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世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是世相(thefair)的第 464 篇文章


昨天那句話,來自電影《欲望號街車》,那里頭講了一個讓人撅著嘴的故事。

故事是這樣的,一個有風韻但心懷期待的女人,為躲避不光彩的往事逃進城里,她與人相愛,因為往事敗露而失去了愛人,被強奸,最后被送進精神病院。她哀求陌生帥氣的男醫生不要捆綁自己,那位醫生同意了。劇本里是這樣寫的:

他溫和地拉她起來,用胳膊扶著她,領她穿過簾子。白蘭琪(緊緊抓住他的胳膊):不管你是誰,我總仰仗陌生人的善意。

在經歷了所有最可怕事情之后,來自陌生人的善意其實并未讓她的人生有多大改觀。她仍將被捆綁,被凌辱,被遺忘。她失去了她所期待能得到的所有生活可能。但她卻用最大地力氣感謝那種善意。

善意總是在我們身邊的,但我們只在自己需要時才格外強烈地感受到它。更多時候,我們可能只是禮貌而冷淡地將它忽視了。想到這里,我忍不住對那些被忽視的善意感到抱歉,并且收起了某一瞬間差點流露出來的自怨自艾。


關于善意的這句話,最初是一位世相的讀者向我推薦的。昨天,另一位讀者回復我說:“是因為陌生人的善意不摻雜任何與利益和好惡有關的情緒嗎?”

還真的是這樣。善意若來自熟識的人,往往因為她的身份而失去份量。我們什么時候會真那么在乎父母的一個微笑呢?或者,我們什么時候又真的因為一個逢迎的幫助而感到溫暖了?

再往下想,熟人的善意還會帶來負担。善意往往需要償還,這是一件人們也許不愿意承認、但每天都在發生的事。這句話說得好像殘酷了些,但是認清它還是有必要的:我們不但互贈禮物,還互贈笑容,互贈鼓勵,互贈陪伴。你無法做一個只收取不回饋的人,你當然也不要自信地認為,你能當一個只贈予不索求的人。

并不是說來自熟人的善意不值得重視。而是說,大多數時候,我們因為對一個人的在乎和關心而無法倚仗他(她)。在乎和關心意味著你需要成為一個被倚仗的人,你需要強大并成為支柱。

但陌生人的善意,因為缺少熟人之間的關系延續性,一方面顯得輕微,一方面卻讓人看重,因為那是一種可以被邏輯支撐的純粹的善意,并且它無需償還,無需像某些熟人的善意那樣,必須被隆重對待。

村上春樹的小說《挪威的森林》最開頭那一段,不知道你們是否讀過,或是否有印象。它講的就是那些可以坦然接受,無需回饋也不帶來壓力的“陌生人的善意”。

37歲的我端坐在波音747客機上。龐大的機體穿過厚重的夾雨云層,俯身向漢堡機場降落。11月砭人肌膚的冷雨,將大地涂得一片陰沉。使得身披雨衣的地勤工、呆然垂向地面的候機樓上的旗,以及BMW廣告板等的一切的一切,看上去竟同佛蘭德派抑郁畫幅的背景一段。罷了罷了,又是德國,我想。

  

飛機剛一著陸,禁煙字樣的顯示牌倏然消失,天花板擴音器中低聲傳出背景音樂,那是一個管弦樂隊自鳴得意演奏的甲殼蟲樂隊的《挪威的森林》。那旋律一如往日地使我難以自已。不,比往日還要強烈地搖撼著我的身心。

  

為了不使頭腦脹裂,我彎下腰,雙手捂臉,一動不動。很快,一位德國空中小姐走來,用英語問我是不是不大舒服。我答說不要緊,只是有點暈。

  

"真的不要緊?""不要緊的,謝謝。"我說。她于是莞爾一笑,轉身走開。音樂變成彼利·喬的曲子。我仰起臉,忘著北海上空陰沉沉的云層,浮想聯翩。我想起自己在過去人生旅途中失卻的許多東西--蹉跎的歲月,死去或離去的人們,無可追回的懊悔。

  

機身完全停穩后,旅客解開安全帶,從行李架中取出皮包和上衣等物。而我,仿佛依然置身于那片草地之中,呼吸著草的芬芳,感受著風的輕柔,諦聽著鳥的鳴囀。那是1969年的秋天,我快滿20歲的時候。

  

那位空姐又走了過來,在我身邊坐下,問我是否需要幫助。"可以了,謝謝。只是有點傷感。"我微笑著說道。

  

“這在我也是常有的,很能理解您。”說罷,她低下頭,欠身離座,轉給我一張楚楚可人的笑臉。"祝您旅行愉快,再會!"



這就是為何我們真的無比仰仗陌生人的些微善意。在我們必須獨自面對一個又一個艱難關口的生活里,許多陌生人的善意能拯救我們,或起碼能讓我們鼓起往前走的力量。


只是你要清楚,這些善意并不能改變生活本身,它們只提供輔助。

還是在《欲望號街車》劇本最開始,有一個我印象特別深的細節。白蘭琪下了車,來到城市,灰暗的過去在身邊消退,一切迷人的生活似乎都即將展開。劇本里對她那種愉快的描寫讓人記憶深刻:

白蘭琪提著一只旅行包從街角走出來。她看看拿著的紙條,望望樓房,接著又看看紙條,再望望樓房。她露出驚愕不相信的神情。她的衣著和這個環境很不協調。她穿著一身講究的白色衫群,束著一條柔軟的腰帶。戴著項鏈,珍珠耳環,白手套和帽子,看來就像是來花園區參加夏季茶會或雞尾酒會似的。她比斯蒂拉大五歲左右。她嬌弱的美容必須避開強烈的光線。她那遲疑的舉止和一身白色的衫群,多少使人聯想起一只白飛蛾。

這時候,她遇到了那種隨處可見的“陌生人的善意”。一個男人關心地問她:怎么啦,親愛的?你迷路了嗎?


白蘭琪“稍帶幾分歇斯底里的幽默”說:他們叫我坐欲望號街車……

她哪里知道后面還有什么在等著呢?




世相

倡導有物質基礎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顧見識與審美

也許長,但必定值得耐心閱讀

覆蓋千萬文藝生活家的自媒體組織“文藝連萌”發起者


微信:thefair 微博:@世相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