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在大陸經商,必須懂得習總的新規則
楊恒均:在大陸經商,必須懂得習總的新規則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各位好,很高興同我們閩商朋友講幾句,剛才韋森教授講《中國經濟下行的短期風險和長期增長趨勢》,越講越熱,西裝都脫了,我卻越聽心越涼,這不,西服扣子都扣上了。開個玩笑。韋森兄講的我是半懂不懂,我坐在下面一動不動,其實就想聽咱復旦的大經濟學家告訴我:現在進入股市到底遲不遲?


雖然我非常尊重經濟學家,但我對他們是有意見的。當初房價還沒有現在這么高時,他們弄一大堆理論勸我別買;當初股市還沒有這么瘋時,他們也說按照經濟規律絕對不能買中國的股票,可現在呢,房價和股價都高到我進不去了,我現在是沒房沒股票也沒錢,當然也就沒女朋友……


最近連續同我尊重的經濟學家同臺演講,兩星期前在溫哥華同茅于軾老師連續對當地華僑和華商談了三場中國經濟,現在又與老友韋森兄同閩商朋友討論經濟前景,我其實很有點不自在,我畢竟是一名政治學者,站在這里有一種走錯地方的感覺。就像主持人提到我去年突然去參加了一次國宴引起軒然大波一樣,看起來,我是經常走錯地方啊。


既然來了,還是講幾句吧,再說,誰能說中國的經濟離得開政治嘛。就拿讓我挺糾結的中國股市來說吧,無論按照哪派經濟學家的觀點,企業在虧損而股票在飛漲之時,都不應該入市吧?可中國這股市就能逆經濟規律,它不是按照經濟規律而是按照政治規則在漲跌。這次購買股票的就不一定要看經濟數據,但一定要看國運,看這波改革是否能成功,看十九大的政治前景,還要看當局對經濟局勢的把控程度……十九大前,至少不會像2007年那次一樣,讓我血本無歸吧。這不是股市,也不是經濟,而是政治嘛。


如果說韋森教授剛才講的“中國經濟下行”與未來增長的趨勢是經濟規律,我要講的則是規則——政治規則。從世界各地以及長遠來看,有些規律是無法阻擋的;但具體到中國,很多規則卻可以影響甚至短期改變規律。作為一名中國商人,你既要知道經濟大趨勢與大規律,也要對中國政治現狀與不停變化的規則有一定程度的認知。不懂經濟規律,最多虧點錢,不懂得政治規則,則可能讓你身陷囹圄、萬劫不復。福建省的情況我不太清楚,有一個省相關部門的同志告訴我,過去四年,任何一位落馬官員的五年徒刑,就對應了同他走在一起那些商人的67年牢獄之災。也就是說一位官員如果被判了十年刑期,就有一群商人為他坐134年牢。看看,這就是不懂政治,不懂得政治規則的下場嘛。


所以,請我這個政治學者來這里講講還是有必要的。我也發現最近請我去“講經濟”的越來越多了,為什么?一是我過去這些年寫過的那些大官基本都進去了,還有少數正在去秦城的路上,二是因為大家都感覺到,這一屆政府上來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洗牌或者“改革”從新開始了。而這一切都是從規則的轉變開始的。今天我們的主題是“轉型、機遇、風險”。我談的就是規則轉型時期你的風險和機遇。


這次在溫哥華同華人聚會后,一位華商找到我,他說,我現在都不知道回國做什么,甚至不知道還應不應該回國。他一說我就明白了,因為他發現國內的一些規則開始變化,他拿不準了。誰都知道溫哥華是天堂——也是咱中國富翁的天堂稍微了解中國商界的人也都知道,以前華商到中國做生意,他們不是找市場而是直奔市長。可現在問題來了,很多市長出問題了,沒有出問題的,也在出問題的路上,再也不敢同商人走得太近了。


市長們不敢見商人了,商人們才突然發現不知道怎么做生意了。你看,這就是規則的變化。這種規則的變化當然不只這么簡單,我可以告訴你們,以我的觀察,這屆政府很可能會在任期內徹底改變你們熟悉的那些規則,包括生意場的那些規則,當然更多的是潛規則。這種規則的急劇變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三十年左右來一次。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有一次天翻地覆的規則變化。幾千年來都被認為是勤勞致富的地主富農以及新興的資本家,一夜之間成為壞人,土地、家產被沒收,還被打倒在地,有些直接拉去槍斃了。這個規則變化夠大吧?接下來近三十年毛澤東統治時期,中國就是在這種規則下走過來的,商人與個體戶基本上被消滅殆盡。對了,我特別不理解,為什么現在有很多商人崇拜毛澤東,按說最崇拜老人家的是我啊,我一無所有,有時真想再來一次打土豪分房產,把你們這些商人瓜分掉。好,不開玩笑了。你們不用害怕,毛時代結束了,估計也不會再回去。等到小平上來后,又開始悄悄改變規則。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我們在《鄧小平》中看到的那段——


小平去一廣東農村,發現赤貧的農村老奶奶把自家養的雞藏起來,問清原來養雞超過12只就是資本主義,小平當即表態:今后養12只雞也是社會主義。這不,一下子就把規則改變了,從此老奶奶知道了社會主義也可以是12只雞。這事可能不是發生在鄧小平身上,但絕對發生過,可悲的是當時我的家鄉湖北鄉下,社會主義的標準要嚴格得多,養五只雞就可能被定為“走資本主義道路”。所以,我們那里餓死的人要比廣東多一些。



小平允許養雞后,傻子也可以上街擺賣瓜子了,這些預感到新規則誕生的人很快就成了第一批“萬元戶”,隨后各種“雞”在神州大地上龍飛鳳舞……整整三十多年的改革,靠“白貓黑貓”與“摸石頭過河”確實取得了巨大的經濟成績,但也因為一直在“摸石頭過河”,所以,很多規則也都是在探索之中。尤其是在社會主義搞市場經濟,在多元時代堅持一黨領導,這些東西歷史上根本沒出現過,自然沒有現成的規則可以照抄照搬,得靠“摸石頭過河”。


這三十多年摸出的“規則”在座的也都熟悉了,不用我多說了。總之,要想發大財,肯定得找官員,得找利益集團掛靠。一些中國商人出國到海外投資第一件事就是尋找市長、議員,要請人家吃飯,要合影,這真是無厘頭,你做生意找人家官員、議員干啥?你以為是在中國啊。知不知道,從你登陸后同人家官員搞到一起的那一刻起,你就開始冒隨時被媒體揭露“官商勾結”的風險了,你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實際上大家都知道,發達國家的官員和議員對你的生意沒有任何幫助。當然,更糟糕的是,一些持中國護照的中國商人一到華盛頓就想找人家總統候選人“捐贈”,然后合影,這種做法不但沒有任何可以改變人家候選人政治立場的作用,反而曝光后嚴重影響了中美關系和北京的形象。這大多是一幫無知的官員和一幫更加愚蠢的商人搞出來的。以為美國總統和外國市長也是可以像中國官員一樣,塞個大紅包就可以搞定。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說沒有規則肯定是不準確的,即便是潛規則,也畢竟是規則,而且有些規則對經濟發展也起到了短期的推動作用,例如我們常說的腐敗是經濟發展的潤滑劑。越南的例子就很明顯,他們也是社會主義國家,但他們的官員在說到投資與接待外商上,個個要死不活的,一點也不積極。我問他們官員為啥閑著都不去修橋,帶領人民發財致富,人家說,那是民間的事,官員介入太多會以權謀私。可中國官員就不同了,聽說有商人來了,立馬興奮了,馬上沖上去“招商引資”,架橋修路的事沒少做,私下權錢交易,大包小包也沒少拿。


但這一套規則無法執行下去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為經濟問題,而是貪污腐敗盛行,利益集團日益壯大,從阻礙改革到魚肉弱勢,社會變得越來越不穩定等等政治與社會問題。更糟糕的是,這樣一套規則和潛規則,已經開始一點點蠶食中華文化,鯨吞國人殘存的一些價值觀,讓道德底線無底線地瘋狂滑落……這一點沒有人比高官與富商看得更清楚了。們一邊在中國按照這一套規則玩命地玩,一邊卻不愿意自己的子孫后代生活在這樣一套規則下。我剛剛說的加拿大,就是中國富商和官員家屬的天堂。剛剛發出的包括100個貪官污吏的紅色通緝令,其中高達24位躲藏在溫哥華。


這屆政府強力反腐,開始打破過去三十年流行的“規則”尤其是潛規則,對于海內外的商人首先造成的是巨大的挑戰和風險,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做生意了!就說自貿區吧,以前這樣靠政策劃定的經濟區如經濟特區,你只要找到其中的某些領導,一定能夠捷足先登,一而再、再而三地成為“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人,我是首批從北京調任海南經濟特區的政府官員,我知道很多貓膩。可現在呢,相信我,如果你不想幾年或者十年二十年后到監獄報道,或者你的家屬在海外被追趕得有如喪家之犬,最好能忘記舊的那一套規則吧。


按會議舉辦方的要求,我得講一下什么是自貿區了。自貿區說白了就是規則。在自己領土上劃一塊,像以前的深圳經濟特區一樣,實行新的政策與規則,你要想玩,就必須熟悉新的政策,按新的規則玩。新的規則是什么你們搞經濟的比我清楚,但有一點我覺得大家應該注意了,不是經濟,而是政治:別同權力絞纏不清。即便新上來的那些權貴,你也要保持適當的距離,他們也只有十年二十年吧,難道能萬歲不成?西方國家已經發出了“不歡迎中國貪官”的宣言,在可見的將來,貪官和家屬們只能到月球或者火星尋找“天堂”了。


對于中國商人到海外投資、移民,我今天同樣要強調的是“規則”:到海外遵紀守法,入鄉隨俗,同樣要按照國際同樣的游戲規則玩。這些年,中國企業到處走,可所到之處,都留下了隱患。一些亞洲和非洲國家比較直率,干脆就同你干上了,西方一些國家囿于自己包容、自由的價值理念,有苦說不出。但當中國強大到一定程度時,你如果再到人家國家去破壞規矩,恐怕就會造成意想不到的惡果了。我說過,如果中國不按照國際公認的規則玩,自己又無法推出一套被世人接受的規則,全球出現新一波的排華浪潮并非不可能。


有人說了,我們強大了反而會有排華?那當然,以前排華,搶奪華商甚至殺死華人的事件,哪一個不是發生在比中國弱的東南亞如印尼、越南等國?強大國家不會“排華”,而當你強大到要挑戰人家的法律與規則時,“排華”就有可能了。


我并不是說現有的國際規則就是合理的,但目前情況下,中國不但無力挑戰現有的國際規則,而且也不應該挑戰,我們一直屬于收受益者。雖然一些憤青與某些部門像打雞血似的整天要塑造國際新秩序,但汪洋、李克強和習近平都在不同場合重申了中國堅決維護二戰后的國際格局,坦承美國是“老大”,中國無意挑戰。為什么美國是老大?因為現有的國際規則幾乎都是人家制定的,中國目前只有在博鰲論壇和上海合作組織上可以自說自話,半遮半掩地制定了幾條“規則”。


下面我說說大家都關心的“一帶一路”與“亞投行”,咱們福州和泉州可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鎮啊,要抓住這個機會。剛剛韋森教授對中國經濟下行的預測也許讓各位有些担憂了,但我告訴大家,按照經濟規律,中國經濟肯定不會那么強勁了,可中國是一個特色國家,經濟從來都脫不開政治啊。例如,消費疲軟無法拉動內需了,外貿因為鄰國經濟不景氣而萎縮時,我們突然宣布搞“一帶一路”,還有來勢兇猛的亞投行。從經濟上講,只要其中一個能夠順利上路,中國經濟就找到了新的增長點。西方國家,哪一個國家能夠靠一兩場閉門會議就弄出這么大陣仗的“經濟決策”?他們不但沒錢,也沒有這個權力。


作為政治學者,我還是更愿意從政治學上解讀“一帶一路”與“亞投行”,這兩個東西與其說是經濟考量,不如說是政治的大戰略。這是兩個由中國主導的最重要的國際規則大制定啊。我們從來沒有機會參與國際規則的制定,現在好了,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也是中國人的亞洲嘛,“一帶一路”與亞投行的規則,總該中國人來制定吧?其實,未必,從經濟與投資上說,中國可以確保“一帶一路”不失敗,亞投行也有充足的資金,但從規則制定上,北京不一定能成為掌舵人!


大家看,說到最后,還是一個規則制定的問題!這屆政府不但要在國內重新洗牌制定新的規則——從法治開始;也要在國際上試圖制定新的游戲規則——從“一帶一路”與亞投行入手。作為閩商,這些都是你們在經濟規律之外必須了解和掌握的,誰掌握得快,掌握得好,誰就能發財,又不用担心遲早有一天會被中紀委敲門……


說到這里該結束了,我相信,聽我剛才發言的很多朋友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你一直在說規則,但什么樣的規則是好的,什么樣的規則是壞的?中國這么強大了,為什么在國際上還無法制定規則?為什么萬事俱備的“一帶一路”與亞投行還不一定能贏?


很簡單,規則不是拍腦袋想出來的,今天把地主打倒,明天宣布多養雞多圈占土地就是“致富光榮”的做法肯定不行。任何能夠延續下去并得到大家擁護的規則必須是符合國人的核心價值理念的。什么核心價值理念呢?就是中國大多數民眾會接受,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已經普遍適用的那些價值理念——就是十八大提出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看看,難怪昨天還有人在微信圈傳播我被任命為對外宣傳司的司局級干部呢,我比任何一位官員都更多的推介公正、平等、自由、民主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從不諱言,提出這樣一套核心價值觀,是這屆政府迄今做出的最高瞻遠矚也一定是影響最深遠的舉措。其他的什么反腐與經濟改革都等而次之,唯獨這套價值觀的深入貫徹和踐行,才可能深刻影響中國未來的變化。只有這套價值觀真正被執政者踐行,被中國人接受時,北京才能為中國制定可靠可信、公開透明的規則;中國才能為世界制定令人信服的規則。違背這套價值觀的任何規則,不是讓你死,就是讓他們自己最后走向失敗。相信我。


我對商人一直是敬佩有加,尤其在中國的經商環境下能夠做生意發財致富的,那得經過多少艱難曲折,忍受多少屈辱啊,而中國這些年高速的經濟發展,少了商人,絕無可能實現。在轉型的關鍵時刻,我想對大家說,避免風險的最好辦法就是拋棄那些違紀亂法的潛規則,抓住機遇,認清新的規則……


這當然還不夠,一個心懷家國天下的有担當的企業家,不但要在經濟領域做出貢獻,還要關心政治關心社會關心這個民族的發展前途。你不但是一名企業家,更是一名公民,你不但要遵紀守法,拋棄潛規則,你更應積極參與制定新規則、維護新規則!


謝謝各位。


楊恒均 2015年5月19 福州 此文根據“5.18 閩商論壇”演講錄音整理,有刪減。



2015-08-23 08: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