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紅樓夢 王熙鳳高超的說話藝術
紅樓夢 王熙鳳高超的說話藝術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松樵

來源|天涯博客


王熙鳳的說話藝術在《紅樓夢》中首屈一指,雖說她沒讀過書,但卻比許多讀書人強過百倍。


王熙鳳說話極其注重場合,十分得體,聽者受用,回味無窮,許多情況下仿佛那個環境就是為她那動人、俏皮、俗而不鄙的話語而特意定制出來的。


王熙鳳是貴族總管,自然不會像劉姥姥那樣以極為通俗的、趙本山式的幽默令聽眾捧腹。但是王熙鳳活躍氣氛、一石數鳥、機帶雙敲的說話藝術卻是劉姥姥、趙本山們所望塵莫及的。


第三回林黛玉一進賈府,一方面是母親賈敏病逝,一方面是父親林如海體弱多病,無力照顧好年幼的黛玉。賈母親見“上無親母教養,下無姊妹兄弟扶持”的外孫女,自然是睹人思人,百感交集,其內心的悲痛是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的,唯有祖孫二人抱頭痛哭,才能些許化解愁緒。


眾人忙都寬慰解釋,方略略止住。黛玉賈母逐漸平靜下來了,但大家依舊沉浸在凄凄慘慘、悲悲切切的慣性之中。直到王熙鳳趕來,這一切才立馬改觀,轉悲為喜。


只見王熙鳳一進門二話不說,攜著黛玉的手,上下細細打諒了一回,仍送至賈母身邊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這樣標致的人物,我今兒才算見了!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頭心頭一時不忘。”


王熙鳳此番話語一出,加上她高揚聲調,一下子就把剛才奔涌的那堆愁云驅散了。王熙鳳就這么輕輕松松地轉移了話題,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讓眾人集中注意力打量這祖孫二人。


林黛玉遠道而來,王熙鳳當然要首先贊美林黛玉。一個“標志”,一個“氣派”,點出了林黛玉的艷而不俗,她是飄逸的,她是超凡越脫俗的。“今日才算見”,賈府諸多女兒自是都難匹敵!


林黛玉聽到這一切自然只能羞羞答答地默許,但這似乎不是王熙鳳的重點,的重點不在林黛玉那里,她贊美黛玉是事實,但她更是為了贊美賈母。


“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這才是王熙鳳話語的重點,這般烘云托月的高超手法,一下子把賈母捧到了最閃耀的星空。林黛玉好,那是因為像賈母!


如果王熙鳳的話就此戛然而止,那就未免有些跛足了,那就難以稱之為藝術了。試想,就此結束話語,林黛玉會怎么想?所以王熙鳳又給轉了回來,她要讓林黛玉安心。


“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頭心頭一時不忘。”王熙鳳這句話倒是大實話,想當初賈母是何等的愛賈敏(第七十四回王夫人對鳳姐道:“但從公細想,你這幾個姊妹也甚可憐了。也不用遠比,只說如今你林妹妹的母親,未出閣時,是何等的嬌生慣養,是何等的金尊玉貴,那才象個千金小姐的體統。”),賈母又怎的不把對女兒的愛遷移到黛玉身上呢?更何況賈敏發生了如此的不幸。


王熙鳳言外之意,我們大可如此揣度:林黛玉雖遠道而來,雖是客人,但是從今之后,她就是賈府的主子,她就是賈母更為疼愛的“嫡親的孫女”。


如此一波三折,也就達到了一石三鳥的藝術效果。其一,王熙鳳贊美了黛玉的漂亮與眾不同;其二,王熙鳳也贊美了賈母的氣派;其三,王熙鳳更點出了賈母對黛玉的真愛,從今往后必然會把黛玉當作珍寶珍惜之,大家都要好生對待黛玉,從而給黛玉心理上極大的安慰。要知道,林黛玉是在乃父林如海的苦勸之下才勉強同意來賈府的,林黛玉又是個早慧的女孩兒家,她來之前的那個担心也就不消說了。


悲劇轉為喜劇,大家心里的石頭都落地了。林黛玉感受到了賈府的熱情與生氣,賈母也覺得黛玉心中的狐疑被初步打消了。有了王熙鳳的這一番話,林黛玉一定會安心暫時在賈府住下去,進一步感受賈母對她的愛——感受賈母曾經的對于她母親的愛。


此為一例,我們再看第二十五回王熙鳳戲說林黛玉,說林黛玉吃了他們家的茶葉,要做他們家的媳婦的事情。這一戲說、玩笑,也應視為一面一石多鳥、機帶雙敲的多棱鏡。


寶玉近日燙了臉,林黛玉前往怡紅院探望,碰巧李宮裁、鳳姐、寶釵都在。鳳姐對黛玉道:“前兒我打發了丫頭送了兩瓶茶葉去,你往那去了?”林黛玉笑道:“哦,可是倒忘了,多謝多謝。”——其實鳳姐的茶葉也送給寶玉、寶釵等人了,并非只送給了黛玉。鳳姐對黛玉笑道:“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們家作媳婦?”眾人聽了一齊都笑起來。


《紅樓夢》里的王熙鳳就是賈母的指向標,她的言行都是揣測著賈母的心思一步一趨的。王熙鳳揣測到賈母想要把兩個玉兒湊成一對的心思,所以就故意這樣當眾打趣黛玉,也表示她自己的認可態度,借此來討好賈母。(王熙鳳的話一定會傳到賈母那兒,賈母就會知道王熙鳳在幫忙撮合寶黛)但是我們千萬不可犯糊涂,這話決不表明王熙鳳在自己的表妹薛寶釵和黛玉之間真的偏向黛玉,也不是真的就認為“玉”好。寶釵也是吃了王熙鳳的茶的,寶釵對王熙鳳開玩笑的話不會有醋意,所以她也隨著眾人一齊笑起來。


一個月以后,第二十七回,鳳姐問紅玉:“你十幾歲了?”紅玉道:“十七歲了。”又問名字,紅玉道:“原叫紅玉的,因為重了寶二爺,如今只叫紅兒了。”鳳姐聽說將眉一皺,把頭一回,說道:“討人嫌的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這話和第二十五回的 “吃茶”戲說、玩笑形成巨大的反差。


在賈府,除了寶玉、黛玉之外,很少有人的名字叫“玉”,怎么能說:“你也玉,我也玉”呢?鳳姐的舉動實在有點反常,既令人不可思議,又耐人尋味。她當眾開“二玉”的玩笑僅僅才一個多月時間啊!如果不是遇到什么意外,怎么會突然對“玉”字反感起來了呢?這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因為“玉”使她碰到了麻煩和煩惱。那么,這麻煩和煩惱會來自哪里呢?作者在這里用極其曲折、含蓄地筆法,巧妙地透露出她的煩惱和麻煩來自王夫人、薛姨媽等人的“金玉良緣”之說。她在眾人面前開的“玩笑”不會不傳到王夫人那里,王夫人雖然不敢公開對賈母表示怎樣,但她對自己的侄女如此“放肆”的做法不會沒有態度和表示。事實上,王夫人對她的這位侄女在有些事情上的越級行為,動不動就捅到老太太那里去是不滿意的。在發放月例錢問題上她就對鳳姐發過難。這次,鳳姐在眾人面前借吃茶開黛玉的“玩笑”,顯然違背了她的意圖。書中雖沒有正面交代王夫人是怎樣教訓鳳姐的,但鳳姐這無來由的突然對“玉”煩惱,正給人以暗示和遐想。果然,從皇宮中傳出了“貴妃娘娘”的意圖,賈貴妃從宮中送出賞給賈府上下的端午節“賞禮”中,只有寶玉“同寶姑娘的一樣,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一樣。要知道,這“賞禮”可不是隨便給的,它是按人的身份、地位賞賜的。寶玉當時懷疑是不是傳錯了,襲人明確告訴他:“昨兒拿來,都是一份一份的寫著簽子,怎么就錯了?”一點兒不含糊!這再明顯不過地表明,元妃對“金玉良緣”是持肯定和支持態度的。元妃身處深宮,除一次暫短歸省外,再沒有同寶釵、黛玉接觸,她怎么會知道外面的信息,突然作出如此決定?毫無疑問,元妃的態度代表了王夫人的意圖。因為除每年的歸省外,“皇恩”還有“每月逢二六日期,準其淑房眷屬入宮請候看視”的規定。王夫人作為元妃的親生母親,自然會比賈母和其他人有更多地同元妃獨處談心的機會。可以說,元妃的“賞禮”,是王夫人利用元妃進一步在賈母面前宣示、推銷“金玉良緣”,是向賈母施加壓力和半公開抗衡,也是對鳳姐開的那個“玩笑”的抨擊。王熙鳳在第二十七回一聽“玉”就煩的答案正在于此。試想,一邊是賈母想玉成兩個“玉兒”的婚事,一邊是王夫人和元妃力主“金玉良緣”,這能不讓善于左右逢源的王熙鳳感到煩惱嗎?


總之,許許多多的事情,總是會在王熙鳳的幽默調侃著中變得和諧生動起來。沒有王熙鳳的賈府,應當就是一個沒有樂趣的賈府。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