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大富無私的盧作孚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盧作孚的起點是極低的。父親盧茂林給人當過伙計,生養了6個子女,但還是讓孩子接受了教育。從6歲開始,盧作孚受到了當時完整的私塾和學院教育。1907年,14歲的盧作孚在瑞山學院小學畢業后被迫輟學,就再也沒有進過任何正規的學校。1908年,盧作孚步行到成都的一所補習學校學習數學,后覺得教學太慢,就干脆住在合川會館自學,不久學有所得。為了減輕家中困境,他一面自學,一面收教中學補習生掙錢。數學告一段落后,盧作孚轉而學習古文,他特別喜歡韓愈的文章。他曾花了三年時間逐字逐句地研究韓愈的著作,并逐段逐章作了批注。辛亥革命爆發后,像當時很多人一樣,盧作孚相信教育和實業才是救國的根本途徑。1915年春,盧作孚在上海商務印書館讀書時結識了教育家黃炎培,決定致力于“推廣教育,以開民智”。
1924年,楊森主政四川,任四川軍務督理兼攝民政,“思有以滌除吾川之貧弱愚私之舊染污俗”,羅織人才,“ 厲行新政”。他邀請盧作孚到成都担任教育廳長,盧作孚拒絕就任,但建議楊森在成都設立通俗教育館,繼續他的民眾教育試驗。通俗教育館成立之初,設博物、圖書、體育、音樂、講演、出版、游藝、事物八部。博物館經常舉辦古物展覽會、中國畫展覽會、革命史展覽會、各種比賽和表演,還公開放映電影。通過舉辦各種展覽、建造模型,盧作孚動員了成都的各種人才,成功地辦好一個非營利性組織。
1925年,川軍再次爆發內戰,盧作孚的通俗教育實驗再次受挫,倍感“紛亂的政治不足憑依”,他轉投實業,用 8000元資本購買了一條載重僅70余噸的小客船,成立民生公司。幾年后統一川江航運,迫使外國航運勢力退出長江上游,民生公司相繼在上海、南京、武漢、宜昌等地設立分公司。到抗戰時,民生公司的船只最多時達到137只,排水量超過3 6000噸,擁有職工7000余人。在川江航運成為戰時中國最大的航運企業后,盧作孚開始了對礦冶、紡織、食品、保險、新聞等78個企事業的投資。抗戰后,盧作孚把長江航線的重點移至上海,并在臺灣、廣州、香港等地設立辦事處。同時又從金城銀行集資100萬美金,創辦“太平洋輪船公司”,把航線延伸到越南、泰國、菲律賓、新加坡和日本。
盧作孚是一個天才的組織家和活動家,用政治家的理想來辦企業。他要求民生公司的每個員工都要做民族的精英。1938年10月,武漢淪陷,盧作孚趕赴宜昌,指揮奮戰40天,在長江水枯斷航和宜昌失守的最后一刻,將全部人員和物資搶運入川。在民生公司的努力下,原河南中福煤礦公司成功撤退到重慶,與北碚的天府煤礦公司合并,成為戰時重慶最重要的煤炭供應基地;原上海的大鑫煉鋼廠、漢口的周恒順機器廠順利搬到重慶后,成為了戰時后方的重要工業企業;從常州搬出的大成紡織廠遷到北碚,與三峽染織廠合并,成為后方最大的織布廠。其他如兵器工業、航空工業、重工業和輕工業的設備、器材和人員撤退到大后方,隨即在重慶周圍和四川各地重建起新的工業基地,成為持久抗戰的堅強后盾。
盧作孚的資產可敵國家,但他很少想到自己。據他的孩子回憶,家里多年來都只靠一份工資維持家庭生活,其他兼職收入都捐給了北碚的公益事業,家中的經濟狀況一直是相當緊張的。在他担任交通部長時,在交通部領工資,就停民生公司的工資;兼任全國糧食局局長時,也不領全國糧食局局長的工資。任何時候,他都只領一份工資,絕不多領。他的理解是:“最好的報酬是求仁得仁。”
盧作孚的個人命運是悲劇性的,但時至今日,歷史漸漸還他以公正,相信未來會給他更大的榮譽。先哲有云: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真正的富有,也許就是盧作孚那樣的大富無私。
    


余世存 2012-02-29 19:26:28

[新一篇] 徐友漁:記憶即生命

[舊一篇] 余世存:漢語的人心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