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林少華:太宰治“無賴”中的真誠   評論
林少華:太宰治“無賴”中的真誠 評論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倘以三駕馬車打比方,日本近代文學的三駕馬車應是夏目漱石、森鷗外和芥川龍之介;日本現代文學的三駕馬車則非此三人莫屬: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和太宰治。令人沉思的是,六人中有四人死于自殺。尤其后“三駕馬車”,居然集體跌入自盡深淵。太宰治于一九四八年投水自盡,年僅三十九歲;三島由紀夫于一九七O年剖腹自絕,正值四十五歲盛年;川端康成于一九七三年含煤氣管自殺,時年七十四歲。其中太宰治從二十歲開始自殺,接連自殺五次。雖說愛與死是文學永恒的主題,但就世界范圍來說,多數作家都程度不同地將作品中的愛與死同個人生活中的愛與死剝離開來。而像太宰治這樣使得二者難分彼此的,無疑少而又少。在這個意義上,要想真正理解太宰治的作品,就要首先了解太宰治其人,就要進入其個人世界,盡管那是個大多時候霧霾彌天、充滿凄風苦雨的世界。


太宰治,本名津島修治。一九O九年(明治四十二年),太宰治作為第六個男孩兒出生于青森縣一個有名的大地主家庭。父親源右衛門是當地的名士和高額納稅者,曾任貴族院議員、眾議院議員。母親體弱多病,太宰治由乳母帶大。豪宅深院,家中男女傭人多達三十人,出入有帶家徽的馬車。不過由于當時日本實行長子繼承制,他作為第六子在家里并不受重視。這使他在懷有貴族意識的同時逐漸萌生了邊緣人意識和逆反心理。高中時代開始接觸馬克思主義,因此對自己的地主出身即剝削階級出身產生自卑、內疚和負罪感。一九二九年服安眠藥自殺未遂。翌年進入東京大學法文系,一邊用家里充裕的匯款游玩享受,一邊用來資助處于非法狀態的日本共產黨,進而參加共產主義政治運動。脫離運動后同萍水相逢的酒吧女招待投海自殺。女方溺水身亡,自己僥幸獲救。其后開始同藝妓小山初代同居,但精神一蹶不振。一九三五年參加《都新聞》報社錄用考試而被淘汰,自縊未果。翌年因藥物中毒而住院治療。原先信賴的長輩和朋友們視他為狂人,紛紛棄他而去,加之入院期間小山初代與人通奸,致使太宰治對人生與社會徹底絕望,深感自己已喪失做人的資格(即“人的失格”),和初代同時自殺未遂。


這樣的人生經歷相繼帶入他日后創作的《斜陽》和《人的失格》這兩部堪稱日本文學經典的中篇之中,尤以后者明顯。寫完《人的失格》不出一個月,太宰留下未竟之作《再見》(《Good-bye》)手稿和數通遺書,同戀慕他的山崎富榮雙雙跳入河中。此即第五次亦即最后一次自殺。日本戰后“無賴派”最具代表性的天才作家就此落下人生帷幕,時為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三日深夜時分,尚未步入不惑之年。雖云《再見》,而不復見矣!




《斜陽》寫于作者離世前一年的一九四七年上半年。貴族出身的母親同女兒和子原本在東京一座足夠闊氣的公館里生活。戰敗后由于經濟上難以為繼,遂遷住遠離東京的伊豆一棟小別墅,母女相依為命,靜靜度日。不久被征召入伍的弟弟直治從南洋回來,寧靜的生活被打亂。直治不是在家酗酒,就是拿著變賣母親和姐姐衣服的錢去東京找一位叫上原二郎的流行作家花天酒地。和子某日在家翻閱直治寫的《葫蘆花日志》,得知弟弟頹廢痛苦的生活真相。母親病逝后,和子赴京同上原相見,失望之余,被迫與之發生肉體關系。幾乎與此同時,直治在伊豆家中自殺。和子決心不受任何舊道德束縛,生下上原的孩子。


日本文學評論界一般認為四個主人公身上都有太宰治本人的標記。酗酒吸毒的弟弟直治疊印出中學、大學時代的作者面影;決心為“戀愛與革命”而一往情深甚至孤注一擲的姐姐和子凸顯戰爭期間作者苦悶的精神世界;流行作家上原二郎可以說是戰后作者生活的翻版;而母親身上則隱約寄托著作者的貴族情懷和審美理想,也是作品中唯一穿過凄風苦雨的一縷溫馨的夕暉,亦即“斜陽”的象征或化身。翻譯當中,幾次駐筆沉思:如果風暴不是來得太猛,而在世界某個角落保留這樣幾位懂得與冬日天空相協調的圍巾色調、懂得合歡花有別于夾竹桃的獨特風情、懂得憐惜弱小生命、懂得小仲馬的《茶花女》和并不反對女兒讀列寧作品的優雅的貴族婦女,那又有什么不好呢?何必人人腳上都非沾牛屎不可呢?結果,在我們自己腳上也不再沾牛屎而回頭尋找優雅的今天,優雅不見了。太宰治或許當時就已意識到了這點——盡管弟弟直治一直想逃離貴族階級而力圖成為民眾的一員,但寫給姐姐的遺書中最后一句卻是“我是貴族”。在這個意義上,《斜陽》無疑是一個沒落階級、一種過往文化、一段已逝歲月久久低回的挽歌。自不待言,挽歌旋律中也滿含著對日本戰后并未因戰敗而有任何改變的人的自私自利、蠅營狗茍和因循守舊的悲憤與絕望之情。而這點恰恰引起了人們廣泛的共鳴。作品因之風行一時,“斜陽族”成了人所共知的流行語,開“××族”表達方式之先河。


作品結構跌宕起伏而又一氣流注,縱橫交錯而又渾融無間。筆調或溫婉細膩和風細雨,或昂揚激烈濁浪排空,不愧為大家手筆。在日本有太宰文學之集大成之譽,并非溢美之詞。甚至有人——例如小田切秀雄——譽之為青春文學。同時感嘆:“現在的青春文學在哪里?莫非是村上春樹、村上龍?”




前面已經提及,《人的失格》是太宰治死前不到一個月才寫完的中篇,發表已是其身后的事了,乃太宰文學的終點站。較之《斜陽》,《人的失格》中融入的作者個人生活色彩顯然濃重得多。主人公葉藏出生于日本東北地區一個大地主家庭。父親是國會議員。葉藏從小就喜歡以搞笑或逢場作戲的方式取悅于人。赴京上高中后由于受“惡友”堀木的影響,開始吸煙酗酒和嫖妓,同時參加左翼組織的秘密聚會等活動。退出后不久同一個酒吧女招待一起跳海自殺,僅自己獲救,被學校勒令退學。老家因此不再匯款。沒有生活來源的葉藏淪為女記者靜子和酒吧老板娘的情夫,同時靠畫低俗的漫畫賺取酒錢。后來同處女嘉子結婚,過了一段短暫的正常生活。而嘉子被一個小商人誘奸事件使他受到極大的精神傷害。喝安眠藥自殺未遂后開始咯血,并為戒酒注射嗎啡。毒癮很快一發不可收拾,被送進精神病院。出院后返回鄉下生活,徹底成了廢人——失去做人的資格,人的失格!


如果說《斜陽》是太宰文學之“集大成”,那么《人的失格》則是太宰文學的“總決算”。雖說有相當多的部分同作者本人經歷相重合,但夸張和虛構成分亦不在少數。因此,這部中篇既是自傳體小說又不是自傳體小說——就作者生活歷程或閱歷來說,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自傳體小說;而就其心路歷程或個人精神史而言,則是不折不扣的自傳體小說,完全可以視為太宰自虐而扭曲的精神自畫像、靈魂自白書。小說以赤裸裸的自供狀手法,將主人公對于人、對于人世的疏離感、孤獨感、恐懼感以至絕望感毫不掩飾地剖析出來,同時將作者對愛與真誠、對友情與信任、對自由與幸福的訴求推向極限,展示了邊緣人和生活在自閉世界之人血淋淋的真實的靈魂切片。在這點上,或如日本著名文藝評論家奧野健男所說,比之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佐夫兄弟》、《惡魔》的縱橫捭闔固然遙不可及,但其深度應在《死屋手記》之上。并且斷言:“這部作品是天生有某種性格之人、具有懦弱、美好、悲哀和純粹的靈魂之人的代言者,是他們的救贖。太宰治是為創作這部《人的失格》而來到人世的文學家。他將由于這部小說而永遠活在人們的心里。”(參閱新潮文庫版《人的失格》解說)。在我看來,《人的失格》也好,《斜陽》也罷,至少其中有一個閃光點:真誠,頹廢中的真誠!


不過平心而論,《人的失格》的主人公生活畢竟太頹廢了。說起來,這部小說是去年暑期在鄉下譯完初稿的。縱然是炎炎夏日,也覺得寒氣襲人。不得不時而放下自來水筆,出門遙望白云藍天,漫步田野花園,以便讓自己“回來”。也是多少出于這種感受,一次我半開玩笑地對學生說:日本文學不宜多看,越看人越小,越內斂,縮進殼里鉆不出來;俄法文學則越看人越大,越外向,令人拍案而起奮然出陣。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