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傳奇人物 >>>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字體    

惟有幽人自來去——讀《聶隱娘》   唐代俠女
惟有幽人自來去——讀《聶隱娘》 唐代俠女

文/柳笛                

隱娘,從唐朝無端走來,驚鴻一現,隨即隱去了千年。

                                                           

這分明是個有意為之的名字。

第一眼,你只覺得她是個養在深閨的千金,比“麗娘”多了一分神秘和矜持。她不似“甄士隱”那般直白,略一思忖便聯想到“將真事隱去”,只有在閱盡整篇傳奇,驀然回顧,此中真意,欲辨已忘言。

一部小說,不足二千言,除卻隱娘歸隱的結局,在行文處處都隱去了太多的情節。隱娘的情、隱娘的道、隱娘身邊的人,似要將一切真實性的要素都隱去。

讀小說,總會偏執地給主角造一個具象來。而在本就惜字如金的文言中,隱娘全無形貌描寫,只可遙想將門虎女的颯爽風姿。但我知,隱娘絕非虎背熊腰的“女漢子”,也不會像花木蘭,扮作男裝十二年,伙伴都不得辨其雄雌。傳奇有載,神秘尼姑劫她修行時,還有兩個同歲的女娃相伴,“皆聰慧婉麗”;后來師父獨攜隱娘去人間執行真正的任務,可知隱娘的根基、美貌與智慧在二女之上。她在學藝時,能夠“身輕如風”,似較趙飛燕的嬛嬛宮腰、掌上輕舞更勝一籌。飛燕之舞不過是媚態勾人的娛人之術,隱娘之武則是藉靈藥之便,潛心修煉的出塵之道。

我想,隱娘大抵是姑射仙子的模樣:“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綽約如處子,不食五谷,吸風飲露;乘云氣,御飛龍,而游乎四海之外。”唐人吳道子作畫,筆勢圓轉,頗有仙氣,所畫衣帶如被風吹拂,便得了“吳帶當風”的美名。同為唐代奇女子的隱娘,或者也如畫中之神仙,著窄袖束腰的大擺裙,當風遺世而立,衣帶飄舉,登仙而去。

隱娘本是大戶人家的小姐,豆蔻年華本應在深閨繡閣中,習女工,工詩書,再由父母許一個門當戶對之家,安穩榮華地過一生。她的命運因一個乞討的尼姑而逆轉,神仙乞討、試煉凡人,亦應是許多神話故事慣用的橋段。可見世間凡人多是拜高踩低,幾千年都沒什么長進,神仙們略施小計,便試出可教之徒。

小說只說父母不見了愛女,日夜哭泣,卻無人問隱娘愿不愿意接受這次修行。想來年幼的她,起初是担驚受怕的,但漸漸的,適應了與世隔絕的修道方式,當自己的本領逐漸強大時,隱娘對于命運,尚且滿意。五載歸來,隱娘及笄,尼姑留下二十年相見的約定,絕塵而去。明珠已還,“一家悲喜”,做回大小姐的隱娘也是百感交集。緣分若在進行時被戛然截斷,重新續上早已物是人非,親情也不外乎是。隱娘父母所見的,只是一個和女兒重名的少女罷了,模樣、性情絕非當年的玉雪嬌憨。他們一再追問,隱娘道出真實經歷。

那親情被割裂的五年,也是脫胎換骨、涅槃重生的五年,此時的隱娘,不能說是“人”。空穴幽居,攀巖斗獸,白日奪魂,這一個個匪夷所思的奇幻故事,五年隱匿的故事,借隱娘之口娓娓道出。也許她的聲音仍是嬌柔婉轉,帶著些許生疏的孝順。言者無心,聽的人早已心駭膽裂。

女兒,在失蹤的那一日,就已經死了。父母的溫情,也死了大半。

命運給了她不平凡的使命,同樣也奪去了她平凡的幸福。隱娘看透了這些,照常做著她應做的事情。

無解的僵局,被一個少年打破。他一無所長,資質愚鈍、其貌不揚,磨鏡工作甚至無法保障基本生活。他許是流浪無依,許是臨街最不起眼的小人物,卻偶然經過了聶家。而那一刻,恰好隱娘也在家中,倚門消磨時間,或是匿于屋頂搜尋下一個刺殺目標,總之,她看見了他。是藉一個理由正當離開聶家,還是可憐他生活貧苦,又或者,她只是想重拾平凡人的溫暖。那個少年,看上去那么平庸,卻又是那么真實的存在。

她像五年前不容旁人置喙的師父一樣,她執意嫁了他。

驟得神仙般的人物,少年之心底,恐怕也是惶恐的。但起碼,妻子給予他衣食無憂,這也算一場恩情吧。

隱娘的神異之能瞞不了父親的上司,唐末的一位節度使。喜歡較真的讀者,把新舊唐書翻個遍,根據記載年代考證此人乃田季安,本是田家庶子,有幸被公主收養得了繼承權,成魏地一任節度使,稱“魏帥”。魏帥有雙重身份,又患家族遺傳風病,這都注定了他享尊貴榮華之時,掩飾不了內心的多疑和自卑。盛唐已逝,家國動蕩,各地征戰,殺伐不斷。生命的脆弱和權力的不確定,加重了他的不安,使他沉溺酒色,殺戮無數,換取片刻的滿足。

同時,他看中了隱娘,不為美色,只為她一身武藝。此時,聶父剛去世,隱娘也需要擇主而棲,便繼承先考之志,歸入魏帥麾下。傳奇沒有告訴我們,隱娘立過什么功勞,或者魏帥如你我一樣,對一個能把武器藏在后腦的女子,心存恐懼。索性派她去殺個政敵,也好試試她的忠心。

以前,她只為師父殺人,如今,卻要為惡人殺人,殺一個與主上同為節度使的劉昌裔。以往殺人,她總是獨來獨往,這次暗殺,卻攜了她的夫,這個毫無用處、在關鍵時刻可能讓她束手束腳的少年。此時在她心里,或已有了別的計謀。

劉昌裔是個賢人,《新唐書》說他“幼重遲不好戲,常若有所思度”。在這里,他神機妙算勝過諸葛,不僅知道有誰要殺自己,還算準了此人不敢出劍,便大搖大擺唱一出“空城計”,引敵人入室。后面的發展毫無懸念,不過是禮賢下士、收納人才的故事。隱娘快速易主,幫新主躲過兩次血光之災。難道劉昌裔得了隱娘,就算不出生死之劫了嗎?也許這就是劉昌裔的高明之處,用而不疑,讓隱娘永銘知遇之恩。

昌裔進京,也是隱娘謝幕之時。修行之人,本就無意于世間得失,在紅塵走一遭,看多了你方唱罷我登場的成敗輪回。她安頓好丈夫的生活,像師父一樣翩然遠去。若“貞元中”取795年來算的話,到“元和八年”(813年),隱娘才不過20多歲的光景,與磨鏡少年的姻緣不出六年。花容月貌的年紀,心境卻像得道高僧一般空明自在。

事了拂衣去,不留身與名。只留下一紙《聶隱娘》,讓人無限追思。后來,她在勾欄酒肆變成說書人的妙語,又在大小戲臺上紅了幾多嬌俏伶官,穿越過千年,她又鮮活在聲色光影的現代藝術中,在虛實兩重世界中掀起一陣狂熱。

我卻知道,她依舊隱在某個青翠深山中,冷眼看著周遭這一切。

責任編輯:林妍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