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為弱勢者說話,而非用弱勢說話
為弱勢者說話,而非用弱勢說話
三劍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衡量弱勢與強勢最根本的標尺,不是拳頭、財產、話語權等,而是權利。


文 | 羽戈(不自由撰稿人、退步青年)



前不久,與一位來江南游玩的法官同學喝酒,談到律師被壓制、迫害,他大發牢騷:我們才是弱勢群體呢!

我驚問其故,他道:現在審案子,尤其是刑事案件,戰場往往不在法庭之內,而在法庭之外,只要判決不遂辯方的心意,律師便訴諸輿論,判決書、法官的名字甚至照片等,都被公之于眾,我們根本無從聲辯,只能任人宰割,這不是弱勢是什么?

我答:秉公審判,何懼人言?他呵呵而笑,不置一詞。隨后說起一個故事:我們這些小法官其實還好了,領導最慘,有一大律師,在我們法院立案受阻,竟把院長的工作照掛到微博示眾,院長卻無可奈何,聽說現在出門都得用墨鏡遮掩……

法官淪為弱勢群體,令我想起一則新聞,一則舊聞。

新聞發生在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建設銀行行長張建國談到利率市場化改革,稱“銀行是弱勢群體”,現場哄堂大笑,包括參加討論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舊聞則在多年以前,城管被小販追打,不敢還手,以至重傷,事后城管隊長感慨:我們也是弱勢群體。此言極具沖擊力,從而取代了事件,成為輿論的焦點。因為一般而言,城管與小販之爭,在代表國家暴力機器的城管面前,小販才是弱勢群體,顛倒過來,豈不可笑?

然而細究報道,可知城管隊長并非強詞奪理,當屬有感而發,而且人家使用了“也”字,并未抹煞小販的艱難處境,只能說,這是一場雙輸的博弈,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互害社會。

三個案例,都顛覆了世人的成見。問題出在哪里呢?

這不止因為,法官、城管和銀行在搶奪話語資源,“弱勢群體”一詞面臨濫用之虞,更根本的原因,則在這個詞本身。所謂弱勢,“弱”代表道德化,“勢”代表流動性,故而“弱勢”一說,極具彈性,如流水一般,并非一成不變,專屬于草根、邊緣、底層等。

譬如,民眾是弱勢,翻過身來,便成強勢;城管是強勢,淪為落水狗,便成弱勢,甚至,在更高級的權力面前,被蹂躪的民眾與被犧牲的城管,一同成為弱勢。

由此可見“弱勢群體”的彈性之大、內涵之模糊,一個詞,語義越是含糊,抑或空洞,便越可能被濫用。請注意我的措辭:濫用,而非誤用。

因為“弱勢群體”的語義實在含糊,除了那位行長大人,法官與城管自稱弱勢,結合具體語境,卻談不上什么錯誤。對此,我們可能會覺得荒誕、反諷,這正是我要談論的問題:病源僅僅出在法官、城管身上么,我們對“弱勢群體”這個詞,是不是寄予了一種過于美好的想象,投入了一種過于激切的情懷?

毋庸置疑,這是一個道德化的詞語,甚至有人稱之為“泛道德化”。其要義,端在一個“弱”字。我們都知道,恃強凌弱是大惡,鋤強扶弱是大善,以弱者自居,便可搶灘道德,對弱者的同情,便可通往正義,因此“弱勢群體”間接與正義掛上了鉤。

有些人熱衷于標榜自己是“弱勢群體”,哪怕他們一點都不弱,說白了,就是為了搶占道德與正義的話語權。如你所見,在一個褊狹、畸形的公共空間,一旦置身于弱勢一方,大抵能立于不敗之地。

從詞源上講,“弱勢群體”本是一個中性詞,與“強勢群體”相對,都是對社會團體與階層的命名,并不存在褒貶之別。然而其運用于實踐的過程,便是道德化的過程,最終,道德的水印烙在“弱勢群體”身上,既是不可磨滅的標識,同時構成了其不能承受之重。

不難發現,弱勢與道德之間,不能直接畫等號,正如道德與正義,不能直接畫等號。當弱勢等同于道德,弱勢群體占據了道德的制高點,則是一種變相的出身論:誰弱勢,誰便有理;誰強勢,誰便有罪。

基于此,弱勢不僅是一種立場、一枚標簽,還是德行的化身、正義的代表。這從而導致世人只問身份,不問是非,只論道德,不論權利。當“我站在弱勢群體這一邊”(以及“我站在雞蛋這一邊”)響徹云霄,便只有站隊的敵意,再無說理的余地。

這正是“弱勢群體”被濫用的癥結所在。道德化好似一把色彩斑斕的刻刀,割裂了這個詞語的實質與外形。它本是一種描述,現實之中,卻成了一種依據;它本該被詳加審視、拷問:何為弱勢,何以為弱勢?現實之中,卻被當作理所當然、不容置疑的前提:我是弱勢,所以我需要同情,需要保護……這儼然是強者的口吻。作為一種道德話語,弱勢群體已經實現了反轉。

對于這樣的詞語,除了慎用,別無他途。

當然,慎言“弱勢群體”,并不代表漠視、鄙棄弱勢群體。我的意思是,要為弱勢者說話,蓋弱勢之為弱勢,表現之一即話語權的喪失;與其同時,卻不必用弱勢說話,我們言說的依據,不是一個人、一個群體處于弱勢,而是他們的權利被摧折,自由被剝奪;我們的目光,不該停留在身份、階級的歸屬,而當聚焦于是非、公義的趨向。

就此而言,衡量弱勢與強勢最根本的標尺,不是拳頭、財產、話語權等,而是權利。當一個人的合法權利受到踐踏,他便是弱勢;當一個人踐踏他人的合法權利,他便是強勢。前者必須受到捍衛,后者必須受到批判,原因不在強弱對比,而在權利的遭遇。

法官也好,城管也罷,自稱弱勢群體,到底是真相,還是謊言呢,正取決于他們站在法律的哪一邊。

2015年5月24日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