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民間語文第456期 魯山養老院過火后的思考
民間語文第456期 魯山養老院過火后的思考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賈也

來源|天涯雜談


導語:河南魯山一養老院發生火災致38人死亡。據河南省安全監管局網站消息,5月25日20時左右平頂山市魯山縣城西琴臺辦事處三里河村一老年康復中心發生火災。截至26日凌晨4時30分,搶險人員共搶救出44人,其中:38人死亡、4人輕傷、2人重傷,傷者已送醫院救治。從蘭考孤兒院到魯山養老院,我們發現,在我們這個社會從來不缺血饅頭,但是血饅頭早已無法醫治這個社會了,相反卻被一些人大快朵頤地分食!


一、鐵皮泡沫房里的養老


從蘭考孤兒所到魯山養老院,短短兩三年間,河南這兩把火,將人活活燒死,很是驚心動魄,駭人聽聞,誰都有老小,“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將心比心,人心比天高,這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痛何止于個人,是整個社會、整個國家、整個時代的痛。就像當初我們無法想象蘭考的孤兒活活燒死的那一幕,現在還是無法想象:在那漆黑的夜,老人蹣跚、慌亂的身影,44人,38人死亡,2人重傷,4人輕傷,那是鬼哭狼嚎的、最漫長的夜晚。我們無法想象,更無從理解,這個夜是如何的撕心裂膽。


正因為如此,魯山養老院門口一句“替天下兒女盡孝”,倍覺刺眼,這是莫大諷刺,面對38人遇難,莫非養老院跨界完成了火場葬的事。于是,社會不滿的情緒吐槽于坊間和網絡,一些居心叵測的人卻開始幸災樂禍:這下就好了,家屬即可甩開包袱,又能到一筆賠償。更是甚者,有一些憤世嫉俗者開始大加鞭撻:中國每年數以千億元計在全世界充闊老,國人卻住在鐵皮屋里“享受幸福”的晚年,一場火災就奪去幾十人的生命,這治的是哪門子國?


扭曲的人心,扭曲的價值觀,必然產生一個鬼域般的世界。我們社會確實存在諸多亟需解決的問題,但一直處于無解的狀態。面對各式各樣血的教訓,就像一直供給社會的血饅頭一般,大家都在大快朵頤地分食。血的教訓,到底教訓了誰?教訓了人們,還是教訓了政府?從蘭考孤兒到魯山養老院,若是說“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世”過于漫長,但短短兩三年間,也在河南一省,老人和孤兒——弱勢群體相繼赴火罹難,人鬼兩茫茫,我們現在談社會進步,簡直是一種侈談!


其實,人們的憤怒是充足的原因。養老養不起,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通病。社會老齡化日益突出,一個普通家庭上攤上四個老人是挺正常的事,在高房價、高醫療、高教育、高物價支出的社會現實面前,確實是壓力山大,讓人喘不過氣來。迫于生計的夫妻養不起老人很正常,無暇照管老人更為正常,最終老人走向養老院也是社會養老的大趨勢。同時,養老金虧空的問題、空巢老人老無所養的問題、以房養老政策笑話問題等等一系社會問題困擾著我們,讓我們倍感糾結,深深感到生非容易死不甘。


在這樣的社會現實面前,魯山養老院的一把大火,燒起了人們胸中無名的怒火。我們的社會養老事業越來越像泡沫,如今這么一批老人在鐵皮泡沫房里,如同泡沫被火烤破一般,碎得讓人心痛,余下的悲哀,我們又能如何?


二、泡沫化機制下的應對


慘劇已經釀成,想捂捂不住。新聞媒體已在以正視聽:養老院是民辦的;房屋是鐵皮泡沫屋;起因是電器故障……言下之意,再明了不過了:事故責任——誰主辦誰的責任,找養老院去;事故起因,電路老化引燃麥地——找電路去;事故重大,鐵皮泡沫屋易燃——找鐵皮屋去!按此強大的邏輯,魯山縣政府大可以雙手一攤,作無可奈何之狀,便將責任降到最低程度。


但細細想來,就覺得問題重大。養老院鐵皮泡沫屋怎么回事,是不是違章建筑?是誰審批的?養老院附近的加油站怎么回事,有沒有安全隱患?是誰監管的?更有媒體爆出新料來:養老院已辦十多年,涉事養老院負責人范某曾獲道德模范提名獎……也就是問題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一連串質疑就接踵而至,政府相關的質監、建設、消防、民政等部門能脫得了干系嗎?政府自然就陷入輿情的漩渦之中。如果任其發酵,說不定就像慶安事件一般,引發魯山政治生態的大震蕩。


當然,政府可能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倒,大可以說:哎呀,不是說過了,養老不能靠政府,政府怎么可能包辦一切呢?所以,只能鼓勵社會民辦。問題是,社會民辦企業哪有你們想象的好管?我們已經督查了N次,開出無數張限期整改意見書,但就因為是民辦企業,所以養老院總是拖拖拉拉,說是沒錢整改啊!我們政府根本拿它沒轍,總不能勒令它關停吧?一旦關停,如何安置里面的老人,這就涉及到社會穩定的問題,當然不能這么辦。


政府總擺出一臉受害者的無辜相,更何況,我們哪里希望慘劇發生呢?出了這么大的安全事故,單單控制養老院的負責人肯定是交待不過去的了,還是要有相關責任人來頂缸背鍋,撤職查辦一部分那是必然的程序,要不然面對洶洶的輿情,肯定是過不了關的。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事故發生之后,所謂的“補牢”整改還是老套路,領導相當重視,不驚動中央要員到下面走一遭,也會有省里來人到現場指揮救援一番,無非把鏡頭特寫留給領導,把報章頭條留給領導,以證明領導英明神武,高度重視。


不出人命不重視,出了人命就大檢查、大做秀,接著呢,就是撤職查辦一批倒霉的官員,就算“屎干了不臭,云散了雨停”,政府就算度了這個坎,這是中國特色的政府應對機制,從未改變過。


然后呢?然后就等待下一個類似的社會悲劇發生。正因為如此,從蘭考孤兒所到魯山養老院,相差不過就是短短二三年間。這又像各類血拆事件一般,總是在全國頻繁上演一般,一副干部與群眾打成一片的混亂局面,到底誰想著出一個好的法子來解決——沒有,一直沒有!血饅頭一直飛,飛到誰的嘴里,誰就一口咽下去!


結語:血饅頭在飛!從蘭考孤兒院到魯山養老院,我們發現,在我們這個社會從來不缺血饅頭,但是血饅頭早已無法醫治這個社會了,相反卻被一些人大快朵頤地分食!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