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張輝《努力走向公民社會》(二)
張輝《努力走向公民社會》(二)
張輝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一個問題,我們需要一個公民社會


2007年的下半年,我曾經在公民社會系列QQ群里為30個群的3000多名網友做過一個叫做《努力走向公民社會之一》的講座,主要講了公民和公民社會的概念,講了走向公民社會的必要性以及每一個人在這個過程中應該承担的責任。講座結束之后,一些網友表示了很高的興趣和積極支持的態度,在一些朋友的倡議下,我本來還想繼續就這個問題繼續做一次講座,深入地和大家交流意見,可是公民社會系列QQ群由于網友們喜歡妄加議政,于是在中共17大召開的的前夜,30多個群在騰訊公司的封群行動中幾乎被一網打盡。關于繼續講座的事情,也就只好作罷。

前兩天,一個QQ上從來沒說過話的朋友和我說話了,談了談時局后,他突然提到那次講座,他說自己本來不關心什么自由啊!民主啊!憲政啊!是在聽了我那個講座后加我做了好友,然后一直就關心起來這些東西了。我就想,上次那個講座看來還是有點效果的,繼續和大家深入地交流也是挺有意義的一個事情。所以下面,我接著繼續講《努力走向公民社會之二》:

公民社會是一個什么社會?當每一個公民都具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罷工…….等等各項自由的時候,這個社會就叫做公民社會,但這個自由不是寫在紙上,而是通過法治落實在人們的生活細節中。這個社會號稱自由主義社會或者社會主義社會是另外一個事情,你號稱什么我不管,我只要踏實的具有普遍意義的公民權,只要每一個人都有了這樣的公民權,也就成了一個真正的公民,而不是“人民”、或者“敵人”、或者“草民”、或者“居民”,這樣,由真正的公民構成的社會就叫做公民社會。

每一個社會,官方都有自己的意識形態定義,比如法西斯德國給自己的定義就是“國家社會主義”;比如前蘇聯給自己的定義就是“社會主義”;比如歐洲諸國給自己的定義就是“民主社會主義”,不僅瑞典和瑞士等國是這樣,甚至法國和英國也是這樣;比如美國給自己定義為“自由主義”;另一方面,一些國家的官方意識形態也都試圖對別國社會的性質進行定義,比如共產黨國家給別國的定義就是“資本主義”;比如當今世界具有主流意義的國家,美國等給共產黨國家定義為“獨裁主義”,給朝鮮和伊朗等國家定義為“流氓政權國家”。

即便在中國大陸,官方的意識形態對自己和別人的定義也是亂七八糟,一會一個樣。曾經的“大躍進”被自詡為社會主義,曾經的“文化大革命”被自詡為社會主義,現在的權貴把權力和財富都據為己有的情況下,依然是自詡社會主義。反觀被貶斥的“資本主義”似乎比我們中國大陸更多地體現了社會主義的公正特征。官方的意識形態如此之亂,人們早就無所適從了,還不如干脆不去適從。所以,官方的主義對人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們的公民權利,重要的是做一個真正的公民,重要的是一個真正和諧的公民社會。

第二個問題,阻礙公民社會的就是專制制度

因為有專制,人們總是缺少自由的,或者自由總是不充分的,人們的權利總是被統治者侵占,古今中外都不例外,中國大陸更不例外。你可以在招待會上面對記者侃侃而談,說什么人權比美國“好五倍”,但是如果每一個中國人都不能和你一樣侃侃而談,你所說的一切都必定是謊言。自由,平等,博愛,自由必須靠法治下的平等為依托,也就是公權持有者和每一個公民在權利上是平等的,而平等又必須以博愛為依托,如果平等了以后大家還是你死我活,那樣的平等也與自由無緣。

在中國大陸,有些唱贊歌的人士和媒體,不喜歡提到專制制度的字眼,但是專制制度確實是存在的,不敢提的人,一些是昧了良心,一些是少了良知,還有一些是處于恐懼。按照馬列主義的理論,制度這個東西本就是有專制的一面,怎么會沒有專制制度呢?中允地說,每一種制度既然是制度,就有專制的一面,也有民主的一面,制度專制的一面多到一定的程度就是專制主義,制度民主的一面多到一定程度就是自由民主主義。美國的制度里,自由民主的一面多,明顯就是自由民主主義,關于這個中共上臺以前也經常恭維不斷,有歷史明證;中國大陸目前的制度里,專制主義的一面多,明顯是專制主義,中共的各代領袖在多種場合也明確地說過,就是要專政。

努力走向公民社會,說白了就是一個抵制專制獨裁,追求個人和民族自由的過程。這個話說得比較嚴重,但是也直截了當,因為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影響我們自由的無非就是專制制度而已。

接下來,就公民社會的概念問題就不再繼續糾纏了,我們聊一聊如何走向公民社會。在一個公民社會里,每一個人都是真正的公民,都具有法治框架下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罷工…….等等各項自由,所以,如何走向公民社會的問題,其實就是如何爭取這些自由的問題,就是抵制專制的問題。只有爭取到這些自由,我們才能克服人性的缺失,使人性更多地回歸人性,使人更多地回歸為人。

第三個問題,走向公民社會的公民和公民精神

上一次的講座《努力走向公民社會之一》的最后,我是這樣結尾的:如果大家渴望做一個真正的公民,那就走你該走的第一步:自己先醒來,然后去走第二步:喚醒更多的人........ 。現在看來,這個結尾沒錯,還是有效的。

我們中國歷經幾千年的專制制度到如今,專制制度和專制思想已經深入到人們的骨頭里去了,已經滲透到人的血液里去了。人們除了做主子和做奴才以外,不知道還可以做公民,不但很多個人不知道這個,就是很多政黨和集團也不知道這個。從晚清第一個現代意義的政黨出現到現在,在歷史輪換中,那個政黨都是想上臺當主子,都想翻身把別人踩在腳下,都是想專權。還沒有那個黨表現出愿意做公民社會的一員,也沒有那個黨的領袖表現得愿意做公民社會的一員。目前執政的中共也是一樣,它只想萬世領導下去,只想萬世代表下去,何曾想過要做公民社會的一員?何曾想過要和其他公民具有平等的權利?何曾想過要和其他政黨具有平等的權利?

我們中國人爭的自由應該就是這個,要拋棄滿腦子的斗爭口號,要拋棄把別人踩在腳下的口號,要堅決拋棄把別人打倒的口號,要充滿愛心,要表現出寬容與博愛。博愛,在中共的官方意識形態里是資產階級的東西,一直在受批判的行列,現在看開,中共批錯了,我們中國人糊里糊涂地跟錯了。在這個東方大國,傳統的仁義精神不見了,先進的博愛精神也沒學來,人和人之間少了關懷,少了親情,多出來的只是相互戒備和鉤心斗角,有時候甚至是你死我活。

QQ群里的聊天,人們表現得相對自由一些,雖然有時候也被監視和封殺,有時候一些人也因為言論“出格”而被當局約見警告,但QQ群畢竟還是一個相對寬松的地方。所以,QQ群里人們顧忌少一些,關于自由、民主和憲政的話題就多了一些,在一些政論群,大部分人都是愛好自由和民主的人士。不過,經過觀察,我發現一些自由派人士還是在喊“打倒***”的口號,這就使我在喜歡這些自由派人士的時候多了一份担憂,我們如果謀求打倒別人,那我們翻身以后的社會還不是和平等精神不搭桿嗎?哎!其實,這些都是拜某黨多年來“打倒”教育之所賜,可見流毒之深。

中國某新興的宗教勢力,經過打壓是被打下去了,打壓的對與錯,這里不做深究。就說打壓以后的該宗教勢力,其中有很多教徒就表現出復仇和清算的極端言論,甚至不斷鼓吹暴力,這使很多人在同情他們的時候都和他們保持距離,敬而遠之。同樣的現象,一些自由派人士的非理性情緒和口號,什么打倒呀,什么清算呀,這些也不由得使人產生一種警覺心理。人們會想啊,現在的統治者就是這樣,換了你們又能怎么樣呢?這是個別自由派人士的誤區,這個誤區容易使人們對整個的民主事業產生誤解,甚至抵觸情緒。

美國有一個州,曾經有過限制共產黨員參與公職的法律條文,但這個條文立即引起公眾的不滿,在一個共產黨員提出上訴以后,美國的大法官根據合眾國憲法精神,立即否定了這個法律條文,這就是美國的精神,也是我們需要的精神。美國人知道,共產黨、民主黨和共和黨一樣,都是公民社會的一分子,他們在公民社會中不管執政不執政都是平等的一員。

美國精神,在多年的妖魔化宣傳蒙蔽下,一些國人只知道美國民眾在水深火熱之中,只知道美國是帝國主義者,只知道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不知道美國精神還有偉大之處,也不知道美國制度還有精妙之處。這些,不僅很多普通中國人不知道,甚至大部分中國的政黨和政客也不知道,甚至執政黨和它的領袖也不知道。階級斗爭理論和專政理論的教化,使別人糊涂,也使自己糊涂。

但是,自由派人士不能跟著他們糊涂,自由派人士時刻要明白,我們爭取的自由不是自己的自由,而是大家的自由。如果我們幻想著去凌駕于別人之上,我們永遠得不到自由。所以,即使將來民主了,也不是要把某某黨怎么樣,而是讓他們和我們具有同樣的權利,并且誓死捍衛他們的權利。如果將來的社會民主了,但是我們的民主是把某某黨踩在腳下的“民主”,我個人將堅決地和某某黨站在一起,繼續追求民主,堅決不要“主子式的民主”。

捍衛別人的自由如同捍衛自己的自由,能做到這一點才是合格的公民,才具有真正的公民精神,公民社會需要的就是這樣的公民和精神。我們雖然就公民權利的全面性來說,還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公民,但是,我們要走向公民社會就必須先有公民精神。

第四個問題,民主事業就在手頭和身邊

這個話題一到這里,朋友們疑問就出來了,這說了半天,究竟說的是什么啊!又想要自由、民主和博愛的公民社會,又不讓人們去打倒專制統治者,更不想把他們送進牢獄,這公民社會究竟怎么來呢?又怎么去呢?

剛才說過,每一種制度都有專制和民主的兩個方面,專制多到一定程度就是專制制度,民主多到一定程度就是民主制度。現行的中共制度,在自由派人士看來,就是專制成分相對多了一些,是專制制度。但是,毫無疑問,現行制度里面或多或少還有一定的民主成分,這些民主的成分就是種子,只是我們沒有學會怎么使這個種子發芽,破土,并茁壯成長。

有一些朋友總在感嘆自己缺少人權,社會缺少民主,可是感嘆不解決問題。我們有一點點民主的種子,就要好好呵護它,想辦法叫它成長。種子雖然小,但是它具有摧破一些的力量,自然界的種子就很厲害,人間的民主種子里有人性的成分,只要呵護好,應該更厲害。畢竟人性的力量大于自然的力量。

改良永遠比革命要好,社會在改良中前進永遠比在革命中前進要來得穩妥,革命在任何情況下都是迫不得已的破壞性方式。在專制制度中,把民主的種子呵護好,使它發芽,破土,并茁壯成長,最后專制的土壤在民主種子的成長后的樹陰下就會有所變動。這就是社會的和平轉型,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工作。

以上這些話似乎有點羅嗦,其實也可以簡單說,就是要告訴大家,首先學會利用手中現有的一點點民主權利,這個非常重要,但這個也總是被我們忽略。在這個專制社會里,專制非常強大,民主非常弱小,但我們要是放棄了現有的一點點民主權利,就等于民主在退縮。如果民主退縮了,專制就會更加囂張。現有的一點民主就好比一碗米飯,本來我們可以去吃,但如果害怕專制而不敢去吃這碗米飯,那專制制度就以為我們不需要這碗米飯,或者他們干脆自己把這碗米飯獨吞了。這就是退縮的危害,害人害己,為虎作倀。

現在中國大陸就有這樣的情況,專制嘛,確實是專制,但現有的民主權利并沒有被人們珍惜,或者沒有足夠珍惜,這就使統治者產生一種誤解,以為人們的民主愿望并不強烈,就把人們的僅有的一點點權利也替用或者剝奪。有時候不是人家來剝奪,而是我們放棄不用,送給人家了。所以,我們不利用現有的權利,不把它抓住,就是專制的幫兇。我們不是無辜的,早已和鏡子中的歷史,成為同謀。

關于自由的項目有很多,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罷工…….等等各項自由,這里面罷工的自由現在沒有了,但其他自由,在口頭上還在,在實質上也是有那一點點的。這些都需要抓住,尤其是言論的自由。中共雖然用“煽動顛覆罪”來限制言論的自由,但并不是什么話都不能說,我們不去煽動,也不需要去煽動,該怎么說就怎么說就是了,我們的目的是用理性的方式實現和平轉型。

自由民主這個話題,專制統治者肯定是不歡迎的,但是我們很多朋友自己也不歡迎,或者表現出不歡迎的態度,或者不敢說的態度。在QQ群里,我就經常遇見這樣的人,一談自由民主的話題,就說什么QQ不安全,要去外國的聊天工具上說,我就很納悶,自由民主話題都是光明正大的話題,搞那么詭秘做什么?如果我們不把聲音公開地發出來,誰能知道社會上有一種聲音是自由和民主呢?如果沒有公開的聲音專制會給民主做出讓步嗎?所以,我有時候就想,中國有億萬使用QQ的人,如果大家都在這里開始發出自由民主的聲音,那時候自由和民主才會開始成長起來。

我的文章稍有尖銳,但自我感覺并不是那種沒有理性的口號式尖銳,也沒有那些顛覆性的言論,但是依然有一些朋友經常來勸我,讓我注意安全,小心專制的迫害。在感謝這些    朋友的同時,我也告訴大家,現在言論已經相對自由了,如果都不發聲,都不利用這有限的自由,那我們就永遠也不會有更多的自由。最近有一些朋友倡議在林昭忌日去林昭墓前紀念一下,我在那個倡議書上簽了名,有一些朋友認為簽名是危險的舉動,有一些朋友認為去墓前紀念也是危險的舉動,我就想,林昭雖然被中共迫害致死,但中共已經給他平反了,也就是說已經認可她是一個好人了,那我們去紀念她一下有什么錯?雖然有幾十個人去,但那不就是一起去上墳而已,給一個人上墳有什么危險?一個人連這一點自由也放棄了,怎么能相信他會去追求更多的自由?即使有了更多的自由,他敢享用嗎?

還有一個選舉的問題,目前的選舉制度肯定是不地道的,但不地道的原因也在于我們自身,那些有選票的朋友正確地利用選票了嗎?沒有,他們只是按照領導的吩咐來填寫選票;那些沒有選票的朋友也做得不是很好,我認為他們應該去主動地爭取選票,或者在爭取不到的時候,公開地贖回,而不能讓別人悄悄利用。現在的情況是,一些人根本不把自己的選票當一會事,獨裁者指示他怎么填寫就怎么填寫,至于被選舉人是人的模樣還是狗的模樣,一概不管;唐荊陵先生搞了個贖回選票的活動,本意是讓人們對選票重視起來,可是宣傳了兩年,全國才幾百人參與,而中國卻是一個十幾億人的大國。

人們不善于利用自己有限的權利,這就使國人在爭取自由的道路上總是緩慢地挪動,總是沒有大的成效。現在經常都有一些有意義的簽名活動,比如促使中國全國人大批準《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簽名活動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但一些朋友不但不簽名,還說三道四,指手畫腳,這些都是民主事業的悲哀。很多事情,突破口都確實是個別人物打開的,但是人家去打開突破口,大家應該一擁而上,如果人家打開了突破口,我們連跟都不跟,那還有什么意思?

我們每一個人都把手里現成的權利利用起來,那就是一種力量,就是一種氣勢,當我們有了這種力量和氣勢的時候,專制統治就會逐漸退卻,而民主步伐是也會逐漸前進。善于使用權利,本身就是一種理性的抗爭方式,就是在合理的范圍內抗爭,只要大家明白這個,就不發愁沒有美好的明天。為民主,我們現在做力所能及的,就是最好的工作方式。不要等待,不要指望一夜翻身,就做我們手頭和身邊的事情。民主事業就是每一個人手頭和身邊的事情,當大家都認識到這一點,并做好一點,民主離我們就不遠。

第五個問題,用理性的方式達到突破的結果

從毛式獨裁到現在,不可否認,國人的自由是越來越多了,曾幾何時,思想和言論方面的問題導致幾十萬人或者幾百萬人一批批地去坐牢,現在就好多了,現在因言獲罪的人每年只有幾十個了,這社會其實已經很有進步了,這都是民主運動的前輩用抗爭換來的,用坐牢換來的,用鮮血換來的,用生命換來的。現在我們有必要珍惜這些進步,要利用這些進步,要利用自己更多的權利去抗爭,這樣即是為了對得起前輩,也是為了對得起自己。

一方面利用我們手里的權利,去鞏固我們手里的權利,這是一種抗爭;另一方面,利用我們手里的權利,去爭取我們還沒有得到的其他權利,這是另一種抗爭。只要這兩種抗爭被我們都有效地開展起來,民主的路還會長嗎?我們有時候空自感嘆民主道路的坎坷和漫長,其實這個道路是被我們自己搞得既坎坷又漫長。民主運動未必就是有些朋友想的那些轟轟烈烈的事情,未必就是上街啊,游行啊,口號啊,是踏實地用理性的精神在運動中前進,是從身邊的每一件小事做起。運動本身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什么也不做,等待機會,一哄而上,持有這些想法的人遲早在運動中被淘出去。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曾經是官方嚴厲抵制的東西,經過人們抗爭,現在官方已經簽約了,雖然拖了十年不讓人大批準,不落實,但我們繼續努力下去,批準也是個時間問題。但是不能等,權利是等不來的,都是抗爭得來的。有人以為專制當局會慢慢給他權利,那是錯誤的,沒有一個專制當局不想變本加厲地壟斷權力,人們的權利逐漸在增加,那是當局不給人們權利就面臨統治危機的結果,其實也就是人們在無意識中緩慢抗爭的結果。

民主運動是人們挺起胸膛,在可能的范圍里,用理性不斷抗爭專制,用膠著狀態逼退對方,敵進我退,敵退我進,只要膠著在一起,他們就沒有辦法。什么也不做,等機會上街,那是最苯的辦法。現在的問題是,必須喚醒人們有意識地去抗爭,有意識地利用自己的權利去爭取更多的權利。只有這樣,我們爭取來的自由才是踏實的,才是可靠的。自由的大廈很美好,很壯觀,但它不是別人施舍來的,也不是一群奴才所能建立起來的,必須靠追求自由的人們自己去建造。

捷克總統哈維爾說,共產統治的后期是一個后極權時代,在這個時代,統治者所依靠的就是謊言和暴力。他說的是東歐的事情,其實,在中國大陸,專制統治者除了依靠這兩樣以外,還依靠著人們的麻木之心。國人在長達數千年的專制下,人性已經被專制制度和文化傳統扭曲了,人性變得不象人性,人變得不象人。街頭巷尾,茶余飯后,很多人都知道痛恨獨裁,但人們還不知道痛恨自己。壓迫者之罪,也在被壓迫者自身。

好在是網絡時代,雖然封鎖也是不斷,但畢竟和以前不一樣了,民智已開啟,很多都謊言不攻自破,專制滋生腐敗,腐敗催化民主,民主深得人心。我的一些朋友是高級學者,他們幾乎沒有不反對專制的,還有一些是下層中共黨員,他們內心也對專制深惡痛絕,其他那些民主人士就更不用說了。

既然反對專制的人這么多,那專制怎么就還能維持呢?還是那句話,人們太麻木,太恐懼。愛好自由和民主,不能停留在心里,也不能停留在嘴上,當有人理性地站出來的時候,我們應該跟著站出來。這個社會必須培育出一些公開的理性反對派,才有希望和平轉型,你們好好考慮我這話,公開的理性反對派越多,和平轉型的機會越大,如果大家都不發聲,將來的爆發會危及民眾。今天你站出來,他跟著,明天你站出來他也會跟著,當我們都站出來和當局談民主的時候,民主還會遠嗎?

如果寄希望于當今權貴能夠主動放棄既得利益,施行民主制度,這無異于與虎謀皮,是絕對辦不到的事情,少數國人爭取民主的呼吁也難以成事。如果大家都麻木不仁和沉默不語,民主將遙遙無期。 

生命是寶貴的,不會再生;人生是短暫的,轉瞬即逝;經過一些曲折,我們很多人已經走過了人生旅途的大部分歷程。我們也許真的很快就完蛋了,也許很快就遇見車禍了,也許我們這一生真的沒機會認真地填寫一張選票了,但是,我們的子孫呢?我們將留給他們一份什么遺產呢?

權貴能把鈔票存到外國去,也能把孩子送到自由世界去,但我們更多的國人不能,我們必須為這個事情負起責任,為我們自己,為我們的子孫。天賦人權,人人生而平等;我們已經被奴役,生活在一個處處透著邪氣的世界,但我們的子孫應該生活在一個正氣的世界,歷史事實和現實情況促使我們覺醒,履行公民義務,爭取公民權益,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我們不以言輕而不吶喊,不以位卑而不爭取,當爭取民主的呼聲響徹云霄時,當爭取民主的呼聲震撼大地時,民主法治社會就一定能夠實現。

公民的精神是我們精神的底線,公民的權利是我們權利的底線,公民的生活是我們生活的底線,如果一定要讓我們在底線之下,那就是牢獄之災,生命之災,我們寧愿以生命去換取。民主必須在運動中前進,運動必須在理性中前進,這是我一直堅持的。為民主,做身邊和手頭的事情,然后移動一步,繼續做身邊和手頭的事情,這就是中國的民主事業,也是本次講座的結論。

講座的最后,以我朋友行曉輝先生的一首詩《示人》來結束:劫后蒼生已非人、瘋蒙心眼亂世倫,我輩自當多努力、續得神州萬年春。

2012-03-05 20: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