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我們大疆欣賞但并不佩服喬布斯”
“我們大疆欣賞但并不佩服喬布斯”
觀察者網 福布斯中文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來自:福布斯中文網

福布斯中文網微信號:forbeschinaonline


(觀察者網訊)《福布斯》雜志網絡版近日撰文,詳細披露了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疆”)創始人汪滔從在香港科技大學宿舍中創建大疆,到大疆成為一個估值超過80億美元公司的全過程。這是汪滔今年首次公開接受西方媒體采訪,文中詳細闡述了大疆內部種種不為人知的秘辛,從與離職前員工打官司,到外部面臨3D Robotics的挑戰等等。無人機市場游走在法律邊緣的困境也得到了詳細的描述。

本文由福布斯中文網編譯,原標題為《大疆創始人汪滔:“不招人待見”的完美主義者》。


以下為文章全文:


到目前為止,汪滔還未有過身陷囹圄的經歷。他按時納稅,很少喝酒。但在今年一月份接受《福布斯》雜志采訪前夕——這也是汪滔今年首次公開接受西方媒體采訪——這位碰巧是全球無人機行業第一位億萬富翁的中國人卻發現自己攤上了大事,得罪了美國當局。


在距離汪滔深圳辦公地大約8000英里外的華盛頓特區,一位美國政府情報人員多喝了一點酒,然后在凌晨時分拿著朋友的四旋翼無人機出去玩。由于他毫無操作經驗,無人機最終消失在夜空中,經過短暫尋找無果后,喝得醉醺醺的他放棄了。拂曉時分,這架無人機被發現墜毀于白宮草坪,這件事立即引發了全球媒體的關注,負責總統安全事務的特勤局隨后展開調查。


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霸主


這架無人機是由汪滔制造的。今年4月,抗議者還利用汪滔制造的另一架無人機,攜帶一瓶放射性廢料降落于日本首相官邸樓頂;此前一個月,他開發的一架無人機還被犯罪分子用來向倫敦郊外的一座監獄運送毒品、手機和武器。人們利用你的產品不斷挑戰法律和社會底線,這定會讓大多數企業CEO如坐針氈,但這位主導全球無人機革命的低調的中國人卻并不担心。


34歲的汪滔說:“我認為這些并不是什么大事。”汪滔是大疆的創始人,根據市場研究機構Frost & Sullivan的數據,大疆在全球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份額達到70%。大疆隨后用了一個早晨開發出一款軟件更新,然后推送給旗下所有的無人機,它們在升級以后就不會再出現在華盛頓特區市中心周圍15.5英里的區域內。“這件事本身沒什么大不了的,”他說。


去年,大疆售出了大約40萬架無人機——許多是其主力機型“大疆精靈”(Phantom)系列——今年的銷售收入有望突破10億美元,相比2014年的5億美元增長一倍。知情人士透露,大疆的利潤已經達到1.2億美元。在2009年和2014年間,大疆的銷售額以每年兩到三倍的速度增長,投資者還相信大疆在未來幾年仍然可以保持這種統治地位。


今年5月份,大疆從Accel Partners那里獲得了7500萬美元投資——知情人士透露該公司在這輪融資中的估值達到80億美元左右。大疆目前還在以100億美元的估值實施新一輪融資,而持有公司約45%股份的汪滔的個人資產將達到45億美元。得益于這筆交易,大疆的董事會主席和兩位早期員工預計也將成為億萬富豪。Frost & Sullivan分析師邁克爾·布雷茲(Michael Blades)說,“大疆開創了非專業無人駕駛飛行器(UAV)市場,現在所有人都在追趕大疆的腳步。”


成功案例實屬罕見


一家公司的目標受眾從業余愛好者變成主流用戶,而且它在這一過程中還能占據市場的主導地位,這種成功的案例在科技行業發展史上實屬罕見。柯達用相機征服了用戶,而戴爾和康柏則以PC產品抓住了用戶的消費心理,GoPro則用運動攝影機引領科技潮流。當亞馬遜CEO杰夫·貝索斯(Jeff Bezos)承諾將用無人機送貨上門時,質疑者都抱著一種嘲諷的態度,但無人機正成為科技行業的“下一個大事件”。


無人機已在大規模用于商用:在今年的金球獎頒獎典禮上,無人機實時傳送航拍畫面;在今年4月份的尼泊爾7.8級大地震中,救援人員依靠無人機來繪制受災地區的地圖;美國愛荷華州的農場主還利用無人機監測麥田;Facebook將利用自有無人機產品向非洲農場地區提供無線互聯網接入;大疆的無人機還出現在《權力的游戲》和最新一部《星球大戰》電影的拍攝現場。


如今,大疆需要用更好、更便宜的無人機來不斷鞏固其在消費級市場的霸主地位,繼續上演“大疆精靈”系列在2013年1月份初上市時的好戲——這款無人機以679美元的價格迅速搶占了大量市場份額。在此之前,如果你想自己動手制造無人機,而且還希望質量能達到一定的水準,那么投入一般都得超過了1000美元。


大疆目前也面臨著諸多不利條件,比如說部分競爭對手的產品更便宜,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的官僚作風和保守的思想。FAA全面禁止小型無人機的商用,而且不愿迅速推行對全行業有重大影響的政策。總部設在美國加州伯克利的3D Robotics就是大疆的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這家公司由《連線》雜志前主編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創辦,其團隊中包括一些被大疆裁掉的員工,例如大疆北美區主管科林·奎恩(Colin Guinn)。


奎恩對自己被炒魷魚忿忿不平,他將大疆比作“歌利亞”,又將3D Robotics比喻為“最終戰勝歌利亞的大衛。”但是,奎恩的新雇主不僅僅是用“彈弓”與大疆進行對抗——3D Robotics的融資總額已接近于1億美元。


除此之外,大疆還面臨著法國無人機廠商Parrot(2014年銷售額突破了9000萬美元)以及中國本土眾多山寨廠商的挑戰,他們都渴望從規模不斷壯大的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分一杯羹。在今年的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數十家創立不久的公司在會展中心展示了他們的無人機產品。


不崇拜世上任何一個人


汪滔戴著一副圓框眼鏡,留著小胡子,頭頂高爾夫球帽,掩蓋著后移的發跡線。乍看上去,他絕對與一家新消費級科技巨擘的形象代言人的身份不符。盡管如此,作為大疆的掌門人,汪滔絲毫不敢懈怠,工作態度就像他2006年在香港科技大學宿舍中創建大疆時一樣,依舊一絲不茍。


在將大疆打造成為類似智能手機廠商小米和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那樣的中國頂尖品牌的過程中,汪滔可謂是眾叛親離,與曾經的商業伙伴、好友和員工決裂。但與小米和阿里巴巴不同的是,大疆或許會成為第一家引領全行業發展潮流的中國企業。正是由于這種主導地位,有媒體也將大疆與蘋果公司相提并論——但對于這種贊譽,汪滔似乎并不太在意。


汪滔匆匆走進辦公室,而辦公室門上寫著兩行漢字——“只帶腦子”(Those with brains only)和“不帶情緒”(Do not bring in emotions)。這位大疆的掌門人遵守著這些規則,他是一位言辭激烈卻相當理性的領導人,每周工作80多個小時,辦公桌旁邊放著一張單人床。汪滔說,他之所以沒有出現在今年四月份大疆在紐約舉行的“大疆精靈3”發布會現場,是因為“這款產品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完美。”


“我很欣賞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的一些想法,但世上沒有一個人是讓我真正佩服的。你所要做的就是比別人更聰明——這就需要你與大眾保持距離。如果你能創造出這種距離,意味著你就成功了。”


從小就對航模感興趣


汪滔對天空的癡迷始于小學,在讀了一本講述紅色直升機探險故事的漫畫書之后,他開始對天空充滿了想象。汪滔出生于1980年,在杭州長大,那個位于中國中部沿海地區的城市也是阿里巴巴的總部。汪滔的母親是位教師,后來成為小企業主,父親則是一位工程師。汪滔將大部分時間都花在與航模有關的讀物上面——相比中等的學習成績,這種業余愛好給他帶來了更多的慰藉。


汪滔夢想著擁有自己的“小精靈”——一種搭載攝像機跟在他身后飛行的設備。在汪滔16歲的時候,他在一次考試中得了高分,父母為此獎勵了他一架夢寐以求的遙控直升機。然而,他不久便將這個復雜的東西弄壞了,幾個月后才收到從香港發來的用于更換的零部件。


由于成績不是那么的出類拔萃,汪滔考取美國一流大學的夢想也破滅了。當時,汪滔最想上的大學是麻省理工學院和斯坦福大學,但在申請遭到拒絕后,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了香港科技大學,在那里學習電子工程專業。在上大學的頭三年,汪滔一直沒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但在大四的時候他開發了一套直升機飛行控制系統,他的人生由此改變。


為了這最后一個小組項目,汪滔可謂付出了一切,甚至不惜逃課,還熬夜到凌晨5點。雖然他開發的這個機載計算機的懸停功能在班級展示前一晚出了問題,但他付出的心血并沒有白費。香港科技大學機器人技術教授李澤湘(Li Zexiang)慧眼識珠,發現了汪滔的領導才能以及對技術的理解能力。


于是,在他的引薦下,這個性格倔強的學生上了研究生。“汪滔是否比別人更聰明,這我倒是不清楚。”李澤湘說,“但是,學習成績優異的人不見得在工作中就表現地非常突出。”李澤湘是大疆的早期顧問及投資者,現在則是該公司董事會主席,持有10%的股份。


在大學宿舍開始創業


汪滔最初在大學宿舍中制造飛行控制器的原型,2006年他和自己的兩位同學來到了中國制造業中心——深圳。他們在一套三居室的公寓中辦公,汪滔將他在大學獲得的獎學金的剩余部分全部拿出來搞研究。大疆向中國高校和國有電力公司等客戶售出了價值6000美元的零部件,這些零部件被焊接在他們的DIY無人機支架上。


這些產品的銷售讓汪滔可以養活一個小團隊,而他和香港科技大學的幾個同學則依靠他們剩余的大學獎學金生活。汪滔回憶說,“我當時也不知道市場規模究竟會有多大。我們的想法也很簡單:開發一款產品,能養活一個10到20人的團隊就行了。”


由于缺乏早期愿景,加之汪滔個性很強,最終導致大疆內部紛爭不斷。大疆開始不斷流失員工,有些人覺得老板很苛刻,在股權分配上很小氣。在創立兩年后,大疆創始團隊的所有成員幾乎全部離開了。汪滔坦言,他可能是一個“不招人待見的完美主義者”,“當時也讓員工們傷透了心”。


雖然一路走來很艱辛,最初每個月只能銷售大約20臺飛行控制系統,但由于汪滔家族的世交陸迪(音譯,Lu Di)的慷慨解囊,大疆最終還是渡過了難關。2006年晚些時候,陸迪向大疆投了大約9萬美元——汪滔說,這是大疆歷史上唯一一次需要外部資金的時刻。


陸迪被這位大疆的CEO戲稱為“吝嗇鬼”,后來開始負責大疆的財務工作,今天已成為該公司最大的股東之一——據《福布斯》計算,他持有的16%股份不久將價值16億美元。另一位對大疆發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人是汪滔的中學好友謝嘉(音譯,Xie Jia),后者在2010年加盟大疆,負責市場營銷工作,同時也是汪滔的重要助手。汪滔也給謝嘉取了一個外號,叫做“胖頭魚”。謝嘉曾賣了房子投資大疆,今天他持有的14%股份預計價值14億美元。


緊追無人機行業潮流


隨著核心團隊的建立,汪滔繼續開發產品,并開始向國外業余愛好者銷售,這些人從德國和新西蘭等國家給他發來電子郵件。在美國,《連線》雜志主編安德森創辦了無人機愛好者的留言板DIY Drones,上面的一些用戶提出無人機應該從單旋翼設計走向四旋翼設計轉變,因為四旋翼飛行器價格更便宜,也更容易進行編程。大疆開始開發具有自動駕駛功能的更為先進的飛行控制器。開發完成以后,汪滔帶著它們到一些小型貿易展上推銷,比如2011年在印第安納州曼西市舉辦的無線電遙控直升機大會。


正是在曼西市,汪滔結識了科林·奎恩,這是一位體格健壯的得克薩斯人,由于外形不錯,他還參加過真人秀節目《極速前進》(The Amazing Race)。奎恩當時經營著一家從事航拍業務的創業公司,正在尋找一種通過無人機拍攝穩定視頻的辦法。奎恩曾給汪滔發去過電子郵件,詢問大疆是否有解決這個難題的辦法。汪滔當時從事的研究恰恰是奎恩所需要的,即云臺(gimbal),可通過機載加速計在飛行中調整方向,以便無人機拍攝的視頻畫面始終能保持穩定,即便無人機在飛行中搖搖晃晃。


在最終開發出一款還算不錯的平衡環產品之前,汪滔至少制造了三款原型產品,雖然身邊有一位實習生幫忙,但由于其能力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因此也派不上太大的用場。汪滔還想方設法將無人機的電機連接到平衡環,這樣它就不再需要自己配備電機了,從而減少了零部件數量以及產品的重量。到2011年,飛行控制器的制造成本已從2006年的2000美元降到不足400美元。


2011年8月,奎恩先是在曼西市面見了大疆高管,隨后乘飛機來到深圳,并最終在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市成立了大疆北美分公司,旨在將無人機引入大眾市場。奎恩獲得了大疆北美分公司48%的股份,而大疆則擁有剩余52%的股份。奎恩當時負責大疆北美地區銷售和部分英語市場的營銷工作,他很快便為該公司提出了新的口號:“未來無所不能”(The Future of Possible)。奎恩一開始與大疆總部的關系還不錯。汪滔回憶說,奎恩是一位“了不起的銷售員”,“他的一些想法有時讓我深受啟發”。


到2012年晚些時候,大疆已經擁有了一款完整無人機所需要的一切元素:軟件、螺旋槳、支架、平衡環以及遙控器。最終,該公司在2013年1月份發布“大疆精靈”,這是第一款隨時可以起飛的預裝四旋翼飛行器:它在開箱一小時內就能飛行,而且第一次墜落不會造成解體。得益于簡潔和易用的特性,“大疆精靈”撬動了非專業無人機市場。


但汪滔與奎恩之間的關系卻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奎恩將開發“大疆精靈”無人機的功勞全部攬到自己身上,而且還以大疆創新公司(DJI Innovations)的CEO自居——奎恩的LinkedIn頁面上至今仍保留著這個頭銜——這讓大疆的創始人感到不滿。知情人士還透露,對于與其他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奎恩往往操之過急,特別是與運動攝像機廠商GoPro的合作,如果雙方合作達成,GoPro將成為大疆無人機的獨家攝像機供應商。但汪滔在最后時刻改變了主意,對奎恩的建議提出反對,由此激怒了GoPro——外界現在傳言該公司正在開發自己的無人機產品。


與前員工打官司


一開始,大疆只是希望“大疆精靈”能讓公司收支平衡就行了,畢竟這款無人機的零售價只有679美元。汪滔說,“我們開發了一款入門級產品,旨在避免與競爭對手展開價格戰。”然而,“大疆精靈”無人機不久即成為大疆最暢銷的產品,令公司的收入增長了4倍,而且這一成績還是在幾乎沒有任何市場投入的情況下取得的。


更為重要的是,這款產品還被銷往全世界——這種趨勢還延續到今天:在大疆的總營收當中,美國、歐洲和亞洲等三個地區各占30%,剩余10%則由拉美和非洲地區貢獻。這恰恰是讓汪滔感到驕傲的地方。“中國人總認為進口產品的質量一流,而中國制造的產品質量一般。好像我們自己的東西總是二流產品。我對整個市場環境感到不滿意,想要做些事情來改變這種狀況,”他說。


法庭文件顯示,2013年5月,大疆曾試圖買下奎恩持有的大疆北美分公司的所有股份,他們向這位美國人提供了0.3%的大疆全球(DJI Global)股份。但是,奎恩不接受這種解決方案,并稱正是北美分公司的努力才讓30%的“大疆精靈”無人機銷往美國。大疆并未留下與奎恩繼續談判的余地,在那年的12月份,該公司鎖定了大疆北美分公司所有員工的電郵賬戶,并將所有客戶訂單重新導向中國總部。在2014年新年到來前夕,大疆北美分公司的許多員工遭到解雇,奧斯汀辦事處的資產還被清算。大疆在2014年的營收達到1.3億美元。


奎恩最終在2014年年初將大疆告上法庭,但雙方最終在8月達成庭外和解,和解金額并未對外披露——不過據知情人士透露,金額在1000萬美元以下,這要比大疆之前向奎恩提供的股權的估值稍多一些。(大疆對這一數字向福布斯否認,但未提供準確數據)當時,紅杉資本在2014年中期向大疆投資了大概3000萬美元,該公司在這筆交易的估值為16億美元左右。“說我與“大疆精靈”毫無關系,這種說法相當可笑,就像說我是“大疆精靈”的發明者一樣可笑。”奎恩說。后來,他帶著很多同事一起加盟大疆的競爭對手3D Robotics。


霸主地位面臨最大威脅


3D Robotics也是大疆繼續主導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最大威脅。這家公司的總部設在加州伯克利,在一個四層樓高的辦公室外的陽臺上,3D Robotics的工程師們花了數十個小時對號稱“大疆精靈殺手”的Solo無人機的系統代碼進行測試。這款在4月份亮相的黑色無人機正繞著屋頂飛行,其聲音就像千只憤怒的蜜蜂集體發出的嗡嗡聲。此時,3D Robotics CEO安德森在一旁解釋說,如果說大疆創新是無人機行業中的“蘋果”,那3D Robotics就是“安卓廠商”。


安德森很欣賞四旋翼無人機Solo的優雅和簡易——這款無人機的設計靈感來自“大疆精靈”——他解釋道,Solo無人機的關鍵因素是軟件,而不是硬件。與封閉的大疆操作系統所不同的是,3D Robotics的操作系統屬于開放源,這就能夠吸引開發人員和其他公司的興趣,比如數十家正在用價格低廉的無人機削弱大疆優勢的中國山寨廠商。(大疆向鳳凰科技表示,已于去年11月開放了DJI SDK,即軟件工具開發套件。)


安德森表示,如果每個人都在使用3D Robotics的軟件,那么控制這個市場的將是3D Robotics,而不是大疆。他說:“大疆剛開始創辦時,制作無人機對我來說還只是一個業余愛好,大疆值得我們欣賞的一點是,他們曾經發展很快。現在我們正在進攻他們的本土市場,因此我們正在玩著‘你追我趕’的游戲。”


3D Robotics已經從高通和SanDisk等公司那里獲得了融資,從而為追趕大疆做好了資金準備,同時它還將大部分產能從墨西哥的提華納(Tijuana)轉移到了深圳。奎恩如今是3D Robotics的首席營收官,他當前探索的銷售渠道與在大疆的時候一樣,并且還與GoPros達成了合作,將后者的攝像機整合到3D Robotics無人機上。


汪滔駁斥了3D Robotics所謂的成功幾率。他說,“3D Robotics更容易走向失敗。他們有錢,但我的資源更為雄厚,實力也更為強大。當市場規模很小的時候,我們都很弱小,但是我還會打敗他們。”


在3D Robotics與大疆之間這場戲劇性的較量中,雙方都面臨著共同的挑戰:改變公眾輿論和軟化監管機構的立場。無人機既可以用來拍攝座頭鯨活動和冰川坍塌的壯觀視頻,也可以被極端組織ISIS利用,或是被別有用心的人用來窺視鄰居的浴缸。受法律保護的隱私權和安全問題使得整個社會不能張開雙臂迎接無人機時代的到來,因此,監管部門尤其是美國FAA遲遲沒有作出切實可行的規定。“現在天空中沒有無人機,這真是不可思議,”安德森說,“當你們在談論藍天的機遇時,我們其實就看到了一個。”


努力維持市場主導地位


在深圳的辦公室里,汪滔正暢想著消費級無人機行業的未來,但他的解釋卻不容易讓人搞明白。汪滔說,自己現在就好像是在揮舞著一把有450年歷史的日本武士刀,砍向一張倒霉的名片。他說,當武士刀將這張名片砍成碎片時,“日本的工匠在不斷追求完美。中國人有錢,但是產品卻很糟糕,服務亦是如此。如果要造出好產品,你必須付出更大的代價。”


大疆的產品要想達到汪滔所說的日本手工藝品的那種完美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汪滔公開承認,“大疆精靈”無人機“不是完美的產品”。據悉,有些機型由于軟件故障曾駛離了使用者之前設定的軌道。他承認,“我們確實需要改進,”并表示公司還將擴充員工數量。大疆的技術支持團隊目前只有200多人。(大疆向鳳凰科技表示,核心研發團隊已有約800人。)


汪滔還在處理形形色色的商業間諜活動。他斷定過去兩年涌現出來的一些國內無人機創業公司曾非法獲取大疆的設計。汪滔還處理過兩起內部員工泄密事件,其中,一位離職的員工把他們的設計圖帶走并賣給了競爭對手。汪滔將深圳比作一個“狗咬狗的社會”,這種環境當然會對公司的發展不利。


在深圳,就像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走過的道路一樣,隨著制造成本的下降,無人機將會日益成為一種日用品。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分析師杰拉爾德·范·霍伊(Gerald Van Hoy)指出,無人機的價格肯定會下降,“有些精品會像以前一樣退出市場。但是,大疆不會受到影響,因為他們已經鞏固了自己的市場地位,并獲得了用戶的認可。”


汪滔不想與他人分享天空,隨著無人機開始向農業、建筑業和地圖等商業應用領域的擴展,他下定決心要保持大疆的市場主導地位。“我們當前面臨的主要發展瓶頸是,如何快速解決各類技術難題,”他說,“你不能滿足于眼前的成績。”

2015-08-23 08: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