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情報局長》節選:竊聽風暴之愛情故事(下)
《情報局長》節選:竊聽風暴之愛情故事(下)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嫉惡如仇 從善如流
楊恒均微信號:yanghengjun2013

歡迎分享轉發


《情報局長》(節選)


第三章:竊聽風暴之愛情故事(下)


文 | 楊恒均



林飛揚!


誰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你可以稱他為中國的“民主之父”,你還可以稱他為當代的“維權英雄”,至少在我認識的有頭腦的人中不會認為你詞不達意。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底到新世紀的前六年,林飛揚的名字如雷貫耳,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林飛揚;哪里有維權,哪里就有林飛揚;他一度被美國的《TIME》雜志稱為共和國的良心,這也是他聲譽的最高點。可是,這個知名度最高的人卻在兩年前突然銷聲匿跡,當時造成的震動絕不亞于一場政治大地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指責北京政府進行了秘密逮捕,甚至有人推測林已經被秘密處決了。后來在一次八國峰會上,美國總統親自過問此事,中方迫于壓力,不得不提供了一些資料。讓外界驚訝的是,從那以后,美國總統就對林飛揚一案保持了沉默。美國總統一沉默,這件事就成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周局長說出的想讓我去見的人竟然是林飛揚!秦城監獄?還是比秦城監獄更加絕密的西山密招?也許我的眼睛會被蒙上黑布,被帶到一個我永遠叫不出名字的地方?如果說我上次見到的易經大師隱含著不少共和國的秘密,那么林飛揚本身就是共和國最大的秘密之一。


張兆雄既沒有帶我到秦城監獄,也沒有蒙上我的眼睛,他開車帶我來到離西苑不太遠的一條街道——萬壽路。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跟隨張兆雄來到萬壽路軍區大院隔鄰的一個小區,我們上到二單元五樓的一個套間,他輕輕敲了一下門,門很快打開了……


就在門打開的一剎那,我看到了我心目中的那個傳說中早已經被秘密處決的英雄,如果不是他紅光滿面地沖我們傻笑,我一定會激動得流出熱淚。


老張,你來了?周局長給我打電話了,歡迎歡迎,啊,這位就是傳說中的楊文鋒先生?久聞大名,久聞大名!他向我伸出雙手,他的手很大,也挺溫暖,和他比我矮半個頭的身高有些不相稱。


他客氣地把我們讓進客廳,我以各種角度上下打量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我感覺到自己正在與歷史為伴。直到我們都坐下來,我的眼睛還無法離開他,他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開口道,楊先生,上次我去拜訪周局長,他向我講起你,你很了不起,你是我的榜樣呀。


哪里,哪里,我說著,心里一片茫然。我一直很困擾為什么他們都把我和《致命系列》三部曲小說里的主角弄混了,最讓我困擾的是就連周局長也這樣認為。難道我真的失憶過?


張兆雄一定注意到了我的茫然,他出聲給我打了圓場。老林,周局長讓我帶文鋒過來,是想你講一下你的事,周局長認為也許能夠給楊先生解惑。


老張的話立即讓林飛揚和我都提起了勁頭,我一下子坐直了腰,而林飛揚顯然也憋了很久,一副想要一吐為快的樣子。張兆雄看到我們兩人都很快進入了狀態,站起來說,那就不打攪二位交談,我先走一步。我們起身送他,然后回到客廳沙發上重新坐下來。


嗯,前面的事情就不講了,楊先生一定很清楚我的事,他說話的語氣中夾雜了一些緬懷和一絲的自嘲。我給你講一下我思想的變化吧。


我正襟危坐,表面一聲不響,雖然他的外表讓我怎么也無法聯想到那個飛揚跋扈、叱咤風云的林飛揚,但我心中仍然為即將聽到一個民運前輩的心路歷程而激動不已——我也充滿了期待,我正接近當今民主運動中最大的一個秘密。



我告訴你,楊先生,我至今都不為自己走上推廣民主自由、為弱勢群體維權和聲張正義這條路后悔。我走上這條路,有偶然也有必然。


我曾經是體制內的一員,而且是最有前途的一名政治精英。如果說我當時沒有目空一切,沒有灰色收入,沒有搞點貪污,搞點腐敗,連我自己都會笑起來的。體制就是那樣設置的,你要在里面如魚得水、向上爬,你必須得隨波逐流,久而久之,也就如久入鮑魚之肆了。


現在想一下,如果不是一個偶然的外派機會降臨到我頭上,就沒有我后來的思想變化,也就沒有后來的林飛揚。


那是大概上個世紀九十年帶初,我被派往香港工作,主要任務就是協助相關單位對香港回歸做準備。那是我第一次踏上和我們大陸政治制度不同的地區。一開始我不以為然,甚至對香港人充滿了鄙視,你說他們為什么被英國殖民統治者壓迫了一百年,卻不起來反抗,要求回到祖國的懷抱?哼,不反抗也就算了,他們竟然對即將到來的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大陸充滿了恐懼感——楊先生,我能夠咽下這口氣嗎?這確實是我當初的真實感受。不過,時間改變了我,每一次我通過連接香港和深圳的羅湖橋,仿佛從一個世界進入到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在經過羅湖橋時,我一次又一次地思考,有段時間真可謂“魂斷羅湖橋”。后來我就徹底想清楚了,而且我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香港的制度引進到上海”,引進到全中國。


法制、自由和人民群眾用手里的選票當家作主,這就是我逐漸接觸的新思想,1997年香港順利交接后,我又被組織派到美國去做短暫訪問。在那個國家,我的思想發生了更深刻的變化。


記得當時我到美國去的時候,我一心想找美國人差錯,為中國辯護,但后來我發現美國的體制好就好在能夠接受來自人民群眾的直接批評,從而不斷完善。這就是我從美國學習到的最好的東西,于是回來后,我決定我不再把批評美國當成自己的責任,我開始批評和幫助自己的祖國,楊先生應該明白“我為什么批評中國”的。


在外面那么些年,當我再次回到中國大陸、回到體制內時,我異常痛苦。因為我突然發現我們所處的這個社會和體制充滿了荒唐透頂的謬誤,一些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從這些謬誤中得益,它們自然不愿意人民群眾起來改變這個體制和社會。


你看,楊先生,我已經無法在體制內呆了,如果我再呆下去,不是我和其他人過不去,而是我自己的良心會和我過不去。回國后的第二年,我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國家機關,離開的同時,我就開始了推廣民主自由的一個人的戰爭。我開始發表文章反對貪污腐敗,提倡監督,推廣民主、自由,開始介入各種維權事件,全國上下到處跑,和地方官僚集團爭斗,甚至和中央較勁。有人說我來勢兇猛,其實我心中一直憋著一股勁頭,我畢竟是體制內出來的,我知道他們的致命弱點,這也是我和其他一些推廣民主自由人士有所不同的地方。所以,一開始,我很火了一陣,就連海外的媒體也爭相報道我。


可是,不久我就發現了問題,其實是我妻子發現的問題——我們家庭的經濟狀況出了問題。我在推廣民主和自由,但菜市場的東西可不是用民主就可以自由拿到的,我沒有了工資,失去了經濟來源,整個家庭的開支就只能靠妻子微薄的收入。


妻子開始抱怨了,當然最讓她受不了的是單位給了她壓力。隨后,我也開始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壓力,首先是我所有的文章都無法在紙媒上發表,后來連互聯網也封鎖了我的名字和文章。很快,我走到哪里,公安國保就開始跟到哪里,結果弄到后來,很多朋友離我而去,那些本來想見我的朋友,知道了這種情況也掉頭就走。


日子越來越艱難,而最艱難的時刻就是當我知道了我一直被嚴密的監視。我所到之處,幾乎都被他們的監視鏡頭和竊聽器所覆蓋了。就在我漸漸無法接觸到我該接觸的朋友和民眾的時候,我的一舉一動已經盡收監視者的眼底。


實話說,起初我還能夠堅持過去,我會對著不見的監視器和竊聽器大聲喊叫,辱罵他們,可是他們沒有反應,只是在我下次的行動中,他們設置了更多的障礙。后來,我妻子也知道我們收到了監視和竊聽。她甚至知道了就在我們做愛的時候,我們的聲音,甚至是圖像就同時傳到了那些人的耳朵和眼里。


妻子再也受不住了,她和我提出了離婚,她說,你要不就和你主張的那些狗屁民主自由離婚,要不就和我離婚。


離婚后,原本我應該無后顧之憂,更應該勇往直前,可是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突然感覺到,自己心里雖然充滿了愛,充滿了對自己國家和同胞的愛,可我自己卻感受不到來自任何一方的關愛,周圍人投向我的目光是冷漠、輕蔑甚至仇恨的。自從我被嚴密監控起來后,我漸漸被孤立起來。有時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真想偷偷哭泣,可是,我不敢,因為就在那黑暗之中,也許就有高科技的攝像鏡頭對著我,我不能讓他們看到我的軟弱和絕望……



聽到林飛揚講到這里,我想起自己的電腦被攝像鏡頭盡收眼底的事,不禁深深地同情他。看到我同情的表情,林飛揚用有些委屈和紅腫的眼睛感激地看著我。我說,飛揚,我很理解你,特別是你的孤獨。


謝謝,謝謝你,他說,我胸中充滿了愛、理想和理念,卻發現無處訴說,也無人傾訴。那些躲在暗處的人把我和我的聽眾、讀者完全隔開了,這些卑鄙的小人成了我唯一的聽眾和觀眾。最可惡的是,由于掌握了我所有的信息,他們還處處刁難我。例如我打電話去找工作,內容被他們聽得一清二楚,于是,他們就警告那些用人單位,結果可想而知,我一直處于失業狀態。


說到這里,林飛揚開始激動起來,有時,我很想找到那些躲在暗處的監視我的人,我想質問他們,你們是最了解我的,是的,我有缺點,餓的時候我還會偷人家的包子,性饑渴的時候,我也會自慰。我也無法戰勝自己身上的很多缺點,我甚至在有些問題上很自私,可是,你們了解我呀,我要推廣民主自由完全是為了我的同胞,我以前有一些出國的機會,我又是體制內的,我知道,民主、自由和法制的制度其實是人類歷史上迄今為止最簡單易行的政治制度,根本不需要什么高智商和高素質……他們難道沒有看出來?至少在推廣民主自由的制度方面,我毫無私心。他們用監視鏡頭和竊聽器深入我的內心,他們應該最了解我……


林飛揚有點說不下去了,他的眼中一直充滿著淚水,只是盡力控制著不流下來。如果他還是從前那個清瘦的林飛揚的形象而不是現在明顯長胖了的他,他說的話會更感染我,他那幾滴英雄淚也足夠能讓我淚如泉涌。


楊先生,接著說。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逐漸放棄了走進同胞中推廣民主自由的想法,因為有監視者的刁難,還有他們對我的妖魔化,要接近民眾已經不容易,要想和他們交流更難。可是,我卻絕對不會放棄推廣民主自由的理想,我不會放棄的。于是我別無選擇,我只能把他們——那些躲藏在暗處監視我的卑鄙小人,作為我宣揚民主和自由的對象。


說到這里,林飛揚臉上突然泛起出一片紅暈,我好奇地看著他。他繼續侃侃而談:自從確定這個目標后,我突然不那么孤單了,從那以后,我找到了方向,于是我利用一切機會,像堅韌的傳教士一樣,開始對他們進行孜孜不倦的傳教。我對著空空如也的房間大談民主憲政,我對著自己的電話柔聲細語地說著黨比法律還要大的弊端,我甚至對著人跡罕至的曠野講述歷史故事……如果那時你看到我,楊先生,你一定會認為我是一個瘋子,只有我知道,無論我走到哪里,他們都有辦法監視我,竊聽我……


就這樣過了整整半年。這期間他們沒有再阻攔我,事實上,他們也沒有必要。我利用這整整半年時間,給他們進行民主自由的啟蒙教育,告訴他們,我推廣民主自由不是出于對某些人的仇恨,而是對民眾的愛戴。中國民眾有權利知道真相,有理由應該生活在普世價值照耀之下,他們也應該有權力選擇自己的政府和自己的生活……


說到這里,林飛揚的嗓子突然低了下來。我一直以為自己充滿了理想和激情,哪怕對著竊聽器也可以一直堅持下去,看起來我顯然高估了自己,就在我四十五歲生日的那一天,我突然垮了下來。


那天我在一個大橋下面,一個人孤獨地給自己過生日。你看,這些天滿腦子的民主自由和法制,我都快忘記如何唱生日歌了,嗓子也因為總是給安全局的人員“上課”而變得嘶啞。我無意中瞥了一眼渾濁的河水,看到了自己變得頹廢的形象,這就是曾經意氣風發的林飛揚?悲傷的想法突然襲擊了我,我一下子哭了起來。我垮了,從那一刻起,林飛揚已經死了,我不想活了!可是,我甚至找不到一塊干凈的紙記錄下我最后的遺言,再說,就算把我的遺囑白紙黑字寫下來,又有誰看?又有誰幫我流傳下去?


啊——我想到了,只有他們能夠幫助我記錄下我的遺囑,我還一直保持著自己的電話,于是,我找到一個公用電話亭,用身上最后的幾塊硬幣,用那個公用電話接通了我的手機,然后我把話筒小心地放到旁邊,拿起自己的手機,我開始說話:


……我不知道隱藏在那些竊聽和監視設備后面的你們是否也變成了機器,我想本質上你們和我一樣,也是人類,也是中國人。這些年下來,你們是最了解我的,你們知道我的激情、我的理想和我的追求。可是,你們始終不肯露面,一直依仗強大的國家對我進行暗中的監視和刁難,你們已經把我逼到絕路上了,但你們記住,我不會屈服,我選擇自殺不是我懦弱的表現。相反,我希望自己的死能夠喚醒你們的良知——因為我堅信你們也有良知!我走了,你們記住,我追求的事業,人民當家作主的民主憲政制度遲早會到來的,到那時,我知道,你們和你們的子孫都會過得比現在過得幸福,我希望這一天快點到來,也希望那一天到來的時候,諸位對自己的孩子講起過去的時候,能夠想起有我這么一個人……


林飛揚的聲音漸漸沙啞,臉上浮現一層就義前的志氣,好像已經回到了當時自殺前的那一刻。


我投入的硬幣都用完了,我掛下電話,慢慢向大橋走去。我走了幾分鐘?記不清了。但就在這短暫的時間里,我回顧了自己的一生。我后悔自己的選擇嗎?如果后悔,那么重新生活一次,我難道就可以不顧自己的良知?如果不后悔,我又怎么會活到現在這種眾叛親離、孤苦伶仃的地步?


就在我爬上橋頭的那一刻,我仍然沒有答案。我站在那里,看到幾十米深的橋下那塊石頭地,心想那就是我最終的葬身之地,不禁又落下淚來。但憂傷和恐懼并沒有阻止我結束自己的生命。我決定就這樣跳下去,是的,就這樣跳下去,結束我的一生……


看到林飛揚講話時臉上浮上的悲傷和向往的表情,我心里受到極大的刺激。我想打斷他的話,對他說,你不用跳下去,其實,我們當時都在默默地關心你;其實,只是因為我們自己害怕,而沒有走近你、支持你;其實,我們那么多人一直把你當英雄,直到你說的那天——你爬上橋頭想自殺的那一刻……


可是,我沒有說出口,因為他應該沒有真正跳下去吧,否則,他已經死了,就不會在這里對我講故事;但我轉念一想就又糊涂了:如果他沒有跳下去,那么為什么他從此以后就音信全無?


我本來想開口安慰他的,結果說出的話竟然是:你跳下去了嗎?


他瞇起眼睛,好像在努力回憶當時的情況。當他再次開口的時候,我感覺到他的思緒已經飄回到當時的橋頭。我聽到一個聲音輕聲說,我準備跳的前一秒鐘,回頭看了一眼,我也不知道當時我想看什么,我還有什么期盼,但潛意識里,我就是想回頭看一眼,結果,我看到了她——她正從橋那一邊朝我跑來,她一定是跑了很久了,因為我聽到她雖然在邊跑邊喊,可那喊聲幾乎沙啞得讓風吹散在空氣中,我好奇地看著這個渾身大汗的女孩朝我跑來,她仿佛正在用盡身上最后一點力氣,隨時就會倒下。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忘記跳下去,突然,我聽清她在喊什么了:


飛揚,不要跳,我愛你!……



這時被回憶完全拉回到過去的林飛揚竟然在我面前輕輕地轉過頭去,就像他當時在橋頭上轉過頭去一樣,只是當他再次轉回頭時,我看到他已經淚流滿面。他哽咽著說,她來了!


我正想問他誰來了,突然聽到有人敲門,剛才太聚精匯神聽他講故事我竟然都沒聽見敲門聲。林飛揚迅速地跳起來,沖到門口。一個年輕的女孩站在門口,背著個斜挎包,里面裝滿剛買來的蔬菜和水果。我站起身想禮貌地和她打個招呼,林飛揚卻已經抱住了那滿頭大汗的女孩,女孩燦爛地笑起來,瞇起眼睛把性感的嘴唇送上去,林飛揚貪婪地親了又親,讓人嫉妒。


他再轉頭來看我時,臉上已經洋溢著幸福的喜悅,這是周楠,我的愛妻。


我暗中估摸,他應該比她大了差不多二十歲,如果他不及時告訴我周楠是他愛妻的話,我還以為他們是父女關系。


女孩只有20多歲的樣子,身材勻稱,眼睛明亮,渾身散發著年輕的活力,很是可愛。被林飛揚親過的她臉上有紅暈,她撒嬌地舉起手中的購物袋,林飛揚做了個夸張的動作,雙手接下妻子手里的購物袋,轉身對我說,啊,我沒有時間了,我要去做飯,楠楠下班回來一定有些餓了,現在讓她來陪你。


說罷他就朝廚房走去,我卻急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故事的結尾呢?你到底跳下去沒有?你轉過頭看到的那個從橋頭朝你跑過來的女孩是誰?


林飛揚并沒有停下來,只是愉快地大笑起來,他把嬌妻買的蘿卜白菜拎進廚房,留下發愣的我。這時周楠已經來到我身邊,給我加茶水的時候,輕輕地開口說,那個女孩就是我。


啊,你就是那個女孩?我目瞪口呆。


飛揚講到哪里了?她笑著坐在剛才林飛揚坐過的地方。嗯,你不用說,讓我猜一下,他說到他爬上橋頭,正準備跳下去時,回頭一看,看到一個女孩朝他跑來,那女孩喊道,飛揚,不要跳,不要啊,我愛你……


是的,是的,我忙不迭地說。不知怎么回事,我看著她的樣子有些如癡如醉。


周楠用手擦了擦頭上細細的汗珠,淺笑道,我在國家安全部技術局工作,負責監視和竊聽工作——


啊?!我驚呼一聲,臉立即緋紅,我想起今天早上對著那些隱藏的攝像頭的所作所為,幾乎不敢直視她的眼睛。


我以前在那里工作,現在已經離開安全部了。周楠大概看出我的尷尬,笑著解釋道。


我如釋重負地點點頭,看到笑容漸漸從周楠臉上消失,她的聲音一下子就把我帶到了過去:我很小的時侯就特別佩服那些無名英雄,暗中發誓今后一定要嫁一名軍官或者特工,他們為了共和國的前途和安全,默默貢獻自己的一切。大學畢業時,國家部來學校招收工作人員,我第一個報了名。


當聽到我被國家安全部錄取了時,我激動得哭了!我現在是共和國的情報戰士了!剛剛踏進國家安全部大院時,我是那么興奮,我的腦海里出現了歷史上所有的女間諜,還有007女郎,我對前途充滿期待,唯一不確定的只有我不知道會被派遣到哪一個國家。進入國家安全部后見到的一切都讓我那么向往,就連情報局長在會議上號召大家要樹立“站著進來,躺著出來”的精神也聽得我激動不已。我幻想,我不會老死在國家安全部,就是死,我也要為國家捐軀,然后尸體被五星紅旗覆蓋運回大陸,我們的總理親自到機場迎接,就像1999年美國轟炸我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后朱镕基總理親自到機場迎接被運回的烈士遺體一樣。


可是,當三個月的安全保密教育結束,領導宣布我的去向時,我才發現,我被分配到一生也不準出國的技術局工作。我的工作將使得我一輩子都坐在黑暗的房間里,偷聽被監視者的說話,偷看他們的行為。



周楠忽閃著大眼睛繼續講述她的故事。


我開始鬧情緒,領導找到我,告訴我監視和竊聽的重要性,他說,過去85%的情報來自竊聽,而我們破獲的妄圖破壞共和國安全的重大事件,其中超過一半的線索來自于竊聽。至于一些敏感地點的監視器,則在維護國家穩定中起了人力無法代替的作用。


于是我開始每天去上班,一開始我在工作室做記錄,就是把一些錄音帶里的說話記錄下來,整理出來上報。過了一段時間,我的工作就成了找線索,就是從錄音帶中尋找一些對我們有利的線索,一些對當事人不利的語句,然后整理出來上報。我也一度懷疑這種躲在黑暗中發掘他人隱私的工作是否和我心中的理想——為了國家和民族的進步相吻合,可我還是堅持下來了。有幾次我的工作受到了上面的表揚,例如有一次我通過竊聽發現一位異議人士嫖妓,結果我們的特工以這個材料為把柄把那個異議人士鎮住了;還有一次我從一位被監視者同他母親的私人電話中,發現他有和母親有永別的意思,推斷出他要搞極端活動。


一年后領導找到我說,你雖然只干了一年多竊聽和監視的特工工作,但你工作認真,得到普遍好評,現在想給你增加一點担子。從這個月開始,你可以負責同步竊聽和監視。這項工作是針對共和國最敏感的人物的,同步監視和竊聽者必須具有高度的政治敏銳力和責任心,必須及時發現問題,隨時匯總情況上報領導。現在你被分配到最重要的一個小組去工作,那就是監視林飛揚的小組。這個小組要對林飛揚實行24小時同步監控。之所以這么重視是因為林飛揚是當今共和國最危險的人物,無異于恐怖分子——當然他用來破壞共和國的致命武器不是核子武器和致命病毒,而是比核子和病毒更加可怕的思想。


我簡直是興高采烈地接受了這項任務。我選擇進入國家安全部是為了理想,而不是一份養活自己的工作。可是在我周圍,那些年長的同事們絕大多數和政府其他部門的工作人員沒有區別。他們對監控的對象毫無感情,也恨不起來,每天只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看不到激情,更看不到理想的影子。我已經越來越無法把自己的工作和國家安全、民族前途聯系起來了。更重要的是,長期以收聽他人隱私、跟蹤他人行蹤為己任,很難讓我有崇高的感覺。


現在接受了監控共和國最敏感人物林飛揚的工作,那久違的崇高感又回來了。從那一天開始,我就開始坐在電腦幾個電腦屏幕前聽林飛揚講的每一句話,掌握他的每一個行動。我對這林飛揚充滿了鄙視,我甚至對著電腦鏡頭“呸”了他幾下,狠狠地沖他說:你這個壞蛋,共和國、人民哪一點對不起你,你要搞民主、自由、法制來破壞社會的和諧,難道你不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難道你是活在舊社會不成?怎么有那么多的反對思想?為什么老看社會陰暗面?哼,現在我來了,你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讓你無所遁形!


對林飛揚的監視,讓我更加討厭他。你想,一個搞民主的,把自己說得那么高尚的人,竟然也滿嘴臟話,竟然也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自慰和看黃色錄像帶,真是卑鄙。他和老婆離婚后,竟然有幾次差一點進了妓院,后來不知道是良心過不去,還是口袋里的錢太少,他都打了退堂鼓。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林飛揚的了解越來越深,甚至可以這樣說,我對他的了解超過了他自己。我甚至知道他的自言自語和睡夢中的夢話。就這樣,一年下來,我突然感覺到和他有了一種特殊關系。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他的真人,但一聽到他的聲音從竊聽器上傳過來,我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我甚至可以猜測到他下一句話要說什么。如果好久看不到監視器上他的身影出現,我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失落,后來有一次連續三天看不到他出現在家門口,我居然開始担心起他的安全。我也意識到這樣很可笑,我為什么會担心他的安全呢?他要是不安全了才好了,有多少次我曾默默祈禱他被車撞死啊,這樣他就不會再禍害我們中國了。現在我居然對他產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我簡直嚇死了——我怎么會喜歡上我的敵人呢?這太可笑了!這對我這種一直自詡為有堅定理想的人是種侮辱!


我要解開我情感上的謎題,于是,在收集他的資料的時候,我開始認真聽他說的話,觀察他的行為,思考他的目的。也正是從那時開始,我不再是以國家安全部工作人員的身份,而是以一個普通人的眼光去觀察他。或者說,就像一個作家在觀察筆下的人物一樣觀察和分析他。


十一


我聽得如癡如醉,雖然有很多疑問,卻不敢打斷周楠的講述。這時她已經沉湎于對往事的回憶之中,她的眼神表明她已經回到那段難忘的歲月。我被她迷人的雙眸所吸引,心中對林飛揚產生了一絲嫉妒。


那之后不久,我們竊聽到林飛揚和他母親的通話。我們能夠竊聽到這次通話有些偶然,當時雖然對林飛揚監視非常嚴,但還是有些被他漏掉了。例如他突然改變方向,跑到一個公用電話亭去撥打一個電話。那一次他也使用這個方法撥打一個電話,幸好我們一個跟蹤人員及時發現,使用遙感竊聽錄下來全部通話。


在電話里,林飛揚告訴母親他要去一個地方出差,那個地方通電話不方便,所以他可能很久無法聯系。在他說這些話時,我們的秘密錄像顯示,他雖然語氣裝得很輕松,但眼眶卻已經紅了。他母親聽到他的話,顯得很著急:飛揚,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怎么不為我著想一下,我都這么大年紀了,還要為你担驚受怕,你到底是為了什么呀?


林飛揚沉默了一會,長長嘆了一口氣說,媽媽,還記得你小時告訴我們做人的標準嗎?做人要誠實,別撒謊,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拿,不能欺負弱小,要公平,要公正。小時候每一次你說這些話,都是因為我犯了錯誤。而每一次你教育我的時候,我都認為今后我一定能夠做到。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我都人到中年了,我才真正認識到,要做到你老人家教誨的,真不容易。而兒子現在正是想做到這些。


林飛揚的聲音充滿了感情,媽,兒子現在發現了一些對我們的父老鄉親、對整個中國人都有好處的事,可是有些人卻為了自己的利益而阻止這些事情的發生。媽,你說我該怎么辦?人活百年也難逃一死,而當死亡到來的時候,我們要真正面對的只有自己的良心,其他的一切都毫無意義。兒子現在所作的一切,正是兒子的良心驅使我去做的,媽,兒子不想讓您至今還為我担驚受怕,但兒子所作的一切正是為了更多的母親永遠不再為自己的兒子而担驚受怕。掛下電話后,我就要去廣東,那里有一個村的村民受到欺負,我要去幫助他們。那個村不但有很多兒子,也同樣有很多母親……這次我去確實有一定危險,如果我無法回來,我想說,媽媽,我愛你,你的兒子是為了國家和民眾而去冒險、去犧牲的……


周楠講到這里,眼睛濕潤了,她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這樣的通話以前不是沒有,但由于通話內容缺少我們需要的政治內容,一般都不太注意,但那一次,我把這段通話聽了不下二十次。在聽的過程中,我腦海中不停涌現以前聽到過的林飛揚的對話,就這樣一邊聽一邊想,到最后我甚至產生了時空的錯亂感,竟然把林飛揚看成了一位為了共和國和人民而前往國外進行情報間諜活動的無名英雄。


這想法一旦冒出來,我不但無法把它壓回去,反而一發不可收拾。我越多地想到林飛揚的所言所為,就越來越把他看成了不顧自己危險而為國家和人民赴湯蹈火的民族英雄。畢竟這些年,他幾乎在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奔波于全國各地之間,哪里有受欺負的弱勢,哪里就有林飛揚,哪里有猖狂的貪官污吏,哪里就有林飛揚……林飛揚身上竟然存在著我幻想和崇拜的所有優點,而那些優點曾經是我在大腦里安在共和國情報間諜人員身上的。而那些情報間諜人員呢?就在林飛揚真正為國家思考,為了民眾不顧自己生命危險到處奔波的時候,我們的情報間諜人員卻躲在這黑暗的房子里,竊聽和監視自己的同胞!


講到這里,周楠停了下來,她抬起頭,帶些怒氣的大眼睛盯著天花板。我喃喃道,周楠,對你的轉變我很吃驚,也很欣慰。


我真正的轉變是在之后林飛揚被我們徹底整垮后,斷絕了他和外界的接觸,被剝奪了工作,他開始對著竊聽器講話的時候。一開始我們都很震驚,因為我們這些在暗處的人突然發現被監視者開始把我們當成了說話對象,這太不可思議了,他的目的何在?開始我們很不習慣,后來聽多了就習慣了。我們這些人雖然表面上都處之泰然,可我看得出大家都內心都起了波瀾。尤其是我,我總感覺林飛揚很多話就是針對我說的。


我還記得有一次他在房間里對著墻壁的演說,你知道,那個墻壁上裝著攝像鏡頭。他說,你們的年紀都比我小,我能夠猜想到,你們很多人都是上個世紀70年代、80年代出生的。我也年輕過,也曾經和你們一般的年紀,而且也曾在政府工作。我那時其實比你們還憤怒,還極端。那憤怒是學校教育灌輸給我的,單位的文件傳播給我的,我以憤怒來表達我的愛國和愛人民。你們竊聽我、監視我,我一點都不怪你們,我在你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們是我的過去。等到后來,當我進入中年,我終于學會了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耳朵聽,用自己的大腦思考。我才逐漸意識到,真正的愛國就是愛人民,就是保護人民不受政府和利益集團的壓迫和迫害……


這段話對我來說恰如一道閃電,剎那間照亮了許多隱藏在黑暗中的東西,也解開了我之前的疑惑。他居然跟我們說我們是他的過去。這意味著什么?我這才意識到他原來也是和我們一樣的人,有一致的思想,只是后來,他走了一條不一樣的路。我早就隱約感覺到和他之間有種神秘的聯系,盡管我們是“敵我關系”。現在我發現他并不是我想對付的敵人,然而他還是國家安全局的頭號監察對象啊,我的心情好矛盾,一方面開始反思我的工作和理想,一方面又想竭力壓抑住我對他的情感。以前,我認為愛國就是愛政府,就是做政府需要我們做的事情,我并沒有想到,有時候政府想讓我們做的事情恰恰站在人民的相反面。我熱愛無名英雄,熱愛情報事業,但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卻是卑鄙的,一點也不英雄!可是,我告訴自己,這種情感是危險的,我應該竭力壓抑住這種感情。楊先生,關于這一點,我就不用多解釋了,你既是我的前輩,也是真正的獨立思想者。


這種矛盾的心態一直持續到那天晚上。


就是林飛揚決定自殺的那個晚上?我迫不及待地接口道。


對,就是那天林飛揚生日的那天晚上。那天一起上班的包括我在內一共有三位,我有些心神不定,因為好幾天沒有得到林飛揚的消息了。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傳來信號,當時我們三個人都很緊張,因為這個手機因為繳費不足,根本無法打出,只能接聽。可是,誰會給林飛揚打電話?誰還有膽給林飛揚打電話?


當林飛揚蒼涼絕望的聲音傳來時,我們三位竊聽者都愣了。我是第一個意識到林飛揚是在使用公用電話亭給自己的手機打電話,他在說自己的遺言。我馬上提示同事進行手機衛星定位,開始靜靜地聽著他的遺言。


我只聽到一半就忍不住了,也不管同事在場,任憑自己的眼淚流了下來。當我看到同事的臉時,發現那兩位男子漢的眼睛也濕潤了。我泣不成聲,不知道該怎么做。就在這一刻,我才發現,我愛上了林飛揚,他身上的精神和激情,不就是我一直想追求而不得的嗎?林飛揚不是說他在我們身上看到了年輕時自己的影子,我們是他的過去嗎?那么,林飛揚就代表了我的理想,他是我的未來!


我熱血沸騰,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一下子站起來,告訴同事,我要進行信號干預,要切斷他正在打的電話,然后再撥通,告訴他我愛他。然而,我被同事制止了,他們雖然同情我,卻提醒我,這不僅嚴重違反國家安全工作,而且會因違反國家安全法坐牢的。更重要的是,他們兩人在旁邊,如果不制止我的話,也會受到牽連而被開除。


無法使用信號干預,我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立即跑過去,到現場告訴飛揚,不要自殺,我愛他。好在這時已經完成手機衛星定位,那個地方離我們這里也不遠。我站起來就向外沖去,沖到門口我回頭瞥了一眼兩位同事,他們的臉上是贊賞、鼓勵和惋惜的表情。是的,在情感上他們支持我,但理智告訴他們,我這一步踏出去,不但毀掉了自己的工作,而且也可能讓自己因違反國家安全法而去坐牢。


離開那個小屋子后,我就一路猛跑,從衛星定位來判斷,那個電話亭離附近的一座橋不遠,林飛揚最有可能在那里自殺。想到這里,我不顧一切地飛跑,跑啊,跑啊——接近大橋時,我一眼就看到一個孤獨的背影。他站在橋墩上,于是我高聲呼喊,可是我的力氣已經快用盡,啊——飛揚,不要跳下去,我來了,希望我并沒有來晚,等一等,你的過去向你跑來,我以最后的力氣沖向我的未來……


這時淚流滿面的周楠沖我甜甜的一笑,小聲說,我沖過去,就在我要跌倒的時候,從橋墩上跳下來的飛揚扶住了我,而就在那一刻,我知道自己一生中的追求是什么了,我緊緊地抱住了他——


像孩子一樣哭了起來!這一句話是從廚房走出來的林飛揚說的。


十二


看到林飛揚走過來,周楠立即站起來,為他擦汗,心疼的樣子溢于言表。林飛揚說,楠楠,今天有你最喜歡的涼瓜排骨湯。


周楠回報給他一個吻,兩人甜蜜的樣子讓我一陣眩暈。他們相擁在我對面的沙發坐下,渾然一體的樣子。


我說,我還有一個問題,周楠,你后來受到處分沒有?


周楠說,他們怎么可能這樣輕易地放過我?我這樣感情用事,破壞的不只是紀律,而是國家安全法,真要追究就不是處分,而是開除和逮捕了。我的直接領導也確實想這樣做,他們要殺一儆百,畢竟這件事在局內造成了不良影響,要是放過我,可能就軍心渙散了。就在最后關頭,這事被周局長知道了,他了解情況后,把我叫去。你知道我緊張死了,我們的領導想見這位傳奇的周局長都沒有機會,可他直接叫我去,我們一談就是三個小時……


啊,你和周局長談了三個小時,之后呢?


之后?我就離開安全部,和飛揚住到這里共同生活。這套房子還是周局長送給我們的,周局長還為我安排了工作,我現在在電視臺工作,我很喜歡。


真想知道那天周局長和周楠的談話內容,但看得出,周楠是不會說的。我心里好奇不已,想那會是什么樣的內容?周局長是因為愛情而放棄了原則?還是利用愛情而最終讓共和國最敏感的人物歸順?又或者還有更復雜的內涵?


如果看一眼眼前的兩位幸福的人兒,那些問題都顯得不那么重要了。現在我眼前既沒有國家安全的秘密竊聽工作,也沒有中國最牛的民主斗士,我眼前只有普通的近似偉大的愛情故事。


我盯住林飛揚問,你放棄了自己對祖國的愛,對人民的愛?


啊,不是的,我現在心中有了更多的愛。飛揚不好意思地說。


周楠突然插嘴道,我真受不了他,他用追求民主和自由的熱情全部轉到我身上了,她臉上洋溢著受寵若驚的幸福感,那幸福感甚至流淌到我的心扉。


飛揚哈哈笑了起來,就算得到了世界,失去了你,又有什么意義?能夠讓你感到幸福就是我最大的追求。飛揚說著,緊緊摟住身邊的妻子。


啊,湯的味道出來了?周楠突然喊了一聲。飛揚很是緊張,親愛的,你去調一下味道?


周楠從飛揚的摟抱中站起來,朝廚房走去。飛揚看著愛妻離開,回過頭,有些遺憾地說,我什么都學會了,可是就是無法掌握楠楠的口味,所以,有時最后調味道,還需要她親自去做,我真沒用!


我驚訝地看著眼前的傳奇人物林飛揚,心中一片空白,過了好一會,我才開口道,林先生,你可以告訴我實話嗎?


他點點頭,剎那間收起了臉上一切世俗的歡樂。有那么一霎那,我又看到了曾經的民族和國家的希望林飛揚。我又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問題,不知道是否該問還是不該問。不過,最后還是問了。


林先生,你可以告訴我實話,你當時真想跳河自殺?你當時站在那個橋墩上肯定有一段時間,而且你也絕對不止回頭期盼的張望了一次吧?你能告訴我, 你是怎么知道國家安全部監聽部門里有一個這樣的女孩子?或者你根本不知道,你只是想感動那里工作的年輕人,就像把所有的本錢全部壓上去一樣,你孤注一擲,你留下遺言,然后就在橋上等待奇跡出現……林先生,這一切,都有答案嗎?


林飛揚臉色平靜地看著我,緩緩地搖著頭,聲音低沉地說,我找到了我的愛。


看到我吃驚的樣子,他又補充了一句,楊先生,難道你不是一直在尋找自己的愛?問題在于,你找到了沒有?


十三


離開萬壽路軍區大院隔壁的小區,我神情恍惚,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招待所的。一回到我那布滿了竊聽和監視裝置的房間里,我就坐在了電腦前,有一種想寫點什么的強烈沖動,但一想到上次寫的《鳥巢鋼魂》被他們黑掉了的經歷,我決定先給老張打個電話。


我撥通張兆雄的電話,興奮地說:今天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可以寫一個日記之類的介紹文章嗎?


你說什么?介紹誰?那頭的老張沉聲問。


就是林飛揚呀,還有他和那個周楠的愛情故事。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什么,我大吃一驚,你今天不是帶我到北京萬壽路去見到了失蹤好幾年的林飛揚?


今天?不要說今天,就是昨天我也沒有離開過周局長別墅,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說的林飛揚我也沒有聽說過。


老張,你不是故意開玩笑吧?你今天明明帶我去過萬壽路,我已經得到了有關林飛揚的完整的故事,你不會告訴我你沒有聽說過大名鼎鼎的林飛揚?還有從你們國安部監聽部門出來的小楠楠?那個嫁給林飛揚的小姑娘?


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在寫小說?老張的聲音明顯有了不耐煩,你說的這個林飛揚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我有些生氣了,以前的國家干部,后來派到香港去工作,還去了美國,在香港時,他“魂斷羅湖橋”,而且想“把香港的制度引進到上海”,到了美國,他發出來“我為什么不批評美國”,后來回到中國他開始投入到推廣民主自由的運動中,開始了“我為什么批評中國”的博客寫作 ……你真沒有聽說過這個人?連我都如此熟悉,你怎么會沒有聽說過?你不是在發燒吧?


電話那邊的老張沉默了好一陣子,聲音再次響起時,好像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過來的,文鋒,你太累了,休息一下吧。你如果想知道林飛揚是誰,我建議你看一下自己的博客,你說的什么“魂斷羅湖橋”、“把香港的制度引進到上海”和“我為什么批評中國”都是你自己博客里的文章,哎,文鋒,你真的太累了,不是身體,而是心。我建議你別胡思亂想,好好休息一下。


我拿電話的手顫抖了一下,耳朵中傳來轟鳴聲,有那么一瞬間,我也對今天發生的事情產生了懷疑,難道林飛揚真的不存在?現在讓我回想一下他的長相,我還真有些想不起來了。可是,那個栩栩如生的周楠呢?她的大眼睛,和她可愛的音容笑貌,還有那雙林飛揚好像怎么也親不夠的性感的嘴唇,此時此刻仍然讓我有歷歷在目的感覺呀。我甚至感覺到,只要我愿意,只要我現在閉上眼睛,伸出手,就能夠觸摸到她臉蛋兒,如果我悄悄湊上去,甚至可以親上她的嘴唇……


飛揚,飛揚,你還在嗎?好像過了很久,老張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聲音里透出了關愛和慈祥,你最近是不是愛上了一個叫周楠的女孩?


周楠?那是林飛揚心愛的人。我心中陡然之間充滿醋意,我掛斷電話,走到窗戶前,使勁拉開窗簾……


《情報局長》第三章完


2015-08-23 08: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