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6年追殺,網友為拆遷戶殺人點贊可取嗎?
6年追殺,網友為拆遷戶殺人點贊可取嗎?
天涯觀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撰文|墨黑紙白

來源|天涯雜談


弱勢群體的維權變遷史,這兩年有了明顯的變化,從曾經的上訪,到跪訪,再到后來的自殺,甚至在公交車上引爆易燃物品,我們在見證一起起弱勢群體從平和維權到激情維權的過程中,一次次的反問自己遇到了類似情況會怎么辦?是否應當以自殺來換取對天道不公的不滿?拿無辜的人作為自己遭遇不公的泄憤手段的癥結何解?最終演變到定點用6年的追殺,民眾與官員的矛盾應該如何化解?民眾的維權手段何時可以有法律來裁定而不是以暴制暴?這是一個值得思索的問題。


新聞事件


5月25日早上,西安市自強東路一公交站旁發生一起慘案,一名男子倒在公交站旁人行道上,肚子已經被利器劃開,腸子流出來,左側肋部還插著一把匕首,地上一片猩紅刺目的血跡。在躺在地上這名男子左前方地上有一個紅色無紡布袋子,袋子旁邊地上還躺著一把斧頭。現場有市民看到,一名中年男子被另一人控制住,被控制住男子雙手滿手血跡。目前警方已趕到現場對這起事件進行調查。


新聞評論


在該事件發生后,網絡上未出意外,網友們紛紛向這位殺人者投去了同情,甚至是支持的目光,有評論者認為,網友們此舉是倡導暴力社會,是為下一位暴力者提供溫床,應當對網友進行譴責。有網友回復說:“人家目標明確,不誤傷無辜,忍耐力強,總比在焚燒公交車的那位強吧?”另一位網友則表示:“一種制度如果使民眾不畏生死,那么執政者應當進行反思。對于殺人者,我雖然不贊同,但表示理解,一個人假如不能選擇有尊嚴的活下去,選擇有尊嚴的死去也無可厚非,房地產經濟催生的強拆,已使民怨沸騰多年。”


那么我們該如何看待這場血案?首先要鬧明白一個問題,究竟是不是因為強拆而引發的血案?據報道,當地居民向媒體表示,兇手是一名被拆遷戶,今年40多歲,兇手自稱和死者有仇。而媒體證實他本人是拆遷戶,被殺死的是大明宮址公園附近一個拆遷辦的負責人。兇殺殺完人后并沒有逃離現場,而是向圍觀的人群說,他沒有手機,讓群眾趕快報警,他也不跑。據稱,他殺完人后曾感慨:“我要上西天了”。


根據以上信息,似乎殺人者的動機已經傾向于因強拆引發的血案,但根據搜狐新聞的最新信息:“死者叫曹鈞喜,58歲,曾為房管所退休職工,但華商記者今天在火車站北廣場拆遷項目部小組組長公示牌上見到曹的照片。兇手叫郝建宗,55歲,駕摩的為生。警方稱:郝供述,曹多年前騙他幾萬元錢一直不還,他尋找多年,在公交站牌旁遇到后言語不合就行兇,警方對該案暫定性為傷害致死。”


搜狐的最新消息讓我不禁思索該案件是否是因兩人之間的私人矛盾而非強拆引起的?但對于一個強拆辦的負責人是如何騙取一個拆遷戶的錢表示不理解,是否是因為強拆中產生了強拆者與強拆戶之間的利益瓜葛?在該案件沒有進一步消息爆出之前,一切都只能是猜測。


但對于網友們來說,案件的起因已經不重要了,大家關注該案件的本真在于,拆遷戶蹲點6年血腥殺死了拆遷辦負責人。網友們大快人心的原因無非是因為近年來拆遷部門屢次發生的強拆事件,在這些事件中不乏有拆遷戶失去生命,甚至前兩天還爆出房屋女主人正在家中洗澡被拖出,祖屋遭到強拆。6年追殺令是否能讓強拆者有所畏懼?這是網友們最為關切的問題所在,假若一個人用自己的生命向強拆、強制等公權強迫行為表達自己的不滿,能否引起公權對民權的尊重和反思?


在我們千年來的社會規則中,民不與官斗向來是教化民眾的思想利器,在這種利器的碾壓下,民眾在萬不得已之前決然不會與權威有任何的碰撞,吃虧是福儼然已經成了當時社會的行為準則,也造就了中國民眾懦弱的一面。但往往這種懦弱在勒緊褲腰帶也吃不飽飯的時候,爆發出來的戾氣是令任何一個王朝所震撼的,一旦這種戾氣爆發一個王朝的末日也就打開了,但這種戾氣最終并不能為社會尋找更為公平的社會準則,反而是一次次的爆發與一次次的壓迫輪回進行。雖然王朝權威屢次受到挑戰,但總能每一次在挑戰后換個名號再次卷土重來,這種把戲沒有引起古代中國人的警惕,但應該被現代國人所了解,為什么先輩們一次次的推翻王朝,卻又一次次的被王朝所覆蓋?究其根源無非是我們對權力的走向不夠了解,而我們對我們自己的訴求也不夠明確。


古代中國人對權力向來信封皇權主義,即便是推翻了一個王朝,也必然要建立起另一個王朝,這不用皇權的代言人來建立,民眾自己都會幫助新一任的王朝代言人來建立足夠的權威,不僅僅是古代國人如此,近代國人亦是如此。即便是現代中國人,在文革中長大的一代人依然在腦海中深刻的保留著隨時捍衛皇權的思想。雖然現在并沒有皇帝的存在,但皇權的影子無時無刻不包裹在我們周圍。而古代中國人推翻一個王朝的訴求只是求口飯吃,皇權可以隨意洗牌,只要在開國初期能夠有頓飯吃,這就足夠了。我們并不是為了追尋一個公平的制度,營造一個公平的社會而去農民革命,所換回的自然只能是專制的一次次逆襲。


古代國人所缺失的社會訴求,近代國人也未曾完全了解,雖然民國思潮一直在思索我們的社會應該建立起什么,但在內外交迫之中,這種思潮最終被打斷了,甚至在后來這種思潮倒退到似乎從未出現的窘況,以至于現在的國人大多還不知道我們究竟要建立起怎樣一個社會?當然,大多數國人可能會認為這并不是我們所要思慮的事,人民當家做主只是一個說辭而已。


當民眾缺失這些認知和真正的訴求,公器依然可以肆意的發揮它的作用,而民權只能在公器之下求安穩,一旦遭遇公器的入侵,民權除了退讓還是退讓,而到了萬不得已之時,自殺是首選解決方式,到了后來就成了報復社會,再衍生就是對掌握公器最低端的人的屠殺,但這種方式決然不可能改變社會的規則,所以網友點贊的行為是自認為,這位殺人者可以向所有的強拆者起到警示,我認為網友們想多了。對于利益而言,掌握公器的人向來不會因為一個同類的死而拒絕去繼續獲取這種利益,而真正敢像這位殺人者一樣的民眾畢竟是少數的。


回到實際的問題上,如何解決被強拆公民認為“給錢不夠”,地方政府和開發商認為“百姓刁蠻”之間的矛盾?首先應該明確的是,即便是為了公共利益也必須要最大化的保全私人利益,這是解決暴力的根源問題所在。無論是對公權還是對私權。其次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如何能夠讓被強拆者感受到對損害其私人利益,公權給予了足夠有誠意的補償。如果被強拆者依舊拒絕,也要杜絕運用強拆手段,公權也無非是一個個私權所建立的。以上兩種理念能夠落實,即便是對待釘子戶,地方政府和開發商也會有新的方法來解決實際問題。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