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勒泰的一位姑娘,她對小動物充滿愛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死亡谷中的那一夜》 陳曦Stanley 作品

阿勒泰的李娟和她的小動物。

我飼養的老鼠和訪客

by

李娟

廚房里有一只老鼠,于是我每天都要從自己的伙食里勻一勺子飯菜喂它。要是哪一天忘了喂,它就會趁月黑風高之時咬爛我的米袋子,在我的紅薯和胡蘿卜上留下一排排整齊的牙印,啃斷我掛在墻上的香腸,還要在我的碗架上留下能壞很多鍋湯的小東西。


沒辦法,只好忍氣吞聲地把食物定時放在固定的地方,恭候它享用。好在,只要喂飽了它,它就絕對不會給我惹事的。

而且,每天早上起來,看到昨晚留下的食物消失得一干二凈,實在令人莫名地心滿意足。好像它領了你的情,達成了默契。任何一場溝通,總是和情感有關的嘛。


可是前一段時間,單位的零姐姐送給我一只漂亮的貓咪。沒幾天,貓就把我喂養的這只唯一的老鼠抓住吃掉了。

貓貓逮著老鼠時,并沒有急于享用,而是在地板上扔過來扔過去地玩弄了好一陣。


這時我才看到這個被我親自喂了好幾個月的小東西是什么模樣。哎呀,這么小,居然只有一節五號電池那么長。虧我天天給它吃那么多東西,肉都長到哪里去了?


對了,為什么說這只老鼠是我養的唯一的老鼠呢?


因為,自從貓貓把它吃了以后,廚房里就再也沒有動靜了。開始一段時間,我仍然習慣性地每天舀一勺子飯放在廚房角落同樣的位置。可是,那一堆飯卻堆越多,再也沒消減一分一毫。

不知為什么,直到現在,每天早上做飯時還是會往那里看一眼,倒有些希望那里會突然空了。


除了喂老鼠以外,我還喂養著其他一些莫名其妙的小東西。之所以說“莫名其妙”,是因為我也不知道它們到底都是什么。只知道頭一天留給它們的飯菜,第二天總會消失得干干凈凈。


都是些剩飯菜,雖說不能吃了,但總歸是食物啊,食物總歸是用以滋養生命的。若把它們倒進垃圾堆的話,也就白白地腐壞了。


每天傍晚,我將它們倒在后門的臺階旁。于是在一個又一個漆黑的夜里,那些長著明亮眼睛的小東西就悄悄地向我家后門靠近了。到了臺階附近,先站立片刻,凝神傾聽,然后才按捺著喜悅慢慢走向食物。


另有一些時候,等它走近了,才發現食物們已經被某位仁兄捷足先登了。于是它在原地輕嗅一陣,又等待了一會兒,這才失望地轉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然而所有這些,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早上打開后門,臺階上空空如也,好像自己從來都不曾在那一處留下過什么東西。


直到下了一場大雪之后,才搞清楚一夜之間來了多少訪客。


最大的訪客估計是一條流浪狗。狗的爪印一看就知道。還有一種小動物,小多了,比我的小狗賽虎還小。腳爪印非常可愛,圓形的,隔十公分留一個,非常均勻整齊地呈一線排列。它從北面遙遙過來,經過家門口,上了臺階,并且原地轉了幾圈。可能還敲了敲門,還期待了一會兒,但終于還是離去了,小腳印消失進了南面的雪野中。


還有一種腳印,拖拖拉拉地走著的,每走一步都會在雪地上刨出長長的雪道。后蹄與前蹄落腳點平行隔排著,從容不迫,四平八穩。


還有兩行像是野兔子的腳印。


可是卻沒有一行人的腳印。


頭一天晚上,當我終于睡著了,一點兒也不知道外面下雪的事情。更不知道雪停后,這些訪客如何一一前來,又一一失望而去。雪蓋住了食物,它們的失望,讓人越想象,越心焦。


李娟,「一個」常駐作者,微博ID:阿勒泰的李娟


ONE·文藝生活 李娟 2015-08-23 08:53:01

[新一篇] 給你講個在麗江的愛情故事

[舊一篇] 關于上海,你所不知道的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