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茨維塔耶娃:致一百年以后的你   一日一書
茨維塔耶娃:致一百年以后的你 一日一書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致一百年以后的你

作者: 茨維塔耶娃

出版社: 外國文學出版社

出版年: 1991


1919年某一天,茨維塔耶娃完成了她有名的詩作《致一百年以后的你》。她在筆記中這樣說過,她一整天都在思考一百年后這件事,她自信一百年之后人們將會愛上她;一百年之后的今天,我看見她,那個蓄著短發的茨維塔耶娃手里握著她的詩稿,隔著忘川,看著我們風塵仆仆,尋找她的出生地。是的,正如她所想象到的,我們在大街上迎面見到那么多女子,但我們看見活著的只有她——茨維塔耶娃。

我的詩啊寫的那樣地早

我的詩啊寫的那樣地早,

壓根兒沒想到——我竟成了詩人,

我的詩飄落,像噴泉四射的水花,

像焰火飛濺的落英五彩繽紛,

我的詩像小鬼鉆進了教堂,——

那里幻夢縈繞,香火長焚,

我那抒寫青春和死亡的詩,——

那詩啊一直不曾有人歌吟!

我的詩覆滿灰塵擺在書肆里,

從前和現在都不曾有人問津!

我那像瓊漿玉液醉人的詩啊——

總有一天會交上好運。

我喜歡——您不是為我而害相思

我喜歡——您不是為我而害相思

我喜歡——我不是為您而害相思,

沉重的地球永遠不會

從我們的腳下消失。

我喜歡——或許我會變成一個可笑的女子——

一個放蕩不羈的女性——但不會閃爍其辭,

即便我們的衣袖稍許接觸,也不會

春心泛濫,令人窒息,以至于面紅耳赤。

我還喜歡——您當著我的面

泰然自若地把別的女人擁抱,

您不會因為我沒有吻您

而讓我在地獄的火焰中受煎熬。

我喜歡——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我的溫存的人兒

您都不會念叨我的溫柔的名字——那會徒勞……

我喜歡——在那寧靜的教堂里,哈里路亞的歌聲

永遠不會在我們的頭頂上空繚繞!

我真心誠意地感謝您——

感謝您——您自己也不知道!——

是那樣地愛我:為了我的夜晚的安寧,

為了在黃昏時分我們的幽會極少,

為了我們不曾在月下散步,

為了太陽不曾在我們的頭頂照耀,——

感謝您不是為我而害相思——真糟糕!

感謝我不是為您而害相思——真糟糕!

我想和您生活在一起

我想和您生活在一起,

在一座小城市里,

那里鐘聲長鳴,

那里永恒黃昏和煦。

在鄉村的小旅館里,

古老的時鐘發出尖細的響聲,

仿佛時間的涓滴。

有的時候,每當夜晚,從某一座頂樓里

傳來長笛樂聲。

而且長笛手就從在窗子里。

窗子上擺著碩大的郁金香。

您也許根本就不想把我愛昵。

房間中央有一座壁爐砌著瓷磚,

每塊瓷磚上都畫著一幅畫:

玫瑰——心兒——帆船——

而在惟一一個窗口

堆積著殘雪、殘雪、殘雪一處。

您會躺下------我喜歡您這樣:慵懶,

心平氣和,無所掛牽。

偶爾聽到火柴發出。

刺耳的一聲。

香煙熄滅又點燃。

煙頭上的灰燼久久地顫抖,

仿佛短短的灰柱一般。

您甚至懶得將它彈掉——

索性整支香煙飛入火焰。

哪里來的這般柔情似水

哪里來的這般柔情似水?

我撫摩鬈發并非頭一回,

我也曾親吻過嘴唇——

比你的嘴唇更幽晦。

一顆顆星星升起又隕墜,

(哪里來的這般柔情似水?)

就在我這雙眼睛里,

一對對明眸升起又隕墜。

夜深沉,茫茫一片漆黑,

我在歌手的胸前偎依

(哪里來的這般柔情似水?)

還不曾聽過這樣的歌聲令人心醉。

哪里來的這般柔情似水?

你這狡點的少年,如何應對?

你這來自他鄉異地的歌手,

沒人比你的睫毛更長更美。

致一百年以后的你

作為一個命定長逝的人,

我從九泉之下親筆

寫給在我謝世一百年以后,

降臨到人世間的你——

“朋友!不要把我尋覓!物換星移!

即便年長者也都早巳把我忘記。

我夠不著親吻!隔著忘川

把我的雙手伸過去。

“我望著你那宛若兩團篝火的明眸,

它們照耀著我的墳塋——那座地獄,

注視著手臂不能動彈的伊人——

她一百年前已經死去。

“我手里握著我的詩作—一

幾乎變成了一環塵埃!我看到你

風塵仆仆,尋覓我誕生的寓所——

或許我逝世的府邸。

“你鄙夷地望著迎面而來的歡笑的女子,

我感到榮幸,同時諦聽著你的話語:

‘一群招搖撞騙的女子!你們全是死人!

活著的惟有她自己!’

“‘我曾經心甘情愿地為她效勞!一切秘密

我全了解,還有她珍藏的戒指珠光寶氣!

這幫子掠奪死者的女人!——這些指環

全都是竊自她那里!’

“啊,我那成百枚戒指!我真心疼,

我還頭—次這樣地感到惋惜,——

那么多戒指讓我隨隨便便贈給了人,

只因為不曾遇到你!

“我還感到悲哀的是,直到今天黃昏——

我久久地追隨西沉的太陽的蹤跡,——

經歷了整整的一百年啊,

我才最終迎來了你!

“我敢打賭,你準會出言不遜——

沖著我那幫伙伴們的陰森的墓地:

‘你們都說得動聽!可誰也不曾

送她一件粉色羅衣!’

“‘有誰比她更無私?!’——不,我可私心很重!

既然不會殺我——隱諱大可不必——

我曾經向所有的人乞求書信——

好在夜晚相親相昵!

“說不說呢?—一我說!無生本是一種假定。

如今在客人當中你對我最多情多意,

你拒絕了所有情人中的天姿國色——

只為伊人那骸骨些許。”



2015-08-23 08:5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