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隱娘 侯孝賢深愛的唐傳奇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聶隱娘者,貞元中魏博大將聶鋒之女也。年方十歲,有尼乞食于鋒舍,見隱娘,悅之,云:“問押衙乞取此女教。”鋒大怒,叱尼。尼曰:“任押衙鐵柜中盛,亦須偷去矣。”及夜,果失隱娘所向。鋒大驚駭,令人搜尋,曾無影響。父母每思之,相對涕泣而已。

后五年,尼送隱娘歸,告鋒曰:“教已成矣,子卻領取。”尼亦不見。一家悲喜,問其所學。曰:“初但讀經念咒,余無他也。”鋒不信,懇詰。隱娘曰:“真說又恐不信,如何?”鋒曰:“但真說之。”

曰:“隱娘初被尼挈,不知行幾里。及明,至大石穴中,嵌空數十步,寂無居人。猿猱極多。尼先已有二女,亦各十歲。皆聰明婉麗,不食,能于峭上飛走,若捷猱登木,無有蹶失。尼與我藥一粒,兼令長執寶劍一口,長二尺許,鋒利吹毛可斷。逐令二女教某攀緣,漸覺身輕如風。一年后,刺猿猱百無一失。后刺虎豹,皆決其首而歸。三年后,能使刺鷹隼,無不中。劍之刃漸減五寸,飛禽遇之,不知其來也。至四年,留二女守穴。挈我于都市,不知何處也。指其人者,一一數其過,曰:‘為我刺其首來,無使知覺。定其膽,若飛鳥之容易也。’受以羊角匕,刀廣三寸,遂白日刺其人于都市,人莫能見。以首入囊,返主人舍,以藥化之為水。五年,又曰:‘某大僚有罪,無故害人若干,夜可入其室,決其首來。’又攜匕首入室,度其門隙無有障礙,伏之梁上。至瞑,持得其首而歸。尼大怒:‘何太晚如是?’某云:‘見前人戲弄一兒,可愛,未忍便下手。’尼叱曰:‘已后遇此輩,先斷其所愛,然后決之。’某拜謝。尼曰:‘吾為汝開腦后,藏匕首而無所傷。用即抽之。’曰:‘汝術已成,可歸家。’遂送還,云:‘后二十年,方可一見。’”

鋒聞語甚懼。后遇夜即失蹤,及明而返。鋒已不敢詰之,因茲亦不甚憐愛。

忽值磨鏡少年及門,女曰:“此人可與我為夫。”白父,父不敢不從,遂嫁之。其夫但能淬鏡,余無他能。父乃給衣食甚豐。外室而居。數年后,父卒。魏帥稍知其異,遂以金帛署為左右吏。

如此又數年,至元和間,魏帥與陳許節度使劉悟不協,使隱娘賊其首。隱娘辭帥之許。

劉能神算,已知其來。召衙將,令來日早至城北,候一丈夫一女子各跨白黑衛至門,遇有鵲前噪,丈夫以弓彈之不中。妻奪夫彈,一丸而斃鵲者,揖之云:吾欲相見,故遠相祗迎也。

衙將受約束,遇之。隱娘夫妻曰:“劉仆射果神人。不然者,何以洞吾也。愿見劉公。”劉勞之,隱娘夫妻拜曰:“合負仆射萬死。”劉曰:“不然,各親其主,人之常事。魏今與許何異。照請留此,勿相疑也。”隱娘謝曰:“仆射左右無人,愿舍彼而就此,服公神明也。”知魏帥不及劉。劉問其所須。曰:“每日只要錢二百文足矣。”乃依所請。忽不見二衛所之。劉使人尋之,不知所向。后潛于布囊中見二紙衛,一黑一白。后月余,白劉曰:“彼未知止,必使人繼至。今宵請剪發系之以紅綃,送于魏帥枕前,以表不回。”劉聽之,至四更,卻返,曰:“送其信矣。后夜必使精精兒來殺某及賊仆射之首。此時亦萬計殺之。乞不憂耳。”

劉豁達大度,亦無畏色。是夜明燭,半宵之后,果有二幡子,一紅一白,飄飄然如相擊于床四隅。良久,見一人望空而踣,身首異處。隱娘亦出曰:“精精兒已斃。”拽出于堂之下,以藥化為水,毛發不存矣。

隱娘曰:“后夜當使妙手空空兒繼至。空空兒之神術,人莫能窺其用,鬼莫得躡其蹤。能從空虛而入冥,善無形而滅影,隱娘之藝,故不能造其境。此即系仆射之福耳。但以于闐玉周其頸,擁以衾,隱娘當化為蠛蠓,潛入仆射腸中聽伺,其余無逃避處。”劉如言。至三更,瞑目未熟。果聞項上鏗然,聲甚厲。隱娘自劉口中躍出,賀曰:“仆射無患矣。此人如俊鶻,一搏不中,即翩然遠逝,恥其不中,才未逾一更,已千里矣。”后視其玉,果有匕首劃處,痕逾數分。

自此劉厚禮之。自元和八年,劉自許入覲,隱娘不愿從焉。云:“自此尋山水,訪至人,但乞一虛給與其夫。”劉如約,后漸不知所之。及劉薨于統軍,隱娘亦鞭驢而一至京師柩前,慟哭而去。

開成年,昌裔(此處作劉“昌裔”而不作劉悟)子縱除陵州刺史,至蜀棧道,遇隱娘,貌若當時。甚喜相見,依前跨白衛如故。語縱曰:“郎君大災,不合適此。”出藥一粒,令縱吞之。云:“來年火急拋官歸洛,方脫此禍。吾藥力只保一年患耳。”縱亦不甚信。遺其繒彩,隱娘一無所受,但沉醉而去。后一年,縱不休官,果卒于陵州。自此無復有人見隱娘矣。


文 | 裴铏



花邊閱讀 裴铏 2015-08-23 08:53:24

[新一篇] 你來人間一趟 你要看看太陽 和你的心上人 詩歌

[舊一篇] 鳳凰好書榜 2015年第20周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