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春秋茶館 - 古典韻味,時事評論,每天清新的思考
字體    

劉軒鴻:如何評價諸葛亮的繼承者蔣琬、費祎和姜維?
劉軒鴻:如何評價諸葛亮的繼承者蔣琬、費祎和姜維?
以諸葛武侯去世的公元234年為分水嶺,以紀傳體與編年體結合的方式講述蔣琬、費祎、姜維三位繼承者跌宕起伏的命運和蜀漢帝國在后諸葛時代的三十年中,容易為人們所忽視的過往。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33340.jpg

對中國歷史的敘述,不外乎以人物為主線的紀傳體和圍繞時間軸展開的編年體。然而這一篇文字若采用紀傳體,則有很多三位主要人物共同經歷的歷史事件不得不重復敘述。若采用編年體,則無法講述人物的早期經歷。為此,本文以諸葛武侯去世的公元234年為分水嶺,以紀傳體與編年體結合的方式講述蔣琬、費祎、姜維三位繼承者跌宕起伏的命運和蜀漢帝國在后諸葛時代的三十年中,容易為人們所忽視的過往。

公元234年之前的蔣琬

蔣琬的名字在《三國演義》中出現了24次,與諸葛亮的1747次完全不成比例,與姜維的302次也相差12.5倍之多。《三國演義》成書于漢人大起義的元末明初,當時飽受異族壓迫的人們普遍崇尚英武不凡的強人。蔣琬由于不對羅貫中先生的胃口,本該屬于他的戲份被砍得砍、挪的挪,以至于這位諸葛亮指定的接班人在人們的心中混到了幾乎沒有存在感的地步,實在為他可惜。

蔣琬(?—246年),字公琰。荊州零陵湘鄉(今湖南省湘鄉縣)人。二十歲左右就因為顏值爆表、才華出眾而走紅。

赤壁之戰后的公元209年,劉備攻占了荊州的武陵、長沙、零陵、桂陽四郡。蔣琬前去求職,通過面試進入了左將軍劉備的幕府,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基層公務員——州書佐。

公元211年,劉備入川,蔣琬隨軍。

公元214年,益州牧劉璋向劉備投降。蔣琬終于從非領導職務提拔為領導職務——廣都縣縣長(今成都市雙流縣)。根據秦漢官制,人口超過一萬戶的大縣領導稱縣令,不足一萬戶的小縣領導稱縣長。

漢末三國,有名士頭銜兒的人物只要肯出來工作,一般保底價就是個縣令。蔣琬年少成名,又苦巴巴地熬了五年資歷,居然還混得這么挫。自暴自棄之下,他開始借酒澆愁。果然因為上班時間酗酒被視察工作的劉備抓了現行。與《三國演義》給人們的印象相反,正史中其實是“曹操常哭,劉備常怒”,這一次劉備當然要大發脾氣,準備對蔣琬嚴加懲處。按說這事兒就該以“廣都縣長工作時間飲酒被嚴肅處理”而告終。然而,奇跡出現了,諸葛亮勸劉備說:“蔣琬是國家的棟梁之才啊,可不是治理方圓百里小縣城的人物,他一心撲在人民的安居樂業上,不做表面功夫,還請領導對他刷新認識”。劉備既需要維護程序正義,又要給諸葛亮面子,于是對蔣琬不打不罵、也沒貼上永不敘用的標簽,只把他免職了事。很快,諸葛亮就安排蔣琬起復并升任縣令。

蔣琬上班時間喝酒的往事在《三國演義》中被挪到了龐統的身上,使得蔣琬的形象更加單薄。這事兒要是真發生在相貌奇丑的龐統身上,也還說得過去,蔣琬是出了名的顏值爆表又是一代才子,居然這么不招劉備待見,著實令人納悶兒。

公元219年,劉備稱漢中王,蔣琬調入中央出任尚書郎(后備干部)。

公元223年,劉備去世,諸葛亮開府治事,選拔自己的屬官,提拔蔣琬出任東曹掾(諸葛亮辦公室人事處處長),沒多久又要提拔他,蔣琬感到不好意思,堅決辭讓。諸葛亮更堅決,非要提拔他担任參軍。《出師表》中“侍中、尚書、長史、參軍,此悉貞良死節之臣,愿陛下親之信之,則漢室之隆,可計日而待也”,這里的“參軍”指的便是蔣琬。

公元227年,諸葛亮第一次北伐,留長史(相府秘書長)張裔與蔣琬留下來主持丞相府的日常工作。

公元230年,張裔去世,蔣琬不僅接替了長史的職務,還加封為撫軍將軍(非實職,榮譽稱號)。

諸葛亮五次北伐,都有蔣琬在后方默默地提供后勤保障的身影。諸葛亮常公開說:“蔣琬啊,又忠誠又有節操,是個能和我一起輔佐皇上的人啊”。還秘密地上書劉禪說:”我要是不在了,國家大事可以托付給蔣琬”。

顯然,蔣琬是諸葛武侯精心保護的心腹、一手提拔的嫡系。而劉備對蔣琬……實在是很薄。諸葛亮去世以后,作為接班人的蔣琬能否得到劉禪的信任?能否得到同事、下屬的認可?他會不會成為第二個馬謖呢?

公元234年之前的費祎

費祎(?-253年),字文偉,荊州江夏郡鄳縣(今河南羅山縣)人。年幼喪父,依靠堂叔費伯仁度日。費伯仁與益州牧劉璋是姑表兄弟,劉璋派人接他,費伯仁就帶著費祎一起去蜀地求學,本想著背靠大樹好乘涼,沒想到剛到益州,劉璋這個益州牧就被劉備頂替了。指望不上關系的費祎只好自己努力,憑借學問與掌中中郎將(內務總管)董和之子董允齊名,混成了鐵哥們兒。

有一次,費祎和董允一起參加一位高干子弟的葬禮。董允求老爸派一輛車,而董老先生只派了一輛寒酸的小車給他們。到了辦喪事的地方,諸葛亮等領導同志都在,停車場上停的車輛都很氣派,董允感到丟人現眼,而費祎完全沒有當回事兒。董和從司機那里打聽了以后說:”兒子啊,我一直想知道你和費祎兩人誰的境界比較高,今天我算是弄明白了。”按說比較窮困的費祎更容易感到不自在才是,畢竟他家連輛破車都沒有,通過這事兒能看出費祎的心理素質確實相當過硬。

公元221年,劉備稱帝,立劉禪為太子,費祎和董允一起出任太子的屬官。

公元223年,劉禪繼位,費祎和董允又一起出任黃門侍郎(皇帝侍從)。

《出師表》中說“侍中、侍郎郭攸之、費祎、董允等,此皆良實,志慮忠純”。那位因為車不好而感到丟人現眼的官二代董允后來也成了蜀漢的重要人物。他子承父業并更上一次樓,掌管禁軍、監督皇帝。董允任內,劉禪的嬪妃規模被嚴格控制在十二人以內,劉禪寵信的宦官黃皓也被壓制得老老實實。人們將董允與諸葛亮、蔣琬、費祎并稱為“蜀漢四相”。

順便提一下郭攸之,雖然諸葛亮對他評價很高,排名還在費祎、董允之前,但他除了很有學問,担任劉禪的家庭教師以外,在政治、軍事上都沒有什么主見,某些不厚道的人干脆說他是領導班子里面湊數的。

公元225年,諸葛亮南征還朝,文武百官數十里相迎。這些官員中的大部分都比費祎年齡大、職位高,諸葛亮卻唯獨讓費祎上他的車,與他談笑風生。從此眾人無不對費祎刮目相看。很快,費祎被任命為昭信校尉,出使東吳。

孫權設宴招待,先告訴群臣:“一會兒費祎來了,你們就埋頭吃喝,不用搭理他。”等到費祎上殿,孫權放下筷子表示歡迎歡迎,大臣們遵照命令頭也不抬只顧著甩腮幫子。費祎也是真不客氣,他一邊吃大餅一邊嘲弄道:“天上飛來一只鳳凰,麒麟都放下了食物,那些驢啊、騾子啊卻就知道吃。”

孫權畢生摯友諸葛瑾之子、諸葛亮之侄、東吳口才帝諸葛恪當即回擊道:“我們呢,種了梧桐樹,是為了有鳳來翔。現在來了只家雀兒,也好意思說是來翔?我們干嘛不用彈弓射它,讓它哪兒來哪兒去!”費祎一聽,放下大餅,要紙筆作了一篇以麥子為主題的賦(由大餅想到麥子,主要是想轉換一下話題),諸葛恪又針鋒相對要作一篇關于磨盤(磨麥子)的賦,寫完兩人感到情投意合,不禁互相吹捧起來。

其實費祎的口才并不在諸葛恪之下,他顯然是顧忌諸葛恪既是孫權的寵臣又是諸葛亮侄子的身份而故意讓著他。由于費祎言辭得當,既不給蜀國丟臉又善于恭維孫權和諸葛恪,孫權表示非常欣賞,夸他能當大官兒,又送他寶刀又舍不得他走。費祎回國后,升任侍中。

公元227年,諸葛亮任命費祎為相府參軍,常派他出使吳國。對蔣琬,諸葛亮重點培養他的行政水平,對費祎則是重點培養他的外交才能。

公元230年,費祎出任中護軍,不久又轉任司馬。當時諸葛亮的首席行政助理楊儀和首席軍事助理魏延水火不容,一見面就吵,有時魏延甚至動刀子比劃。和此二人關系都很好的只有費祎一人,費祎就每次開會都坐在他們中間,把他們隔開、勸架、開導。

費祎是一個很會做人的人,對領導,他既是劉禪的班底又是諸葛亮培養的干部,對同事,無論是蔣琬、董允還是魏延、楊儀他都能吃得開。對外,孫權瞅他順眼,諸葛恪和他情投意合。

費祎的這種特質將在后諸葛時代改變很多人的命運。

公元234年之前的姜維

姜維(202年-264年),字伯約,涼州天水郡冀縣(今甘肅甘谷)人。

姜維的父親姜囧是魏國的一個小官,為了掩護領導而戰死。因此姜維被魏國授予了中郎這樣一個小小的官職。工作中,他負責參謀天水郡的軍事,生活上他與母親相依為命,思想上,喜歡研讀儒家大師鄭玄的學說。

公元228年,姜維和幾個同事跟隨天水郡太守出差檢查工作,趕上蜀漢大軍突然來襲。由于對諸葛亮的第一次北伐毫無防備,幾個郡縣望風而降。太守覺得姜維這些人也靠不住,連夜逃走到了上邽郡。姜維這幾個人追到上邽,城門已經關閉不讓他們進去。折返回冀縣,冀縣也不給開門。什么都沒做就被魏國拋棄了的姜維等人只好去投奔諸葛亮。恰逢馬謖失街亭,諸葛亮帶著一千多戶人口及姜維等人回蜀地。由于姜維出身于天水大姓、熟悉涼州地理、又有文化又懂軍事,還有羌族血統,與魏蜀兩國都竭力爭取的羌族勢力有天然的聯系,最重要的是他研讀儒家經典,向往蜀國所代表的漢室正統。估計諸葛亮跟他談了一通革命理想,姜維當即就熱血沸騰燃燒起來,表示為了大漢的江山社稷不惜拋頭顱灑熱血。

公元229年,諸葛亮任命27歲的姜維作倉曹掾(諸葛亮辦公室軍糧處處長)、奉義將軍(非實職,榮譽稱號)、封當陽亭侯(什么都沒干就封侯,這待遇!),不久又升任中監軍、征西將軍(實職)。

當失散的母親來信要他回家時,姜維回信說:“良田百頃,不在一畝,但有遠志,不在當歸也。(不能為了一畝地而放棄一百頃地,不能為了回家而放棄遠大的志向)”這件事經常被用來指責姜維不孝,但在世人普遍只知有家不知有國的三國時代,姜維的選擇,可以說是卓爾不群、極為難得。

諸葛亮在給蔣琬的信中夸獎姜維工作認真勤勉、考慮事情精細周密,當年的頭號種子選手馬良都比不上他,是涼州一等一的人才,應該讓他統領五六千士兵。由于他忠于漢室、有膽有識、曉暢軍事、我要把畢生的兵法都傳授于他。

到諸葛亮去世時,姜維跳槽到蜀國還不到六年。作為降將他本就沒有什么根基,跟隨諸葛亮的時間又太短,沒來得及建立什么功勛。盡管深得武侯欣賞和信任,但顯然不具備做接班人的資格。諸葛亮將兵法傳授與姜維,是希望姜維作為蔣琬、費祎的軍事助手,彌補此二人在軍事上的短板。而在寫給蔣琬的信中把姜維海夸一通,應該是希望由蔣琬來保護他、培養他、重用他。所以在諸葛亮病重期間,劉禪派人詢問接班人的問題時,諸葛亮說我不在了蔣琬可以接班,蔣琬之后費祎可以接班,對于費祎之后誰接班的問題,諸葛亮沉默不語。因為這時由他親自提名姜維是不合適的。

后諸葛時代

公元234年,蔣琬、董允在成都。諸葛亮在五丈原病危,與楊儀、費祎、姜維三人交待后事——楊儀先行,魏延斷后,姜維率軍在中間隔開,如果魏延不聽命令就丟下他不用管。

諸葛亮溘然長逝,由于其對接班人的安排尚未公開,北伐軍中便論資排輩由楊儀主持工作。楊儀派費祎去試探魏延。魏延對費祎說:“丞相不在了,不是還有我嗎?你們可以扶著丞相的靈柩回成都,我繼續率軍討賊,怎么能因為一個人而耽誤國家大事?再說我魏延是什么人,憑什么聽楊儀指揮,給這貨斷后?嗯,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文偉你和我一起聯名,通告全軍!”費祎說:“OK!我這就回去替您做楊儀的思想工作,楊儀一個文官,不懂軍事,如今這形勢哪敢不聽您的話呢?”費祎騎上馬一路狂奔回到楊儀大營告訴他魏延就是這么個態度,楊儀當即拍板,撇下魏延回成都。魏延得到自己被撇下的消息時才發現自己被費祎耍了,他知道自己手下兵少不能硬拼,于是繞到楊儀大軍之前,燒毀棧道,上書劉禪告楊儀謀反,而楊儀告魏延謀反的奏章也同一時間送到。

劉禪問蔣琬、董允怎么看,兩人都保舉楊儀、懷疑魏延。

得不到朝廷支持,魏延本就不多的部下臨陣倒戈,只好帶著兒子和幾個鐵桿兒逃亡漢中。楊儀派馬岱追擊,將魏延斬殺之后踩著魏延的人頭大罵:“王八蛋!你還能得瑟嗎!”下令把魏延所有親屬全部殺光。楊儀對魏延的處置過于殘忍,欠朝野一個交代。

誠然楊儀既聰明又能干但為人狹隘,所以諸葛亮雖然重用他卻沒有安排他接班,他卻自我感覺良好。部隊回到成都,已經升為尚書令,接手國事的蔣琬給魏延事變定性:魏延從來沒想過投降魏國,他只是對楊儀有意見,不能說他是叛徒。這等于當眾抽了楊儀一個耳光。楊儀被剝奪一切權利,只授予后軍師的閑職。而姜維也加官進爵,封為右監軍、輔漢將軍、平襄侯,統領軍隊。至于費祎則從司馬調任中軍師。

這時必須提一下當了十二年掛名皇帝,已經27歲的劉禪。他對諸葛亮這么多年把他當小孩子一樣,越俎代庖的行為當然有所不滿,拒絕為諸葛亮立廟,但他也清楚地知道否定諸葛亮對自己沒好處,所以他一方面接受了諸葛亮指定的接班人,給蔣琬加封為大將軍、益州刺史、錄尚書事,另一方面他宣布永遠撤銷丞相這一職位,也沒有授予蔣琬開府的權利,自攝國事。這就標志著蔣琬必須去皇宮上班而不能選拔自己的屬官在官邸里辦公。

劉禪打算當一回真正的皇帝,可又不想承担繁重的工作,于是他把人事權握在手里,讓蔣琬去替他打理麻煩事兒。蔣琬這時的處境很尷尬,他沒有諸葛亮的權柄,卻要干諸葛亮的工作,本來給偉大人物接班就是世上最不好干的工作,現在蜀漢帝國人人都感到天塌地陷,所有人都在看他如何應對。蔣琬如果愁眉苦臉,就會導致更加人心惶惶,如果喜笑顏開,大家就會說他沒良心,這才是標準的哭笑不得。蔣琬只好每天都嚴格控制著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永遠是無喜無悲,這才穩定了局勢,贏得了多數人的肯定。

這一年,孫權在吳蜀邊境增兵,只要蜀國遭到魏國入侵,就趁火打劫。蔣琬從容應對,也在吳蜀邊境增加部隊,雙方心照不宣,總算相安無事。

公元235年,賦閑在家的楊儀怎么想怎么窩囊,不久之前還大權在握,現在卻要眼巴巴看著論年齡、論資歷、論功勞苦勞都不如自己的蔣琬在那領袖群倫,不爽啊,太不爽了。于是他逮誰跟誰發牢騷,大伙兒都躲得遠遠兒的,唯有費祎主動去他家送溫暖,告訴他有什么不滿就要大聲地說出來。楊儀一向與費祎關系很好,現在一個中軍師,一個后軍師,都不得意,正是最好的傾訴對象。在費祎的親切關懷下,楊儀越訴苦越覺得苦,終于說出了最有分量的一句氣話:“當初我要是帶著大軍投奔魏國,怎么會像今天這么落寞啊!”費祎要的就是這個,連夜密奏打小報告。

劉禪大怒,將楊儀流放到邊遠地區做一名老百姓。楊儀氣得要吐血,一再給劉禪寫信,言辭甚為激烈,信里面估計少不了告費祎是賣友求榮的小人。朝廷則干脆連老百姓都不想讓他做了,打算直接讓他當階下囚,悲憤的楊儀在絕望中自殺。

檢舉楊儀之后,費祎升任尚書令。

公元238年,魏國遼東太守公孫淵宣布獨立,魏明帝曹睿派司馬懿征遼東。劉禪下詔給蔣琬說:“國賊到現在還沒能干掉,賊首曹睿又兇狠驕橫,遼東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牛馬不如的生活,現在終于起義了呢。想當年,暴秦滅亡,就是因為有陳勝吳廣先跳反吸引火力,現在有這樣的機會,真是很好、頂好,再好不過了。想過去,看今朝,朕此起彼伏,于是乎,朕冒出了一個想法——由您組織好隊伍駐扎在漢中,一旦吳國動手,我們就出兵夾擊國賊。”這次劉禪可不止是發個文件傳達指示精神,他加封蔣琬為大司馬、開府治事,授予蔣琬和當年諸葛亮一樣的權力。這樣的舉措,說明經過四年的考查,蔣琬已經得到了劉禪的完全信任。當然,也有可能是劉禪懷念起四年前什么都不用操心的美好時光了。

蔣琬剛出任大司馬,他所委任的東曹掾(蔣琬辦公室人事處處長)楊戲恃才傲物,蔣琬和他說話,他都愛答不理。這時不可避免的出現了挑撥離間的人對蔣琬說:“楊戲這小子太不像話了,竟敢這么怠慢領導!”蔣琬說:“這人和人不一樣,當面說好聽的背后反對的才是需要警惕的,楊戲不想違心地附和我,又不愿反對我顯出我的不是,所以才不說話,說明這個人表里如一哦。”

還有一位負責管理農場的官員楊敏瞧不上蔣琬,說蔣琬辦事糊涂、不如前任。果然有人恨不得拿手機拍成視頻給蔣琬看,要求查辦楊敏。蔣琬說:“我確實不如前任,他說的沒錯啊,為什么要查辦?”告狀的人還不死心,說這小子還說您辦事糊涂呢!什么叫辦事糊涂?蔣琬說:“事情處理不當就是糊涂,糊涂就是事情處理不當,這也要問嗎?”后來楊敏犯罪入獄,大伙都覺得他必死無疑,但蔣琬秉公辦理,沒有公報私仇。從此,再也沒有人在蔣琬面前亂嚼舌根。五千年的中國歷史,能夠像蔣琬這樣杜絕手下打小報告的領導,又有幾人?

得到了權力,穩定了人心的蔣琬終于可以放開手腳大干一場,他將政務交給費祎,親自率領蜀國主力部隊駐扎在漢中(今陜西西南部),提升姜維為司馬(參謀長),令姜維多次率領少量部隊攻魏,既是為了擺出進攻姿態也是為了試探虛實,而魏國依然采取守勢。

公元241年10月,費祎前往漢中與蔣琬交流感情,商討軍國大計,一直商量到這一年結束。

公元243年,經過了六年的總結,蔣琬提出諸葛丞相生前五次北伐,可北邊道路太過崎嶇難行,不如換個思路改為東征,沿漢水順江而下,聯合吳國一起攻打三國交界的魏國上庸郡。這一計劃遭到了大部分朝臣的反對。反對的理由是水路進攻方便是方便,可要是攻不下上庸,想撤兵可就難了。他們推選費祎和姜維去漢中勸說蔣琬。

費祎到了漢中馬上表示堅決擁護大司馬的領導,姜維則保留意見。對于蔣琬來說,這就足夠了,他上書劉禪說:“為大漢消滅國賊是我的責任,我奉旨來到漢中已經六年了,由于我水平一般,身體又不好,沒有取得什么成績,我慚愧得吃不好睡不好。曹魏領土廣大,國力越來越強,想要除掉他們也就越發艱難。如果我們和吳國聯手夾擊,就算不能迅速吞了魏國,也可以把它一口一口吃掉。可是吳國總是說好了動手到了約定日期又把日子推后。我累得廢寢忘食也還是舉步維艱,所以我與費祎等人商量想出了一個折中方案——任命姜維為涼州刺史,由他從北路進軍,聯合羌族的人馬,而我則駐扎在涪縣(今重慶涪陵),那里水路發達,方便從東路出兵,萬一魏國從東北打過來,我也來得及馳援。

這一計劃得以通過。費祎升任大將軍、錄尚書事,確立了蔣琬費祎二元領導體制。同時,姜維升任鎮西大將軍、兼任涼州刺史。

公元244年,蔣琬將主力部隊駐扎在涪縣。十年來相安無事,沒想到這一年卻兵連禍結:

1.南蠻又反了,蔣琬派兵平叛。

2.蔣琬的計劃觸動了孫權的敏感神經,吳國再次在吳蜀邊境增兵。

3.魏國大將軍曹爽親率二十萬大軍入侵漢中,而漢中的蜀軍被抽調得只剩下三萬人。

蔣琬的身體本就不好,這一下病勢更加沉重,他將益州刺史的職位讓給費祎,標志著費祎的實際權力已經超過了他。

蜀漢帝國的漢中守將是曾在街亭之戰中表現搶眼的王平,他利用漢中的險要地理環境,盡可能多布置幾道防線,拖延時間等待援軍。

費祎抓緊時間正要率領援軍從成都出發時,歷史發生了發生了非常奇怪的一幕:

以口出狂言、荒唐不羈而聞名,一生被免職多次卻因為是老牌兒知識分子,又是劉禪做太子時的東宮總管一再被啟用,死性不改的糟老頭子,79歲的光祿大夫來敏找到費祎,非要和他下圍棋。在這三軍整裝待發,火燒眉毛的時刻,任何一個正常的總司令都不會答應這種扯淡的要求。然而,很會做人的費祎不是一般人,他答應了……下圍棋本來就很耗時間,眾所周知,老年人下棋又格外慢,費祎不慌不忙,不瘟不火,不顧部下多次請示、催促,楞是陪著這個糟老頭子下完了這盤兒棋。老頭子很滿意,說我就是來試試你能不能坐得住架,小子,真有你的,這次出征一定能成功。要說這費祎也真有兩把刷子,他耽誤了寶貴的幾個小時,不僅及時趕到了漢中,而且還繞到魏軍身后截斷了曹爽的后路,魏軍損失了幾萬人才逃了回去。費祎立此大功,受封為成鄉侯。這段故事也就被傳為佳話。

當年我第一次讀到這段佳話時,也不禁佩服費祎的從容氣度。當我第二次閱讀時,我開始想那些站好了隊伍,整裝待發,卻因為領導莫名其妙地要陪一個老頭子下棋而形同罚站幾個小時,等到領導下完棋又不得不格外拼命趕路的將士們作何感受?費文偉,你可真是會做人啊!

009900.jpg

當然,將士們苦點累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要仗能打贏一切都好說。可是費祎就這么有把握嗎?曹爽的失敗除了他自身的能力問題外,司馬懿在朝中掀起了反戰浪潮、司馬昭在軍中不斷破壞、曹爽的老爹曹真在世時時對羌族、氐族很好,這一次指望他們幫忙提供后勤,結果這些人占便宜沒夠吃虧不行……

嗯,也許費大將軍神機妙算,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無論如何,他都成為了曹爽伐蜀的最大受益者,他的權力、威望都超過了蔣琬。

公元246年,蔣琬去世,追謚為恭侯。

東征計劃隨著蔣琬的去世而被永遠擱置。根據魏蜀兩國國力差距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懸殊的情況,蔣琬不惜消耗本就不多的國力大量打造戰船,并一再讓出權力換取費祎的支持,耗盡畢生心血,面壁十年圖破壁。

與魏延的子午谷奇謀引發一千八百年熱烈討論不同,蔣琬的東征計劃和他本人一樣很少被人們提起。如果說魏延是想用蜀國十分之一的軍力去賭博,蔣琬則是要用整個蜀國去梭哈(全押上)。這份計劃的不足取之處很多,比如吳國這個盟友根本就靠不住,比如一旦失敗立刻就有亡國的危險,還比如即使攻下了上庸城,也很難守得住,當年司馬懿八日行軍一千二百里趕到上庸擒斬孟達的往事還歷歷在目。

反觀可取之處也不少:

第一、當年跟隨劉備入川、諸葛亮北伐的將士們老的老、死的死,蜀地招募的將士,保家衛國很積極,主動出擊就差得遠了。而吳國那邊,孫權正忙著與天斗與地斗與吳國全國斗,一天比一天不干正事兒……

時間,已經容不得再拖了。

第二、吳國雖然靠不住,但單憑蜀國肯定是獨木難支,靠不住也只能靠!從東路進軍才有可能協同作戰,將兩國優勢兵力集于一點。如果是北伐,消息的來往必然嚴重滯后。退一步說,如果吳國內亂,把主力部隊駐扎在東邊,也方便去趁火打劫。

第三、公元244-公元245年,魏國正在與高句麗王國交戰,雖然魏國所派兵力不多,高句麗王國也完全不是對手,但這時出兵畢竟能使魏國陷入多線作戰的被動局面。這樣的機會,下一次誰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呢?

然而這一切因為蔣琬的積勞成疾、費祎的陽奉陰違、姜維的不理解被永遠擱置了。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他的面壁計劃,恰好有一個雙關語——付諸東流。

蔣琬的主動讓權,在漢末三國絕無僅有,在整個中國歷史上,也極為罕見。他寬容而又不失真性情,無論是作為領導、下屬、還是同事都是無可挑剔。他沒有前任的驚才絕艷,卻繼承了前任偉大的人格并發揚光大。蔣琬剛去世,劉禪就下詔,不再設立大司馬,一如當年諸葛亮去世不再設立丞相。許多年以后,一度控制蜀地,眼高于頂、鼻孔看人的鐘會出于內心深處五體投地的尊重親自前去拜祭的也只有諸葛武侯和蔣恭侯兩人……

這一年,董允也病逝了。費祎推薦陳祗接替董允的尚書令職務。陳祗擅于迎合劉禪和黃公公,深得劉禪的歡心,黃公公則開始干預朝政。當然,這對很會做人的費祎來說也沒什么。他下令在全國大赦,大司農孟光說他閑著沒事兒突然大赦是收買人心、姑息養奸。費祎無法反駁,孟光的前途也就此止步。

而姜維在這一年正忙著應對少數民族的叛亂,他恩威并施,迅速平定。這份功勞加速了他的升遷,同時也引起了費祎的“高度重視”。

公元247年,姜維升任衛將軍(首都衛戍司令),與大將軍費祎共錄尚書事,主持朝政。姜維要出兵北伐,費祎沒說不行,但是交給姜維的軍隊不超過一萬人。姜維不氣餒,就憑這一萬人的軍隊,抓住羌人反叛魏國的機會出兵接應,成功為蜀國增添了生力軍。

公元248年,在上一年度取得戰果,腰桿兒正硬的姜維再次提出北伐,費祎說:“我們都比不上諸葛丞相,他老人家都搞不定的事兒,何況是我們呢,不如保境安民,以后什么時候出了天才,再由他去克復中原好了。不要老想著搞個大新聞,指望打一仗就能怎么樣,萬一有個閃失,后悔可來不及。”

費祎率領主力部隊去漢中屯田,朝中所有政務都要送往漢中經他同意才能辦理。而在朝中替他主持工作的自然不是姜維,而是他所器重、提拔的尚書令陳祗。

公元249年,魏國太傅司馬懿發動政變推翻大將軍曹爽一黨,朝野震蕩。魏國右將軍、討蜀護軍夏侯霸眼看司馬氏要篡權,棄魏投蜀,被蜀漢封為車騎將軍,單看官職的話,比姜維還高,相當于張飛生前的職務(張飛的老婆、劉禪的岳母夏侯氏是夏侯霸堂妹)。此后夏侯霸死心塌地給蜀國當向導。

這下姜維終于得到了出兵的機會,這不就是丞相《隆中對》中指出的“天下有變”嗎?而且現在還有了活地圖夏侯霸的幫助,這讓一直以來都很孤獨的姜維倍受鼓舞。姜維詢問夏侯霸:“司馬懿既已把持魏國朝政,你看他會不會有征伐別國的企圖?”夏侯霸說:“他正在經營整理內部事務,還顧不上對外征伐。但有一個叫鐘會的人,年紀雖輕,如果得到重用,將是吳、蜀兩國的心腹大患。”

再看費祎,他也是真有原則,面對這樣的機會絲毫不動心,還是只給姜維一萬人,讓他放手去做!

明知費祎在耍他,姜維還是不愿放棄機會,真的帶著一萬人北伐了。等在他面前的,光是名將就有三位——司馬懿的親密戰友郭淮、天下士族領袖陳泰以及后來滅亡蜀國的鄧艾。這種局面,就是姜維本人被活捉也算不得他無能,可他竟然能與魏軍對峙許久,直到司馬昭率領大軍來援助才不得不撤兵。撤退時,負責斷后的部將句安、李歆向魏軍投降。

公元250年,一個不會給讀者增加記憶難度的年份。姜維再次帶著他那少得可憐的人馬北伐,這一次他聯合了羌人部落但依然沒有攻下一寸土地。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次北伐是姜維十一次北伐當中最有收獲的一回,因為他俘虜了一個身世成謎的奇男子——郭修(不同的史書分別寫作郭修、郭脩、郭循,但可以確定都是同一個人)。根據《三國志》的說法,他是魏國的中郎將。但裴松之在給《三國志》做注解時堅持認為他只是一個老百姓。這個人的身份非常重要,眼下先暫且不提。

公元251年,費祎從漢中返回成都,有算命先生對他說呆在成都對他不利。費祎就真的離開成都,帶領軍隊去漢壽屯田了。史書上因為算命先生一句話就離開行政中心的人實在不多。一般來說,史書上記載的算命先生說的話,都是誰不聽誰倒霉,但是像費祎這樣聽了還倒霉的人,只有他一個。

公元252年,費祎等了六年,望穿秋水的詔書終于下達,劉禪讓他開府治事了!也許是劉禪對他不夠放心、也許是劉禪又想過幾年皇帝癮,費祎始終沒能邁到開府這一步,距離位極人臣就差那么一點點,終于熬到這一天,成為人生贏家了啊。看來聽算命先生的果然沒錯,離開成都真的會遇到好事耶!

公元253年,春節。費祎在漢壽大擺筵席,慶賀這一美好的節日。一向不怎么愛喝酒的費祎,這一次實在是高興,喝高了,直到被郭修刺殺都沒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兒,連句遺言都沒來得及說。郭修也當場被殺。至于殺人動機,官方說法是郭修心念故國,不愿成為蜀臣,本想刺殺劉禪,無奈一直沒有機會,于是決定換一個刺殺對象。還有一種陰謀論說法認為刺殺劉禪、費祎對魏國談不上有什么好處,而費祎死亡,最大的受益者當然是年輕時就喜歡“陰養死士”的姜維。而裴松之對郭修身份的表述正是對這種說法的有力支撐。姜維有機會并且也只有姜維有機會把一名死士包裝成魏國的中郎將,讓他長期潛伏,尋找機會刺殺費祎。迄今為止,姜維主使的說法依然無法證實,但也無法證偽。

費祎是蜀漢帝國最復雜的人物,他兩面三刀、賣友求榮、陽奉陰違、溜須拍馬、哄騙蔣琬、壓制姜維,是欺上壓下的代表人物。但他的能力又是那么出眾:他過目不忘、還能一心多用、可以同時下棋、吃飯、做游戲、招待客人、辦公,并且既不耽誤公務也能讓客人盡興。當初董允接替他的尚書令職務,也想學他這么瀟灑,結果不到十天就耽擱了一堆事情。董允感嘆:“我就納悶了,同樣是國家的尚書令,做官的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費祎主政的時代,內政方面,人民安居樂業,齊夸他的領導。外交方面,跟吳國更是好得沒話說。軍事上,繞到曹爽大軍身后截斷歸路也不能不說他神奇。至于費祎的私生活,更是簡樸得令人難以置信,他的兒子們出門沒有馬車,穿的衣服跟老百姓一樣。他死后,家里連存款都沒有。

費祎不貪財,他所愛的只有權力。他的人品固然可疑,但他的功績不容抹殺。面對蜀漢的困局,他的面壁計劃很實際,也最容易為蜀國多數人所接受——活在當下:

為什么一定要收復中原?我們哪還有機會收復中原?何必那么辛苦去跟超級大國死磕?高興一天是一天,快樂一秒是一秒,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費祎這個人就是復雜到了連他是悲觀主義者還是樂觀主義都沒法說的地步!他的聰明才智甚至超過了智慧的化身諸葛亮,他的諸多功績也無愧于優秀政治家的稱號,但他這樣的人絕、不、適、合、做、朋、友。

衷心地祝愿我的讀者,永遠都不要碰上費祎這樣的人物。

這一年,正趕上吳國太傅諸葛恪空國而出伐魏,云開霧散的姜維興奮地立刻出兵。魏國大將軍司馬師對吳軍采取守勢,對蜀軍采取攻勢。姜維承担了巨大壓力,最終因糧食用盡而退兵,并沒有受到損失。而從出生就一直順風順水的諸葛恪竟然以傾國之兵敗于合肥新城之下,回國后不久在宮廷政變中被殺。

公元254年,魏帝曹芳欲發動政變推翻司馬師,消息走漏,被司馬師血腥報復。魏國一時之間出現動蕩,魏國狄道縣縣長舉全城向姜維投降。姜維白撿了一塊戰略要地和很多軍需物資,大受鼓舞從狄道向前推進。魏將徐質發動偷襲,殺死了身患風濕,連走路都需要拄拐的蜀將張嶷(音通膩)。不久,徐質被姜維斬殺。雙方互有勝敗,姜維從魏國搶了不少人口之后撤軍。

公元255年,魏國大將軍司馬師疼死于許昌。姜維再次北伐。魏國雍州刺史王經忠于曹氏,與司馬氏麾下諸將不和,被斬敵過萬,成就了姜維最大的一次勝利。

公元256年,姜維升任大將軍,志得意滿。與之前幾次趁著魏國出狀況才出兵不同,這次他約上鎮西大將軍胡濟,發動強攻。但胡濟沒有按時趕到,姜維被鄧艾擊敗,損失慘重,遭到百姓怨恨。姜維自貶三級,以衛將軍頭銜代理大將軍工作。

公元257年,魏國征東大將軍諸葛誕公開反對司馬昭,引爆淮南三叛。吳國派兵給諸葛誕撐腰。這樣絕好的機會,姜維自然不會錯過,出兵秦川,而魏軍堅守不戰,雙方長期對峙。

公元258年,諸葛誕兵敗身死,姜維撤軍,恢復大將軍職務。自從費祎死后,姜維每年都出兵,不僅成效不大,反而弄得民生凋敝、怨聲載道。姜維改變戰略,不再輕易出兵,專心經營漢中的防守。他改變蜀漢一直以來采用的御敵于國門之外的做法,設計出放敵軍進入陽平關,集中力量堅守城池,并設置游擊隊專門攻打敵軍的薄弱環節,拉長敵人補給線并疲憊敵軍,逼敵撤退,在敵軍退兵時一起出擊以全殲來犯之敵的防守反擊戰略。簡單地說就是冒著削弱防御能力的風險以增強攻擊力。

順便一提,當年對蔣琬愛答不理的楊戲先生在這一年因為對姜維大將軍的冷嘲熱諷而被免職,畢竟不是誰都像蔣琬那么好脾氣啊。

公元262年,姜維最后一次北伐,魏征西將軍鄧艾率兵迎戰。鄧艾抓住姜維勞師遠征,戰線長,給養困難,難以持久的弱點。搶占有利地勢,在洮陽以東的侯和(今卓尼東北)設陣,以逸待勞,阻擊蜀軍,雙方激戰后,魏軍發起反擊,蜀軍大敗,損失嚴重。

成都朝中,黃公公和諸葛亮獨子諸葛瞻這一對政敵竟然聯合反對姜維,誓要罷免他的兵權。一生都沒獲得開府治事資格的姜維在朝中完全孤立。他試著要求斬殺黃公公,劉禪自然不肯。于是姜維不敢回成都,退往沓中(今甘肅舟曲西北)避禍。此后,蜀軍實力大減,轉為被動防御態勢。

公元263年,被夏侯霸稱為吳蜀兩國心腹大患的鐘會被任命為對蜀作戰的主將。姜維上書劉禪,請他做好防御準備。劉禪咨詢黃公公,黃公公咨詢跳大神兒的,跳大神兒的說放心吧沒事,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劉禪是信了。這一年,魏國派鐘會、鄧艾、諸葛緒兵分三路伐蜀。面對魏國大軍壓境,兵力至多不超過六萬的姜維自己身在沓中,被鄧艾層層圍裹阻攔,只好以放棄漢中為代價,殺過陰平橋、晃過諸葛緒、回到劍閣、守住了鐘會,把魏國的西征計劃摧毀了大半。鐘會奪了諸葛緒兵權、觸怒其直屬領導鄧艾之后已經打算撤軍。誰知鄧艾竟然從蜀軍毫不設防的陰平小路翻山越嶺而下,在綿竹擊殺諸葛瞻,兵臨成都。蜀地世家大族四十年來受蜀漢朝廷的打壓,巴不得投入偏向豪門大族的魏國懷抱。成都雖然還有三萬軍隊但人心已散,劉禪也沒有國君死社稷的決絕,選擇向鄧艾投降,并傳命要姜維向鐘會投降。此時的鐘會已經有了爭奪天下的大志,所以對姜維十分尊重,讓他繼續統領本部人馬。

公元264年,已經是亡國之將,62歲的姜維依然不死心,制定了閃耀三國的復國大計。他利用鐘會的野心,鼓動鐘會做第二個劉備。于是鐘會誣告鄧艾謀反,接管了鄧艾的部隊。鐘會與姜維稱兄道弟,互相利用。

姜維忽悠鐘會殺死手下不愿反抗司馬氏的將領們。而這些將領的家屬都在司馬氏手中,當然一個都不會反抗司馬氏。這其實就是要借鐘會之手除掉自己這么多年都沒機會收拾的魏國中堅力量,為下一步殺死鐘會、蜀漢復國做準備。在給劉禪的秘奏里,姜維說:”愿陛下忍數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復安,日月幽而復明。”

鐘會堪稱一代俊杰,但幸福來得太突然,他滿腦子都是當劉備第二,而這就離不開姜維的支持,而且姜維的復國大計空前絕后、匪夷所思,就是司馬懿再世也難以識破。于是鐘會對姜維言聽計從,一步步陷入姜維的陷阱。可惜鐘會屠殺諸將的計劃不慎泄漏,眾將拼死一擊,鐘會與姜維都死于亂軍之中。姜維的妻子兒女都被殺光,他的遺體也沒得到保全,如今只留下一座衣冠冢。在蜀漢的最后時刻,為其奉獻得最為徹底的竟然只有這位魏國來的降將,讀史至此,怎能不令人唏噓不已?

后有張公子評價姜維:我其實挺難想象,一個人要執著到什么程度,才能在如此漫長的時間里,在如此狹窄的夾縫中,在如此難以逆轉的大勢下,不斷沖擊命運?僅論執著,他實在還勝過諸葛亮。

姜維這個人物,光是寫他都寫的很累。他震古爍今的執著使得他大大小小的北伐如果展開足以寫一本書,我實在很難想象他這幾十年到底有多辛苦。面對蜀漢“戰亦亡,不戰亦亡”的必死之局,姜維不信氣數,偏要勉強。他的面壁計劃多達三個:

1.走諸葛亮的老路,他的有利條件是趕上了諸葛亮時代可望而不可即的魏國內亂。可他始終沒有得到與三位前任一樣的權力。不僅兵力不足、兵源素質也無法與諸葛亮時代相比。而且司馬家族每次都及時滅火,沒有讓混亂程度擴大,也沒有讓內戰時間過長,最好的機會當屬諸葛誕引發的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一次魏國內戰。諸葛誕的兵敗身死,宣告了這一計劃的破產。

2.誘敵深入防守反擊的釣魚計劃。這比諸葛亮的老路冒險,又比蔣琬的東征保險,真是虧了他能想出來,沒想到釣上來的是一條鯊魚,代價便是蜀漢失去了戰略要地漢中,姜維無可推卸的應當對此負責。但平心而論,這已經是當時能讓蜀漢大規模殺傷魏軍的唯一辦法了。

3.閃耀三國的復國計劃,在皇帝和大臣都安于做亡國奴的情況下,姜維這位最后的漢將依然試圖上演驚天大逆轉。計劃雖然不幸失敗,畢竟拉鄧艾、鐘會兩位蜀漢終結者陪葬。劉禪名下的蜀漢亡國不值得惋惜,只可惜這一驚天動地的計劃搭上了姜維及其妻兒的性命。

姜維的死亡標志著由劉邦建立、劉秀二次創業、劉備保存火種、為民族命名、威震歐亞大陸四個多世紀的漢帝國永遠地成為了歷史。

諸葛武侯的三位繼承者——蔣琬、費祎、姜維分別在品德、才智、意志三方面代表了蜀漢的最高水準,三人各自面壁十年圖破壁,設計、推行了完全不同的面壁計劃。孰對孰錯,千年以降,人們爭論不休,再過一千年,也難以達成共識。其實支持誰,反對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銘記這三位面壁者留給我們的啟示:

蔣琬——無論做哪份兒工作,人品都是最重要的,包括給偉人接班。

費祎——人緣兒好的不一定是蔣琬,也很有可能是費祎。人緣兒不好的也不見得不能成為姜維。

姜維——我這一生,從來都沒有放棄過。

68740.jpg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