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終止一切對外援助,全民救助窮苦農民
終止一切對外援助,全民救助窮苦農民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建國后,毛主席對我們這個飽經戰亂、飽受列強蹂躪的國家的經濟狀況,概括的一個詞語是:一窮二白。可是,在這種國情背景下,中國的對外援助行動搞得熱火朝天:援朝、援"非洲兄弟"、援"社會主義明燈"、援越南、援助柬埔寨紅色高棉"革命"......援錢財、援糧食、援焦煤、援武器、援拖拉機、援衣物、援醫療、援醫藥、援汽油、援人血、援士兵的生命......援建鐵路、援建公路、援建大橋、援建紡織廠、援建化肥廠......

能拿得出的,我們都拿了,毫無保留地拿:錢財、物資、勞務、以及中華同胞的生命(他們在異國,作為危險工種的勞務者、作為赴湯蹈火的參戰者)......
    
沒有誰能準確說出,中國在援外中到底耗費了多少錢財。對越南的援助似乎可作為評估全貌的著眼點:新加坡資政李光耀在回憶錄中說:鄧小平告訴76年訪華的李資政:中國援出了200億美元,基本上屬于無償性質的。
    
據中國軍事科學院專家曲愛國的研究及越南政治家黃文歡的回憶錄:在越南抗法戰爭期間(后來才有抗美階段),中國是世界上唯一向越共提供軍事援助的國家,在武器和裝備和后勤配合方面,是按"要多少給多少"的指示辦。毛澤東是這么告訴過胡志明的:我們是一家子。要人給人,要物給物......
    
作為普通的中國人,人們無法知曉政府在類似的行動中到底付出了多少個200億美元,一些細節的帳目根本無法估計和測算。比如說,即使在援外行動大有收斂的上世紀80年代,李光耀的估計是,中國援了10億美元。
    
當時(乃至今天),我們是那么窮,我們的人民是那么苦;子女們還處在"嗷嗷待哺"的生死線上,我們的"家長"對子女卻異常刻薄,對外族倒如此慷慨,如此樂善好施......
    
但我們換來了什么,我們得到了什么?不該認真地反思一下嗎?我們沒有得到任何我們想得到的東西───沒有得到經濟利益,沒有得到我們想要的"勢力范圍",甚至連聊以自慰的"友誼"都沒有得到!
    
看看吧,我們援助阿爾巴尼亞、越南、朝鮮和"非洲兄弟"之后,得到了怎樣的回報,或者我們以后能預期得到什么回報:
    
1、援助阿爾巴尼亞:
    
當時,我們花了我們異常寶貴且稀缺的外匯到西方買設備,為阿爾巴尼亞援建了大量的企業,后來基本處在停產、半停產的狀態,設備早成為了廢鐵;幫助阿國建設的備戰用的堡壘,他們開始用它喂雞了......也就是說,我們的盡心費力的幫助,如同是打了水飄,無聲的水飄!
    
當時的對外聯絡部部長耿飚透露,1964-1970年代末,我們給了阿國90億元人民幣!(有學者根據貨幣含金量、購買力測算,它相當于現在的上千億!它還相當于給當時人口規模為200萬的阿國人每人發了4000多元的紅包!)
    
伍修權將軍的文章《回憶與懷念》說,阿爾巴尼亞**者霍查的女婿、阿外交官馬利列,在他的文章《我眼中的中國政要》里講敘了這么一件事:1962年,他到中國要求糧食援助,找到外貿部部長李強,無果;后來還是找到劉少奇解決了問題。恰巧當時,缺糧食的中國向加拿大進口了大批小麥,幾艘載滿小麥的中國輪船正在大西洋駛往中國,接到中央的命令后,立即改變航向,調頭駛向阿國的港口卸下了全部小麥。馬外交官敘說此事時,沒有忘記留下一句溢美之詞。伍將軍心痛地補充了一句:中國人慷慨呀!這時,中國的饑荒還沒有結束,正是中國百姓大批餓死的時候!
    
這樣的付出,中國得到了什么呢?只得到了一樣:阿爾巴尼亞霍查政權對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這一"偉大運動"進行了大量的口頭謳歌,和堅定支持!
    
我們設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我們和美國交惡,阿國會站在哪一邊?根據它的利益取舍,根據北約章程的規定,它肯定會像當年毛主席的決策一樣,施行"一邊倒" 政策,但要請記住,永遠不要指望它會倒向中國!
    
2、越南:
 
對于越南,這個曾經是"同志加兄弟"的親密伙伴,從我們的超巨額付出聯想到后來的結果,真值得所有中國人痛哭一場!我們國家除了經濟援助,更多的是無償的作戰和勞務援助。中國軍人除了在一線作戰之外,還在承担通信、后勤、筑路、掃雪,甚至還承担了為他們的農民挖溝、種地等事情,以體現中國人民是多么地講情誼、講風格、講"主義"!
    
如果要列出援助清單,可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援助了槍11.6萬支,大炮4,630門,工兵、通訊器材、衣物、大米、藥品、汽油、機車......則數不勝數,舉不勝舉。
    
我們的軍人是這樣為他們修路的:在條件惡劣的深山里,中國農民組成的子弟兵沒有機械化的工具,雙手、肩膀和血肉之軀就是工具!在這種險惡條件的施工中,中國軍人隨時會死去!當然,更多的死亡是在戰場上。
    
我們有1,100位(也有資料說是2,000人)同胞陣亡在遠離家鄉的土地上,4,200人負傷。(有文章說,農民士兵長眠于越南的陵墓,國內甚至30多年內沒有人去祭掃他們的墓地!可能因為他們是卑*的農民身份的緣故吧......)
    
我們這一切的金錢、物資、鮮血和生命付出,換一個"友誼地久天長"應沒有問題吧?但很遺憾!我們換來了國人在高呼"同志加兄弟"時絕沒有想到的結果---反目成仇、兵戎相見!
    
最叫人惡心、叫人感情上無法接受的是:在越南人1978年發起的對華戰爭中,他們用中國人送去的槍炮作武器,用中國人援助的成袋成袋的大米作支槍的架子和掩體的材料,來射殺中國的軍人!......
    
3、朝鮮:
    
為朝鮮,我們付出了幾十萬中華兒女的生命(沒有可供引用的、公認的精確數字),支出了63億元的戰爭費用,560萬噸作戰物資......付出同樣是無法說清的。即使在朝鮮戰爭早已結束后的階段,對朝鮮的饑荒援助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其中有印象的幾次是:
    
1996年5月,援朝2萬噸糧食;1999年6月,援助15萬噸糧食,40萬噸煉焦煤;2001年3月,朝在接待曾慶紅到訪時對我國"提供無償援助表示感謝"。給的什么,給了多少,不詳;2001年9月,朱邦造答記者時說,在中國元首訪朝之際,要給朝方提供"糧食及物資援助",數量不詳。......
    
上面的列舉援助,可能只是冰山的一角,因為稍后,又找到了新的消息:新加坡《聯合早報》2000年6月11日的文章說:中國對朝提供的實質援助,要比公眾所了解的多得多:每年提供給朝鮮50萬噸糧食,100萬噸石油,250萬噸煤炭---如果該報道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可是,我們捫心自問:中國人的血肉生命,中國人的血肉勞動掙來的財富,換來了怎樣的"中朝友誼"?也就是說,我們玩命地送人家東西,我們博得了人家的歡心了嗎?結論是:沒有!
    
用中國人的血肉鑄就的兩國關系,在雙方的利益面前,顯得太脆弱了,絕不會、也沒有像善良的人們想象的那樣"牢不可破"!
    
當我們國家認為,與大韓民國建交符合我國利益,并采取行動后,朝鮮立馬采取了反擊行動:冰封兩國關系;單方停滯高層往來,以示不悅---兩國首腦間的"正式訪問"因此中斷了八年。
    
這些措施的制訂者不是別人,是一直被中國人看作是自己的鐵桿朋友、患難知交的朝鮮領導人:金日成!我敢斷定:將來有一天,我們會更加痛苦地發現:朝鮮人恨中國人,要比恨其他人---包括美國人---更厲害!
    
我們善心播下的所謂"友誼",不僅會顆粒無收,還要迎接比"顆粒無收"更糟的結局!
    
3、"非洲兄弟":
    
就從著名的"坦贊鐵路"說起吧。1967年,贊比亞總統卡翁達訪華拉贊助,他在盛贊毛澤東是非洲人最景仰的"老者、勇者、智者"之后,又說了"中國的工作使世界變得有希望"的溢美之詞,毛很瀟灑地現場辦公,拍了板:"這條鐵路不過投資一億英鎊,沒什么了不起"!
    
此情此境,在座的中國官員都不敢出聲。中國負責修路工程的官員對鐵路的評估結論是:1800多公里長度,近20億人民幣的投入。最后到底花費了多少,沒有資料。不單單是錢的付出,也不單但是10年的艱苦施工。我們的同胞,78人為此獻出了生命。其中最小的年僅26歲!
    
他們的墓地,同葬身在越南的中國人的墓地一樣:基本上,幾十年間無人祭掃(包括非洲人),無人安魂。我們為這些"兄弟"援建的企業---如援坦桑尼亞的 "友誼紡織廠"之類的什么廠,由于沒有人會經營,由于坦方管理者拼命貪污,中國不斷注入資金,最后還是沒能救活它們。
    
我們"奮不顧身"地幫"兄弟",我們得到了"友誼"了嗎?也沒有!我們得到了"兄弟"發泄的怨憤---中國人管我們,就該管到底!......
    
現在,我們當年喚作"兄弟"的國家,他們對我們的付出已經沒有什么記憶了。《作家文摘》429期的文章說,非洲人正在把日本人當作救星,當作他們的新財神。原因是,日本把許多廉價的二手車賣給了我們當年的"兄弟",以致于坦桑尼亞首都的大街上,清一色跑的都是日本車;日本人為了筑牢這個廉價汽車的市場,還無償為他們修了600公里的瀝青公路。并且,相比于老鐵路而言,公路更便捷......
    
請不要告訴我:援非、援外在政治上、在"戰略"上是有好處的、是"非洲朋友把我們抬進了聯合國"一類經典的故事。在價值的取向上,人民的福祉與國家的富強高于一切。
    
即使進聯合國之類的事情很重要,但是為了一個目標我們可以舍棄一切嗎?誰又能證明:無視民生艱辛而去大筆地對外撒錢,是我們實現"進來"目標的唯一選擇?!......
    
如今,還有一些小國在對我們耍著慣用的伎倆:出臺灣牌,以此來勒索經濟援助。比如三年前,一個挨近澳洲的袖珍小國,人口只相當于北京的1/4,對我們的援助很高興。但聽到臺灣有可能給它更多的好處時(15億美元),就準備與臺搞大使往來。后來又覺得金元到手的可能性不大時,又對中國拋來了媚眼。
    
國家的存在,國家的意志,國家的眼中,"沒有永遠的朋友,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這是一個經典,是國家間通行的博弈法則。
    
這個小國的決策者對有利于自己的利益進行了選擇,它沒有錯。它今后肯定還會這么做。但倒霉的,利益受損的,卻是兩岸的中國人。
    
從中國人的對峙中坐收漁利的國家還少嗎?小國們無論是得到了大陸的物資,還是臺灣的金錢,都是兩岸中國人的血汗創造。
    
我們能找到使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少受損、不使外人常玩的"火中取栗"的伎倆得逞的策略嗎?---這個問題至今依然在考驗著中國領導人的智慧。
    
任何人企圖通過說一句話:"我們支持一個中國政策",就指望能獲得中國的一次資助或獎勵的慣例該結束了!如果他們的類似行動能屢屢得到滿足,他們的依賴將沒有止境,我們的國力將不堪負担!
    
就憑我們總體上人均所占世界人均1/4的資源擁有水平,就憑我們人均所得仍在區區幾百美元的額度、處在世界100多位的排序,再加上9億農民總體上赤貧的國情而言,我們沒有資格、沒有實力去援助任何國家。漠視國家整體利益、損害國家未來發展的援外行動應該立即停止!
    
至今,中國農民仍然操持著犁與耙、鐮刀與鋤頭這類兩千年前我們的祖宗發明的農具,他們完全處在世界的最不發達狀態,處在世界最需要救助的狀態!
    
我們的主流社會、我們的決策階層不能因為北京、上海等城市有發達國家那么發達了,就以為中國大體上發達了,就可以漠視我們主體的國民---農民正在經受、且一直經受著的苦難!這是一種令人難熬的、深重的苦難呀!......
    
大家知道,國際上一直在幫助非洲國家的不發達群體擺脫不發達狀態,參與向全球的貧困化宣戰的運動,是包括我國在內的國際社會一直在做的事情。
    
可是我們的農民,他們是當今世界名副其實"最不發達"的群體,而他們的悲慘處境并未被外界了解,他們最迫切的、理應受到援助的地位還沒有確定,就永久喪失了接受國際救援的資格!他們經受的苦難將沒有盡頭!
    
中國的農民到底有多窮?如果按聯合國人均每天生活支出低于1美元的貧困線標準,農民中至少會有5億的人口處在這個標線的下端!
    
有一件事值得玩味:10多年前,我們的政府對國民義務教育投入感到力不從心,就鼓勵民間財力來資助"希望工程"。運作10年后,到99年12月31日止,這個"工程"共收到的錢款折合成人民幣是18.4億元。區區之數呀!
    
我們窮嗎?我們窮到在為外國人辦事時,可以上千億千億地給他們掏錢;我們富嗎?我們富到當辦自己的事情時候,卻會為18億為難......
    
在這個國際上,在這個人世間,有一條普遍的規律:在涉及利益的分配上是有排序的。像北京市,它以前每年要發布一個公告,告訴外地人:哪怕是一個售票員、一個司機的就業崗位,它都要考慮北京人處在絕對優先的位置(當然,這是不象話的);還有,各國的繼承法都有這樣的規定:對一筆財富、和利益的分配,繼承者們是會要求按照與被繼承者血緣關系的親疏,進行優先次序的排位。
    
令人不理解的是:在世界許多需要救濟的人中,我們為什么不優先救濟我們的同胞,為什么不去拯救我們苦難的農民?
    
最讓人難過的還在于:我們的農民,作為世界上最窮困、嚴格說是最龐大的最窮困群體,不但在任何時候得不到任何方面的任何救濟,就連他們運用自己血肉的勞動、運用最原始的農具創造的勞動成果,竟然常常被有權的人拿去援人!這種情況居然年復一年地存在著!
    
我們的學者曾運用最激烈的措辭指責清朝的老佛爺:(在分配財產,或好處時)寧贈外幫,不與家奴;盡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可是,我們對以上做法,對以前的英明領導們的決策,我們該用怎么的言語來解釋呀?
    
在2001年11月12日,我國的元首在會見盧旺達總統時,又給兩國30周年建交送了一份厚禮:向盧國提供3,000萬元無償援助;豁免盧國1.1318億元和270萬美元的到期債務。
    
從電視的畫面來看,這位叫保羅-卡加梅的總統一臉不肖的表情。私下揣測,不知道他是不是對這個數額提不起精神來,內心有所不快。稍后,又在電視里聽到朱總對這位總統解釋說:您剛剛訪問過的上海,是中國最繁榮、發達的地方。我們對你們只能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我們還不富裕......
    
迄今為止,我仍然是不明白:我們的援外決策是如何敲定的,要不要通過什么法律程序方面的批準步驟。在今年初的一則新聞中,我知道了一個細節:一次,美國總統布什宣布豁免俄羅斯的部分債務時,事先要得到國會的批準。我們對朝鮮的糧食援助,要一火車皮一火車皮地拉;我們對盧旺達免債,是整億整億地免。
    
作為真正的富有者,慷慨助人是美德;可是,作為一個窮苦的人,作為在一個窮國、在一個窮苦群落中的長大的一個自然人,應知道貧窮的日子是多么難熬呀!所以,我對國家高層的這種舉動不理解、不安、充滿疑惑。
    
我們的農民要掙回每一個硬幣、每一個銅板,每一毛錢,在"鋤禾日當午"的一類的原始勞動里,要付出怎樣的血汗。
    
有一次我們給朝鮮15萬噸糧食,美國也援了17萬噸。作一個粗略的核算:在我國平原的糧食主產區產量,及普通農戶土地的擁有規模,一家在一年里大致可以出余糧0.75噸。湊足這些糧食需要20萬戶農民、60萬個家庭成員,要通過體力肉搏的勞動,忙上幾個月才能獲得,其中蘊含了巨大的勞務量;而美國人湊足那么多的糧食,幾家農場主、花費極少量的勞動工時就可以輕松搞定。
    
為了援建阿富汗,我國送了1.5億美元、3000萬元的物資,以此作為給阿臨時政府的禮物。聯合國秘書長安南說,如果今后5年,阿富汗得不到100多億美元的援助,阿富汗的人民會過得很悲慘......可是,阿國臨時主席卡爾扎伊不同意安南先生的這個估值,他說,至少要450億,才能夠讓他的人民過得"不太悲慘"......
    
為什么阿國的領導人能如此盡力地為自己正在遭難的人民謀利益?而建國初的我們中國人遭受的苦難比他們更深,我們做了什么?
    
還有,他們的人口才兩千多萬,我們的當年人口是他們的20倍,按秘書長先生的"保守"口徑測算,我們至少需要2,00億美元才能讓我們的人民過上"不太慘"的生活。可是,我們得不到一分錢的援助,這倒算了,我們認命。問題是,在這種時候,我們為什么還要把自己的錢送給外人呢?
    
為什么別人遭難時,要得到援助?別人貧血時,可以得到血液的輸入?而我們的人民非但得不到,我們的當家人反而作出違背常理的決定,要在貧血之軀上大劑量地抽取血液,然后,再去救助別人?!
    
難道就因為中華民族是個吃苦耐勞的民族,我們的領導人在向世人展示中國人的這種"精神"?!是不是說,中國人能夠吃苦,善于吃苦,那么,干脆就讓他們去吃吧!新政權已經建立50多年了。捫心自問,我們仍是一個"貧血的中國"。那些為塑造朝氣勃發的"少年之中國",為實現"可愛的中國"而前赴后繼、為之奮斗的先賢、先烈見了此景,九泉有知,他們能瞑目嗎?
    
什么時候,我們真正能夠成為一個富血的中國,一個紅潤的中國,一個健壯的中國?因為只有健壯成為了中國的常態,我們才有與別

因為只有健壯成為了中國的常態,我們才有與別人、與他國競爭的實力,才有在競技場勝出的可能。
    
在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如果人民有權對自己勞動的所得進行處置,有權對此發話的話,人民同意這么做嗎?假定我們的援外決策要經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才能生效,人大常委會里有60%的農民代表,農民們會在這種"寧可自己餓死,也要拯救他人"的決議案里投票贊同嗎?
    
以前產生的決策敗筆,能不能警示中國以后的決策人:作出的某個決策,人民答不答應?將來的歷史會怎么評價?會不會有人揮著指頭戳決策者的脊梁骨?最后的一句話,是壯著膽子對我們的權力階呼號一句:終止一切對外援助,全力救助窮苦農民!
 
2012-03-05 21: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