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茸   如果誠品變成一個純商場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微信ID:mansuzhou

『繁華靜處遇知音,閱讀點亮心生活』


文/慢師傅之鹿茸哥


4月末,許知遠老師來慢書房分享。我們從平江路接他到書店,短短的路程中,聊到書店為了生存可能會變得更商業化的問題,許老師看著車窗外的商場說:“不管怎樣,至少她還是一家書店,而不是一個的商場。”


周一成都出差,在方所偶遇臺灣楊照老師的分享。借機問了他一個問題:像慢書房這樣的小獨立書店,未來的路究竟怎么走?


楊照老師很有趣,他說,現場有個人更適合回答,然后特別意外的請出了方所創始人毛繼鴻先生。毛先生回答的大概意思是:“做一份充滿情懷的事,力所能及得去感染身邊的人,讓自己喜悅,讓其他人得惠。假如這個時代,人人如此,那就是一個很美好的世界。”楊照老師接著他話說:書店的書不能自己定價,即便你服務做得再好,也沒有辦法提升價格,所以,如果書店只是賣書,一定很難生存。但是,在書的基礎之上,書店還可以做什么?這是所有書店都要思考的問題。


這幾年,獨立書店怎么活,一直討論,好像永遠都在被情懷和商業無限的交織著。至今,所有的可能都在實踐的路上,誰也不知道哪一條路才有真正的未來。


8月1日,蘇州誠品書店開業。而前兩天又恰好讀到一篇發在《新京報書評周刊》的文章《誠品怎么了,為何與書漸行漸遠》,讓我覺得,大書店的探索之“痛”,要比小書店強烈許多。正因為誠品承載了太多愛書人的書店夢,所以,他的每一步變化都深深牽動著“讀書人”。


我們在蘇州,許多朋友都會問,誠品來蘇州,你們很高興吧。這個高興的點只來自于誠品書店。但事實上,蘇州的“誠品”,不是許多人想象當中的書店,而是一個被稱之為“文化綜合體”的商業項目。去年下半年開始,在蘇州園區會看到很多“誠品居所”的戶外畫面,那是誠品在賣精裝公寓。在工地現場的迷你誠品書店,其實是售樓處。所以,蘇州誠品和許多商業項目是一樣的,只是誠品有自己的書店。


我這樣說,大抵許多人會憂傷。弄了半天,誠品來蘇州是開發房地產,這跟國內所有有點名氣的品牌都去搞房地產沒兩樣啊。可反過來想,至少誠品是一個愿意開書店的開發商。假如所有開發商都愿意在他們的小區里,商場里做書店,那將是多么好的一件事。


大書店所承載的使命感遠遠大于小書店。如果慢書房倒了,最多一兩月的關注,然后各自忘卻。可如果有天,說誠品開不下去了,那會是軒然大波。所以,大書店的生存欲望遠遠強烈于小書店。我一直覺得,一旦生的欲望變強烈了,書店的商業味就濃郁了。更何況已經是盤然大物的“誠品帝國”呢?


但不管如何,誠品還有一個書店,自己的書店。他總比變成一個純粹的商場強吧。而最重要的是,誠品之路,是一條我們可以看見的實踐之路,現在下定論也為時過早。


我想,只要書店之心還在,誠品之光就不會熄滅。


8月1號,誠品書店,我們等你。



慢書房 2015-08-23 08:53:35

[新一篇] 慢品好書 《夏洛的網》

[舊一篇] 提起愛情我們坐在那里變安靜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