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中國“富國強兵”的百年夢想已經實現了
楊恒均:中國“富國強兵”的百年夢想已經實現了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富國強兵”的百年夢想已經實現了

——青年人如何堅守自己的夢想(中)


文 | 楊恒均



一個月前,美國擊斃本.拉登,挑起了一些網友和我之間的論爭,焦點是對拉登的評價,我對一些青年網友視拉登為英雄,為他的死感到惋惜與難過提出了不同意見,我認為一位枉顧他人生命,為了不正義的所謂理想而犧牲同伴生命的人,不是英雄,而是魔鬼。但一些網友則宣稱他是一位為信仰與夢想而戰斗到底的反美英雄。他們質問我說,中國就缺乏這樣有血性與不怕死的人!


我說這些孩子啊,是完全不看中國的歷史,對現實也糊里糊涂。中國不但有為了理想而獻出生命的壯士,而且,他們的理想是符合歷史潮流,是為了國家強大與民族復興的,數量絕對不比現在的阿拉伯地區自殺炸彈的人要少。大家可以去找本初中課本來,瓣指頭算一下,從辛亥革命前犧牲的史堅如、秋瑾等烈士,到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從起義、暗殺到人肉炸彈,可歌可泣。


即便那些沒有死于革命與爆炸的孫中山、黃興、蔡元培、陳獨秀等等,他們對理念的堅守、對夢想的追求與大無畏精神,哪一個不超過現在中東那些恐怖份子?


更何況,本.拉登從來就是躲在地洞或者有幾個妻子陪伴的寓所里,教唆一些教育水平低下、年紀偏低、窮困潦倒的穆斯林青年去為自己的事業獻身,而他自己的兄弟姐妹與幾十個子女,一個也沒有去當人肉炸彈啊。


可是,你再看看我們一百年前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的烈士們,不是知識分子,就是出生于良好家庭,有些還是大富大貴之后。他們為了民主共和的理想獻出了年輕的生命,現在的人包括一些知識分子說起那段歷史,很不以為然的樣子,你以為亞洲第一個共和國是那么容易建立的?我們有些年輕人,擺著那么多仁人志士不去學習,卻去崇拜一個逆歷史潮流、注定要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恐怖分子本.拉登?他們如果腦袋沒有進水的話,那我一定就是傳說中的腦殘。


這里插一句:剛剛把百年前中國辛亥革命的先烈與拉登的恐怖主義做了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現在我們不妨把那時的先行者同如今的領頭人做一個簡單的比較,你會震驚于一個事實:百年前走在前面,甚至帶頭犧牲的都是精英,而百年后,我們的精英沉默了,反而是草根,在覺醒、啟發甚至帶領著我們……


這是一個比較大的話題,放下不表,言歸正傳。一個人能夠義無反顧的獻出自己的生命,那一定是因為信仰,因為夢想,反過來說,那信仰、理想與夢想一定非常非常偉大,值得我們獻出生命的代價。


現在就讓我們快速梳理一下過去一百年里,中國青年們的信仰是什么,理想又是什么?從康有為、梁啟超到孫中山、黃興、宋教仁,再到蔣介石、陳獨秀、毛澤東與李大釗,恐怕不需要有多么細心,你就會發現,有這樣八個字貫穿其中:“富國強兵,抵御外辱”。


為了實現這個“富國強兵”理想,有多少仁人志士拋頭顱灑鮮血?辛亥革命那些先烈只不過是一個序幕而已,軍閥混戰、圍剿與反圍剿,八年抗戰,三年國共內戰,少說也有幾千萬與你們差不多年紀的人獻出了生命。1949年毛澤東登上天安門城樓宣布: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接下來,又在余下的30年里,增加了幾千萬非正常死亡人口。有人說,這幾千萬不應該和前面的烈士相提并論,但他們還不是以保衛國家獨立、抵御外國侵略的名義折騰死的?


雖然我們曾經誤入歧途,甚至有人說經過了一段邪路,還有人說至今還在彎路上踽踽獨行,但一個不爭的事實卻是:我們的國家強大了,我們的政府富有了。中國的軍隊雖然沒有戰無不勝,但以目前這個規模,足夠對付當今相對和平的國際局勢。


我看到有些同學在搖頭,我估計你沒有注意我說的是我們國家強大政府富裕了。雖然中國目前只是第二大經濟實體,但實際上,以國家為單位,中國政府掌握的財富影響力與金錢勢力,并不比美國政府差多少。


我們百年前的夢想,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趕英超美”的政治口號,已經實現了。那時,我們餓死了幾千萬人的時候,還勒緊褲腰帶發展核子武器,還支援第三世界的人民反對美帝國主義,今天,我們的國家已經成了第三個把宇航員送到太空的國家,這還不叫強大,那什么叫強大?


進入新世紀后,就更牛了。看看西方人玩了一百年的奧運會,我們拿過來辦,結果就弄出了百年歷史上最豪華與威風的奧運會,弄得人家倫敦奧運會都不知道怎么辦。還有上海世博會,在進入現代的西方國家,世博會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展示新產品的超級市場,比大型展覽再大一點而已,可是被我們拿過來,差一點就把它玩殘了。舉國辦世博,還為其它國家出錢蓋場館,弄得外國人目瞪口呆,估計今后他們再也不知道如何辦世博了。


我們國家財大氣粗了,投資幾百億到海外去搞大外宣,讓人家看得起我們,收購入主中文媒體,還辦英文媒體,也不管人家外國人看不看,印刷出來到處派送,反正國家有錢。一些西方小國家對我們怕得一塌糊涂,生怕得罪我們,沒有生意做。挪威據說就吃盡了苦頭。


實事求是的說,百年夢想中的“富國強兵”確實實現了,現在不是人家來欺負我們,是我們是不是恐嚇人家的時代。作為一名中國人,一名曾經熱血沸騰的青年,一位上小學時就意淫要解放全人類的人,一位長大后長期從事國際關系與戰略問題研究的中國人,我對國家強大與政府富裕是深有體會的。有時,我睡夢中都笑醒啊。


我看到下面還有一兩個童鞋在搖頭,怎么了?我說錯了嗎?我們的領導人乘坐只有美國總統出行才會乘坐的最豪華的大飛機,中國官員的后代與富人都快要把美國和澳洲最昂貴的別墅都買下來了,中國現在也在國際上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這不是一個事實嗎?這不正是實現了一百年來革命先烈們期盼的“富國強兵”之夢嗎?你不應該否認這個事實吧,你再搖頭,小心我用鞋子丟你啊。


但是各位,我很理解你搖頭,因為當我說起我們百年夢想已經實現了的時候,當我說起我們的國家強大了,我們的政府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政府的時候,我知道這里有些青年人,以及這個教室外面大多數青年人,以及絕大多數中國人,心中都有某種既驕傲又迷茫,還有點羞愧的感覺,羞愧自己怎么還這么窮,還具有如此的無力感。


這不奇怪,相對于我們強大的國家與富裕的政府,我們的國民中,還有相當大一部分顯得如此的弱小,過得還如此的不如意,過得沒有尊嚴。


關于我兒子學開飛機的故事還沒有講完。那天從機場回來,我無處發泄,就把兒子開始學開飛機的事,包括這張照片發到騰訊微博上,結果,不到一會竟然有那么多和我兒子一樣年齡的青年人留言,其中比較多的竟然是說我在“炫耀”,“炫富”,說我是富得沒事干,花費幾十萬元讓兒子去學開飛機玩。說實話,那天放照片是有些倉促,可中國年輕人的留言卻引起了我另類的沉思。


在澳洲花費幾十萬人民幣(相當于兒子剛剛畢業第一年的年薪)學開飛機,并不是富人子弟才做的,那些想學習開商業飛機的反而是一般人,甚至家庭條件并不怎么樣的青年們的選擇(不需要大學文憑),我在駕駛學校也碰上好幾個看上去像“爛仔”的學員。說實話,由于人到中年,卻突然沉迷與“夢想”之中,變成了什么“民主小販”,對賺錢并沒有多少欲望與實際行動,結果,按照澳洲人均GDP 和生活水平,我們家庭的生活可能都達不到中等線。可我的一個帖子卻在中國青年中引出了“炫富”的質疑。這說明什么?同學們,現在你們可以搖頭了。


這說明,澳洲作為國家與中國沒法比。他們的政府基本上是在節儉中度日,前不久還傳出一位澳洲領導人的家屬占用了領導的飛機票報銷而被媒體群起而攻之的事。我們的國家是強大了,我們的政府也富有了,但我們的青年,我們大多數的民眾,與澳洲民眾相比,生活水平還是有相當一段差距的。


終于迎來了“國富并壯”,經濟總量世界第二、外匯儲備世界第一,外國人也不敢來侵略我們了,卻依然沒有強大到能夠面對我們自己的問題與致命弱點。更沒有力量消滅不公正與不平等?而且,伴隨著國家的強大,竟然是絕對權力的膨脹,伴隨著富裕的政府,民眾卻相對貧弱,一些弱勢群體過得越來越沒有尊嚴。貪污腐敗盛行、信仰缺失,道德底線滑落,民怨沸騰——外敵沒有來,我們卻不得不忙著對付自己人,忙著維穩?


怎么會這樣啊?!


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夢想


現在請剛才搖頭的同學,以及沒有搖頭的同學,都同我一起思考。我個人在閱讀百年仁人志士的書籍與發言時,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百年來,他們中絕大多數追求的都是“富國強兵”,幾乎沒有幾個人是從富民強民的立場出發的,這和西方幾個主要國家例如英國、法國甚至美國所走過的路都有所不同。


當然,毋庸諱言,這可能也和我們傳統的政治哲學有關,強調“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國家富裕了,人民當然也窮不到哪里去?作為有“愛民如子”的中國儒家思想理想的政府,如果有錢了,自然會“愛民如子”。你說,哪里有母親富有了,兒子卻依然窮困的道理?


可惜,中國儒家思想沒有問題,問題卻出在歷朝歷代統治者都用儒家思想要求民眾,讓民眾像兒子孝順老子一樣孝順政府,政府卻從來不把人民當自己的“兒子”對待。因為政府那些掌握權力的人,他們也有自己的兒子、女兒啊,他們把本該給“人民兒子”的那份兒,偷偷集中起來給了自己的兒孫們。


也有一種說法,中國盤子大,底子薄,要想在短期崛起,“富國強兵”是最快捷也最行之有效的辦法,也就是“集中力量辦大事”,把分散的十幾億的民眾的力量與金錢都集中起來,干一些大事,這樣做,難免要犧牲一批甚至是大多數人的利益。但,如果集中起來的力量干成了大事,那大事反過來也能夠造福于民眾。


咱們別帶成見的話,這話聽上去還不無道理。要不是廉價而好使的幾個億的農民工,“中國制造”能夠走遍全球嗎?要不是全國各地“被下崗”的幾千萬職工,我們的企業能夠煥發青春,帶著大量資金到海外投資嗎?要不是無數拆遷戶的配合,平地哪里有那么多高樓大廈,政府的大樓又哪里能夠如此奢華?


可是,不管是哪種說法,不管是什么道理,現在到了我們思考國家與國民,政府與人民關系的時候,到了我們反思百年“富國強兵”夢想的時候,我注意到又有同學在搖頭,注意,我可不是否定國家富強,只是認為,在國家富強的同時或者之后,人民應該富裕、安康,活得更有尊嚴,而不是這些年有跡象顯示的那種相反的趨勢。里根總統曾經這樣質問那些愛國者:How can we love our country and not our countryman? (我們怎么能夠只愛我們的國家而不愛我們的同胞呢?)現在我們需要問一句:我們怎么能有一個富有的國家,卻沒有富裕的人民呢?


也許,有人會說,這個問題太容易解決了,等到我們國家富裕到一定程度,物質問題徹底解決了,這些問題自然而然也會得到解決。謝天謝地,如果真如這位朋友所說,我們碰上的只是積累財富與分配問題,那太好解決了:繼續富裕,富裕到一定程度,一切都迎刃而解。


記得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羅斯福總統入主白宮,當時美國遭遇嚴重的經濟危機與大蕭條,國家和民眾都遭遇巨大打擊。羅斯福上臺后,全面考察了國家與民眾遭遇的困難,他說:“感謝上帝,這些困難只是物質方面的。”


我想告訴各位童鞋的是,我們現在遭遇的困難,已經超過了物質層面,不單是貧富不均讓人失望,那些制造并為貧富不均保駕護航的制度才讓人絕望;不是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讓人氣憤,而是找工作需要開后門、需要送紅包讓人倍感悲涼;當今,我們遭遇的滯后的制度改革,公平、正義被侵蝕,精神日益貧乏,還有缺失的信仰,以及急速滑落的道德底線……


怎么辦?


楊恒均 2011-6-1 兒童節 (老楊頭祝天下的兒童幸福、快樂!)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