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為什么中國人不遵守游戲規則?
楊恒均:為什么中國人不遵守游戲規則?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中國人不遵守游戲規則”有兩個原因:沒有大家普遍認同的游戲規則可以遵守;以及制定游戲規則的人自己都不肯遵守。



文 | 楊恒均


一位澳洲的老華僑通過熟人找到我,直言不諱地說:中國人不行,不適合民主。


我還沒有來得及辯駁,他就說出了令我無法辯駁的理由:20多年里,他見多了在悉尼的華人,他們都在這個民主自由的地方生活了這么多年,可一旦到一起,就是沒有人遵守民主的游戲規則,爭斗得你死我活,直到沖破道德底線互相辱罵,最后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得出了結論:中國人不適合民主……


這位老華僑是中國某大城市的悉尼同鄉會會長,他以悉尼的中國同鄉會舉例說,一個省,一個地區,甚至每一個城市,就能搞出好幾個“同鄉會”,世界上各民族幾乎都沒有這種情況。為什么會這樣呢,因為,誰都不服對方,都想成立新的同鄉會,制定新的游戲規則……


雖然和海外華人接觸并不多,但我也畢竟在美澳兩地住了十幾年,對華人社區的事還是有所耳聞的。就我所知,僅僅在悉尼一個地方,華人們自動組織的社團就有幾千家之多。主要原因當然是只要你組織了社團,就可以自認主席或者會長,衣錦還鄉的時候就可以拿出這個名片讓官本位的大陸官員與民眾刮目相看。而當地領事館每到有什么慶祝活動的時候,也都會邀請各社團的“會長”與“主席”去吃祖國奉送的免費招待茶餐。


我剛剛到澳洲時,碰上一位西裝革履的華人,他拿出的名片上寫的是“全球華人作家協會”主席的頭銜,他說,看楊先生寫過一百多萬字小說的份上,可以少交點會費就入這個全球華人作家的協會。我很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也深感不太夠資格。后來一位朋友大笑著告訴我,你確實不夠資格,那個協會總共只有三個成員(一個社團必須的法定人數):全球華人作協“主席”的老婆和他還在讀小學的兒子,你要入會,不就成了第三者啦?


即便沒有領事館的因素,華人社團也經常是刀光劍影的。三年前到悉尼受邀加入一份當地華人報紙,欣然告訴豬朋狗友,沒想到來自美國、歐洲和澳洲的電電話一天都沒停,他們都十萬火急、情真意切地對我吼道:你竟然敢到唐人街去玩?你以為你是誰?


沒這么夸張吧?記得早年美國人歧視華人的時候,美語中有一個成語叫“把你放到唐人街”(Put You in Chinatown),意思是把你放到世界上最臟亂、陰謀詭計最多、沒有章法的地方,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幾十年前的美國,很多白人家長還用這句話嚇唬小孩子。可是,現在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尤其是悉尼的,都是當地最美麗最活力最熱鬧的地區啊。我對朋友的好心勸告聳聳肩,一笑置之。


我怎么也沒想到,三個月不到,可憐的我,竟然成了潛伏在海外的中共特務,美國派遣到澳洲華人中一統江湖的CIA間諜,卑鄙無恥的小人,有政治野心的御用文人,甚至活靈活現地傳出北京專門有一個“楊恒均寫作班子”,組長是中宣部某一位副部長兼任……


從那以后,聽到“唐人街”三個字,我都暗自心驚,冷汗直流,哪怕世界上最邪惡的東西,只要還有游戲規則,我們至少玩不起,還可以躲得起吧。可是,這個“唐人街”是沒有什么游戲規則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游戲規則……其實,我本不該剛愎自用,我早該吸取他人的教訓,我以前早就觀察到(而且在我的間諜小說里也寫了很多):在美國和歐洲,一些追求民主自由,有理想有抱負的華人前輩,只要一陷入傳說中的“唐人街文化”,幾乎都是一鋪玩完,名譽掃地。


這一切都是為什么呢?我和悉尼的一些華人華僑特別是好幾個社團的“主席”和“會長”一起吃飯時,特意就此交流意見。我首先搞清楚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所說的華人華僑幾乎都是第一代移民,不包括很小就移民澳洲,根本不包括ABC(澳洲出生的華人),他們很少和第一代華人華僑玩,也看不慣和看不懂華人社區的事……這就讓我從人種基因上排除了我們華人是劣種民族的可能性,剩下的就是環境與教育了,耶——大家鼓掌!O(∩_∩)O哈哈~


其次,我也漸漸搞明白了,幾乎所有你死我活的爭斗,不管表面上涉及多少高尚的真理、理念與道德,其實本質上幾乎都只是涉及到一點點個人的小利,例如某些西方機構給的一些活動經費,以及中國領事館招待的一次免費茶點等等蠅頭小利。但他們爭斗起來,卻讓你認為是在為世界而戰,為真理而斗爭,為中國的前途與人類的命運而廝殺……


斗爭的方式都一樣,就是原來的游戲規則被質疑、破壞和廢除,而斗爭的結果也一樣,新的游戲規則沒有確立,大家一拍兩散,越來越“一盤散沙”。這一點對于同鄉會尤其嚴重,我成立同鄉會,就是想當會長或者秘書長,可既然在一個民主國家搞了一個協會,一般也是要選舉的,你不選舉,別人不參加。一旦選舉,就有可能落選,有些人參加選舉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自己能夠選上,或者選上自己的人。選不上了呢?拜拜,走人,他再去搞一個協會,自定一個新游戲規則,這個新游戲規則當然是對他有利的,于是他又當選了——也許會員只有四五個人,可會員會增加啊,于是,等到下一次又選舉,他又可能落選,于是,他又不干了,又去籌組新的協會,一個新的主席和會長又誕生了……


這里的“他”不是指某一個人,而是已經成為華人社區的一個現象。想起來就讓人不寒而栗。大家還記得,在上一篇說到民主的時候,我用一個通俗的方法表達的那個意思:民主的三根支柱就是鈔票、選票與游戲規則。


可是,我們這些華人華僑——一批在世界上最完備的民主制度下生活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中國人——最不愿意遵守的,就是游戲規則。不過,對這個問題的進一步了解和探討卻讓我驚訝地發現:海外華人華僑不遵守游戲規則,其實有一個限制條件:那就是他們不遵守的是中國人自己制定的游戲規則!而據我周圍的華人朋友告知,生活在西方的華人華僑,無論是什么時候來的,對于西方國家與社會里的那些游戲規則,他們卻毫無疑問地遵守,至少沒有多少人敢去蓄意破壞。所以,當全世界遍布華人華僑,卻倍受歧視和侮辱的幾十年前,沖上街頭挑戰“游戲規則”(種族歧視)的沒有幾個受歧視最深的華人華僑。他們并不是不敢斗爭,而是忙于在和自己人斗……


還有什么比這個更讓人震驚不已的?我想起了早年在香港的那幾年經歷。一直縈繞在我腦海中驅之不去的疑問就是:為什么香港人在那么短的時間里,學會了現代各種文明的東西,并且成為世界上最自由的一群人?——自由的前提是遵守游戲規則(例如法律),而中國人不適合自由的最大理由難道不就是不懂得遵守游戲規則嗎?可近在咫尺的香港人,怎么就在不知不覺中成了最自由,也最懂規矩的人呢?


再沒有中國心的人也不愿意直面這樣的事實:中國人不會遵守“自己”人制定的游戲規則,但如果由英國人來制定,我們就不會再窩里斗,我們就會老老實實,服服帖帖,就像海外華人一到洋人中,馬上遵紀守法,一到華人中,就舊病復發……


遵守游戲規則是民主制度的支柱之一,而我們這個民族恰恰不遵守游戲規則。我想回到海外華人社區去,以小見大地談一點我的看法:


首先,中國人已經越來越懂得游戲規則的重要性。所以不管是海內還是海外,不管是開會、唱歌還是斗爭,大家都在討論和爭論游戲規則。這是好事。


其次,中國歷史上,不乏有人有能力和有權力制定游戲規則,例如統治者制定國家大法與憲法。但他們制定的游戲規則,從來對他們自己不算數。例如皇帝不管多么仁慈與“依法治國”,那個“法”永遠對他們無效。而在任何一個社會,只要一個人可以跳到游戲規則之上,那么所有的人,都不再有義務遵守這個游戲規則。這就是為什么在西方,一些道德宣傳不用公布,只要制定規則的統治者遵守了,民眾就不會反對。而在中國,你搞再多的五講四美三熱愛,只要發出號召的那些人不美,只要你的政府人民不愛,一切都是假的。


第三,游戲規則如此重要,以致可以這樣說:中國現在所有的問題,都可以簡單的歸納一句話:游戲規則。什么拆遷啊,維權啊,公平正義啊,工人上街要求增加工資啊,我的自由你的民主啊……千變萬化一句話:缺乏游戲規則,或者缺乏大家都愿意遵守的游戲規則。


第四,我認為“中國人不遵守游戲規則”有兩個原因:沒有大家普遍認同的游戲規則可以遵守;以及制定游戲規則的人自己都不肯遵守。于是,我們看到這樣的一個怪現象:中國每個人都不愿意遵守他人制定的游戲規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游戲規則,而每個人的這套游戲規則又都是用來對付他人的。至于自定游戲規則的人,自然不用遵守自己制定的游戲規則。難道中國的最高統治者一直以來不就是這樣做的嗎?


由此可見,等到中國人自己弄出一個人人遵守的游戲規則,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公平、正義與民主也不是問題了。那么,如此簡單的事,為什么對我們就如此之難?


我認為難就難在以下兩條:一,經過幾千年折騰,特別近一百年折磨的中國民眾,對于“游戲規則”即便不發瘋,也都變得神經質了。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們能夠自覺去遵守一個橫空出世的“游戲規則”嗎?二,從有別于大多數普通民眾的精英和掌權者來說,中國什么時候能夠出現那樣一個制定游戲規則的偉人或者集體呢?——他們制定的游戲規則絕對不是完美無缺的,但他們制定的游戲規則,不但約束大眾,更是用來約束他們自己的……


那個時候,中國就民主了。當今地球上所有的文明國家,都經歷過那個階段:大家都記得,無論英國、法國還是美國,有權者或者剛剛取得權力的一小撮聚在一起制定游戲規則——大憲章、人權宣言與憲法。當這些“游戲規則”制定好后,首先被關進籠子的就是這些制定游戲規則的統治者,帶頭遵守游戲規則的也是他們。請問,對于無權無勢的普通民眾來說,這樣的游戲規則,還有什么理由不去遵守?


中國什么時候出現這種制定游戲規則的人與團體?等到這種人出來時,民眾會相信他們,會去遵守這些“游戲規則”嗎?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