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教育及人才培養
字體    

默寫是中國教育的死穴
默寫是中國教育的死穴
文匯教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昨天,偶然聽朋友說。某有名的小學,老師讓孩子默寫,沒默出來的孩子,就罚“蹲”。


從罚“站”到罚“蹲”,也算是中國教育的一大創造。


孩子回家說,他非常羨慕那兩個默寫錯得少的同學,他們被罚站,站在門后,一邊一個,像兩尊門神;而他沒能享受到這個待遇,他是罚“蹲”。“蹲”太難受了,不許坐下去,也不許站起來。到了最后,孩子連站也站不穩了,差點跌倒……


這段痛苦的經歷,孩子會牢記在心,甚至會做噩夢。


下一次,他就會學乖了,我相信他會背得滾瓜爛熟,默寫得天花亂墜,一字不錯。但意義在哪里呢?孩子不會在強制默寫下對某個東西產生濃厚興趣。恰恰相反,很可能孩子會因為這些強制性的默寫,對某個學科產生厭煩。一旦厭煩的種子埋下了,這門學科就算廢了。需要機緣巧合,需要許多好老師,許多時間才能慢慢恢復起來,有的就會成為永遠的遺憾。絕大多數孩子們的短腿學科,就是這樣產生的。賞識教育專家周弘曾經說過,“沒有安全感,就沒有教育。”


教育,首先要給孩子創造最大的安全感,豈能搞恐怖主義?所以,我說這樣的老師不是老師,只能是法西斯!


另外,孩子在強制下變乖了,聽話了,很多老師以為教育初見成效了,欣欣然忘乎所以。


事實果真如此嗎?


在我看來,聽話兒童恰恰是問題兒童,我們被聽話和乖孩子害得還不夠慘嗎?


因為聽話,我們這一代人變得懦弱,麻木,粗糙,茫然,人云亦云,亦步亦趨,失去了獨立性,失去了主見,失去了責任感,更沒有担當……說得不客氣的話,這幾乎就是行尸走肉,哪里像活生生的人!


默寫幾乎是中國教育的死穴。


中國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默寫;最要命的問題是默寫還有效;最搞笑的問題是,不默寫老師就不會教書。


于是,教育中,默寫橫行無忌,像清澈的溪流源頭,潑入的一大盆墨水。


語文要默,英語要默,數學也要默,公式要默,答題過程也要默。


于是,“默”字滿天飛。老師布置作業,都不忘記含蓄地提醒一下,明天要默。


學生心領神會,要默的,需要準備一下。不默的,往后放一放。這一放,就徹底放下去了。于是,很多時候,默寫的這一根大棒,對老師而言,幾乎是逼良為娼。


除了默寫作業,其他的作業,學生似乎都很陌生,簡直不知道從何做起。


這是一個彩色的世界,不應該是一個“默片”時代啊。



與默寫對應的,就是考察記憶力。于是,學習變成了純粹識記性的學習;更要命的是,為了對付默寫,學生只能死記硬背,囫圇吞棗。


語文課上,學生已經不會吟誦一首完整的詩文了,那種抑揚頓挫,一邊吟哦,一邊想象,沉浸在美好的意境中,被感染,被熏陶,被陶冶,以致潸然淚下,怒發沖冠,興發感動的讀書之樂全都失去了。甚至連這種讀書的功能也損傷了。學生只會小和尚念經,快速的讀,快速的記憶,背下來,萬事大吉,背不下來,大禍臨頭。


而且,根據艾賓浩斯的記憶曲線,強行記憶的東西,還最容易遺忘,老師為了對付遺忘,唯有不斷的重復。


于是,在新課程的理念下,我們看到了最滑稽的一幕。


一面是時髦詞匯滿天飛,一邊是默寫狠抓不懈。并行不悖,兩手都很硬。


毋庸諱言,死記硬背和簡單重復的默寫,幾乎構成了學生教育生涯的主色調。


于是,創造性死了,創新性沒了,活潑潑的青春暗淡了,豐富性和敏感性遲鈍了,世界熄滅了。


很多年前,朱永新的大弟子,蘇大的一個教授說,簡單重復的訓練也是有效的。他打了一個比方:大腦里有很多通道,有的很窄,像毛細血管一樣,幾乎不能通行,但是,每天,簡單重復地通行,也會慢慢地拓寬這一條道……


嗚呼,這就是默寫有效的原因,愣是把毛細血管蹚成了康莊大道。


默寫教育是典型的血汗教育。但因為有效,所以,在有限的時間里,它還會陰魂不散,長盛不衰。


多年來,我對默寫,深惡痛絕,我覺得默寫簡直是一個語文老師最大的恥辱。


學生喜歡的東西,他讀著讀著,自然而然就背下來了。學生不喜歡的東西,就算背下來了,也沒有用。


我還記得好多年前,我在縣中讀書。


每天中午,還有傍晚,我都去新華書店讀書。看到好的句子和詩。我就一個人躲在角落里,背啊背,一直到背下來,一回學校,趕緊憑記憶把它默下來,這幾乎成了我最快樂的事。陸游的《釵頭鳳》和唐婉回應的詩歌等等,我就是這樣記憶下來的。


理想的的背誦和默寫,應該是這樣的吧。



中國科協主席韓啟德,在與清華學生座談時,不斷提醒學生,他這一輩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自己一直是一個“乖學生” 。


他說,如果現在讓我再做一次大學生,我就要張揚個性,喜歡什么科目,我就使勁把它弄透,不喜歡什么科目,拿個60分就算了,我想這樣才算有出息。


他還說:“那時上醫科大學,周圍的同學包括自己都很規矩,花了太多的時間在‘念書’上,幾厘米厚的《解剖學》背得滾瓜爛熟,幾乎能默寫來了,‘歪門邪道’學得太少。后來,我才漸漸地發現知識不是背出來的。如今,我早已忘了當時背的《解剖學》,而背得越多,創新的思維也就越受限制。”


為了救救孩子,哪怕是救救孩子對這個學科的興趣,或者就算是為了保持教師的學科尊嚴,請不要把默寫當做教育最主要的手段吧。


作本文作者王開東為江蘇省蘇州中學語文老師,著有《深度語文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