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識字、立德,給中國孩子的發蒙書 ∣ 兒童節,父母書
識字、立德,給中國孩子的發蒙書 ∣ 兒童節,父母書
鳳凰讀書 王星     阅读简体中文版

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

劉樹屏 / 新星出版社 / 2014


關于《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

(作者:王星)


自古以來,孩子上學叫“發蒙”,早期教育叫“蒙學”。從文字角度,“蒙”這個字最早的含義,本身就與幼童啟蒙有關。孩童啟蒙,無非是識字、立德,因此我國的早期啟蒙教材《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都具有這兩方面的功能。鴉片戰爭之后,中國人被迫“開眼看世界”,突然發現離開了“三百千”,啟蒙識字也有另一番天地,從此,中國的啟蒙教育開始變得絢麗多彩起來。


開創性的杰作


在《清史稿》四百九十九卷中,提及了一位成功的商人,他是寧波商團的先驅和領袖,同時在十九世紀末剛開埠的上海,又被人們稱為“首善之人”。光緒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葉澄衷去世前,在上海捐置土地30余畝,規銀10萬兩,建正舍30幢,旁舍15幢,風雨操場1所,定名“澄衷蒙學堂”。


這是專為上海寧波籍貧家子弟設立的新式學校,學校校董會到處延攬人才作為教師。百般選擇后,校董會決定聘請常州人、光緒十六年(1890年)進士劉樹屏為學校的第一任總理(校長),并聘蔡元培任總教習(教導主任),臨海章一山任副教習,南通白作霖為監起居(舍監)。劉樹屏此人在甲午之后提倡教育改革,曾任安徽候補道,創辦了皖南中學;到上海之后,先任澄衷蒙學堂總理,后又出任南洋公學(現上海交通大學)總理,光緒三十年(1904年)他還創立了三星煙公司,是我國較早建立的私營卷煙企業。


作為一所新式的學校,在國文學科上,顯然不能夠再沿用舊時的“三百千”書籍,而市場上,適用于啟蒙階段的教材暫時還沒有普及。苦于缺乏識字課本的現實,劉樹屏組織了一批澄衷蒙學堂的教員,開始為學堂的學生編寫一套識字課本。


上海是新學最初傳入之地,各種教會學校和新式學堂已經頗具規模。到1901年,除了外國傳教士所創辦的學校外,南洋公學等學校也已經編寫出了適用于現代學校的新式課本,但是,真正能夠像《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這樣適用于啟蒙教育且能夠大面積推廣的,仍然很少。


從1900年到1901年冬,澄衷蒙學堂的教員們在劉樹屏的帶領下,開始了自編教材的歷程。身著長袍,腦后拖著長辮子的劉樹屏已然具有了超時代的新思維,在編寫過程中,他要求教員盡力吸收西方教科書的形式,力圖做到通俗易懂,兼容并包。作為一本識字課本,全書收錄了3000余字,在選字上具有嚴格的標準。劉樹屏在該書的凡例中說:“選字,共選三千余字,皆世俗所通行,及書牘所習見者。”顯然,這是一套需要通學多年才能夠學完的書籍,不經意間,這群教師將《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編成了一部獨具特色的小型百科全書。


在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的第四次縮印本中,該書附錄了 “欽命二品頂戴江南分巡蘇松太兵備道袁為”的告示,告示中指出:


據澄衷學堂稟,竊維振興教育,首重國文學習,學習國文,必先認字。澄衷學堂編輯字課圖說一書,延聘通儒,精心考訂,選字注句斟酌,完善繕楷繪圖,皆出名手。


這段文字可以看作是官方文件對《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一書的肯定,也道出了這套教材的最大特點。光緒二十七年(1901)冬,澄衷蒙學堂印書處印刷的《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第一版正式成書,一經銷售,就引起了轟動。


可以說,澄衷蒙學堂領開化之先,但是,這套書類似于后世的百科全書或者是字典,當然形式更像圖文并茂的醫學用書《本草綱目》。它的編輯體例不符合現代學科設置的要求,首先是沒有按照學科分類,而是將駁雜的知識融會其中;同時這部書并沒有“課”的概念,一頁上可能是一個字,也可能是幾個字,甚至多達十幾個字,不利于定時教學;另外,該書沒有配套的教師參考書籍,起初,很多內地私塾的教師拿到書后,并不能理解書籍中的新知識,甚至不少守舊教師對書籍的內容提出不同意見,致使不少學校一開始謹慎觀望,不敢大面積使用。1902年,官方正式頒定《欽定學堂章程》,分學段為蒙學堂、尋常小學堂、高等小學堂,同時蒙學堂設“字課”、“習字”、“讀經”等學科,《字課圖說》在正式出版一年后方被認定為學校的正式用書,成為課本。但是這里的“字課”,僅僅是識字,而《字課圖說》的功能顯然要遠遠超過這個要求。從編輯目的到實際的使用來看,《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肯定不能被稱為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套近代教科書。


新學的傳播


《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的體例設計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該書第一冊全冊是“檢字類字”,相當于后世的目錄。澄衷蒙學堂的教員們不僅將這3000多字按照天文、地理、人事、物性分類,還按照字的詞性進行分類。根據這個目錄,既可按筆劃多少檢索,也可按名字、代字、動字、狀字、靜字、介字、連字、助字、嘆字等詞性進行檢索。這部書更像是字典,根據凡例所言,該書不僅僅適用于低年級孩子使用,還適用于高年級學生學習。為了便于實施教育,同時也便于孩子識記使用,該書將3000多個字分成了深淺兩級,同時字義注釋也分兩種。


凡例說:“簡說,為十歲以下學生而設,先釋音,注音某,或注音某自某聲,均依字典。次釋義,務以一語剖析之,次引證,舉其余它字聯綴者,字或有兩音三音備載之,惟生僻者不載。”以全書第一個字“天”為例,該字的簡說部分僅13個字,“腆平聲,至高無上曰天。天地,青天。”當然,這樣的注釋,還是不利于幼童自我學習,畢竟通過13字來學習一個字,還是有相當難度的,不符合認知的規律。


凡例又說:“詳說,為十一歲以上學生而設,先注切音,次釋本義,凡篆文與自已相關者著之,次釋引申義、假借義,凡現行事例新理名詞,皆隨字附釋,要以有用為主。其經詁雅訓古書偶見者,不及備載。”還是以“天”字為例,詳說用了84個字進行了詳細解說,“他前切,天積氣也,氣包乎地,近地者氣濃,離地愈遠則愈薄。以風雨表測之,高千尺,氣輕三十之一。高萬有六百尺,輕三之一;高萬八千尺,輕二之一;高至二百余里而氣盡,氣盡則空。故曰天空。” 其注音采用《說文解字》的切音方式,具有典型的中國傳統特征。同時,這段內容又有了西方新知識。中國自古以來對天地充滿了敬畏,但是這一段內容顯然將天空的科學狀態描繪了出來,放在開卷第一個字的詳解內,這種勇于打破世俗陋見的勇氣,放在那個時代,可敬可佩。


翻開這部書,可以發現該書以字詞意義解說為主,其中還收“圖說四卷”,以圖解的形式解字。一字一圖一文,圖文并茂。全書共有插圖762幅,有地圖、人物、花鳥、建筑、器物等等。配圖的形式如同《百草綱目》,按照凡例所言,“繪圖凡名字動字之非圖不顯者,均附以圖,或摹我國舊圖,或據譯本西圖,求是而已。”顯然,配圖的主要依據是“名字”、“動字”,這些字是常用字,輔之以配圖,很容易調動孩子的興趣。根據書籍版權信息所現,繪圖者是蘇州吳子城,但是遍查資料,未見此人的具體信息,頗為可惜。以“大”“清”兩字為例,該頁下半部分附錄了一張全國地圖,地圖已經采用現代法繪制,較具科學性。而“清”字有詳細的解說:


大清者,我朝有天下之號也。土地之廣,亞于俄英,人民之眾,冠于列國。統屬之地,分二十二省。北為內外蒙古,西為青海西藏。物產殷阜,尤全球所艷稱。


從這段文字中,我們不僅可以了解到大清國的基本概況,更能夠感受到編者的世界視野。西學中的地理概念已經非常準確地被融入到這段文字中。另外,在該套書的凡例中聲明,第二卷特地保留了“鋅、錳、鉀”等化學專用字,以便于孩子認識世界。就這樣,在啟蒙的過程中,西學已經被傳播開來。


深遠的影響


《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出版之時,正值新舊文化劇烈沖突。學校地處上海,所編寫的教材內容帶有歷史時代氣息。在經濟發達、信息靈通的長三角地區,由于廣泛接觸外部世界,這套教科書滿足了本地區人民吸收現代科技、甚至政治法律等知識的愿望。《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一經問世,當年就重印達六次之多。到光緒癸卯九月(1902年),該書已經正版達10個版次,市場上還有很多翻印的版本。


根據文學家茅盾晚年的回憶,他5歲起其母親就選用該套書籍作為識字書。同樣,古籍專家黃裳在晚年所寫的《讀書生活雜憶》一文中說:“現在已經很難記起自己最早讀的是些什么書了。……無論是私塾或學校,在那里讀的都是老師指定的課本,沒有自己挑選的余地。我是由大伯父(他是清朝最后一科舉人)開蒙的,用的課本是上海出版的澄衷學堂《字課圖說》”。梁漱溟先生也在《憶往談舊錄》中記錄了幼年男女合班由彭翼仲先生教授《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的情景。顯然,這反映出了一時的風潮。


據說,醇親王曾到上海視察澄衷蒙學堂,當時校方特地將這套書籍拿出來給他翻看,一向支持新學的醇親王對此書也十分肯定,“稱善者久之”。由于官方的態度,該書日漸盛行。在其后幾年中,這套書不僅被不斷翻刻,同時也遭遇到了改頭換面、偷換版權的現象。大概在1902年左右,市場上出現了一套名為《環地福蒙學分類字課圖說》的書,其基本的體例結構、內容和《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幾乎一致,只是字的分類有所區別。該書上市之后,銷售情況也非常好,一度出現了文林書局、大文書局、上海萃珍等印刷的多個版本,甚至影響了《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的正常銷售。澄衷蒙學堂多次提出抗議,官司打到官府,在官方的干預下,清政府決定對文林書局等印刷的書“一體查禁”。盜版事件,一方面印證了此書的成功;另一方面,也證明了在官商一體的上海,以劉樹屏為首的圖書編著者,或者是政府,已經對版權利益頗為重視,這在中國印刷史上具有重要意義。


1902年秋,劉樹屏出任安徽蕪湖觀察使,澄衷蒙學堂校長一職由總教習蔡元培代理,先后又有黃培炎、陶行知、陳鶴琴、章太炎、李公樸、馬寅初、林語堂、夏丏尊等中國現代史上著名的仁人志士來學校任教,該學堂還陸續培養出豐子愷、錢君匋、陳虞孫、胡適、竺可楨、袁牧之等一大批大師級人物。這一切都是從該校教員所編的“超級”課本開始的,這套書籍并沒有湮沒于歷史中,到民國之后,該書由澄衷學校進行了修訂改編,民國13年,新版的《澄衷學校字課圖說》又出版到了第三版,由此可見該書的魅力。


2015-08-23 08:5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