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如何實現公正、公平,并讓中國人活得有尊嚴?
楊恒均:如何實現公正、公平,并讓中國人活得有尊嚴?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如何實現公正、公平,讓人活得有尊嚴?

——青年人如何堅守自己的夢想(下)


文 | 楊恒均



富強的中國在國際上中獲得了公正、公平的地位


上兩節里,我講到百年來中國的先驅與先烈們追求的“富國強兵”的夢想已經實現了,公平、正義卻漸行漸遠,普通民眾尤其是弱勢群體感到活得沒有尊嚴。可是,同學們應該知道,中國人百年來追求“國富兵強”的目的正是為了公平、正義,讓中國人活得有尊嚴——只不過,當時至少在國人尤其是在精英眼中,給中國人帶來不公、破壞正義,讓我們活得沒有尊嚴的,不是西方列強,就是日本侵略者。當時沒有幾位清醒者認識到,大清帝國和后來的統治者才是破壞公平、正義、讓民眾尊嚴掃地的罪魁禍首。


我這樣說不是為外國侵略者涂脂抹粉,簡單的事實擺在那里,你說過去百年,是殘暴的統治者虐殺的中國人多,還是外國侵略者?中國軍人在抵抗外國侵略的戰爭中犧牲了多少人?而在互相殘殺的內戰中,又死了多少?中國民眾受到的屈辱到底來自哪里?八國聯軍拆毀了一個皇太后尋歡作樂的圓明園,十幾億人講了一百多年,至今成為“同仇敵愾”的靈丹妙藥,而無數民眾的房子被暴力拆遷,卻常常被禁聲?


這里不妨簡單分析一下,為什么會出現用“國富兵強”、抵御外辱來達到公平、正義與尊嚴:第一,西方帝國主義確實在相當長一段時期里,對亞非拉貧窮國家進行殖民擴張,后來的影響如何放下不表,那確實是侵略、是非正義的,西方人在所侵入的國家犯下了不可原諒的罪行;第二,中國千年的專制下的寧靜與諧被打破,激起了最早一批覺醒者,可他們只看到外國人如何侵入自己的家園,卻看不到自己一直翹著屁股跪在統治者面前,而統治者隨時侵入霸占他們的土地;第三,前面說到中國精英是“富國強兵”的先驅與主力,這是好事,但同時也有不足之處:精英們看到了趾高氣揚的外國人,卻沒有看到在普通中國百姓眼里,他們這些精英本身也是趾高氣揚的。他們在中國過著優越的生活,雖然有對當局的不滿,但更不滿的是中國比他國弱,讓他們在強勢的外國人面前,活得不那么滋潤,不那么有尊嚴。


當然,更重要的一點則是統治者的忽悠,正如慈禧太后搜刮民脂民膏,利用一些不明真相的拳民去殺外國在華傳教士與平民,等到外國人生氣了,調兵攻打北京城、焚燒圓明園的時候,慈禧太后又下令像割韭菜一樣屠殺死那些拳民,用來討好八國聯軍,保住自己的江山,據說她殺死的義和團,竟然要多于八國聯軍殺死的。后來歷史上一直存在這種現象,只要能夠保住自己的政權,無所不用其極,一會把外國人說成是隨時要來拆你家房子,強奸你家女兒、讓你手里的錢不值錢,一會又偷偷摸摸與外國政府(利益集團)勾肩搭臂,沆瀣一氣。


檢視中國過去百多年遭受屈辱的歷史,統治者幾乎從來沒有把外國侵略者當成自己真正的敵人,他們都清楚真正的敵人是要求公正、公平與尊嚴的國內民眾。百年歷史上,外國侵略者幾乎都沒有成功占領過中國,可是,一直以來,為數眾多的中國人竟然還被忽悠到相信,我們遭受的不公正、不平等與活得沒有尊嚴,是因為外國人欺負我們、侮辱我們。而歷朝歷代統治者用來對付不聽話民眾的訣竅也大同小異:海外侵略者的走狗、勾結海外敵對勢力的反華分子……


現在,“富國強兵”的理想實現了,也沒有幾個外國侵略者敢于幻想侵入人口密度如此之大、人均GDP如此之低的中國。還有什么更好的借口呢?是不是非要說,我們還沒有變成世界第一?要由我們來主導一個國際金融的新秩序?我們還沒有航空母艦?宇航員沒有到月球上去走一走?以及,世界西方主要國家的新聞報道還不學會對我們歌功頌德?所以,我們的人民還無法生活在一個公正、公平的社會,還不能得到天生的尊嚴?


實現公正、公平,路在何方?


國家強大了,政府富裕了,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已經直接跳過G8躍升到G2,你還能說中國人期盼的公平、正義與活得有尊嚴是被外國人剝奪的嗎?顯然不行了。所以,這些年國內越來越多的群體與個人意識到這一現象。就在今天(5月31日)的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也是與此問題有關的一條新聞: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其中一個討論就是關于公正、公平與和諧社會,誓言要讓人民活得更有尊嚴。


大家看看,政治局的領導同志都是在說內政,在說合理的分配與保障制度,沒有幾個人在說“富國強兵”“抵御外辱”了,更沒有一個突然指責帝國主義剝奪了我們的公平、正義與尊嚴。可見,領導人是清醒的,也在想辦法。


這些年來,從上到下,從里到外,從中央到地方,從左派到右派,說得最多的都是“公平、正義與尊嚴”問題,在“富國強兵”顯然沒有解決我們內部問題與危機后,大家都在想辦法。例如,有個“烏有之鄉”網站,大多文章是建議回到文革毛時代,他們認為那時是有公平、正義,革命群眾活得也有尊嚴;而儒家與新儒則走得更遠,希望一步到位,回到了遠古,希望從孔子先生那里得到公平正義,重拾尊嚴;另外一批則正好相反,他們認為是我們的文化出了問題,我們的文化的根子就是不公正,就無正義可言,要徹底改造我們的文化,中國才有希望,最好能夠讓13億人都變成“香蕉人”,外面是黃皮膚,里面是白人的文化;還有人則認為現在管的不夠嚴,亂七八糟的小道消息太多,弄得國人情緒不穩定,所以有人建議黨中央,干脆把互聯網關掉,社會也就和諧了;還有人要從道德上,從中國人自身的道德出發,尋找公平、正義與尊嚴,也有不少人認為制度出了問題,呼吁要繼續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大家都在尋求通往公平、正義與尊嚴的道路,這太讓人興奮了啊,說明大家都看到了問題,既然找到了問題,還怕找不到答案嗎?不要小看中國人,現在連西方人都一直公認地球上最聰明的人種就是咱中國人,人家搞什么發明,還沒有完全公布出來,咱們的“山寨”版就在東方崛起了,而且,弄出“山寨”版本的還是我們國家的二流人材,一流人材是負責打擊盜版,沒收“山寨”貨的那批精英。從這個角度說,我還真不担心我們中國人找不到通往“公平、正義與尊嚴”的路徑。


當然,我自己也一直在尋找。說到這里,我要插一句話,那就是經常有網友在給我的信件與博客留言里說類似這樣的話:楊先生,你太脫離中國的現實了,大家現在都在談論時事,追求公平、正義,而你卻整天高談闊論民主,脫離了現實,這些和民眾有什么關系?


其實,我大學畢業就分配到國家單位,后來還到香港與美國去工作了一段時間,我當時的工作從小的說,是學習了國際政治、畢業分配后,沒有選擇的得到了一個工作,這工作正好可以養家活口;從大的說,我找到了實現為國家為民族奮斗的夢想工作,我的工作就是為了國家強大、為了追尋國家間的“公平、正義”,為了讓中國人在外國人面前活得更有尊嚴。所以,我的追求一直是“公正、公平與尊嚴”,我那段時間的想法都凝聚在這三本小說里,尤其是《致命武器》。


《致命武器》雖然是間諜小說,但從頭到尾都在追尋“公平、正義與尊嚴”。用這樣的篇幅,以及用小說的形式來為農民工吶喊,呼吁公平、正義尊嚴,對于我一個住在海外的人來說,還算是比較早的,也比較到位的。


我想告訴童鞋們的是,我不但談論過“公平正義”,而且還比較早,可是,實事求是地去翻閱一下我這兩年的文章,直接呼吁“公平、正義與尊嚴”的文章確實少了很多,甚至連針對時事的評論都少了,有時甚至一兩個月都看不到一篇,這對于我這樣一位草根出身并常常置身草根的作者來說,實在有些鮮見。或者這樣問,從主張公平、正義的《致命武器》到大講特講民主自由的《家國天下》,從一位作家們慣常選擇的“正義的化身”(正義的代言人)淪落到“民主小販”,絮絮叨叨談一些“空洞”的東西,到底發生了什么?


自由、法治、民主


隨著讀了更多的書,走了更多的路,加上對西方相對“公平、正義、尊嚴”的社會現實的觀察,我產生了一些新的想法。公平、正義與讓人民活得有尊嚴,這幾乎是現代文明社會的任何一個國家、政體甚至社團的終極目標,也是人類最高的理想,可是,要實現這些理想必需有切實可行的路徑,正如前面提到的中國各階層與群體包括最高當局都在呼吁公平正義與尊嚴,溫總理都說了好多次了。


可是,如何實現“公平、正義與尊嚴” 呢?我個人認為,迄今為止,地球上行之有效的辦法,就是通過實現“自由,法治與民主”的制度來實現——請原諒我也不能脫離俗套,竟然把本來就應該是人類理想的“自由法治和民主”暫時當成了一種手段,一種能夠實現“公平、正義與活得有尊嚴”的手段,我想,各位稍安勿躁,因為它們之間的關系本來就不全是因果關系,而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


現在,諸位童鞋知道我為什么很少提“公平正義與尊嚴”反而不停地倡導“自由、法治與民主” 吧?“公平正義與尊嚴”這種高調子,你吵得再高,把它們提拔到以前“紅太陽毛主席”的高度,讓“公平正義”像陽光一樣普照大地,卻根本沒有找對路子,甚至寄托希望于一個好皇帝,一個鐵面判官包公,讓那些本來蹂躪了公平與正義,讓你活得沒有尊嚴的統治者來還給你公平正義與尊嚴。好笑不?


我要聲明的是,我不排除他人為了追尋這一目標而做出的任何探索,但就我個人的觀點,沒有“自由、法治與民主”的制度,也許有一兩個好的統治者在執政的時期,確實能夠約束住自己養的那群狗,讓人民暫時享受到一些“人權”,也會做一些甚至很多公正、公平的善舉。我們畢竟不能否認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也有一些時段,民眾活得相對來說還是有點尊嚴的,公平、正義相對于其它朝代要充沛一些,但整體來看,那些被施舍的公平、正義與尊嚴,只不過是歷史中的特例。當然,西方人的歷史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慢慢長夜,用馬克思的意思表達就是,人類一直在黑暗中摸索一種更好的社會制度,能夠最終解決公正、公平與勞動者的尊嚴,目前,地球上大多數國家已經摸索到了,那就民主制度。


這就是我的夢想。推廣“自由、法治和民主”的理念,平和、理性地推動民主制度的建設,實現公平、正義,讓每一個中國人不但在國際上,更要在自己的國家里,活得有尊嚴。我希望在多少年后,有一些像你們一樣的青年人回憶起過去了的今天,會說,那些楊恒均們做了正確的事。


下面時間不多了,我想該對各位點題了——青年人如何堅守自己的夢想,當然,這里說的夢想就是讓公正、公平像陽光一樣普照,就是實現民主與自由。在當今擁有這樣的夢想,不容易,要堅守,就更難。所以,我想好為人師的講幾句,然后請大家提問,我們互動……


楊恒均 2011-6—2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