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西方要走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怎么辦?
楊恒均:西方要走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怎么辦?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西方要走社會主義道路,中國怎么辦?


文 | 楊恒均


43歲的法國人皮凱迪以《二十一世紀的資本論》一夜暴紅。在這本長達六、七百頁的經濟學巨著中,他研究了西方國家兩個世紀里的稅收與財富分配資料,指出資本收入永遠大于經濟增長率,資本的報酬率大于勞動報酬率,擁有資本的人越來越有錢,資本相對缺乏的人越來越貧窮。收入的不平等造成貧富差距,加大不平等,長此下去,將造成社會不公、不正,傷害民主制度,危害社會穩定!


雖然皮凱迪是通過細致的資料收集與數字分析得出這樣的結論,但這個結論其實大家一眼都能看出來,例如10%的美國人擁有70%的財富,其中一半又被1%的人所擁有。不過,皮凱迪則提出了引起廣泛關注的解決辦法,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在全球范圍內對富人扣掉負債以后的資產扣累進稅,累進最高的程度可以扣到80%,越富征越多稅……用這種方法重新分配財富,縮小貧富差距,也讓社會更加平等。讓資本為民主服務,而不是讓民主論為資本的奴隸。


如果馬克思泉下有知,一定會大笑而醒:皮凱迪的理論證實馬克思至少對了一半:社會主義是資本主義的高級階段,資本主義到了一定的時候,一定會——對了,不是靠無產階級手中的鐮刀和斧頭,而是靠他們手中的選票——弄出一個更加平等、公平的“社會主義” ……


要知道,資本主義制度是資本家建立在資本之上的,憲政民主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用最清晰的憲法條文保護了私人財產的神圣不可侵犯,所以,哪怕以民主的名義——包括全民投票的方式,也無法剝奪任何一位資本家的私人財富。所以只能眼巴巴看著打著平等旗號的西方國家的富人們越來越富,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皮凱迪在此書中開出了用征收富人高額稅的辦法來“均貧富”的“藥方”。


而且,在民主制度下是可行的,也是合法的。政府和國會有權對國民征稅,且沒有被憲法設定上限。征稅的權力又掌握在民選的總統與民選代表(眾議員、參議員)手里。任何國家的窮人都會遠遠多于富人,一旦窮人們達成共識,用選票選上那些——例如被資本家們指責為“社會主義份子”的奧巴馬和同意對富人征收高達80%的累進稅的國會議員,西方國家也就走上“社會主義道路”了——一個有民主的“社會主義”也就不再是夢想。


皮凱迪的這一“藥方”頗受主張征收富人稅的美國自由派經濟學者和奧巴馬的青睞。奧巴馬政府的財政部長等高級經濟顧問已同皮凱迪進行了頻繁地接觸。當然,皮凱迪開出的“藥方”真要在西方尤其是美國實行恐怕并不容易,再說一個國家內的征稅也不實際,富翁們會以轉移資產到海外而逃稅,一旦被譏諷為要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奧巴馬下臺,共和黨一定會“正本清源”,重彈資本家追求財富的欲望創造了就業,血淋淋的資本繁榮了社會的老調……


但皮凱迪的“藥方”對已經以“穿越”的速度提前跨進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中國又如何呢?為什么在看他寫西方的這本書時,我腦袋里始終想到的是中國,而不是美國,更不是澳洲?而且我越來越傾向認為皮凱迪收集了英美法的資料研究出的結論、開出的“藥方”,用在中國身上,不但適合,好象更加合適呢?


雖然沒有確切的數字顯示中國的財富集中程度以及貧富差距大小,可憑我的觀察與直覺得出的結論不會太離譜:中國的財富集中與貧富差距絕對不會低于皮凱迪書中研究的那些西方國家。勞動階層通過勞動,甚至知識階層通過知識已經很難積累像樣的財富。擁有資本的人卻越來越富。


所不同的是:西方資本制度經過百年發展,加上有憲政保護,已經合法化了,民眾雖覺得不公,卻也不會生出憤怒從而想奪取;而中國的資本大多同權力無法脫鉤,不得不遮遮掩掩,且不少資本的毛孔里還不時滲出一些骯臟的血液和貪腐的濃汁,更糟糕的是,中國的“資本家”們并沒有像西方資本家那樣靠資本控制住國家,弄出一部無論如何都能保住他們私產的憲法,所以中國的資本一邊担心“暴政”隨時會來抄家,一邊又担憂某一天會被“暴民”剝奪……正因為資本的這個屬性,財富高度集中與貧富之間的懸殊差距在社會主義的中國反而比在資本主義的美國更容易引起社會不公不正,更容易導致社會不穩定。


現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準備采取傳統社會主義國家強調的平等與公正,以對富人征收高額稅收來削減、控制資本的“藥方”,社會主義中國準備怎么辦?有理由相信,這屆政府的經濟高參們不會放著這本開出現成“藥方”的書置之不理,事實上,如果大家讀一下習總在政治局5月26日下午就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進行第十五次集體學習中的講話,就會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習總在強調市場那只“看不見的手”時,同時強調了政府這只“看得見的手”。


如果中國真想按照皮凱迪開出的“藥方”,用對暴富階層征收高額稅收的辦法來打破資本的壟斷與世襲,縮小貧富差距,營造一個平等、公正公平的社會,維護社會穩定,顯然比西方國家要容易操作得多。畢竟中國還是社會主義國家啊,征稅的效率要遠遠高于西方。


也正因為這樣,我才要提醒一下:皮凱迪畢竟是在研究英、美、法等西方憲政民主制與法治國家的基礎上開出的那劑“藥方”,如果我們不顧制度因素與客觀條件而生搬硬套,病急亂投醫,很可能沒有實現“均富”,反而退回到了“均貧”的時代,甚至重演“打土豪、分田地”的歷史……


習總“看不見”與“看得見”的兩手能否開出更好的“藥方”,解決財富過份集中、貧富差距拉大與社會不公?讓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走社會主義道路,中國繼續走自己的路吧?!


楊恒均 2014.5.29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