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張輝《努力走向公民社會》(一)
張輝《努力走向公民社會》(一)
張輝     阅读简体中文版

女士們,先生們
大家好
今天的講座由我給大家講,題目是《努力走向公民社會》

    首先,我介紹一下我自己。

    我叫張輝,同時,我的網名叫“一個公民”。我叫張輝,是因為我爺爺奶奶,因為我爸爸媽媽,他們非要叫我張輝,那我就是張輝了。那么,我為什么又在這里叫“一個公民”呢?因為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都號稱是實行憲政,不管他們那些憲政是真的還是假的,那些憲政用很厲害的憲法規定我叫“一個公民”,那我就只好也叫“一個公民”了,如果憲法規定我叫“土豆”或者“馬鈴薯”,我也就那么回事了。

    今天的話題,就從我的名字開始講起,講一些關于公民的常識。這些話題,說白了,都已經老掉牙了,對群里的朋友來說是真正的老生常談了。在講的過程中,大家不要取笑我的淺薄和無知,因為我講的,可能沒有大家想到的更高明,也沒有大家天天在系列群里討論的更高明。可是,很無奈,我就知道一些常識,并且我一直固執地以為,只有常識,才包含最高深的哲學。

    第一個話題,我來聊一聊什么是公民。至于什么是張輝,大家以后在系列群里遇見我的時候再聊。

    公民,指具有一個國家的國籍,根據該國的法律規范享有權利和承担義務的自然人。從其產生來看,公民作為一個法律概念,是和民主政治緊密相連的。在歷史上,最早的具有制度性的民主政治,出現在古希臘的雅典和古羅馬的城邦時期。歐洲中世紀時期,奴隸制的民主共和形式消失了,公民的概念也就不再使用。西方的民主革命勝利以后,公民的概念被重新提出,各國憲法普遍地使用了公民的概念。從其性質上來看,公民具有自然屬性和法律屬性兩個方面。公民的自然屬性反映出公民首先是基于自然生理規律出生和存在的生命體。公民的法律屬性是指公民作為一個法律概念,以一個國家的成員的身份,參與社會活動、享受權利和承担義務,應由國家法律加以規定。

    有了這樣一個基本認識,我們就應該知道什么叫公民,并由此判斷自己和周圍的人是一個真的公民,還是一個假的公民了。公民,首先要承担義務,然后還要享受權利,而承担義務的目的,還是享受更高的權利。根據這一點,我們先不談義務,就談權利。如果一個憲法不給我們權利,或者給了我們一些名有實無的權利,那我們就不是真的一個公民。

    第二個話題,我們聊一聊真公民和假公民

    有了這樣真公民和假公民的概念,我們就可以分析自己究竟是一個真公民還是一個假公民了。把自己和憲法放在一起,我們就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個公民了。

    如果憲法的制定和你無關,或者不是你委托的議員制定的,或者是一個黨派厚顏無恥地代表你指定的,那你一定不是一個真公民。

   某國憲法第***條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言論自由是最基本的自由,新聞自由是言論自由的核心,如果你所在的國度里,媒體不能監督政府,而是政府監督媒體,那你一定沒有言論自由,你就是一個假公民;

    馬克思寫了一本《共產黨宣言》,它還是鼓吹暴力推翻資產階級專政的,但它能出版于黑暗的資本主義初期,而你寫了一本《自由黨宣言》,卻不能在你所在的國度里出版,那你所看見的出版自由就是假的,在這樣的國度里,你不能享受這種自由,你也是一個假公民;

    所謂集會,那不行,大家只能在一個主義、一個黨和一個領袖的前提下開會,你要集會,一般不給你批準,要是膽敢領先天下,那就用坦克壓你,這種情況下,憲法給你的集會自由也是假的,面對這樣的集會自由,你必然是一個假公民;

    結社,搞個旅游社還差不多,想搞政治性的,那你去監獄里去搞好了,沒有組織政黨的自由和法律,那給執政的黨就一定也是非法的,因為他們也在法律之外。這樣非法的政黨去執政,你還指望做一個真公民?

    游行,都是社火表演,要不就是歡呼某黨偉大勝利的狂歡,好多的公民不可能有什么勝利,也不會有什么狂歡。那不如意的時候能不能游行,那不行,是破壞和諧。這些不能游行的公民當然不是真公民。

    示威,哈,拉倒吧。向誰示威?在一些特殊的國度里,上訪還要把你從火車上抓回來,被談什么示威了。如果示威是我們公民的權利,那我們都不是真公民。

    還有選舉什么的,還有宗教什么的,不說了,大家應該明白什么是真公民和假公民了。

    第三個話題,我們談談什么是公民社會

    我們這個系列群叫做“公民社會系列群”,所以最近一些朋友就問到什么是公民社會,還問到你宣揚的公民社會是資本主義的還是社會主義的?

    從黑格爾和馬克思開始,講公民社會的學者是越來越多了,他們講的公民社會的概念究竟是什么,說真的,我學習了很多年,還是搞不大明白。

    我講的公民社會,就是一群真公民,而不是一群假公民在一起生活的社會,就這么簡單。這樣一個定義,是把公民社會當作一個整體和系統來進行討論的,是不把公民社會和政治社會、經濟社會和文化社會進行人為區分的一個定義。我不想搞得政府是政府,公民社會是公民社會,在我這里,公民社會,包羅了它所能包羅的一些社會生活。很明顯,我和很多公民社會理論家的說法是不一樣的,下面我和大家的討論就以這個定義為基礎。

    至于它是社會主義的還是資本主義的,鄧小平都不討論這個問題了,我們還討論它做什么?所以,我建議不管它。只要我們有一個公民應該有的權利,我們能決定自己和社會的道路怎么走,別人愛說啥主義就算啥主義。好比中國人說西方是資本主義,人家卻自稱是自由主義,中國人吹噓自己是社會主義,西方人卻笑話他們只獨裁主義。

    公民社會相對的概念是專制社會。以帝王為核心、以黨為核心,還是以公民為核心,這是公民社會和專制社會的分界線。以前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以后應該在這前面補充上“匹夫興亡,國家有責”。

    第四個話題,公民社會的歷史淵源和中國公民社會現狀

    關于歷史淵源,我以為現代公民社會的理念,一部分是來自古希臘和古羅馬的政治實踐,一部分是來自基督教文化,當然還有一些其他的來源,學術、概念、等等,都有一種相互印證的關系,它的現代基礎是近現代社會市場經濟的發展。關于這一點,我們系列群里有些朋友會比我說得更清楚,以后,大家期待他們的講座好了.........

      關于中國公民社會現狀,我想,大家都知道。因為大家都生活在中國,大家有比我更深刻的體會,下面給大家三分鐘時間,大家發言,說說中國公民社會的現狀究竟怎么樣?

    第五個話題,世界潮流和中國公民社會的未來

    現在這個世界,不管標榜什么主義的國家,同時都在用憲法標榜自己是公民國家,即使最專制的國家也是如此。

  在二十世紀初,因為社會主義是亙古未有的嶄新社會制度,所以它的一切都必須是嶄新的,包括經濟體制、文化體制和政治體制在內,都不能帶有資本主義的痕跡。所以原來人們所經歷的所謂“科學的社會主義”實際上是“實驗的社會主義”。就今天來看,GCD領導的天下和國民黨領導的天下還有什么區別?僅僅是把蔣介石換成了毛澤東?僅僅是把青天白日旗換成了鐵錘鐮刀旗?這和朱元璋帶領一幫子弟兄推翻元朝建立明朝又有什么區別?這時僅靠空喊“共產黨領導的天下是真民主,資本主義都是假民主”等一些政治口號是沒有用的。這時蔣介石也要跳起來叫屈連天了:“你們憑什么要打倒我們?你們有致富帶頭人年廣久,我們有致富標兵劉文彩;你們有股份制、私有制企業,我們的更好一些;我們有明妓,你們有暗娼;要說我們剝削厲害,可我們的工人還沒有一天干18小時的呢!要說我們鎮壓學生運動厲害,可我們從沒動用過團以上的單位;要說我們的百姓處在深水之中,可你們不是正坐在船上帶領他們往河里趟嗎?看看我們哪點錯了,你們憑什么要打倒我們?奶奶的娘西皮,當時你們說我們這兒壞,那兒不好,我們現在還就是不服,要到玉皇大帝那兒告你們去!”

    玉皇大帝開始訓話了:“我同情老蔣先生,GCD是高舉社會主義大旗走資本主義道路,沒比人家老蔣強什么”。

    現在的世界只存在專制主義和公民主義的界限了,沒有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界限了,如果還有人鼓吹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界限,那只有一個目的了,就是維護黨的領導,就是鞏固黨的專制。

    一個全球化的公民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和社會主義社會都孕育著公民社會。計劃經濟的未來在于公民社會,市場經濟的未來也在于公民社會。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都在改良,而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最終只能有一條道路,就是公民主義道路。美國、日本、瑞士、也勉強包括我們中國,大家都在走這個道路,或者大家都在向這個道路轉向。只是有的走得大步流星,有的走得還比較蹣跚。

  專制主義向公民主義的屈服,已經成為當今世界政治生活的主旋律。從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原始對抗開始,到資本主義的國際剝削和國際壓迫,再到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的對抗,再到兩個陣營的對抗,構成了近百年人類政治斗爭的輝煌歷史。但是政治斗爭的輝煌終于快走到了末路,因為歷史已經證明一種專制戰勝另外一種專制不能解決人類的問題,因為公民主義社會的時代已經不可避免地就要來臨了。

    在這樣一個大潮流下,我們中國,不論是摸石頭過河,還是在石頭旁邊的橋上過河,最終都要走公民社會的道路。走上了那條道路,每一個公民就有了做公民的權利了,這個社會就是公民社會了;走上了那條道路,人們吃晚飯的時候就可以選擇吃稠的還是喝稀的,決定國家大事的時候就可以像選擇白菜一樣選擇我們需要的政黨、政府和領導。然后在這個前提下,愉快地睡覺到天亮,再自主確定我們明天的早飯。如果不這樣,真是寢食難安啊!

    第六個話題,啟動中國公民社會的車輪

    中國距離公民社會太遙遠,和幻想家的共產主義的幻想一樣遙遠。問題在那?

    首要的還是利益,在專制下受益的那些人、那些組織、那些政黨、不愿意放棄自己的即得利益,就和全體想做一個真公民的人對抗。如果社會上分成主子和奴隸,傻瓜都知道做主子比做奴隸好,誰不想做主子,那真的是傻瓜。我們中國就是想做主子的人太多,做不了主子,也想做主子的狗,做不了狗,就做狗腿子。但是,都是想做其他那些奴隸的主子,而不是做自己的主子。這就是大問題,因為有這個大問題,所以,中國根本就還沒解放。人要解放自己,就要做自己的主子,而不是在相互的奴役中給自己戴上枷鎖。

    其次的還是利益,主子堅決要做主子,主子的狗也堅決要做狗,這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主子的長期淫威下,奴才也太多,而且都甘心做奴才。中國何以有主子,這和奴才太多也有重大干系。奴才為什么就愿意做奴才呢?這和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傳統就有點關系,因為這些傳統,中國人里的好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自己的主子是什么滋味。明明憲法規定的有選舉權,一輩子沒見過一個選票,也懶得去問,這樣的人多了。人家說代表他利益,并且是根本利益,他還歡呼雀躍,高興啊,終于有了好的主子了。

    所以,中國要走向公民社會,首先要讓那些主子放下身份,做一個公民,其次是讓那些奴才提高一下覺悟,也去做一個公民。再其次,也是很關鍵的,就是喜歡做主子的狗和狗腿子的那些人,也要做一個公民,不要做狗和狗腿子了。不管你是什么官,也不管你是什么幕僚,也不管你有多少文化,如果你能說:“從前做畜生,如今做主人”,那這個社會就真的會改變不少了。

     第七個話題,努力做一個公民

    網絡上充斥著這樣一些人,他們激憤于自己沒有公民的權利,就自稱支那豬,也到處辱罵別人是支那豬。我們想一想,自己沒有公民權利,還不知道爭取,而且剝奪了我們權利的那些人有個風吹草動,還歡呼人家的勝利。那我們和豬還有什么區別?我們就不要用更激憤的態度反駁說自己不是支那豬。我們也自稱支那豬好了。

    公民的含義,有權利和義務兩層概念,有的朋友在系列群里聊天的時候,就問過我,你怎么不談義務啊?老是權利,這是不是片面了啊?

    公民是有義務,但從人的本性來看,義務絕對是為權利做鋪墊的,權利是義務的目的,而不是相反。如果談義務,奴隸有更多的義務,但他們絕不是我們所講的公民。幾十年來,大家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個人服從集體,集體服從國家。其實這些口號,是完全違背人性的,真正的公民社會里,國家是為集體和個人服務,以實現和保障每個公民的自由和權利,并在這個前提下,達到社會公正,營造一個符合人性發展的社會秩序。沒有“我”,我要國家做個鳥?所以,一定要首先有“我”。

    人們一直在接受的獻身教育,為集體獻身,為國家獻身,為黨獻身。大家都獻了身,最后沾我們便宜的就剩下一個發出這種倡導的最高統治者了。自古以來,只有妓女在不斷獻身,奴才在不斷獻身,獻身了,就絕對做不了公民。 如果一定要講獻身,那應該多講講政府向公民獻身,這樣能走向民主,一旦倡導公民向政府獻身,那從思想上已經開始走向專制了,公民也就快消失了。

    我現在提倡努力做一個公民,怎么做呢?有的人說,我們這破社會,想按照你說的那樣做一個公民難啊!是比較難。但是,在我們看起來還沒能力改變外在的時候,比如制度,那我們就自暴自棄嗎?不,我們要做的是積極的層面,而不是抱怨的層面。找外在原因的人,一個是自身太滿,一個是自身太空。我們需要的就是克服自身滿和空的兩重狹隘,塌實地做一個人,做一個公民。

    要想做一個公民,我們自己在內心就要把自己當作一個公民。然后,外在的一些傳統和制度一類,如果影響到我們在實際生活中做一個公民的時候,我們就要抵制,就要干預,不能漠然對之。在我們能說話的地方盡量說話,在我們能做事的地方盡量做事。用呼吁的方式說話,也用沉默的方式說話;用合作的方式做事,也用不合作的方式做事。面對專制,面對威脅公民利益的東西,不能附和,不能應聲。

    要想做一個公民,還必須團結,所有想做公民的人,都應該團結在一起。因為公民是一個社會關系概念,是一個政治概念,所以做一個公民不單是某一個人的事情,不單是你的事情,不單是我的事情,這是大家的事情。如果你要求做一個公民,我也要求做一個公民,我們大家都要求做一個公民,那公民社會離我們也就咫尺之遙了。專制力量看起來可怕,有坦克,有大炮,還有原子彈,但面對群體,它只是會縮頭的烏龜。政治,就是斗爭中妥協的藝術,烏龜不鎖頭,那是我們斗爭的藝術不夠完美。

    第八個問題,走向公民社會

    槍桿子里出政權,這思想影響人們太多。現在一些人,渴望獲得民主和自由,但是還依舊抱著這樣的觀點,今天叫喊打倒這個,明天叫喊打倒那個。在這里,我說明一下,我們走向公民社會,根本不想打倒這個,也不想打倒那個。我們的理想只是脫離槍桿子綁架的政權,我們的理想是尋求一個選票里出來的政權,我們的理想是公民權利中出來的政權。

    一切政黨,左的,右的,還有政府和其他團體,在公民社會里和每一個公民是具有平等的法律地位的,并不存在誰養活誰,也不存在誰是誰的救星,大家都在一個法律和道德規定的框架內做自己的事情。所以,公民不要老子,也不要兒子。當有的人把什么組織比喻為母親,我惡心;當什么人把自己當作國人的兒子,我也一樣惡心。

    公民社會或許沒有絕對的平等,也沒有絕對的自由,但它可以依靠公民自己的人性的力量使這個社會的秩序更趨向公正,也更符合人性,從而使人類獲得更多的自由,從而實現每個人的自身可能實現的最大價值。

    如果大家渴望做一個公民,那就走你該走的第一步:自己先醒來,然后去走第二步:喚醒更多的人........

      如果大家渴望做一個公民,那大家的使命就是讓這樣一個公民社會離我們越走越近,而不是漸行漸遠。

    今天的講座我就講到這里,如果有人在沉思,那就馬上不要鼓掌,如果有人同意我的一些看法,那就請鼓掌,如果有人不喜歡公民社會,那就和喜歡公民社會的朋友們去辯論。

2012-03-05 20: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