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楚塵文化 費爾南多·佩索阿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切事物的單調包圍著我,就像我進了監獄。而今天是我獄中歲月中的一天。不過,那種單調只是我自己的單調。其實,每一張即便是昨天與我們相逢的人面,在今天也有了完全不同之處,因為今天不是昨天。每一天都是特定的一天,世界上永遠不會有另外的一天與之相似。只有在心靈中,才會有絕對的同一(盡管是一種虛假的同一),使很多事物與很多事物相類聚并且被簡化。世界是由海角和尖峰組成的,我們的弱視癥使我們只能看到四處彌漫的薄薄的迷霧而已。


我希望能夠遠走,逃離我的所知,逃離我的所有,逃離我的所愛。我想要出發,不是去飄渺幻境中的西印度,不是去遠離其他南大陸的巨大海島,我只是想去任何地方,不論是村莊或者荒原,只要不是在這里就行。我向往的只是不再見到這些人面,不再過這種沒完沒了的日子。我想做到的,是卸下我已成習慣的偽裝,成為另一個我,以此得到喘息。我想要睡意臨近之感,這種睡眠是生活的期許而不是生活的休息。靠著海邊的一個木棚甚至崎嶇山脈邊緣的一個山洞,對于我來說都夠了。不幸的是,我在這些事上從來都是事與愿違。


奴役是生活的唯一法律。不會有其他的法律,因為這條法律必須被人們遵從,沒有造反或者另求庇護的可能。有一些人生來就是奴隸,還有一些人則是強制之下被迫為奴。我們所有人對自由怯懦的愛,是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我們的奴隸生活是如何與我們般配——因為一旦自由降臨我們,我們全會將其當做一件太新鮮,太奇怪的東西避之不及。甚至,我剛剛表達了我對一個木棚或山洞的愿望,希望在那里解除一切事物的單調,也就是說解除我之為我的單調,我真正有膽量動身去那個木棚或山洞么?單調一直存在于我的內心,我知道并且理解這一點,我是否因此就再也不能從中解脫?到哪里都是窒息,因為無論我在哪里都是我在哪里,當整個事情與空氣無關而是肺出了毛病的時候,我的呼吸還能在什么地方得到改善?誰說我情不自禁地呼喚著純凈的太陽和空曠的田野,還有明亮的海洋和廣闊的地平線,而不再會惦記我的床或者我的食品?不會再走下八段樓梯來到街上?不再會拐進街角的煙草店?不再會對身邊閑得無事的理發匠問候早安?


我們周圍的一切成為了我們的一部分,以它的血肉和生命的一切經驗滲透著我們,就像巨大的蜘蛛之神布下的網,在我們輕搖于風中的地方,輕輕地縛住我們,用柔弱的陷阱誘惑我們,以便我們慢慢死去。一切就是我們,而我們就是一切。但如果一切都是虛無,那么事情還有什么意義?一道陽光暗去,一抹突然間陰沉逼人的烏云移來,一陣微風輕輕吹起,寂靜降臨了,抹去了這些特定的面容,這些嗡嗡人語,還有談話時的輕松微笑,然后星群在夜空中如同殘缺難解的象形符號毫無意義的浮現。


選自《惶然錄》 費爾南多·佩索阿 著 韓少功 譯

攝影@Myou Ho Lee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