了眼的故事:只服土耳其旅
原創 聽志愿軍老兵講述殺紅了眼的故事:只服土耳其旅
鐵血軍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文/鐵血社區網友moszyp

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鐵血網官方微信號:鐵血軍事

一九五八年爺爺帶著奶奶和我的父親從那個曾經硝煙彌漫的朝鮮戰場回到了國內。那個在舊社會靠專門為有錢人家頂替當壯丁來換取谷子,只是為那個窮困潦倒的家庭生計的青年,已經是一名身經百戰的解放軍大尉營長了。爺爺的一生當過四次壯丁,前三次都跑回了家鄉,然后繼續給人家當壯丁換谷子。直到第四次他沒有跑了,因為他碰到了共產黨領導下的解放軍,當時那個沒有文化卻敢于對抗國民黨反動統治的他,毅然決然的參加了革命隊伍,他的命運從此開始了巨大的轉折。


在南方人兵里面,他那一米八高的魁梧身材顯得鶴立雞群。在地主家的長工生活,剝削階級的欺詐,練就了他的堅忍不拔和對統治階級的無比痛恨。冒著背后追擊的槍彈,那三次從壯丁隊伍跑出的經歷,讓他已經無畏于子彈的無情。因為他的作戰英勇,在淮海戰役中他從一名普通的戰士成為了一名解放軍排長,并關榮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渡江戰役中,解放軍在跨過長江后,積極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的“不可沽名學霸王”號召,他跟隨部隊參加了那場九死一生的“解放舟山”戰斗。那場及其殘酷的戰斗中,他帶領全排戰士乘坐渡船沖在了戰斗的最前方。一發炮彈落到了船上,除他之外,全排陣亡……


爺爺在回憶起那次戰斗時,他那張貌似平靜而又堅毅的臉上總會浮現出悲憤。一九五二年,他被授予三等功一次,后被任命為步兵連長,跨過了鴨綠江。


對抗“聯合國”軍隊的過程中,唯有土耳其軍人戰斗風格讓我爺爺稱道,與其他國家軍隊的戰斗被他戲稱為“趕鴨子”,那些國家的除了火力很猛之外便一無是處,這種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是何其的霸氣。而“鴨子們”猛烈的炮火也讓他失去了小半邊左腿肚子,并在他肋骨處留下了深深的傷痕。即便如此,九死一生的他還是帶著家人光榮的走下了那個擊破美軍不敗神話的戰場。



我姑姑的名字叫做“西征”,爺爺輕撫著奶奶幾個月大的肚子告訴肚子的孩子名字就叫“西征”后再次趕赴了“西藏平叛”的戰場,那是在一九五九年。既沒有很多戰友的榮歸故里,也沒有其他戰友的“加官進爵”,他只是依然那么毫無畏懼的懷抱著對革命的無比忠誠參加了那場戰斗,盡管為此他要面對的是與妻兒的分離。可是作為一名革命軍人,他的選擇是那么的正確是那么的崇高。


《亮劍》里面李云龍為了和尚砍下了土匪的腦袋并非虛構,爺爺的一名連長抱著有待俘虜政策被女叛匪殺害后,他端起了機槍就突突了那幾十個蠢蠢欲動的匪徒。爺爺說,從此他那個營在戰斗中就算是馬匹都不會放過,不論男女老少只要是能喘氣的都會打掉,軍人殺紅了眼是可怕的,也是無敵的。


有一次爺爺摸著我的腦袋著說,在西藏平叛的時候,他有一個機槍班長,他身高大約有兩米高,在攻擊叛匪的戰斗中,他的腦袋都被打飛了。最后全營戰士終于將那幫土匪圍在一座廟里,他勸降的政策都沒講,為了他的那個大個子班長,直接下令把整個廟和里面負隅頑抗的叛匪全部炸到了天上。


看到新聞里面說的那些貪污腐敗,爺爺告訴我,有次從叛徒窩了繳獲了幾車的金銀珠寶,可是沒有任何一個戰士會拿一點,要事拿了誰又能知道呢?還是當年他們的思想好啊。爺爺的戰斗經歷在他回憶是那么的輕描淡寫,可誰又知道當年他那是怎么的浴血奮戰,那是多么的艱苦卓絕。


因戰功顯赫,一九六一年僅有初小文化的爺爺被保送到“石家莊高級步兵學校”深造。畢業后他回到部隊準備繼續為國家為革命效力。因為部隊在北方,奶奶非常的水土不服,加之國家號召軍官專業回地方參加生產建設。為了照顧奶奶生活,為了響應國家的號召,爺爺放棄了在部隊的一切,帶頭轉業回到了家鄉,結束了他那二十年的戎馬生涯。轉業時他甚至放棄了國家對傷殘軍人的照顧政策,這用當時的話來說應該叫發揚風格吧。


回到地方,他歷任供銷合作社主任、革命委員會主任、工業局局長等職,因工作表現突出,曾經被送往北京學習,并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其實,直到市領導在爺爺的追悼會上致辭時,我才知道爺爺當過革委會主任。記得小時候,爺爺還說過因為有人用了公家的牛踩了幾塊土磚就要被判刑,他當場就反對還怕了桌子。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一個真正的革命軍人,他對自己的信仰對自己的選擇從來不會有半點的懷疑。這樣的精神是值得學習和尊重的。


離休后,他每天會風雨無阻的去老干部活動中心打門球或者和另外的老干部打打牌。只是時間從來沒有磨滅他在部隊里面養成的雷厲風行。


有一天晚上他從老干局回來后對我說,今天打牌的時候,有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同志說他牌沒打好還罵了他的娘,他當場就跳了起來一個耳光就把他抽翻在地上。這句話的霸氣,至今都讓我無法忘懷,要知道那個時候爺爺他已經有八十四歲的高齡了。當天半夜十二點了,爺爺又從床上爬起來告訴我,打人是不對的。接著便出門跑那六十多歲的老同志家去給人家道歉去了。


九十年代中期,改革開放的大潮除了給人們帶來了極大的物質豐富也助長了一些歪風邪氣。那個時候的街上,“洗腳按摩”的牌子比比皆是,爺爺感到很是好奇,一個人跑到那里面去看看是“洗腳按摩”是怎么回事。當他明白后,直接跑到了市政府。市委書記還是賣了一個曾經和他一樣行政級別的老干部的面子。某段時間類,市里還是刮起了一陣“打黃掃非”的暴風的。我問過爺爺,你一個人跑那里面去不怕啊?爺爺笑著告訴我,當年他打仗的時候帶著一千二百人他說站他們就得站,他說走他們就得走,他說打他們就得打,去看看按摩店里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好怕的!那股凌厲的神情,那種血與火歷練出來的霸氣可不是一般人能具有的。


零二年的時候,爺爺不慎摔倒導致骨折,需要更換骨頭。因為他年紀實在太大了,醫生不敢給他做更換骨頭的手術。可是保守治療的后果,無疑是讓爺爺在床上度過自己的余生。但是倘若手術失敗,每一個家人是無法承担那樣的后果的。大家猶豫不決的時候爺爺發話了,我就是死也要是在手術臺上,我可不想麻煩我的子孫來照顧我,這輩子我早就活夠本了。結果手術很成功,雖然家里沒有聽爺爺說不給國家添麻煩用國產的替代產品的話,私下用了進口的,但是這是必須的,這個秘密全家人都對他隱瞞著不敢和他說真相。術后,爺爺堅決不住特護房,要和普通病人同住一間。一周后,堅強的爺爺就能在我的攙扶下開始重新行走,連醫生都佩服他的恢復能力。同病房的那位被車禍弄得不能站立的老兄也深受感動,積極的恢復自己。我一個炮兵出身的兄弟來醫院探望爺爺,結果被我爺爺問那些專業知識問得啞口無言。時候我的兄弟告訴我,從來沒有見過那么清醒那么專業的革命老軍人。


我的爺爺已經故去,但是從抗美援朝走下來的他,卻永遠的留在了我的心中,我將他留下的勛章擺在了家里最為顯著的位置。同時我們一家人沒有聽從爺爺生前留下的話:將他火化,送去黨給他留的地方。在山清水秀的老家,有一座墳墓他遙遙的對著老家的房子,那是生我最愛的爺爺的地方。每年的清明我們一大家子都會來到這里,為爺爺燒上幾柱清香。也許違背看他的意愿,但是我們都覺得值得。


2015-08-23 08: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