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如何馴服桀驁不順的網絡民意?
如何馴服桀驁不順的網絡民意?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文 | 楊恒均


昨天,我所在小區附近的地鐵線路開通,我散步過去觀光。在地鐵站臺上拍照的時候,被工作人員制止,隨后我們有了一場小小的爭論,他用對講機招來了負責人。負責人向我解釋了地鐵規定:拍照可以,但要經過地鐵公司同意。在我反復要求他給出禁止拍照的理由后,他向我透露:有些人照一些負面的照片貼上網,造成很大的麻煩,我們很被動。


地鐵里禁止拍照并不是中國獨有的,尤其是列舉了一些具體的理由,例如太擁擠,拍照影響人流;保護工作人員的隱私;站在站臺上拍照可能會造成安全隱患等等。然而,担心“負面照片上網”為由的“禁止拍照”恐怕就不那么合理了,肯定是中國特色。


可這“不合理”卻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有哪個國家網民們上傳到互聯網的照片,能夠對公權力部門的工作人員造成如此大的“傷害”,甚至讓一些官員與權貴落馬、淪為階下囚?一張照片有如此的威力,他們當然會緊張。這種“有圖有真相”的網絡記錄,就是當今如火如荼的網絡民意之一種。


“網絡民意”對當今中國的影響是有目共睹的。只要看看現在中國政府的多少決策是基于網民的意見,有多少貪官污吏落馬是因為網民的揭露,就知道網絡民意的威力了。雖然可以毫不夸張地說,90%網絡民意依然被忽略、過濾、屏蔽、刪除了,但那漏網而出的10%的網絡民意依然煥發出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爆發力”。


今日推出的《2009年中國人權白皮書》說,“據抽樣統計,每天人們通過論壇、新聞評論、博客等渠道發表的言論達300多萬條,超過66%的中國網民經常在網上發表言論,就各種話題進行討論,充分表達思想觀點和利益訴求。通過互聯網了解民情、匯聚民智,成為中國政府執政為民、改進工作的新渠道。中國領導人經常上網了解公眾意愿,有時直接在網上與網民交流,討論國家大事,回答網民的問題。各級政府出臺重大政策前,通過互聯網征求意見已成為普遍做法。近三年來,每年通過互聯網征求到的建議多達幾百萬條,為完善政府工作提供了有益參考。”


政府中的一些有識之士對網絡民意的重視,確實讓“網絡民意”如虎添翼,更加牛B。可是,為什么網絡民意越來越洶涌?不滿的聲音越來越大呢?原因很簡單,作為民意一種的“網絡民意”是無法靠這種傳統的方法來疏導、控制的。就拿上面這段話來說,世界上所有的政府坐到一起,都不可能每天處理300萬條的意見,更何況這些意見很多是相反觀點的。民眾只是表達出自己的意見,然后被你挑選一些可以為你所用的“從善如流”,等你把不喜歡的那些意見刪除,甚至對提意見者“跨省”,就完事了?


這實在是太傻太天真了。當今不斷膨脹的“網絡民意”是無法用這種方法馴服的,而不能馴服的民意,遲早會帶來混亂!正如中國歷史上,統治者從來沒有能夠徹底馴服民意一樣,等到“民意”膨脹到一定程度,就爆發了一次又一次的農民起義、騷亂與革命。最高統治者當然知道這一被歷史反復證明了的真理,于是總想用順應民意的方式對自己的手下進行約束,希望他們在充當自己的打手與奴才的同時,也能夠為人民服務。


這種試圖用另類方法疏導、控制民意的辦法,無疑就給整個利益集團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就拿拍照來說吧,聽說現在越來越多的公共場合都在推廣這種“禁止拍照”的規定,據說,連一些管理很不像樣的長途公共車站也有保安專門制止乘客拍照,害怕“丑聞外揚”。想一下去年網絡上一張東莞火車站上乘務員幫旅客爬窗的照片在網絡上曝光后的結果,我雖然寫文章為站長說了好話,但站長還是被降職了。我想,今年春運期間,全國各大火車站,會不會也要掛出“禁止拍照”的招牌?


不妨再看一下最近出現的安元鼎現象,何等牛B,何等威風?一個民間的公司,竟然在京城腳下,“擁兵三千”,對手無寸鐵的訪民進行恐嚇、拷打與關黑監獄?他們被賦予那么大的權力,僅僅是要把只身來北京表達“民意”的訪民堵盡趕絕。可是,就是這樣一個肯定是有后臺有背景的巨無霸,被一地方媒體曝光后,在網絡民意不到一天的沖擊下,竟然被停業,又被立案偵查。


現在,我們思考一個問題:民主國家里為什么不會出現對訪民的圍追堵截?更不會出現一陣“網絡民意”就能讓這么大的公司土崩瓦解的現象?


想清楚了,就不會奇怪有主流媒體的大佬哀嘆:網絡民意綁架了中國政`治。西方也有互聯網,當然也有為數不少的網民,可是,很少聽到他們提到網絡民意(有網絡調查),更少聽到政府的政策與決策是依據網絡民意來制定的,更沒有看到民主政府竟然從網絡上收集管理國家的意見。


而且,你到民主相對成熟的西方國家,或者我們對岸的臺灣地區看看,有一個政府部門與公家的單位會如此介意、忌憚、恐懼網民的意見?你什么時候聽說,美國或者歐洲的一個官員,因為網民的一張照片,就被撤職,被“雙規”,被抓了起來?你什么時候看到,澳大利亞的公共場合禁止拍照是工作人員担心“負面”照片上網?


換句話說,我確實沒有發現任何一個國家,尤其是民主的國家里,“網絡民意”能夠如此攪動政府與權貴的神經,讓他們担驚受怕,讓他們哀嘆“沒有網絡的時代真好”。對于他們來說,此起彼伏又無法控制的網絡民意,無異于“暴民”造反,難怪已經有官員把“網絡民意”直接比喻為文化大革命時代的紅`衛兵


西方為什么沒有這般強大的“網絡民意”?他們有沒有其他不借助網絡的“民意”?當然有,但確實沒有中國如此這般的強烈,換句話說,西方的民意被馴服了。西方是如何馴服在中國常常成為改朝換代、成為暴力革命之源的“民意”的?


答案很簡單:迄今為止,世界諸國能夠成功馴服、控制民意的方法只有一種,而且已經被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采用了,那就是借助強大的“民意”,輕輕邁出一步,把“民意”變成“民主”……


民主制度就是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科學發明。這個制度把絕對權力關進了籠子里,讓以任何形式出現的公權力都受到制衡與監督,民眾通過選票選出管理家園、依法治國的領導人,民意的集中體現就是“選票”,選票挑選出來的領導人,沒有必要去聽你的意見,也沒有必要聽楊恒均意見,更不會在諸如“網絡民意”面前嚇得戰戰兢兢,但他得傾聽大多數人的心聲,否則,他就得下臺。就這么簡單,這就是民主——


民主是“暴君”與“暴民”一起發明的一種制度,是民眾用來對付“暴君”的手段,也是當政者用來統治“暴民”的工具!


楊恒均 2010-9-26



2015-08-23 08: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